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2 甲兵四千向神都(十二)

正文 32 甲兵四千向神都(十二)

    数骑从远处道上驰来。

    近至营外,一骑高声喊道:“可是荀将军营么?司隶校尉袁君有信送呈将军。”

    营门打开,这数骑驰入营中。

    荀贞从高处下来,命召此数人入帐中相见。

    荀贞先至帐内,不多时,这数人亦到。

    荀贞观之,见带头一人年有二十余,其后跟从的数人年长者三十余,年轻者亦二十余,皆披甲腰剑,雄雄纠纠,相貌、个头虽各不同,然俱非常人之态,或英气外露,或武勇猛鸷。

    见到荀贞坐在上边,这数人下拜行礼。

    荀贞请他们起身,心道:“观此数人皆非庸人,既言是为袁本初送信来,想应必皆是袁本初左右的信用心腹,却不知姓名是何?”因问那带头之人道,“请教足下高姓大名?”

    这年轻人气宇轩昂,朗声答道:“在下陈留高干。”又揖了一揖,“见过将军。”

    荀贞心道:“却原来是高干!”

    高干在历史上留下的的名气似乎并不太大,荀贞对他所知不多,只知他是袁绍的外甥,但对陈留高氏一族,因陈留离颍川不远之故,荀贞却是颇有所知。这高氏一族家在陈留圉县,乃是陈留郡中的一大名族,家世二千石,名著士林,不提别人,只高干的祖、父便皆曾出任过二千石之职,尤其是高干的祖父,曾任司隶校尉,也即袁绍现在出任的这个职位,权重一时。

    虽说前世对高干所知不多,但陈留毕竟挨着颍川,对高干此人,荀贞这一世却是听到过别人的评价,都说他有文武之才、才志高远。

    荀贞笑道:“适才远观足下驰马近营,英姿杰出,我道是谁人,却原来是陈留高元才,难怪难怪!”

    “元才”是高干的字。

    荀贞望顾高干身后的几人,复又问道:“高君,我观你身后数人亦皆杰出之士,却不知姓名?”

    高干一一介绍:“此为蒋奇,此为夏昭,此为邓升。”

    这几个人的名字荀贞在前世时没有听说过,皆不认得,料来应是袁绍或高干招揽来的地方豪杰。

    彼此寒暄客气两句,荀贞话入直题,问道:“不知袁司隶有何信与我?”

    高干从怀中取出信笺,呈给荀贞。

    侍立在荀贞席后的赵云上前接住信,躬身递给荀贞。

    荀贞打开来看,却见信上写的是:“而今交构已成,形势已露,大将军却又狐疑难断,待而不决。吾恐事久变生,卿可驰驿上奏,言欲进兵平乐观,以胁大将军,迫之诛宦。”

    “驰驿上奏”,袁绍这是要求荀贞给朝廷上奏,希望能以此来胁迫何进下定诛宦的决心。

    荀贞览信沉吟。

    他本来刚刚下了进兵洛阳的决定,却又接到袁绍的这封信。

    是按袁绍的意思办,暂时驻兵不动,先驰驿上奏,然后再观时局而定,还是干脆就按自己刚才的决定办,直接带兵进京?

    高干见他沉吟,以为他不欲遵袁绍之令,面色微变,按剑问道:“将军可是有为难之处?”

    荀贞笑道:“驰驿上奏,有何难也?我所虑者非为此事。”

    “敢问将军所虑,是为何事?”

    荀贞所虑者,自然是董卓,但不能对高干说。他笑而不答,扬起手中的信,转问道:“袁司隶是只给我送了此信来,还是给桥东郡、董将军、丁都尉也都送了信去?”

    听得荀贞不是为驰驿上奏为难,高干松了口气,略松开了手中的剑柄,答道:“俱有信去。”

    “我闻董将军兵锋已至夕阳亭,可有此事?”

    高干愕然:“我出京时未闻此事,……大将军早已令种大夫前去暂阻董将军入京,想来董将军应不会已兵至夕阳亭吧?——不知此事将军是从何得知的?”

    “我也只是道闻而已。”

    荀贞所嘴上说是道闻,但从他表情可以看出,这事儿是真的。

    高干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董卓不是士人一党,如果他真的已兵至夕阳亭,那么对袁绍明显是不利的,但是……,他转念想道:“大将军明明已遣种大夫去阻董卓入京了,如果董卓真的已经兵至夕阳亭,那就是说他连大将军的命令都不听了?”如此一想,董卓兵至夕阳亭,不但对袁绍不利,对何进似也不利,——这董卓想干什么?

    高干悚然而惊,急抬头看荀贞,问道:“如此事为真,不知将军是何意思?”

    无诏而带兵入京,说到底,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即使不能得到何进的同意,但如能得到袁绍的允可,也可大为减少荀贞的压力。

    荀贞转顾了陪坐堂下的荀攸、程嘉一眼,他两人都知道了荀贞的意思,皆轻轻点头。

    荀贞转回脸,正色对高干说道:“先时,大将军已传诏,命我、桥东郡、丁都尉、董将军各驻军本处,不得妄进,今唯董将军不奉诏,……高君,我深以为忧。”

    “将军意下如何?”

    “我以为,与其驰驿上奏,不如我带兵入京。”

    高干默然不语。

    荀贞问道:“高君以为如何?”

    高干不傻,荀贞的话说得很明白了,“与其驰驿上奏,不如我带兵入京”,荀贞把“带兵入京”和“驰驿上奏”连到一块儿说,分明是希望袁绍能为他承担一部分,或者说一大部分带兵入京的责任。

    在汉室虽衰却仍为天下之主的当下,无诏而擅带兵入京,这份责任不是谁都能担得下的。

    可话说回来,从去年底开始,董卓数次不奉诏书,就是不肯交出兵权,屯兵河东,狼顾京都,其野心人尽皆知,士人一党早就对他怀有忌惮,若是被他提前入了京都,不管他还会不会奉何进的命令,对士人来说都是个极大的麻烦,即便能因此诛了宦,怕也掌不了该掌的大权。

    前者的责任和后者的后果相比之下,后者远比前者重要。

    高干年纪虽尚年轻,却如时人对他的评价,“文武之才”,已是个有决断的人,他只迟疑了片刻,便就做出了决定,肃容回答荀贞:“董将军挟兵自重,数违诏敕,此次召四方英雄入京,依司隶之意,本是不欲召董将军的,奈何大将军却执意召之,乃不得不退让。如真如将军所言,董将军违大将军令,进兵至夕阳亭,则事关重大,不可不防。将军可提兵折返,徐徐向京,我快马归洛阳,请司隶再请诏书,召将军入京。”

    高干这一番话说得有点滑头。

    看他前边的意思是赞成荀贞入京,可说到最后,却一个转折,来了句“请司隶再请诏书”,这什么意思?诏书肯定是请不下来的,他的意思无非就是说:这带兵入京的责任还得由你自己来负。

    荀贞看出了他的小心思,浑不在意,笑了一笑,起身说道:“好!”

    高干是袁绍的外甥,又是此次来给荀贞送信的使者,他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袁绍,就算袁绍请不来诏书,但只要有了高干这一句话,即便高干、袁绍不愿意,事实上,这带兵入京的责任其实已经分了一些到袁绍的身上了。

    也就是说,不管高干这番话滑不滑头,只要有了他这番话,袁绍都得出来和荀贞共担责任,区别只是多一点、少一点罢了,少一点也无所谓,总比荀贞独自承担这份责任强,——袁绍现今是风头正劲的士人领袖,如有袁绍和他共担责任,至少士林这边的抨斥之语会少上很多。

    荀贞不像何进,何进迟疑寡断,荀贞却是一旦做出决定便雷厉风行。

    他先写好了奏折,交给高干,请他带回京都。

    送走了高干等人,旋即,荀贞令部曲转向。

    钟繇闻之,急来求见:“贞之,你这是要做什么?”

    “元常,董卓已兵至夕阳亭。我非是不愿遵诏令,只是忧京都恐会生变啊!”

    钟繇大怒,劈手拽住荀贞的衣甲,大声说道:“董卓不奉诏,你也不欲奉诏了么?”

    “董卓其人,元常应知,自去冬至今,他数违诏令,挟兵以自雄,屯驻河东,而今又再违朝廷令敕,趁时局将变而进逼京都,其意不可测也!元常,我不是不想遵从诏令,实万不得已!”

    “贞之!君家累世清名,族中先辈俱以节义显闻,君今统四千虎狼部曲,违诏而欲私入京都,你可想过后果么?千人所指,天下侧目,你是要毁掉你自己么?你是要毁掉颍阴荀氏么?”

    “元常,你所说的,我都想过。可你想过董卓一旦入京,会出现何种后果么?”

    “京都天子所在,朝中衮衮诸公,无有诏令,董卓岂敢强入京都?便是他敢强入京都,京都自有卫士,虎贲、羽林、北军、西园、城门、缇骑,虎勇何止万众,他又能奈何?”

    如是何进不死,朝堂不乱,的确如钟繇所说,董卓怕是不敢强入京都,他违诏令进至夕阳亭是一回事儿,强入京都则又是另一回事儿,前者至多说他是心怀叵测,后者可就是带兵作乱了,给董卓个熊心豹子胆,他也是不敢干这种事的。

    可问题是:何进很快就要死了,朝堂很快就要乱了。

    荀贞无可奈何地看着钟繇,不知该怎么对他说怎么才好。

    钟繇又急又怒,既是为荀贞着想,也是为荀贞的“胆大包天”愤怒,涨红了脸,胡须夹在了荀贞的甲上,一说话拽得生疼,他都顾不得,一心只想阻止荀贞。

    荀贞呼赵云、典韦过来,命把钟繇夹走。

    钟繇怒极,丢掉荀贞的衣甲,猛一仰头,拽出夹在荀贞甲上的胡须,退后两步,抽出腰中佩剑,先是指向荀贞,旋即想到荀贞久经沙场,现又身披甲衣,怕不是他的对手,又折剑回向,横在了自己的脖上,气急败坏地说道:“贞之!你如不听我劝阻,我就死给你看!”

    进军京都的决心已下,刚好高干来到,也拉来了袁绍一起承担责任,万事俱备之际,却没想到钟繇会来出这一手,——之前荀贞也想到钟繇会出来阻拦,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会阻拦得这么激烈,他哭笑不得,说道:“元常,你何必如此。”

    “我奉天子之诏,令你退军轘辕关,你如不从,便是我有辱使命,辱则当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