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8 纵横意气袁本初

正文 38 纵横意气袁本初

    鲍信之名,荀贞於前世有知,但对此人事迹却不太清楚,只记得他似乎与曹操关系甚佳。

    果然,方想至此处,就闻鲍信笑道:“我与将军虽是初见,然於孟德处,却是久闻将军之名了。……不知将军何时到的洛阳?”

    “方至未久。”

    “我适才入城,路经七里桥,见桥西有数千兵马扎营屯驻,因前问之,闻答是将军部曲,此事可有?”

    “不错,正是我所带之义从。”

    荀贞待要解释几句,却尚未出口,便听得鲍信说道:“将军率部曲至洛阳,敢问可是为董卓?”

    荀贞讶然,点头称是。

    鲍信大喜,说道:“我先前奉大将军令,归乡募兵,得卒千余,而归来时,刚至成皋便惊闻大将军被害,因丢下部曲,只带了百余骑兵星夜驰向洛阳,继又於洛阳近郊闻袁司隶血洗北宫、董卓带兵入京,本正懊悔不该丢弃兵卒,轻骑回洛,却幸将军有统精锐至!”

    荀贞闻他言语,心中一动,心道:“听他这般话语,莫非他对董卓亦是?”又心道,“他说他在成皋时听说了大将军身死,成皋乃桥瑁屯兵之处,想来这消息应是从桥瑁处得知的,桥瑁在京都应有耳目眼线,只是何进是二十五日死的,这道消息传得再快,至少也得一天多才能到成皋,而今天是二十八日,他却居然已经抵至洛阳,……不可谓不速矣!”

    这时再去看鲍信,果见他虽精神还算不错,可衣上、马上却皆风尘仆仆。

    荀贞因问道:“君云带了百余骑兵星夜驰归,不知余下骑士在何处?”

    “皆在上东门外。”

    十几骑、哪怕二三十骑甲士入城,都无所谓,可百余骑士甲械入城,却是不行,所以鲍信把大多数的骑士都留在了城外。

    荀贞点了点头,心中想道:“我与他只是初识,交浅言深,君子所忌,有关董卓之事,却似是不适合多说,不过问他几句桥瑁之事,应是无碍。”於是又问道,“君言於成皋知悉了大将军被害,我闻桥东郡正是驻兵成皋,不知桥东郡是否也已知了此事?”

    “此事我正是从桥东郡处听来的。”

    “如此,桥东郡可有否对君说些什么?”

    荀贞问的虽然委婉,鲍信却明白他的意思,长叹一声,说道:“大将军被害,洛阳必乱,我劝桥东郡不如与我共来洛阳,桥东郡却因无诏而不肯。”

    按理说,桥瑁不是畏首畏尾的人,后来群雄讨董,起因正是桥瑁诈作三公移书,传驿州郡,说董卓罪恶,天子危逼,企望义兵,以释国难,以是才有了群雄起兵,拥袁绍为盟主之事,可现下,他却以无诏而推脱鲍信之邀,想来无它缘故,只能是时局尚不分明,故此他怀有远离京都、观望瞻顾之意。

    听了鲍信此话,荀贞心头一沉,想道:“桥瑁既能拒鲍信之言,也能拒我之邀,看来公达要白跑一趟了。”

    在不知道董卓已然进京,只知道何进身死的情况下,桥瑁都不肯带兵入京,那么在知道了董卓已经进京之后,桥瑁肯定更不肯来洛阳了,——桥瑁带的虽有郡兵,可他的这些郡兵与董卓的西凉虎狼相比却是不值一提,他对此定也心知,因料来是绝不会自投入此生死之局中的。

    桥瑁大约不会来了,那么丁原呢?会不会同意与荀贞联兵?

    刚才入城时,荀贞不但问了董卓、天子的情况,也问了丁原,不过丁原现在还没来洛阳,荀贞心道:“丁原,武人也,君昌虽为士人,然生性豪侠,又诙谐善言,机智多变,或许能和他脾性相投,投他所好,可是……,联兵对董一事实关重大,却也不知丁原会否应同?”

    荀贞的这些念头说来甚慢,但他想的时候却是一瞬而已,不过片刻功夫,他即回过神来,问鲍信道:“君沐暮入城,驰马匆匆,不知是要去哪里?”

    “我却是可与将军同行。”

    “噢?”

    “我也是要去找袁司隶。”

    鲍信虽是奉何进之命归乡募兵的,但他与袁绍、曹操的关系也很密切,现今何进身死,他回到洛阳当然只能是去找袁绍,商议时局。

    既然目的地一样,诸人便不再多在路边叙话,分别上马,沿路去往太傅府。

    不多时,到得府外。

    城中路边是不得乱停车马的,府坊中有专门供人停放车马的驻驾庑,荀贞、鲍信等下马来,各吩咐随从牵马去驻驾庑,而自己则分整衣冠,上前投剌,求见袁隗。

    三公之府如外朝所在,天子有时也会驾临,掾吏众多,所以占地甚大,差不多占满了一个坊里,故三公之府又称府坊。太傅之职虽非常设,但既为上公,位尚在三公之上,则其府院肯定不能比三公之府小,也很大,亦是占据了整整一个坊里。

    由外望之,可见府内楼阁台亭,林木葱葱。

    等了约有小半时辰,前去通传的门吏回来,打开府门,请荀贞、鲍信等人进去。

    荀贞问道:“太傅在何处?”

    “在后宅。”

    “袁司隶可在?”

    “亦在后宅。”

    找到了袁绍,荀贞心头微安,与鲍信对顾一眼,从鲍信脸上也看出了略微安心之色。

    荀贞、鲍信带来的骑士不能跟着他们进去,因是,荀贞留下典韦、赵云等人,命在外院相候,自与鲍信、戏志才、钟繇三人跟在门吏后边,往去后宅。

    缘长廊而行,过得层层楼、院、堂、舍,来入后宅之中。

    这个门吏停在门口,把荀贞等人交给后宅的侍从仆婢,改由他们在前引路,带着荀贞等左绕右行,好半天,才终於到了袁隗所在之舍。

    带路的奴婢进去通报,这次没有多久,即传来了召他们几人入内的话。

    脱去鞋子,进到舍中,屋里灯火通亮。

    鲍信现为骑都尉,虽说秩俸与荀贞一样,皆是比二千石,然若论贵重,却不及左中郎将,因此荀贞走在最前头,到了屋内,荀贞打眼观瞧,见上边主位坐了一人,两边四五人陪坐。

    主位上所坐之人姿貌甚伟,仪表威容,坐姿虽较为随意,然望之如雄虎休卧,非但有雄豪之气显露,一双眼朗朗有神,嘴角带笑,向荀贞看过来时,又带有从容宽雅的气度。

    荀贞恪於身份,未有多看,撩衣下拜,说道:“颍川荀贞,拜见司隶。”

    这主座之人虽然仪容威严,显是身份尊贵,可年纪却只有四十来岁,荀贞纵是没有见过袁隗,也能确定他绝非是袁隗,而不是袁隗、却又能居坐此屋中主座的,除了袁绍还能是谁?[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