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1 陶谦谋逼彭城国 刘关下邳见笮融

正文 61 陶谦谋逼彭城国 刘关下邳见笮融

    刘备、关羽在月下林中“憧憬”未来。

    刘备对关羽说,他想“当面求得荀君应许,让他独领一军”。

    他这个希望可以“独领一军”,是有他自己的考虑的。

    所谓“独领一军”,就是他希望他能够不必听从许仲、荀成、辛瑷的命令,而是能像许仲、荀成、辛瑷一样,自带一部人马,直接听命於荀贞。

    那么,他为何会有这么个想法?为何会不愿意听从许仲等人的命令?

    这却是因为:他知道许仲、荀成、辛瑷三人和荀贞的关系太近了,他是万难顶替这三人目前在荀贞部曲中的位置的,顶替不了,就只能居人之下,居人之下,那么将来在战场上,受人之命倒也罢了,最关键的问题是,如果他立功了,那么他这立来的功劳却极有可能不全归他自己,部将立功,得来的功劳肯定是要分给主将一部分甚至一大半的,这是刘备不想接受的。

    这是其一。

    其二,则是因为荀贞麾下部曲的构成。

    刘备跟随荀贞日久,对此非常清楚。

    荀贞麾下的部曲大半是荀贞的颍川乡人,剩下那些不是的,也都是跟着荀贞很长时间的“旧部老卒”,兵卒是这样,将校如江禽、陈褒、文聘、高素、陈到、陈午等等,也是这样,刘备在这些兵卒中没有什么威望,和江禽等的交情大多也很普通,如果非要和他们共事,不说会受到排挤,也肯定会是身在这个圈子之外的。

    那么既然如此,部曲义从的主将们都是荀贞的旧人、亲族,部曲的将校和兵卒也都是荀贞的旧人,与其和他们在一起,被分走功劳,融不进圈子,还不如独领一军。

    所以,他想独领一军。

    不求这支部队的规模有多大,三五百人就可以,——事实上,刘备现在也没有能力组建太大规模的部队,以关羽、张飞、简雍和他的那些乡里少年为骨干,他也就是顶多组建起一支几百人的部队,不过在刘备看来,几百人就足够了。

    凭他的能力、凭关张的勇武,如果能再有几百人在手里,他自信完全可以凭此来起家,一步步地做起来,到最后,他甚至认为,不排除能把这支部队扩充到几千人,不排除他能够以此与许仲三人并驾齐驱,最终成为荀贞麾下第二支“重要”的武装力量。

    如能达成此步,光辉的前程离他还会远么?

    他知道荀贞的前程一定要光大的,他不奢求能如荀贞之未来,他只望能如荀贞之今日,以军功取封侯、为一郡二千石,他就心满意足了。

    月胧如纱,透过林叶,斑斑点点地洒落到刘备和关羽的帻发上、衣甲上。

    刘备想到这里,不觉笑露在了嘴角。

    “云长!”

    “刘君。”

    刘备握住了关羽的手,又说了一遍他的承诺:“建功立业,你我共为之!富贵功名,你我共享之!”

    ……

    次日一早,天尚未亮,刘备等便又继续北行,直行到夜深方才寻了处地方歇息,如此策马疾驰,两天后,下午时分,远远望见了下邳县。

    关羽跟在刘备的边儿上,比刘备落后了半个马身,这时催马上前,与刘备并行。

    他遥遥地望了眼前方的下邳县城,隔着须囊小心地抚了抚胡须,开口说道:“刘君,我等奉君侯之令送首级给笮融,虽说道理在君侯这一边,可笮融会有何反应,却是难以猜测。”

    “卿是忧他会暴怒?”

    关羽矜然抚须,另一手摸了摸挂在马上的铁矛,说道:“我倒是不忧他会暴怒,他便暴怒又能如何?还能留下我等不成?……我只是想问问君,如果他暴怒,我等该如何应对?是直接杀将出来,还是?”

    “还是怎样?”

    “还是绑了他一起杀出?”

    荀贞杀了笮融的人,又叫刘备等把这个被杀之人的首级给笮融送去,这等同是当面打脸,依笮融在州南三郡横行无忌的行为来看,——他手底下的人都敢滥杀无辜,何况是他?那么他在见到刘备等人之后,如果一看到他手下人的首级,暴怒起来该怎么应对?

    刘备、关羽他们就这么几个人,关羽虽然自矜勇武,但却非没有理智,他也知道一旦笮融要动手报复,恐怕只凭他们几个是难以杀出重围的,所以他这句话问刘备的意思,其实就是在说:万一笮融发狂,调兵来围,那么为了能杀出来,要不要先绑了他当人质?

    跟着刘备来送首级的几个骑士闻言,都领会到了关羽的意思,俱以为然,都很赞同,齐齐看向刘备,等他回答。——实际上,要非知道荀贞对刘备亲厚如兄弟,说不定就会有人怀疑荀贞,怀疑他让刘备来给笮融送首级其实是为了借刀杀人,是想让笮融杀掉刘备。

    不过,对这件事,刘备完全没在意。

    笮融再横行无忌又怎么样?

    他的手下敢杀乡民,不代表他就敢杀刘备。

    刘备代表荀贞来,即为荀贞之使,他如杀掉刘备,那就是在侮辱荀贞。

    荀贞不但是颍阴侯、一郡太守,而且手底下有几千兵众。

    别说笮融了,即使陶谦也不敢这么侮辱荀贞。

    所以说,笮融是绝不敢杀刘备,而刘备对此也是丝毫都不担忧的。

    他笑对关羽及诸骑说道:“诸卿且放宽了心,借笮融十个胆子,他也必定不敢对我等刀兵相向的。”不过说说回来,笮融如果真的无礼,刘备心道,“我却也不能掉了君侯的面子。”

    ……

    下邳国现在名虽为国,实已没有了下邳王。

    中平五年,上一任下邳王薨后,后继无子,按理说,这种情况下,要么国除,要么就再封个下邳王,可是朝廷当时忙着镇压各地叛乱,又后来灵帝驾崩,士人、宦官相争,又继而董卓入京,所以却竟是直到现在都没能顾得上来处理下邳国的事情,既未国除,也没再另立下邳王,以至下邳国现在只有国相,没有国王。

    下邳国的国相,现在其实也等於没有。

    下邳相年迈,身体本就不太好,去年十月徐州黄巾之乱,下邳国亦遭到了不小的兵灾,这又使得下邳相受到惊吓,从今年年初起便一病不起,一直缠绵病榻,不能视事。

    依汉家制度,凡告病假满百日仍不能视事的长吏,通常都是“以病免”,也就是会免掉其职务,另外再任命人来接任,这是为了不影响地方郡县的政事。按时间计算,这个下邳相早就到了该被病免的时候了,不过身为州部刺史的陶谦却一直没有上书朝中请求免掉他的职务。

    这不是因为陶谦“仁厚”,陶谦这么做不是为了这个下邳相,而是为了他自己,下邳相患病不起,不能视事,这正好给了他插手下邳国政事的机会。

    也正是因为此故,陶谦在令笮融负责州南三郡的粮食征收、运输的同时,又叫笮融带其本部义从、并另拨给笮融了数百人,凑足了千人之数,叫他驻扎在下邳县,这实际上就是想要通过笮融来把下邳国直接地控制在手中。

    当今徐州方战乱过后,最重要的就是粮和兵,笮融手有征粮之权,麾下有千人之兵,上头又还有陶谦的支持,而下邳相又病重不能起,下邳国等若“群龙无首”,那么不必说,这下邳国的国政就自然落入了笮融的手上。笮融现虽无下邳相之名,实却已有下邳相之实。

    徐州五个郡国,西边的有两个,一个是最西边的彭城,再一个就是挨着彭城的下邳。

    陶谦趁下邳国相病重不起的机会,把笮融安插进下邳,这既是对下邳的控制,也是对彭城的一个威胁。

    如前文所述,彭城相和陶谦不对付,事事都和陶谦顶着干,特别是在征粮这件事上,很不配合,陶谦早就想把他赶走了,可一直以来,一则,抓不到彭城相什么过错,二则,彭城相手底下又有为数不少的兵马,两下结合,陶谦确实不好对付他,那么现在来说,笮融统兵千众屯驻在了下邳,这就等於是陶谦把一柄利剑顶在了彭城的颔下。

    毋庸置疑,这对彭城相确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彭城相对此是很不满的,可却也没办法。

    却说刘备等人入了下邳县城,在郡府外等了不多时,入内通报的郡吏便出了来,请他们进去。

    笮融虽有下邳国相之实,可却无下邳国相之名,但他已经光明正大,一点不怕招摇地公然住入到了下邳国的郡府里,从这一点,似也可以看出一点笮融的为人和性格。

    可就是这么一个横行无忌的人,在堂上见到刘备、关羽等入后,态度却甚是客气。

    即使在见到那个被杀的州吏的首级后,笮融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他非但没有勃然大怒,甚至连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只是淡然地看了一眼,旋即对坐在堂上的刘备、关羽说道:“荀颍阴名动天下,世之英豪,而此子却竟敢在荀颍阴驾前杀人,此自取其死也,即便荀颍阴不杀他,我知道后,也定是要杀了他,并会专程去向荀颍阴请罪的。”

    不但笮融是这个淡漠的态度,堂上陪坐的那几个笮融手下的人大多也是这个态度,都很淡然,没当回事儿,不过,其中也有一两个露出异容的。

    笮融看到了这两人的神色,旋即他闭上眼睛,默不作声。

    刘备、关羽对视一眼,不知他这是在做什么,有心说话,却被那几个陪坐的人示意阻止。

    刘备、关羽无法,只能大眼瞪小眼,看看坐在堂上闭目无声的笮融,再看看坐在对面那几个陪坐的人。

    那几个陪坐的人这时没有人顾得上刘备、关羽等人了,都看起来很紧张地目注笮融。

    堂上这种诡异的气氛持续了好一会儿。

    笮融睁开了眼,顾望那几个陪坐之人,说道:“我见之,他已升入极乐。”

    堂下那几个陪坐之人无不顿时松了口气,便是适才那一两个因为这个州吏之死而露出异容的人也变得轻松起来。

    在看向这堂上那个州吏首级的时候,这些人的眼中、表情里似乎还隐隐露出了点羡慕的模样。

    刘备、关羽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眼前这是什么状况。

    他两人却是不知,这笮融乃是浮屠信徒,也就是个佛教子弟。

    佛家自汉明帝时传入中土,虽说到现在为止还远没有后世的兴旺,但信奉此道的人如今却也颇有其众了,笮融就是其一,而且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信徒。

    笮融负责征收、转运州南三郡的粮食,这是个大大的肥差,他从中得了许多的油水,而这些他得来的钱粮,除了自用、养兵之外,他大多都用来供佛了,由此可见他的虔诚程度。

    笮融转过目光,看向刘备、关羽,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此子自取死道,本不足惜,而今升入极乐,却倒是值得可喜了。……不知荀颍阴遣几位来,还有何话吩咐?”

    不知为何,刘备、关羽只觉笮融“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这个动作非常的刺眼,令他两人极其不适。刘备定了定神,答道:“荀侯没有别的吩咐。”

    “那既如此,便请诸位在下邳住上一两日吧,我今晚当为诸君接风。”

    “这就不必了,我等还要赶着回去复命。”

    笮融也不挽留,点了点头,说道:“好。”吩咐堂下陪坐的人,“去把我前些日我得来的那几样珍宝取来,请刘君给颍阴带去,姑且算是我的赔罪之礼。”

    刘备推辞不得,只好接受。

    笮融是个大方的人,拿出的财货珍宝不少,装了半车,刘备等押运着车子,辞别离去。

    临走前,刘备提出拜谒一下下邳国相,毕竟到了下邳国,而且入了下邳郡府,不见见国相这个正牌的郡府主人说不过去,但是笮融拒绝了他,以下邳相病重,没法儿见客为由,没有让刘备拜谒,而在笮融拒绝刘备时,跟在他左右的人中有下邳的郡吏,这些郡吏亦没有一个因此而有不同意见,反对笮融的,由此可见,笮融确实是已经牢牢地控制住下邳的实权了。

    这一次来,过程这么顺利,出乎了关羽的意料,也出乎了刘备的预料。

    刘备虽然料到了笮融不会敢对他怎么样,却也是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顺利轻松。

    出了下邳县,回望县城,关羽回想起在下邳郡府的所见,只觉笮融这个人让他很不舒服,却又说不出来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是从何而来,遂问刘备道:“君以为笮融何人也?”

    “此无仁无义无信之人。”

    “由何而见得?”

    “闻部吏杀乡民而漠然,此无爱民之仁;见部吏首级而淡然,此无抚下之义;以妖言欺哄部吏,此无待人之信。”刘备说完,顿了顿,又摇头叹了口气。

    关羽问道:“君缘何而叹?”

    “如此无仁无义无信之徒,真不知方伯为何会信用他!”

    到了广陵郡府,刘备禀上了这些事,特别提及了对笮融的观感。

    荀贞很奇怪,刘备是个人杰,笮融是谁?他却是前世的时候从没听过,这一世在来徐州前也没有听过其人之名,可就是这么一个在后世没什么名气的人却竟然会让刘备如此地厌恶,真是奇怪,看来对这个人得加点提防。荀贞却是不知,在原本的历史中,就是这个笮融曾经在一段不长的时间内,接连杀掉了三个热情迎接他、丰厚款待他的二千石太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