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1 下邳国荀贞得子 广陵郡笮融逞威 上

正文 51 下邳国荀贞得子 广陵郡笮融逞威 上

    在赵郡的时候,荀贞因缘得以结识了华佗的弟子李当之,后来,李当之便投到了荀贞的帐下,这些年来,在荀贞的大力支持下,李当之颇是为荀贞培养出了一大批得用的“军医”,他本人亦早已成为了荀贞手下医学方面的权威人物。

    现今荀贞的夫人身体不适,自然得由李当之亲自来把脉诊断。

    他诊脉多时,抽手起身,下拜笑道:“恭喜君侯。”又转而对陈芷一拜,“恭喜夫人。”

    荀贞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惊喜应道:“噢?”

    “夫人却不是病了,而是有喜了!”

    “你确定?”

    切脉乃是医士的基本功之一,想当年,李当之在华佗门下学医时,单只“脉法”一项就学了足足两年,因为华佗所精擅者主要是外科的缘故,若是内科的什么疑难杂症,他或许短时间内不大能确诊,但像“喜脉”这么常见、简单的脉法,他其实只需略微一“切”便足以确定了,只因陈芷是荀贞的夫人,为谨慎起见,所以他才切诊了好一会儿,如是换成别人这般“质疑”他的能力,他恐怕早就拂袖而去了,不过眼前之人乃是他的“主公”,他亦理解荀贞初闻此喜讯的心情,故而却是没有为此生气,而是笑着答道:“千真万确。”

    荀贞大喜。

    左右诸人如戏志才、程嘉、姚升、许仲、典韦、赵云等等,尽皆下拜,齐声贺喜。

    “有了身孕”,这个消息不但荀贞没有思想准备,陈芷也没有。

    和荀贞的表现差不多,陈芷亦是惊喜不已,坐在车中,下意识地伸出手来,轻轻抚摸自家的腹部,眼往上看,看向荀贞。

    荀贞不知说什么才好,太高兴了,一时无法表达,口中只“哎呀、哎呀”个不停,两手放到一处,搓了两下,看到陈芷的目光,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探手握住了她的柔荑。

    ——适才李当之给陈芷诊脉的时候,陈芷是坐在车中,手臂伸出窗外,因而,荀贞这时握住陈芷的柔荑,亦是通过车窗。

    荀贞与陈芷两人目光交融,一时间,荀贞似有许多话要说,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千言万语到最终汇成了一句话,他深情款款看着车内的陈芷,柔声说道:“早知夫人有了身孕,便该将夫人留在颍阴,却劳得夫人受此颠簸之苦!此我之过也。”

    他转头令道:“夫人有了身孕,从明日起,可放慢行速,无需着急。”

    许仲等人应诺。

    荀贞顿了顿,又道:“传我令下,今晚三军加菜,……营里还有多少肉食?”不等人回答,自又往下接道,“都拿出来!随我来徐的部曲义从,要么是跟随我多年的忠勇义士,要么是吾等家乡的子弟,夫人有了身孕,这等大喜事,也应叫他们高兴高兴!”

    这的确是件大喜事,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荀贞年已而立,至今无子,往小里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能传宗接代、延续血脉是个问题,往大里说,乱世将至,膝下如果没有一个继承人,会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现而今,陈芷有了身孕,不管怀的是个儿子抑或是个女儿,总归是有了孩子了,——即便怀的是个女儿也不打紧,有了这第一个,就说明能生第二个,无论对家族,还是对部属,这都是一个“有盼头”的好事儿。

    荀贞没有做父亲的经验,亦无照顾孕妇的经验,和陈芷说了会儿话后,又把李当之叫到近前,细细询问该所注意的事项,又结合他后世的见闻,再三交代、叮嘱伺候陈芷的婢女们,并及连迟婢、唐儿、吴妦诸女也都交代到了。

    等他这一番“絮絮叨叨”地交代完毕,夜色已至。

    他这才与陈芷话别,离开了家眷所在之营,回到中军。

    荀贞军纪严明,今次来徐州,虽说有家眷跟从,但他从来没有在家眷所在的营中留宿过,一直都是待在中军的,虽然获知了陈芷怀孕这件天大的喜事,他对此也是极其的欢喜,可欢喜归欢喜,军纪,他却依旧是不会违背的,是要带头遵守和执行的。

    他自回中军,却不知后边留下来陪陈芷说话的迟婢、唐儿、吴妦三女各有心思。

    唐儿倒也罢了,她年岁大了,比荀贞大不少,现已近四旬,虽说徐娘半老,风韵非但未减,因为这几年养尊处优、不必再事事躬亲之故,较之早年,反而更显得透熟诱人,可生孩子这种事,她到底是过了最佳的年龄,已然不再去想了,所以对陈芷这个主母有了身孕这件喜事,她除了替荀贞高兴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什么太多的心思。

    迟婢、吴妦却不然。

    她两人都比荀贞小,正当好年华,以前没人怀孕的时候还好点,现如今陈芷这一有身孕,她两人就会有点自家的小心思了,陈芷是“主母”,平时亦与人为善,心怀宽大,不曾难为过她两人,所以“嫉妒”这种负面的情绪倒是说不上,但在眼下奉承、服侍面带喜意的陈芷之余,“着急”、“也想怀孕”这种种心思却是在所难免。

    抽空偷眼瞧了眼在夜色下远去的荀贞的身影,吴妦心道:“君侯前时去洛阳,见到了袁绍。我闻得袁绍本是汝南袁家的庶出子,其母出身低微,现而今他却有大名於天下,世人不以他本为庶出而小看他,……我虽远比不上主母的身份高贵,可我若能为君侯生一子,以君侯的威名和家世,只要我能好好地引导之,吾子纵为庶出,却亦未必不能成为今日的袁本初啊!”

    想到这里,看着陈芷低头抚腹的欢喜模样,吴妦一边跪坐在车榻下,轻轻地为陈芷捶腿,一边嘴角亦忍不住露出了憧憬的笑容,眼角瞥去,似觉异常,转眼一看,却见跪坐在陈芷另一侧的迟婢嘴角也是露出了类似的笑容。

    吴妦何等聪明,不用想也知道,这必是迟婢和她想到了一处去。

    迟婢感觉到了吴妦的目光,举目看来。

    夜与烛光中,两个跪坐在陈芷左右的妇人顿时目光交汇。[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