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6 谋大计暂敛英眉 郡童子显傲刚强

正文 66 谋大计暂敛英眉 郡童子显傲刚强

    半个多月里,荀贞访问遍了郡中各县的名士,一边以此来向本地的士人们示好,一边也是借此顺道巡视了一遍郡中各县,对郡中的经济、治安、人文、风俗等等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见得荀贞到郡,诸事不为,先是“萧规曹随”,继之访谒士人、“以问民情”,臧洪、袁绥等郡府里的诸吏私下里对此皆是赞不绝口。

    荀贞这么做,最得利的就是他们了。

    先,臧洪、袁绥、秦松等吏在郡府中的权力没有变化。

    其次,他们大多出身自士族,当然乐见荀贞积极地和本地士族打好关系。

    虽然说荀贞也是出身士族,但通常来说,出身士族的“地方长吏”却不一定就能和“任职地方的士族”处好关系,因为这其中牵涉到一个权力的博弈,如对“任职地方的士族”太过“纵容”,那么显然就会侵害到“地方长吏”应该拥有的权力,所以说,虽是出身士族、但对“任职地方的士族”却持打压态度的“地方长吏”也是有不少的,事实上,陶谦就算是一个,而荀贞当年在赵、魏时也干过类似的事,也打压过不少当地的士族、豪族。

    客观上来讲,地方的士族、豪族是任何一个“地方长吏”都避不开的问题,倾力打压是不行的,一味容让也是不行的,正确的方法应该是软硬兼备,不过就眼下来说,却是此一时、彼一时,为了能尽快地得到地方上的全力支持、以为即将到来的“讨董”之役备战,荀贞却是不得不“臧剑鞘中、暂敛英眉”,暂且收起了他在赵、魏的那一套,只能是如此行为。

    不过话说回来,荀贞这半个多月的“暂敛英眉”,虽非他一贯执政的作风,但至少换来了不错的效果。

    这一天,荀贞从县外访士归来。

    广陵诸县,这个县是荀贞最后一个去的。

    和去别的县时一样,荀贞造访了这个县中的名士、名儒,并辟除了两三个该县中的士族、豪族子弟,充入郡府,带着他们一块儿回到了府中。

    臧洪、袁绥等在县外相迎。

    因这是荀贞造访的最后一个县,臧、袁觉得“荀贞下车访士”这件事应该是告一段落了,遂在迎了荀贞回到县中府内后,便命郡府中的诸曹掾吏齐来,各奉上近日来的本曹案牍文事,以供荀贞披览。

    荀贞却不看。

    臧洪、袁绥挺奇怪。

    臧洪问道:“洪斗胆冒死以问之:明公下车伊始,便访郡中士人,此固是明公崇文尚德,然今既访士已毕,缘何却仍不视郡事?”

    “访士虽已毕,但我还有一事没有做啊!”

    是什么事儿这么重要?

    袁绥问道:“敢问明公,是何事也?”

    “本郡的郡学我还没有去过,学中的诸生皆我广陵将来之读书种子,我怎能不在视事之前,先去看过?”

    臧洪、袁绥对顾一眼,与诸曹的掾吏齐皆下拜,口中颂道:“广陵有明府,广陵之大幸!”

    荀贞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招兵买马。

    如果是“访士”还可算是在助他在本郡立足,并为日后的展打下坚实的基础,那么“查访郡学”却为何如此重要?非得在“访士”之后马上就去做,都不能等一等?

    这却是因为徐州有一个笮融。

    荀贞已从刘备处知晓,笮融是当今不多的一个佛家信徒,而且是特别狂热的那种,笮融若只是个平头百姓,他信佛教也就随他信去了,可偏偏他又是陶谦的亲信,是陶谦的得力臂助,这么一来,他“浮屠信徒”的这个身份就有点微妙了。

    当下的佛教和后世“被汉化”的佛教有着不小的不同,但归根结底,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儒家之外的另一种信仰,虽然影响力还远不及后世,可因为笮融之故,现如今徐州却也已经出现了不少佛家的信徒,尤其笮融所在之下邳,佛家信徒更是众多,出於对抗太平教、争夺民间信仰的缘故,陶谦对此是持默认、甚至暗暗支持的态度,可通过这次的造访郡中名士,荀贞却现颇是有一些士人、儒生对此是持反感态度的,这也不难理解,先,佛家的世界观和儒家的世界观是不同的,其次,笮融又是个狂热的佛家信徒,把从州南三郡、包括广陵在内征来的大批粮钱都截留扣下,转用之用在了供奉佛陀上,如此一来,在这么个朝局不稳、州外又有巨贼窥伺的局面下,自就难免会有不少有识之士对此深为不满,极其反感了。

    既有不少士人反感笮融的这种行为,而陶谦却又对笮融的这种行为持默然、以至暗暗支持的态度,荀贞当然就要对此加以利用,以给他自己在广陵士人、甚至是在徐州士人的眼中加分。

    那么,他又该怎么对此加以利用?

    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表现出他在“尊儒还是尊佛”间的坚决立场。

    那么又该怎么表现出他的立场?

    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查访郡学”了。

    郡学里教的都是儒经,正如荀贞所说,郡学里的学生都是广陵将来的读书种子,换言之,也就是说,他们都是广陵未来的儒家门生,那么,荀贞到广陵后做的第一件事是造访士人,第二件事就是去查访郡学,这也就算是旗帜鲜明地亮出了他的立场。

    事实上,臧洪、袁绥等郡府诸吏适才对荀贞的称颂,虽是自内心,确是对荀贞重视广陵的文教而感到高兴,但也只是因高兴而称颂罢了,都尚未能看出荀贞的真实用意。

    现在看不出荀贞的真实用意也没有关系,荀贞需要的只是让他们有一个“荀贞重儒”的印象,待到来日,如果荀贞和陶谦、笮融,尤其是和笮融间真的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只要有这个印象在,他们自然而然地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偏向荀贞。

    却说荀贞这次来查访郡学,就不再是以私人的身份,而是以郡守的身份了。

    臧洪、袁绥、秦松诸吏尽皆从行。

    到了郡学,只见郡学占地不小,可却显得很冷清,校中的学生似乎并不很多。

    这却是因去年十月黄巾之乱之故。

    在那次变故中,郡学里的师、生们有不少死在了乱中,没死的那些,又有不少归家去了,现在留在学校里的经师、学生并不多。

    经师只剩下了两三个,学生不过百余人。

    荀贞沿路而行,观望道边校舍萧瑟冷清,不觉感慨长叹。

    忽闻得前头有朗朗书声,荀贞乃与诸人步行过去。

    行不多时,却见是有四五个少年席地坐於前头树下,正在揽卷诵读。

    作为荀贞的亲卫,典韦、赵云俱在荀贞的身边,荀贞止住脚步,召赵云近前,遥指树下诸生,笑道:“子龙,昔年我与你初见时,我记得你当时也正是席坐於梨花树下,览书读经。此树虽非梨树,树下诸生虽非是卿,然眼观於此,我却不觉忆昔,那时情景,如在眼前。”

    赵云应道:“当日君侯黑衣长剑,英姿飒爽,云亦是不曾或忘,至今如在眼前。”

    “哈哈,哈哈。”

    荀贞与赵云对视一笑。

    荀贞遂令陪从的经师上前,把那树下的几个学生召了过来,问其姓名。

    诸生的年纪都不大,年长者十七八,年幼者不过十一二,闻得眼前之人便是新任的太守、颍阴侯荀贞,大多顿时诚惶诚恐,而唯有一人却是从容不迫,行止有礼。

    而这个人恰恰是诸生中看起来年岁最小的一个。

    荀贞颇喜此子风度,记得他刚才回答姓名时自陈是广陵县人,姓卫名旌,因问道:“郡府有一吏,亦广陵县人,与子同姓,不知与子可是亲族?”

    卫旌答道:“广陵卫氏皆出姬姓,虽系同源,然早分多宗,旌与郡府中的卫君却非同宗。”

    卫氏之祖是周文王的第九子姬封,姬封初被分封在康国,故又被称为康叔,后改封於卫,是卫国的第一代国君,其子孙遂以国为氏。

    卫旌年不过十一二岁,见这么一个小孩子用尚显童稚的声音地谈论“卫”这个姓氏的起源和分支,荀贞不觉哑然,觉得甚是有趣,於是笑顾臧洪,说道:“子源,此子不但与郡府卫君同源不同宗,与卿亦然也!”

    臧氏也有一脉是出自姬姓。

    荀贞这句话是戏虐之词,臧洪豪迈有侠气,毫不在意,一笑而已,听得荀贞拿他的话来开玩笑,卫旌却是不乐意了,只是恪於身份,不好当场怒,转过了脸,气嘟嘟不再去看荀贞。

    从行在荀贞身边的臧洪、袁绥、戏志才、荀攸、典韦、赵云等人,都不觉笑了起来。

    听到笑声,卫旌越是恼怒,攥着拳头,偏着脸,小脸涨得通红。

    郡学里的学生少见有十一二岁的,卫旌能以这个年龄而入郡学,必是年少聪慧。

    荀贞见他恼怒,顿时也就后悔把他当做寻常孩童对待了,当下收起笑脸,肃容道歉,行礼说道:“适才失言,是我之过也,望子勿怒。”

    卫旌聪慧,虽非寻常孩童可比,到底还是个孩子,听得荀贞以太守的身份向他道歉,自也就怒火渐消,转回脸,一本正经地回了个礼,说道:“旌闻明府之郡,诸事不为,先访贤士,观明公举动,想是欲兴文重教。值战乱之后,兴文重教,正其时也!然既欲行此事,必要开襟下士,旌虽幼,亦诸生也,岂有闻欲兴文教者、却戏虐诸生的?”

    荀贞惊奇他的回答,顾盼左右,说道:“此子必我郡之千里驹也!”当即作出决定,现场辟用卫旌入郡府,为童子吏。

    卫旌却是不肯,推辞说道:“诸经未成,年少浅薄,岂敢受此重任。”

    “好,好!我就等你诸经学成,待到那时,我若还在广陵,必将再亲来请子!如已离广陵,也必将举子之名,扬之於异州。”

    查访过郡学,见校中存留的师生不多,荀贞便即下令,命郡府要多去请些郡中博学、有德的儒生来当经师,并做出决定,每月再给学校补些伙食费之类,提高先生、学生的衣食、住舍待遇,以此来吸引贫家子弟再来求学。

    这个决定一做出,虽然广陵现在钱粮都缺,臧洪、袁绥等郡吏却无一人反对。[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