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0 刘备月下图远志 关羽林中慨为驱

正文 60 刘备月下图远志 关羽林中慨为驱

    却说刘备、关羽等骑带着那个州吏的首级沿着官道赶往下邳。

    他们刚跟着荀贞入广陵郡没有太久,这往回走,他们人少、又都骑马,速度甚快,不多时,就已远离了荀贞的车驾队伍,朝后顾望,已然是看不到了。

    举目四下,田野远阔、远山近水。

    暮色渐浓,夜幕来到。

    刘备急着完成荀贞给的任务,见今夜月明星稀,凉风宜人,正是赶夜路的好时候,於是就没有歇息,扬鞭前指,说道:“待到了下邳境内再歇息不迟。”

    众人都是行军赶路惯了的,也不觉得累,一路疾驰,二更前后,入了下邳界。

    前头一个野亭,诸人来到近前,关羽上前问门,叫了半天,却无人来应。

    亭舍的院中虽无灯火,黑漆漆一团,但是分明却听得见院内有动静,这就说明有人在,可就是没人来开门。关羽不觉火起,转身下了台阶,翻身上马,兜着坐骑绕着院子转了两圈,又回到门前,对着院中,大声说道:“院中亭卒听了:为何不给我等开门?”

    好半天,院中有人应道:“郡中有令,入夜不得宵行,犯禁者重则诛,轻则黔,门外人还不快些退下?”

    得了这个回应,关羽顿时大怒,便待要再次发怒,刘备叫住了他。

    “云长,回来吧。”

    “刘君。”

    “黄巾乱后,这应是郡有盗贼,是故亭舍不敢夜开门。”

    亭舍的职责是负责辖区内的治安,同时,也接待投宿的旅人,可眼前的这个亭舍却非但不敢夜晚开门、接待旅人,并且还虚声恫吓、赶院外的来人走,以此足可见这一带盗贼的猖獗程度,——郡与郡接壤之处,本即盗贼匿身的首选之所,徐州多水泽,藏在郡界水湖中的盗贼就更多,现下又刚黄巾乱过,虽说徐州黄巾的主力要么战死、要么被赶出了州外,可留下来的小股“余贼”想来却应有不少,几下结合,下邳、广陵的郡界处盗贼猖狂也就不足为奇了。

    刘备宽厚,体谅这亭中亭卒的难处,不以为甚,没有强逼,既然亭舍不肯开门,他也就干脆带着关羽等人离开了这里,再又往前行了些路程,迎面一处林子,夜宿在了其中。

    因多盗贼,几人分成两班,轮流值夜。

    刘备主动承担了值后半夜的任务,关羽自然和他一起。

    前半夜疏忽而过,刘备、关羽和另外一个也同样值后半夜班的骑士被值前半夜的人从梦中叫起,接班值岗。

    夜空无云,皎洁的月光洒落林中,被林叶切割成一片一片,落在地上、人与马的身上斑斑点点。夜风拂面,夜深阑静。

    关羽倚靠着坐骑而坐,远望林外的田原,忽听得落叶声响,警觉地挺起身子,按剑转首,见却是刘备踱到了一棵不远处的大树下,负手仰头,似在观赏明月。

    关羽站起来,吩咐另一个骑士小心警戒,自来到刘备身边,笑道:“君好雅兴。”

    “云长,你说这月中有无仙人?”

    “吾少时闻老人言:嫦娥偷食不死药,奔月成仙。月中若有仙人,想来便应是嫦娥了。”

    “我听我同县高诱说,这嫦娥是后羿之妻,不死药原是后羿从西王母那里讨来的,却被她偷了去,因得以奔月,遂为月精。”

    嫦娥本称姮娥,因避前汉文帝刘恒之讳而改称嫦娥,本朝之前,似并无嫦娥与后羿是夫妻的传说,直到本朝才渐有了此说。刘备口中的“高诱”,是他的同县老乡,同时也是他的同学,此人也曾在卢植门下学经,学有所成,后曾注《淮南子》,嫦娥是后羿之妻的记载,就后世来说,便是首见於此人的“注”中。

    秦汉之世,方士盛行,不死药之类的传说有很多,也有很多人都相信这世上有不死药这种东西,在传说中,连秦皇、汉武这样雄图伟业的帝王都千方百计地想求得一剂不死之药。

    关羽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笑道:“君缘何忽对月中嫦娥有了兴趣?莫不是也想求一剂不死药么?”

    刘备微微一笑,伸手点指瓦蓝夜空中的那一弯明月,说道:“嫦娥太远,不死药缥缈之说,此非我辈可以求者!”

    “那君是为何忽起此雅兴?”

    “云长啊!”

    “刘君?”

    “你知否我今年多大了?”

    “君是延熹四年生人,今年二十九岁了。”

    “子曰:‘三十而立’。岁月如白驹过隙,疏忽而已。明年我就三十了,可你看看我现在,无所立也!”

    关羽默然。

    刘备是个有志向的人,关羽对此深知。

    刘备若无志向,中平元年时,他也不会去投卢植,——他在涿县过得好好的,兄弟朋友一大伙儿,酒肉不愁,威风凛凛,连外地来涿县做买卖的马商等商贾为了求个平安都得给他送保护费,要非因心存野望,他怎会冒着战死疆场的危险,不辞路远,赶到与黄巾主力交战的前线投奔卢植?

    那一年,他才二十出头,便已有此胆色、志向,今年,他已二十九,而明年就要三十了,这几年他在荀贞帐下虽然日子过得不错,但藏在他心中的那份野望却也是越来越烈了。

    尤其是在眼看着荀贞一步步的发家轨迹:先是由一个军中司马而以战功至比二千石的赵国中尉,再又因军功而又一跃成为二千石的魏郡太守,再又因为诛杀邺赵之举,虽不得不亡命江湖,却因祸得福,一下子居然就成为了海内名士,其名竟为天下所知,先帝崩后、何进掌权,借以往之功勋和当时为天下所知之美名,荀贞顺利复起,又起家便被朝中拜为比二千石的左中郎将,这左中郎将虽只比二千石,但位在朝中,实比郡国守相更为尊贵,荀贞尽管只在左中郎将的位置上待了没多久,可有了这层资历,他的身份就和寻常的郡国守相不同了,随即,他又再被外放,迁任广陵,二次出任二千石的太守之职,这就已经是“历任二千石”了。

    就更别说,荀贞还被朝廷拜为了颍阴县侯。

    自秦汉至今,“取封侯”一直都是英雄志士的最大心愿之一,可通常来说,无军功不得封侯,便是一个“亭侯”也难得,况乎荀贞被封的还是最高等的“县侯”?更且封邑还是他的“家乡”,项羽曾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被封在家乡为侯,这更是一种极大的荣耀。

    试问,刘备怎不眼热?怎不心急火燎?他也急切地想如荀贞般,名闻天下、位至尊耀。

    时间再回到六年前,中平元年,荀贞刚出颍川时。

    不错,荀贞当时已经颇有名气,得到皇甫嵩的青睐了,可如单论地位,当时的刘备却与他相差不大。

    刘备固然当时是白身,但荀贞那个时候,也只是一个百石的佐军司马而已。

    荀贞固然得到了皇甫嵩的青睐,可刘备也比他差不到那儿去,他初到巨鹿时,当时冀州战场的汉军主帅卢植可是他的授业恩师。

    诚然,荀贞出身名族,颍阴荀氏世所知名,刘备只是个寒家子弟,可是话再说回来,刘备虽是“寒士”,他的血脉却是尊贵,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汉家宗室。

    刘备承认荀贞有军略,能打仗,麾下猛将甚多,可刘备自问之,他也是敢打仗、敢卖命的,他手底下也是有壮勇之士的,别的不说,关羽、张飞二人就是万人敌。

    几方面比较下来,论地位、论靠山、论出身、论能力和手下,刘备自觉他当时的条件并不比荀贞差多少。

    可,阴差阳错,只因为卢植被宦官所诬、槛送京师,冀州战场的统帅经过董卓、而又换成了皇甫嵩,这样一来,於是荀贞将一下子借此冒出了头来,而他刘备却只能“默然无闻”。

    皇甫嵩接替卢植后,与冀州黄巾激战,巨鹿、下曲阳几次鏖战,在关羽、张飞的辅助下,刘备都立下了不小的军功,只是奈何,那时卢植已不是统帅了,而他在朝中又没有什么后/台,结果就导致他没有得到什么封赏。

    刘备对此,是深深为之憾然的。

    看看荀贞的起家、发家,再看看自己的多年蹉跎,刘备怎会没有什么想法?

    夜深林静,月光洒落。

    刘备手按腰剑,仰望明月,喟然叹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关羽说道:“此荀侯之诗也。”

    “君侯作此诗时方过二十未久。君侯真雄图远志之人,而我於今时,亦能稍知君侯当时之所思矣!”

    荀贞二十出头就感慨时光飞逝,去日苦多,刘备今年快三十了,而却功业未建,名声未立,比之荀贞当年,他现在更是感慨时光之易去,名业之难立。

    关羽说道:“荀侯此诗作於他寒微时。君之能,羽素知之也,断非久居人下者,君今既能稍知荀侯当日之所思,想以来日,以羽之见,君亦必能如当日之荀侯,得逢时机,跃而为上。”

    刘备往骑士们宿眠的地方回望了眼,见大多骑士正在酣眠,值夜的那个骑士也没有注意这边,遂对关羽说道:“云长,此次你我从君侯入京,你可看出来什么了么?”

    “君何意也?”

    “董卓挟兵自雄,飞扬犯上。袁本初血洗北宫、尽诛诸宦,置之绝地而得后生,正方欲以此而图朝中清明、吐气扬眉,以我之见,他断难容忍董卓之嚣噪!”

    “君言甚是。”

    “如此,京中早晚生乱。而今黄巾、群盗在州,董卓在京,此上、下俱乱也。大乱之时,固生民受苦,可亦是英雄烈士趁势而起之机!我年近三十,至今无有立也,中平元年讨黄巾,时缘蹉跎,使我泯然无闻,於今天下或将乱起,这次机会,我却是一定要把握住的!”

    “君想要怎么把握?”

    “大丈夫岂能雌伏,当雄飞也!云长,我都想好了,等你我办完君侯交给我们的这个差事后,等回到了广陵郡府、给荀君复过命后,我就找个机会,当面求得荀君应许,让我独领一军。”

    “独领一军?”

    “正是!

    刘备在魏郡时,当过地方县的守令长,而今跟着荀贞又来到了广陵,一来,应是没有机会像在魏郡时那样再出任一个什么县的守令长了,因为广陵各县的县长现在都在,而且荀贞也不一定会如治魏郡那样治广陵,二来,实际上上,就算退一步说,即使他仍能被荀贞委任为地方上一个县的守令长,他其实也是不太愿意去干了。

    因为这个守令长不是朝廷的任命,也就是说,干到最后,朝廷派个县令长来,他就得老老实实地离开,不管功劳有没有,到最后还是个白身,一无所是,依旧是“无能立也”。

    这还不如眼看着天下可能要乱之机,在军中得个地位,以军功来觅取功名来得爽快。

    以军功而得功名也合乎刘备的脾性,他是轻侠出身,有任侠习气,喜欢带兵打仗、战场争雄,说实话,他根本就不喜欢整天忙活什么案牍之事。

    他学问不深,也没这耐性。

    反过来说,如是以军功来取功名,他自以为却是很有优势,至少要比走文途有优势。

    首先,他个人有勇武,其次,也是最重要的,还是那句话:关羽、张飞都是万人敌。

    他心中想道:“到得那时,君侯若是能允我独领一军,文有简雍为我文书,武有云长、益德为我爪牙,谋取功名,不为难也!”

    关羽、张飞现今俱在荀贞的义从部曲中担任职务,不过在刘备看来,这不是个问题。

    关羽、张飞本来就是他的人,是跟着他来投荀贞的。

    刘备觉得,只要他能独领一军,关羽、张飞绝对会再来跟他的。

    也正如他的预料,关羽听了他的话,喜上眉梢,因为很激动,连连抚须,说道:“大丈夫正当雄飞!好,好!君有此志,羽虽不才,愿为君之马前驱!”

    刘备握住关羽的手,诚恳地说道:“云长,你我虽非兄弟,然我一向来都是把你和益德看做是我的同产兄弟的!我如果能独领一军,蹈锋涉险,你们兄弟共赴之;建功立业,你我兄弟共为之;富贵功名,你们兄弟共享之!”

    在刘备看来,只要他能独领一军,那么立功的时候就指日可待了。

    近则有徐州境内的贼寇、境外的黄巾,远的或还有京都之乱,这些都是立功的机会。[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