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9 雄豪满座乳虎声(上)

正文 39 雄豪满座乳虎声(上)

    荀贞料的一点不错,这主座之人正是袁绍。

    袁隗乃是堂堂太傅,又岂是荀贞、鲍信随便就能见的?而且当此之际,作为太傅、录尚书事的朝中重臣,袁隗有大把的事情要忙,有大群的朋党要见,实也是没空来见荀贞、鲍信的。

    因而,在知道了荀贞、鲍信求见之后,袁隗即命将此事转给袁绍,由袁绍接见。

    天子回宫时,袁隗、袁绍、袁术也在接驾之列,不过在天子回到宫城、宫门守卫被董卓夺去后,袁隗、袁绍、袁术几人便相继离开宫省,回到了太傅府中。

    回到府中的当时,袁隗、袁绍、袁术即分别使人去城中各处召各自的朋党来见。

    现在这会儿,袁隗在后宅正堂里正与他的朋党们议事,袁术也在别的屋中与他的朋党们议事,而袁绍则便在此屋中与他这一党议事,荀贞、鲍信来前,他们正说到要紧之处。

    见礼罢了,袁绍起身相迎,笑道:“贞之、贞之,可算把你盼来,可算见到你的真容了!”

    他下到堂上,亲命人搬来坐席,吩咐放到挨着主座的地方,请荀贞入座,又命人奉上热汤。

    待荀贞坐定,他回到主座坐下,又亲热地问荀贞:“君想必是刚到洛阳吧?想来应尚未饭,不知君口味如何?我这就命厨下为君备饭菜。”又笑对鲍信说道,“允诚,你也是刚到吧?你的口味我却知道,不用你再说了。”

    鲍信的席位在诸人之末,听了袁绍此话,他刚刚坐下,便又立起身来,大步行到屋中,又向袁绍行了一礼,旁顾两边在座诸人,然后把目光复落到袁绍身上,说道:“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吃饭!敢问袁君,而今京都局势如何?”

    荀贞趁鲍信问话之际,不动声色地扫了一遍屋中诸人,在其中见到了两个熟人。

    一个曹操,一个何顒。

    何顒位在曹操之上,正坐在他的对面,曹操紧挨着何顒而坐。

    见荀贞注目过来,何顒、曹操俱对他一笑。

    两人的笑容不同,何顒的笑中带着忧色,显是在为朝局担忧,而曹操的笑中虽也有忧色,更多的却是自然流露而出的“与挚友久别重逢”的喜悦之情。

    主座上袁绍闻得鲍信之问,慢慢收起了笑容,答道:“天子已於今午还宫,大赦天下,改元昭宁。”

    “袁君,我适经南宫,见南宫宫门卫士似换上了董卓的部曲,此事可确?”

    袁绍慢慢点头,答道:“不错。”

    “唉,袁君,却怎么就让董卓夺走了宫城护卫?”

    坐在荀贞对面的何顒代为答道:“当时我也在宫中,董卓入京时,左右随行的甲士、骑士众盛,又有其弟奉车都尉董旻所带之部曲为助声势,远比我等随行所带的兵士为多,为其势所压,他又拿出‘宫门司马多是中官一党’为借口,是故我等无可奈何,只得由之。”

    “城中不是有北军、西园、城门、虎贲诸军?数何止万众,却怎么反被董卓所压?”

    “诸军人数虽众,然於当夜攻北宫时,已伤亡不少,后又散去了一些,又迎驾天子之事发生得非常仓急,所以,在迎到天子时,我等左右的兵马并不多。”

    南、北宫各有宫门卫士,宫内又有数千宦官,其中不凡青壮有勇力的,大前夜袁绍、袁术、董旻、王匡、张璋等合兵攻南北宫时,其所带领、召来的兵士已经伤亡了很多,加上王匡、张璋又和何苗火并了一场,伤亡者更众,攻入北宫后,宫城大乱,无人管制,宫中的财货、珍玩被兵士们抢了很多,西园等军的兵卒本就不能与百战老卒相比,军纪不强,抢了这么多的财物,难免会有兵卒开小差,因此又散走了很多,在得知天子、陈留王被张让、段珪等劫持出城后,事出仓急,也没有给袁绍等人留出太多召拢兵卒的时间,因是之故,各方面的原因加在一起,袁绍等出城时,带的兵马确实不多,兵马少,又不如董卓的虎狼之士剽悍敢战,那么在当董卓说话时,他们就算心怀愤怒、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忍住气,暂且听从。

    说到这里,坐在荀贞这边的一人愤然骂道:“董卓老革,自恃兵强,实跋扈骄横!”他对鲍信说道,“允诚,你可知道,在北邙阪下,我等与董卓迎住天子时,董卓说了句什么?”

    鲍信转对这人,问道:“说了什么?”

    “天子见董卓将大兵突至,恐怖涕泣,太傅与诸公对董卓说:‘有诏退兵’,董卓非但不奉诏,反而颐指气使,睥睨群公,詈骂答道:‘公诸人为国大臣,不能匡正王室,致使国家动荡,何退兵之有!’……允诚,你听这老革之言,实是目无尊上,恃兵自雄!”

    说来今天子也是可怜,今年才十三四岁,虽贵为天子,却还是个少年,一直养在深宫,未曾经历风雨,却方登基即位,就碰上了袁绍血洗宫城,历经了一场从没见过的血腥厮杀,旋又被张让、段珪等挟持出宫,颠簸奔逃了大半个晚上,总算被卢植、闵贡救回,却还未来得及喘口气,迎面继而又气势汹汹地来了一个统带雄兵精骑的董卓,也难怪他会“恐怖涕泣”了。

    鲍信闻之,切齿愤怒,恨声说道:“子远,恨我不在当场,我如在当场,必与此贼血溅五步!”

    荀贞心道:“‘子远’?”转头又看向适才愤然说话之人,想道,“闻袁绍有五个奔走之友,许攸是其一,这人莫非便是许攸?”

    许攸的名字,荀贞前世时不陌生,这一世也不陌生。别的不说,只说他在魏郡太守任上时,时为冀州刺史的王允意图行废立之事,当时就有许攸参与其中,后来事败,王允自杀,荀贞不知这许攸去了何处,搞了半天,却是潜伏在了京都,归藏在了袁绍的羽翼护庇之下。

    看了这疑似许攸之人一眼,荀贞收回目光,品味他刚才的话,心道:“‘公诸人为国大臣,不能匡正王室,致使国家动荡’,……嘿嘿,嘿嘿,董卓这句话说得倒是不错。”品味再三,忽然对董卓有了一点不同的观感,“‘何退兵之有’!董卓这五个字却竟似是颇有舍我其谁之态!”

    董卓的这整句话连到一起,意思可以理解为:你们这些朝廷大臣,衮衮诸公,不能辅佐王室,一心只争权夺利,内斗不休,致使天下民不聊生,州郡反叛连连,现今又搞得京都大乱,连天子都流亡在外,你们还好意思说叫我退兵!

    荀贞受前世所看之书的影响,对汉末、三国的士人们本是保有好感和敬意,可而今身在这个时代,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却发现这个时代所谓的“士人”、“清流”完全不像他想象的,其中固有很多清直忠义之士,如陈蕃、如李膺、如范滂、如荀家诸贤等等,可更多的却是无能、贪腐、结党勾连之辈,黄巾起事、天下大乱的缘故,士人多归咎於宦官,可事实真是如此么?并不见得。因了有此观感,他对董卓指责朝中诸公、大臣的这句话却竟是颇起了共鸣。

    而这共鸣一起,他对董卓的观感便难免会不由地随之出现一点点的改变了。

    荀贞不知,在张让、赵忠等杀何进前,张让等曾诘问何进:“今你欲灭我曹种族,不亦甚乎?卿言省内秽浊,说我等贪婪好财,为天下之害,那么我等且问你:公卿以下忠清者为谁?”

    张让、赵忠等在杀何进前,既然有底气问出这句话,那么就可见朝中的公卿大臣们,那些所谓的名士、清流、士人领袖们,实际上比起宦官的贪婪来,却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不管董卓的这句詈骂之话说得对、或是不对,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舍我其谁、甚至欲凭一己之力而扭转朝局的雄心壮志,当下之时,最要紧的还是得想办法把他逐出洛阳。”

    话说到底,即使董卓真的有舍我其谁、匡扶王室、扭转时局的壮志,但只凭他武人的出身,在士人为贵的时代里他就注定无法达成志愿,而董卓生长边疆,常与羌胡为伍,性格上又具有羌胡蛮夷这等未开化之族种行事残暴的一面,那么,他一旦达不成志愿,反而却成为“天下士人”共讨的对象,待到那时,他必然难抑愤怒,会不可避免地从“壮志”走向“残暴”这一面的极端,洛阳被烧、百万生民流离的局面终会出现,所以说,无论董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即便荀贞对他的观感有点改变,逐他出洛阳这件事却依旧是荀贞现今最急迫想做的。

    鲍信愤慨怒斥董卓,疑似许攸之人座上、紧挨着荀贞坐的这人却忽然长叹了口气。

    鲍信止声,转顾此人,问道:“孟卓兄,何事长叹?可是我说的不对?”

    荀贞心道:“孟卓?”

    这两个字挺耳熟,不但前世有闻,今世亦有闻,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

    这人摇了摇头,说道:“无关卿事,我只是感叹朝局。”欲言又止。

    曹操与此人应是很熟,见他这般作态,笑道:“孟卓,卿有何感叹,直言便是,何必如此?”

    这人又叹了口气,说道:“天子流亡城外,此本朝未有之事,董卓带兵入京,亦本朝未有之事,……传国玺失,更是本朝未有之事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