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5 甲兵四千向神都(十五)

正文 35 甲兵四千向神都(十五)

    跪拜在荀贞面前的是宫中一常侍的子弟。

    宫中的常侍们久居京都,其宗族、子弟皆有不少跟着他们住在洛阳,荀贞面前的这人便是其中之一。

    因此人不是宦官,住在宫外,所以侥幸逃脱了此劫,没有死在宫城乱中,等到洛阳的局势稍微平定下来之后,他即潜逃出城,虽然是“潜逃”,穿的只是寻常百姓的衣服,但到底养尊处优得久了,肤润面红,大腹便便,只他颔下那一捧长须,便不是寻常黔首所能蓄的,故此一眼被辛瑷看穿行藏,疑非常人,略微吓唬他了几句,他就屁滚尿流地如实招出了。

    听得他是宫中常侍子弟,料来必知洛阳实情,因此,辛瑷把他带到了荀贞骑前。

    之前荀贞所了解到的洛阳变局之实情,大多就是从此人口中得知的。

    荀贞问道:“天子现在何处?”

    这人战战兢兢,头不敢抬,伏在地上,颤声答道:“小人从洛阳逃出时,闻人言:张常侍等投河死后,天子与陈留王在卢尚书和闵掾的扈从下,夤夜归宫。前将军董卓在显阳苑,闻洛阳生变,乃引兵急进,於今早天没亮时抵达城西,闻帝在城北,因与公卿往奉迎於北邙坂下。”

    洛阳周围有很多的苑林,显阳苑是其中之一,在城西。董卓此前屯军夕阳亭,夕阳亭也是在城西,从夕阳亭往洛阳,显阳苑是路经之地。

    北邙在洛阳城北,即邙山,自本朝光武帝的族兄城阳王刘祇葬於此后,这里遂成王侯公卿葬地,乃是洛阳城郊的一处有名墓所。

    荀贞闻得北邙之名,不觉顿时想起了一首前世在书中看到的洛阳童谣:“帝非帝、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邙。”据说此童谣是出现在袁绍血洗宫城之前,也不知是否真假。

    ——不过话会回来,便是此事为真,想来也应是与“两宫流血”、“洛阳兵灾”以及更早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类的预言一样,只是在无数说错的预言中碰巧说对的一条、二条而已。

    “坂”,意为山坡、斜坡,“北邙坂”,即是说,董卓等在北邙山下迎到了天子、陈留王。

    荀贞一时无言。

    他攥紧缰绳,远眺洛阳城池,心道:“费尽心思,到底还是晚了董卓一步!”

    这却也不怪他。

    有句话说:趁时借势。处在一个时代之中,个人的作用其实有限,放到当下来说,汉室仍为天下共主,在没有诏书的情况下,他要想带兵抢先入京,实为阻力重重,换言之,他虽有心,敢为了生民而无视汉室威严,可别人却首先不知何进将死,其次就算知道何进将死、怕也难以像他这样“胆大包天”,所以除了他自己之外,钟繇、荀攸、戏志才、程嘉等人都或明或暗地反对他带私兵擅入京都,这么个情况下,他孤掌难鸣,虽欲阻董卓入京,却是回天无力。

    ——不但钟繇等人,便是袁绍,虽然他急於诛宦,可从高干走到现在有多少天了?却是只字片语不见有传来他召荀贞带兵入京的命令,也即是说,就连已被逼入绝路的袁绍现下也还不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再往前说,皇甫嵩统带雄兵,击定黄巾后,威名一时无二,却一样因为汉室为天下共主之故,先是拒绝阎忠劝他造反的建议,继而又拒绝皇甫郦劝他攻杀董卓的建议,前者倒也罢了,而后者,他宁坐视董卓怀不测之意、屯兵河东狼顾洛阳,也不肯无诏而擅杀之,可见汉室虽已衰微,然而前后汉至今四百年的天下,其威德却依然是无人敢违的。

    ——也许天下的英雄、猛将中,现在敢光明正大挑战汉室威严的,目前大约只有董卓一个。

    简而言之:入乡随俗。

    想要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挑战时代之“俗”,实在是太难了,难如登天,基本不可能实现。

    戏志才、钟繇、荀攸、程嘉等从在荀贞左右,闻得董卓带兵接住了天子、陈留王,神色各变。

    荀攸问道:“董将军带了多少兵马至北邙?”

    “这……,这不清楚,只闻骑众甚盛。”

    “天子现在还宫了没有?”

    “小人出洛阳时,闻得天子尚在还宫的路上。”

    候在边儿上的辛瑷见荀贞等人无话再问这个中常侍的子弟了,乃问荀贞道:“将军,如何处置他?”

    这人听得辛瑷此话,面如土色,伏地连连叩首,说道:“小人虽为中常侍子弟,一向在京却严守法纪,无敢有扰民之为,将军、将军饶命!”

    这人已知对面马上的这位将军是荀贞,荀贞虽未入过洛阳,但他的大名却早传遍洛阳,这人亦曾闻荀贞捕杀赵忠一族的事迹,知道荀贞是宦官们的对头。

    先是闻袁绍血洗皇宫,继而闻董卓兵迎天子,这两件都是本朝以来的首见之事,钟繇等人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人的死活,俱皆忧心忡忡,远望洛阳,猜度洛阳而今的局势。

    荀贞瞥了一眼伏在马前的这人,吩咐辛瑷说道:“我今驰兵向京,而却於道上相遇此人,也是有缘。既然有缘,……,便留他个全尸吧。”

    辛瑷应诺,手起剑落,将此人刺死,叫来两个兵士,拖到路边丢下。

    荀贞转对钟繇说道:“元常,君不听我言,今果被董将军迎住天子,奈何奈何!”

    钟繇满面忧惧,颇有悔意,但却仍保有一线希望,说道:“大将军虽亡,然公卿俱在,袁司隶兄弟又各握精卒,董将军便是迎住了天子,以我料来,大约应也不会有什么跋扈之举吧?”

    听了钟繇此话,荀贞苦笑而已。

    就如他没能抢先进入京都不能怪他一样,钟繇虽担忧董卓、却仍对董卓保有幻想的想法也不能怪钟繇。

    谁叫董卓是这汉末之世的一大异数呢?

    本朝以来,虽是宦官、外戚轮番掌权,但因为外戚没有深厚的根基,勃也忽焉、亡也忽焉,所以最大的两个政治集团实际上是宦官与士人,至於武人,是排不上号的,只能算是依附者。

    如丁原,虽兵强马壮,麾下猛将甚众,可何进未死时,他却也只能依附何进,便是何进死后,他也没有做出什么犯上的大逆不道之举,以是之故,不管是何进、抑或是袁绍,虽看出了董卓怀有狼子野心,可事实上却都是没有太在意他,没有把他当做潜在的大威胁的。

    钟繇此时的想法也是和何进、袁绍相同。

    却是谁也没有想到,在何进死后,在士人、宦官血斗之后,董卓竟然敢出来争夺朝廷的权柄。

    戏志才问道:“君侯,现在我等该怎么办?”

    荀贞沉吟片刻,说道:“孟津离京都不远,又在城北,丁都尉应已知京都之变,……君昌,你即刻驰马去城北,寻丁都尉,见到他后,可对他说:我久慕他的威名,十分想与他见上一面。”

    既然没能抢在董卓前边进入洛阳,那么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联合洛阳城内、周围的军事力量,形成盟军之势,以图能遏制董卓,使他不敢随意妄为。

    只是,能遏制住董卓么?

    荀贞对此把握不大。

    首先,他不知道董卓带了多少兵马来洛阳。

    其次,他与丁原素不相识,也不知丁原会不会同意与他联手。

    再次,就算丁原同意与他联手,丁原只是一个武猛都尉,他只是一个左中郎将,遏制或索性攻杀董卓这样的大事,也即在京都周边、甚至城内用兵开战这样的大事,却也不是他们两个能够决定的,必须得有朝中的公卿首肯,退一步说,也必须得有袁绍出来挑头。

    程嘉机智,一闻荀贞之话,即明了荀贞之意,知荀贞这是想与丁原联手,以共对董卓,当即应诺。事关重大,他没有多留,叫来了数十骑护从,於马上向荀贞一拱手,即离军驰向洛阳城北,去找丁原了。

    “玉郎,你选得力精明的骑士数人,……,不,你传我军令,命阿褒马上去洛阳城外,寻董将军踪迹,不管董将军部兵马有无入城,务必要探听清楚他总共带了多少人马来洛阳。”

    陈褒机灵,这件事只有由他去办,荀贞才能放心。

    辛瑷得令,自去寻陈褒传令。

    荀贞回顾东北,又吩咐荀攸:“公达,你辛苦一点,立刻去成皋方向寻找桥东郡,桥东郡如仍驻兵未动,你可将洛阳形势详细告与他知,就说是我说的:请他最好马上带兵来洛阳,以防董将军擅朝乱政。”

    桥瑁是公族子弟、士人名士,荀攸去见他最为合适。

    只是,和丁原一样,荀贞与桥瑁也是素不相识,也不知桥瑁会不会因为他的话而就带兵上洛。

    如果桥瑁肯带兵来洛阳,又如果丁原肯与荀贞联兵,又如果袁绍愿意挑头,那么,数路兵马相合,加上洛阳城中本有的虎贲、羽林、北军、西园、城门、缇骑等部兵马,以及何进、何苗留下的部曲,那么,就算是董卓带了万骑入京,凭借这些力量也足能压制住他了。

    只是,事情会这样顺利么?

    荀贞心里没有底,忐忑忧心之中,他再次远眺了洛阳一眼,此地洛阳二三十里,已可隐见洛阳高大的城墙,可见洛阳城内高耸的宫殿、门阙了,他传下命令:“全军急行,赶去洛阳!”[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