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9 刘玄德乡亭杀吏 荀贞之道边得民

正文 59 刘玄德乡亭杀吏 荀贞之道边得民

    “狗吠何喧喧?有吏来在门。披衣出门应,府记欲得钱。语穷乞朝清,吏怒反见尤。旋步顾家中,家中无可为,思往从邻贷,邻人言已匮。钱钱何难得,令我独憔悴!”

    这是本朝桓帝年间,蜀人写的一首讥刺时政的五言诗。

    当时河南郡人李盛在蜀中巴郡当太守,他这个人贪财重赋,催征不息,郡、县里的吏员三天两头地下来问百姓要钱,於是巴郡的文士便写了这么一首诗来讥讽他。

    诗中所云“狗吠”,在时人之诗中,“狗吠”二字通常都是和“苛捐杂税”联系在一起的,讽刺坏官儿乱征税用“狗吠”,夸好官儿不乱征税也用“狗吠”,比如魏郡的百姓曾作了一首歌来歌颂时为魏郡太守的岑熙,这个岑熙很有来头,是中兴功臣南阳人岑彭的玄孙,他在魏郡为太守时,招揽贤士,不扰百姓,是故百姓为之歌曰:“狗吠不惊,足下生氂”。郡里没有了盗贼,郡府县寺也不乱派人来征杂税,所以即使狗叫唤了,百姓也不害怕。

    乡人聚里而居,很多人家养的都有看门护院的狗,陌生人比如郡县吏员一入里中,这狗难免就会叫吠起来,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夜深人静的,狗一叫唤起来确实很令人惊吓。

    却说,这郡县的吏员为何多在晚上来?却是因为白天可能找不着人,乡人出去劳作了,所以晚上来堵人,——讥讽李盛的那首诗说的就是晚上的事,“披衣出门应”,显是乡人已经睡下了,可吏员却在此时不告而来,不但扰人清梦,也不但令人惊吓,简直是要把人逼上绝路,——“府记”云云,“记”是一种公文的文体。

    这首诗说的是巴郡太守李盛,可如今在徐州百姓的心目中陶谦差不多也快是这种形象了。

    荀贞令刘备去杀了那个州吏,名义上的理由是:“亭长虽卑,秩在斗食,亦汉家吏也,州吏何权,敢擅杀汉吏?”

    看起来像是为了维护汉室的威严,其实不然。

    他更主要的原因,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

    没有办法,他不能不叫人去杀了这个州吏。

    为何?

    因为粮者,陶谦之所欲也,同时,粮,也是他荀贞之所欲也。

    讨董在即,军队要有,粮食也是必须要有的,陶谦这么催征不息的,州府固然是可以得以充实了,可以养兵了,可以吃喝不愁了,可是,粮若是都去了州府,那广陵郡府可该怎么办?

    也就是说,荀贞这个新任的广陵太守可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根本矛盾。

    话说回来,这固然是个根本矛盾,但如果没有出州吏杀人这个事儿,这个矛盾,荀贞也许还可以慢慢地来想办法解决,可现在出了州吏这么一档子事儿,他就没有办法慢慢地来解决了。

    他若是置之不理,必有两个后果。

    一个是此事传到陶谦、笮融的耳中,他两人必会因此而轻视荀贞。

    可以预见,陶、笮二人一旦轻视荀贞,荀贞即便再想和他俩、和陶谦搞好关系,也没用,不但没用,陶谦对广陵的征粮必然还会变本加厉,要知道,陶谦是个很矜傲的人,他自己有本事,所以他看不起没本事的人,连贵为车骑将军、太尉的张温,他都因为看不起其人之行事,而就敢在群僚毕集的宴会上给其难堪,公然辱之,何况荀贞?

    到了那个时候,荀贞要再想得到广陵的粮食控制权,就必然会与陶谦之间发生非常激烈的争夺,没准儿就会闹得不可开交,与其那样,与其日后再起争执,荀贞还不如现在就收起“想和陶谦搞好关系”的念头,干干脆脆地还以颜色,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不要轻视自己。

    当然,作为一个郡,也不能和州里的关系搞得太僵,有句话说:打一巴掌,给个甜枣,那么在给了这个下马威之后,可以再单独派人专程去州府谒见一下陶谦,拿出袁绍的面子,拿出孙坚的交情,等等,还可以再拿出自己的“苦衷”和“诚意”,以此来试试看能否修补关系。

    如果能,最好不好。

    如果不能,那也没办法了,该做的荀贞都做了,错的不是他,任谁也挑不出理来。

    这是其一。

    还有其二。

    其二就是:州吏在荀贞的眼皮子底下杀了一个广陵的亭长,别说是一个亭长,便是一个寻常的百姓,荀贞作为新任的广陵太守,能坐视他治下的子民被无辜杀害么?他如果坐视了,那就不但陶谦、笮融看不起他,广陵郡的郡县吏员、士人豪强,也都会看不起他,会觉得他软弱可欺了,这对他将来治郡将会是很不利的。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从“粮食”这个和州府的根本矛盾也好,从“治郡”这个将要面对的大问题也好,那个州吏,荀贞都是非杀不可。

    他的这个杀人,实际上是杀给陶谦看的,是杀给笮融看的,也是杀给郡吏、郡人看的。

    话说回来,杀掉了这个州吏,郡吏、郡人会觉得荀贞是个刚强、爱民的长吏,那陶谦、笮融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如果和州里的关系因此而就破裂、弥补不了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先说陶、笮的反应,不用说,铁定是勃然大怒。

    可随便他俩大怒,又能怎样?

    荀贞没有过错,陶谦没办法上奏弹劾荀贞,免不掉荀贞的职。

    职,免不掉,他还能怎样荀贞?

    至於若是弥补不了和州里的关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固然陶谦现在有诏书在手,有兵马为后盾,有黄巾在外他挟贼自重,他现今在州中是一支独大,可很快就要讨董了,讨过董后就是诸侯乱战,荀贞既然来了广陵,那么到了那个时候,徐州就是他需要考虑的第一个目标,试问:徐州已是他的目标了,和州府的关系好或坏还重要么?显然就不重要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到了那个时候,和州府的关系好坏都不再重要,可就眼下来说,陶谦毕竟是独大州中,和州府的关系也是不能搞得太坏的,也正是因此之故,所以荀贞没有令刘备把这个州吏杀掉后、将其首级给陶谦送去,而是命令刘备给笮融送过去。

    如袁绥、臧洪他们所说,现在州南三郡的粮食统统是由笮融负责征集、运输的,这个州吏是笮融的人,“名为州吏,实为笮融私人”,那么就只当不知,只当这个州吏和陶谦没啥关系,将其脑袋给笮融送去,这既是宣示了自家的“主权”,也算是给陶谦了一个面子。

    当然,只给这么个“面子”肯定是远远不够,也所以,荀贞在令刘备去杀人的同时,就已经决定一到郡府,便马上遣人带着礼物赶去州府谒见陶谦。

    如前所述,如果谒见也没用,陶谦由此而就记恨上荀贞,荀贞也没有办法。

    荀贞不是初出茅庐的那个年轻人了,他现在有资本、有能力、有名望,也有了点后/台背/景,陶谦如果一定要和他作对,他也不怕,而且自觉也能应付得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

    广陵虽然在帝国之最南,临着海,可境内的道路交通设施却还是很不错的。

    先秦时,始皇帝一统天下之后,把天下分为三十六郡,广陵这一带在当时属九江郡。

    始皇帝以“诸侯初破,燕、齐、荆地远”之故,急切需要加强交通以巩固统一,於是便在战国交通的基础上,致力於全国交通网的建立,“决通川防,夷去险阻”,经过整修与沟通,将战国时期各国的道路纳入了以全国为规模的道路体系之中,当时,主要建成了十来条纵横交错的主要交通干线,这些主干线四通八达,把整个刚刚一统的帝国完全地贯穿了起来。

    这些道路,直到现在都还在用着。

    比如荀贞当年出仕过中尉的赵国,其境内就有这些道路中的一条的一部分,即“邯郸广阳道”之一部,——这条邯郸广阳道在战国时就有的了,并且在当时就已经具有着重要的意义,此路经河东、上党,或由河内北上至邯郸、广阳、右北平,直达燕赵之地,是和太行山平行的一条交通要道,战国时,赵国的都城邯郸与燕国的都城蓟都在这条交通线上。

    赵国境内有始皇帝时期修建的大道,广陵郡内也有。

    而且不但是一条,有两条。

    一条是“三川东海道”。

    始皇帝三十五年,“立石东海朐界中,以为秦东门”,“朐”,说的是朐县,即今徐州东海郡之朐县,——徐州有个大豪商,家财钜亿,僮仆万人,荀贞此次来徐州,有好几个人是他想要招揽到手下的,这个巨贾便是其一,此人即朐县人糜竺,当年的“秦东门”就在糜竺的家乡,始皇帝立石在朐县界中,当年走的那条大道就是三川东海道,此道由关中向东直达海滨。

    这条道,有很长一段是和黄河并行的,这一与黄河并行之区段又被叫做“成皋道”等。

    这条大道贯穿的地区不管在秦时,还是在现下,皆为经济发达、人烟稠密之地,如荀贞的“家乡”颍川便就在这条道上,由秦至当下,数百年中,这条大道一直都是承当运输量最大的交通干线,也因而成了一条兵家争先抢据之道,昔年楚汉争雄时期,刘邦军与项羽军就曾攻守进退,据此道反复争夺。

    这一条“三川东海道”严格说来,不能算是从广陵郡内通过,广陵郡只是和它沾了点边儿,但另一条始皇帝时期修建的大道,却是由北而南,贯通了广陵全郡,其便是“并海道”。

    始皇帝时期修建的这些大道,大多是从咸阳出发,通往帝国的四方各地,但其中有两条却并非如此,是不经过咸阳的,一条是北边道,另一条就是并海道。

    北边道是秦统一后,在战国长城基础上营建新的长城防线时,因为施工与布防的需要,沿着长城出现的一条横贯东西的交通大道,因为在长城边儿上、帝国北疆,故名北边道。

    而并海道则指的是是沿着渤海、黄海的海滨修建的一条交通大道,这条大道与三川东海道、邯郸广阳道相交,将富庶的齐楚之地与其它地区沟通,用以调集各种物资,具有直接支撑中央**政权的重要作用。这条道的北段在中兴之后,入到本朝又被称为“傍海道”。

    这条并海道连接了扬、徐、兖、青诸州的临海郡国,会稽、琅琊、泰山等等诸郡国皆在这条路上,广陵也在这条路上。

    秦修建的这些大道,在前汉、本朝又历经拓修完善,并随着疆土的扩展进一步延伸。

    虽然说从广陵郡到下邳国没有这样的大道,但从广陵到下邳却有从三川东海道上分出来的一条支路,经此支路,由广陵而去下邳的郡治下邳县也是挺便捷的。

    荀贞等立在道上远望,望着刘备带着四五个骑士驰马奔至那处乡亭。

    到了人群的外边,刘备和诸骑士都没有下马,两个骑士上前,分开人群,随即刘备驱马上前,

    在人群中顾望左右,大概是在向乡人询问情况,问是谁杀的人。

    很快,他应是从乡人那里得知了杀人者是谁,只见他在马上按剑挺身,像是大声地说了几句话,这应是在宣布荀贞的令文,随即,便见他状如叱咤,指挥左右,跟在他左右的那几个骑士立即拍马奔行。乡人和州吏是分成两群的,他们处在一个对立的局面下,一边是近百的乡人,另一边是州吏和他的十来个随从,——这四五个骑士驰入了州吏和他的随从们中。

    州吏和他的随从们看架势,居然还想反抗。

    荀贞遥遥望去,看见他们这一群人中有人拔刀,有人转身向后奔,——州吏和他的随从们也是有骑马的,只是他们现在没有在马上,他们的坐骑在后边,这往后奔的人显是较为聪明的,知道他们徒步断难是荀贞麾下这几个骑士的对手,所以向后奔,想去骑马,再来与荀贞的骑士们对战。

    只是,荀贞的骑士们都是沙场老卒了,久经战事,怎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分出一骑,——荀贞等人看得清楚,这一骑应是关羽。

    刘备奉荀贞之令杀人、去下邳,关羽听说了后,主动请求跟着刘备一块儿去,荀贞没有拒绝。关羽、张飞现都在荀贞军中任职,两人的职位差不多,待遇也相似,只是一个较为“荣衔”,一个则是实权,张飞的是有实权,故此他离不开身,不能和刘备、关羽齐去下邳。至於简雍,也没有跟着刘备去,这却是刘备体谅他,简雍虽也能骑可射,可毕竟不是武士,赶了这些天的路,很累了,刘备让他跟着荀贞,好能早点到广陵郡府,好好歇歇,因而没有让他跟着去。

    关羽很快就追上了向坐骑奔去的那两人,驰马从这两人身边奔过,环刀挥舞,轻轻松松地便将这二人斩杀地上。

    同一时间,那几个拔刀的也很快都剩下的那几个骑士乱刀杀死。

    最终,只剩下了三个人站在那里。

    这三人中,有一个是戴着冠带的,这应即是那个州吏了。

    荀贞等人望之:刘备刚才没动,他坐在马上从容地看骑士杀人,这时见反抗的都被杀死了,缓缓地策马近前,来到了州吏的前边。他挺直着身子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和这州吏说了两句话,也不知说的是什么,但料来不外乎是在斥责他滥杀人,或是在向他再次宣读荀贞的命令,这州吏胆色不小,虽然被荀贞的骑士们围住了——关羽等骑杀完人后便回到了刘备的左右,将这州吏和剩下的那两人围在了中间,可这州吏却竟似是丝毫不惧,不但不惧,而且攘臂戟指的,看模样好像是还在冲着刘备大声嚷嚷,不过,嚷嚷也没用,刘备抽剑出手,策马上前,挺剑挥劈,这州吏应剑而倒,却是被刘备亲手给杀死了。

    换了别人,如典韦、江禽,可能会把剩下的那两个州吏的随从也杀掉,但刘备却非滥杀之人,荀贞没有叫他把州吏这边的人全杀掉,他也就没杀剩下的这两个不曾反抗的,任他们逃去了。

    关羽下马,去把这被杀的州吏的首级割下,递给刘备。

    刘备将之绑在马鞍边,又与乡民们说了几句什么,随即转马回身,遥遥地冲着荀贞所在的地方行了个礼,之后便带着随行的骑士们离开乡亭,奉着荀贞的命令赶往下邳方向而去了。

    乡亭外的乡民在原地待了片刻,看着像是有人在说话,很快响起一片喧闹,这些人一拥而上,朝着道边奔来。

    他们到了道边,典韦等人急忙上前,把他们挡在外边。

    这些乡民上不了路,便跪拜在路边的田地上,叩首感谢荀贞。

    不少人大声乱叫,有叫“明府神明”的,有叫“叩谢明府”的,等等,不一而云。

    他们高呼荀贞为“明府”,这却显然是刘备把荀贞的身份告诉了他们。

    荀贞分开典韦等的隔离,亲自上前,把跪在乡民最前头的几个老者一一地搀扶起来,说道:“州吏妄为,擅杀乡人,此州吏之罪也!我亦深有愧矣!”

    乡人老者问道:“明府何愧?”

    “我愧未能及早阻止!”

    乡人闻之,顿时感动,那老者说道:“明府初至,而且当时又没在跟前,明府何罪!”

    和乡人说了些话,荀贞下令,命取钱来,给那个被杀的亭长的家属,以之来给那个亭长下葬并算是给他的家属安家费用,又称赞这个亭长是为民出头,是个好吏,承诺必会宣扬、褒扬他,这个亭长有个幼子,尚未成人,荀贞以郡府来负担这个幼子的学费、生活费用,让他去郡学里读书。乡人中的老者们、这个亭长的亲族们、还有别的乡民们见荀贞这样作为,都感动地痛哭流涕,直到荀贞的队伍离开,他们仍在目送,互相说总算来了一个爱民的明君了。

    荀贞在车上回望,由车窗看到那些乡民们拜倒在路边,久久不散,不觉感慨,甚是感叹。[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