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5 董卓狼顾问英雄(下)

正文 45 董卓狼顾问英雄(下)

    荀贞问道:“我闻南北宫内外,而今遍布将军部曲,此事可有?”

    “先前袁司隶攻破南北宫,宫中卫士死伤颇众,我担忧宫中会有存不轨之意的中官遗存,所以暂时接管了宫中防卫,……君侯,正如我刚才所说,我这是为了勤王,是为了‘护驾’啊!”

    “宫省自有虎贲、羽林诸中郎将,京中亦有执金吾,将军以外官之身而兵入宫城,纵是为‘勤王’、‘护驾’,以贞度来,似亦不妥。”

    “哈哈哈哈,天下臣民皆汉家之臣,只要存一片忠君之心,何来外官、朝官、宫省官之分啊?就如君侯,虽无朝廷诏书,可为了‘勤王’,不也统家兵来到了洛阳么?”

    “我今统兵来洛虽是无朝廷诏书,然我之部曲义从皆在城外,却是未入洛阳一步。……以此看来,我忠君之心似不及将军,我勤王之意似亦不如将军急切啊!”

    对荀贞的暗讽,董卓只当未闻,哈哈一笑,握住荀贞的手,把他往宫馆里领。

    典韦牵着马,紧随在后。

    董卓听到典韦的脚步和马蹄声响,顾首对典韦说道:“我与君侯入馆中叙旧,你不必跟进来了,便就在馆外相候就是。”

    典韦哪里肯愿?

    他常从在荀贞左右,荀贞对董卓的担忧他是一清二楚,他很明白,荀贞与董卓是很不对付的,眼见着前头宫馆外边和里边尽是披甲持戟的武士,他又怎肯听董卓的话,让荀贞独身入内?

    他瞪大眼睛,瓮声回答说道:“我是君侯的亲卫,君侯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董卓心道:“好一个猛武的壮士!”转回头,笑对荀贞说道,“君侯以为呢?”

    荀贞心道:“我城外有四千义从在,董卓便是忌惮我,他初来京师,断然也不敢在此处动手。”对典韦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地说道,“阿韦,你便在馆外等我。”

    “君侯?”

    “我与董将军多年未见,正好趁此机会,在馆内叙一叙旧,你留在馆外看护坐骑就是。”

    “诺!”

    荀贞出身颍阴荀氏,乃是高门子弟,现为颍阴侯、左中郎将,又身份显贵,最重要的,城东现驻扎有他的四千义从,董卓即使再忌惮荀贞、再想把荀贞这个“隐藏的威胁”给除掉,在他初来乍到的情况下,却也是定然不敢动手杀人的。

    荀贞对此是极有把握的,所以他这次来见董卓,干脆就不带卫士从行,只带了典韦一个人,也是因为此故,他也丝毫不介意把典韦留在馆舍外边,独自一人入那“虎狼之穴”。

    而荀贞的这份“轻描淡写”、“从容不迫”,落入到董卓、徐荣等人的眼中,却使得他们不由不佩服荀贞的胆气。

    徐荣心道:“真是颍川乳虎!”

    董卓眼中异彩一现,随之又是满脸笑容,哈哈笑着,牵手荀贞拾阶入内。

    荀贞既然已经表现得胆气十足了,董卓亦一时枭雄,自不肯落居其后,入到馆中、分宾主落座之后,董卓即下令,命守卫在馆舍中的众多甲士、将校退去馆外。

    一片甲衣、兵器碰撞之声,响了好一会儿,馆舍内的甲士、将校们才全都退了出去。

    包括徐荣在内,他也退了出去。

    馆中只留下了几个侍女。

    董卓舒展腰身,换了个舒服的坐姿,随意地跪坐在席上,笑对荀贞说道:“整天在营中对着这么些莽夫军革,难得透口气,把他们赶出去,……”指向垂手俯身、伏跪在两侧的侍女们,“换来美婢侍候,却是别有一番情味也!”

    荀贞跪坐在董卓席位的侧边,闻言不语。

    董卓自说自话,也不管荀贞搭理他不搭理,顺着自家的话题,接着慨叹一声,说道:“君侯,我自少从军,至今为国家出生入死、征战疆场已有数十年了,凉州之羌、蜀中之蛮、冀州黄巾、边章之叛,这几十年来,我几乎无月不战,身上留下的伤创何止百余!我出身不高,不如君侯名门,可以这么说,我如今这一生功名,全是由军功而来。不过大约是因而今我将老之故吧,说来你也许不信,我却是渐厌军战、征讨了!……岁月不久、人生如催,君侯,我的感触,你可明白?”

    “将军乃国家名将,而今何出此言?”

    “名将,名将?”董卓嘿然一笑,沉吟片刻,忽然俯身在案几上,看向荀贞,问道,“君侯亦久历沙场,娴知兵事,我冒然地问一句:以君侯看来,而今天下,名将当数谁人?”

    “左将军先定黄巾,复破韩遂,论其战功,本朝罕见,威声满天下,当为今之天下名将第一。”

    “‘将者,智、信、仁、勇、严也’。皇甫义真虽精兵事,然性子未免太过迂腐,不知变通,难称‘智’也。以我看来,他难称‘名将’。”

    董卓的这句点评倒是不错,皇甫嵩的确是战功赫赫,近朝以来,如单论战功,没谁能比得上他,可皇甫嵩的短板却正是在“不知变通”四字上,他一心要做个汉室的纯臣,比如之前,他即使明知董卓怀存野心,却也不肯接受他侄子皇甫郦的建议,发兵攻杀董卓。

    皇甫嵩当时如果接纳了皇甫郦的建议,以他麾下的三万精兵,加上他的军事才能以及他的威望,还有朝廷的大义,董卓十有**不是他的对手。

    董卓一旦败给他,自也就没有现在的事儿了。

    “朱公当朝宿将,讨、颍川、汝南、南阳黄巾,攻无不克,可称名将。”

    “颍川、汝南之战,如无皇甫义真,朱公伟将败矣!至讨南阳宛城,数月不下,最终虽破其城,却非是因为智勇,而是因为黄巾渠帅之蠢笨无智。何来攻无不克?如何可称名将?”

    “张燕犯河内,朱公统家兵击退之,如何不能称为名将?”

    朱公、朱公伟,说的都是朱俊,朱俊,字公伟。

    早前,因为黑山军的势力越来越大、张燕侵扰河内,朱俊遂转迁为河内太守,在任上,他以“家兵”,也就是类如荀贞部曲的义从私兵击退过张燕的侵攻。

    董卓连连摇头,说道:“朱公伟所击退的黑山贼,不过是黑山的散兵游寇罢了,若是张飞燕亲统精锐,进击河内,以朱公伟之能,河内早就失陷了!”

    “卢尚书引天子之兵,围击巨鹿,若非宦官谗言,张角兄弟只能束手就擒。卢尚书既精兵事,又为河北大儒,文武兼资,可称名将。”

    “说起卢尚书的学问,我是佩服的,但要论用兵,他与朱公伟半斤八两。”

    “左将军、朱公、卢尚书如都不能被称为名将,则以将军观之,世上何人可为名将?”

    荀贞嘴上询问,心中想道:“董卓问我天下何人可为名将,很明显,他这是试图以兵事来压倒我,只是……,他这个问题岂不是曹孟德问刘玄德天下谁为英雄的翻版么?莫不成他想说‘天下名将,唯君侯与卓’?”想到这里,不等董卓回答,索性直接又往下说道,“难不成将军以为,我算的是上天下名将么?”

    董卓哈哈大笑,身往后仰,摆了摆手指,又摇了摇头,继而抚须,眼看荀贞,笑道:“君侯固知兵善战,惜乎年岁尚轻,还未曾有独当一面,二十年后,君侯或能为天下名将,现在?却是尚早啊!”

    “那将军以为天下何人可称名将?”

    “我从军数十年,为国家除暴平乱,罕有败绩,将之五德,我自以为也皆兼备,如论天下名将……”董卓转手,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的鼻子,眼中精光射出,问荀贞,“君侯以为我称不称得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