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0 甲兵四千向神都(十)

正文 30 甲兵四千向神都(十)

    拦下荀贞及其部曲的是何进派来的朝臣。

    这朝臣倒是荀贞的熟人,却是钟繇。

    荀贞闻之,乃出至军前,与之相见。

    钟繇自前几年被征入朝中后,先入尚书台为尚书郎,任满优异,外迁阳陵令,在职未久,以疾去,病好之后被三府征辟,之后重新在朝中为吏,被任为廷尉正。

    中平元年一别,荀贞与钟繇至今已五年未见。

    昔日於颍川分别时,钟繇三十四岁,荀贞年方二十余,而今於司隶道上重逢,钟繇已年近四旬,而荀贞也已而立了。

    岁月荏苒,时光如白驹过隙,怎不令人感慨。

    “元常兄,你怎么来了?”荀贞惊喜不已。

    荀贞以为钟繇是奉何进、袁绍之令,特地来给他带路,迎接他入京师的,然而钟繇的回答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钟繇满面风尘,一看就是连日赶路之故,他顾不上与荀贞寒暄,拿出何进的檄令,递给荀贞,说道:“贞之,大将军令你屯营轘辕关。”

    “屯营轘辕关?”

    “正是!”

    “这、这……,这是为何?”荀贞展开何进的檄令,一目十行,很快看完,确如钟繇所言,何进命他止步轘辕关内,屯军待召,无令不得出关入司隶地界。

    荀贞疑惑重重,心道:“何进缘何突下此令,不许我出郡入关、进入河南尹地界?莫非?……莫非是京都生变?”瞧了对面的钟繇一眼,又心道,“元常从京都来,必知京都形势,我可先询问一二,然后再做决定。”想至此时,传下军令,暂令三军停止行军,就地驻扎。

    然后,他把何进的这道檄令转给荀攸、程嘉等人看,招呼钟繇入军中叙话。

    军中简陋,此时又非夜宿之时,没有什么可坐的地方,荀贞令典韦、赵云带着亲卫在道边的野地上清理出一片空地,扯来几个席子,便就铺在土上,与钟繇席地而坐。

    虽是与钟繇多年未见,但如今京都政乱,荀贞、钟繇二人却是皆无叙旧的心思。

    一坐下来,钟繇就拍着大腿连连叹气。

    “元常,京都可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大将军为何令我不许出轘辕关?”

    “大将军不止传了这样的命令给你,还给了董将军、桥东郡、丁都尉。”

    “董将军现在何处?”

    “大将军命谏议大夫种邵去给董将军宣旨传令,种公和我一起出的京,出京时,闻董侯刚至渑池。”

    董卓是从河东郡带兵而来的,河东郡在洛阳城的西北边。

    从河东郡来洛阳有两条路,一条经东垣,沿黄河北岸,可直接进入河南尹地界,抵达洛阳,另一条经安邑南下,渡过黄河,入弘农郡界内,随后转往东行,经渑池、新安、函谷关,进入河南尹地界,到达洛阳。这两条路,前一条因为需要经过王屋山,所以不太好走,不如后一条便捷,董卓走得便是后一条路。

    钟繇出京时,董卓“刚至渑池”,也就是说,他刚出了河东郡,才过黄河,方入弘农郡内不久。渑池离洛阳比缑氏离洛阳为远,缑氏离洛阳不足百里,而渑池离洛阳足还有二百里之远。

    听到这里,荀贞略微放下了点心,乃有余暇从容问道:“大将军既召我等入京,缘何又分遣使者,令董将军驻军弘农,令我不许出轘辕关?”

    钟繇叹气不已,说道:“大将军还遣了别的朝臣,分去阻止桥东郡、丁都尉入京,令桥东郡驻军成皋,令丁都尉驻军孟津。”说到丁原,钟繇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大将军虽令丁都尉不许再率军前行,然却令他火烧孟津,孟津火烧之时,於夜中其光洛阳可见。”

    孟津在洛阳的北边,位处河内郡与河南尹的交界处,离洛阳很近,不到五十里。丁原在孟津烧火,火势只要足够大,夜晚的时候,洛阳的确是可以看到的。

    荀贞问道:“缘何令丁都尉火烧孟津?”

    “还不是为了胁太后同意除宦!”

    何进派去各个州郡招兵的心腹亲信们,如鲍鸿、王匡、张辽、张扬等,他们刚出京不久,有的尚未到达招兵的地点,离回来还远,所以现在抵达洛阳周边的都是本有兵马的“猛将”、“豪杰”们,计有四人:一个董卓,一个丁原,一个东郡太守桥瑁,一个荀贞。

    荀贞出了颍阴后,一心想早点赶到洛阳,心里边想的只有董卓,压根就没有注意丁原和桥瑁,这时闻得钟繇说,才知道丁原部已经到了孟津,而桥瑁居然已经率军进至了成皋。

    成皋属河南尹,在洛阳的东北边,也在缑氏的东北边,离洛阳二百里,离缑氏一百五六十里,——之所以吃惊桥瑁居然已经到达了此处,却是因为桥瑁乃是从东郡率军而来的,从东郡的郡治到成皋有好几百里地,远比从颍阴到缑氏为远,荀贞一路率军西北上,路上行军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从出颍阴到抵达缑氏他只用了三天,而料来行军速度绝不比上他的桥瑁却竟然早已出了东郡,抵达了成皋,这只能说明:桥瑁应是比荀贞更早接到了何进、袁绍的召令。

    荀贞捡了一截枯枝,在地上画了一个简单的形势图:洛阳居中,西边二百里是董卓,北边五十里是丁原,东北边二百里是桥瑁,东南边不到百里是他自己。

    四路兵马中,离洛阳最近的是丁原,最远的是董卓、桥瑁,如果把他自己的驻军地点退到轘辕关内的话,那么他离洛阳的距离其实与董卓、桥瑁相差得并不是很大。

    ——静下心来想一想,从这四路兵马离洛阳的距离远近中似就能看出何进最信任的是谁,不信任或者不太信任的又是谁了。

    荀贞低头看形势图。

    荀攸、程嘉等已经看完了何进的檄令。

    荀攸问道:“钟君,将军刚才问你,大将军之所以令我等驻军轘辕关内,可是京都出现了变故么?缘何既召我等率军入京,此时京都尚远,又令我等停军不前?”

    钟繇久在京都,他本是士人,与袁绍、曹操、何顒等常有来往,走得很近,因此对何进、袁绍谋诛诸宦之事,他非常清楚。

    他说道:“公达,你前些时亦在京城,多与本初、大将军见,你我也曾深谈,你又岂会不知欲尽诛诸宦者,实为袁本初也,大将军本来对此就很迟疑,左右摇摆,既欲得名,又恐损权,故今虽有了召四方豪杰入京之举,而究大将军本意,对诛宦一事,他实际上仍是没有下定决心的。前几天,车骑复阻大将军诛宦,又言之曰:‘我家当初从南阳来,因为出身贫贱,是依靠了省内而才得以致富贵的,於私情来说,不宜除宦。於公事而言之,国家大事,又谈何容易?覆水不收,事情一旦做出,将来即使后悔也是没有用的。宜深思之,不如与省内和解’。”

    所谓“省内”,即“禁中”,又叫“省中”,是皇宫里皇帝休息居住的地方。

    本朝的中央官吏分外朝官和宫省官,外朝官即办公地点在宫外的官吏,宫省官即办公地点在宫省内的官吏。宫省官又分为宫内官、省内官,比如虎贲中郎将、羽林中郎将这类职在宿卫侍从的官吏便是宫内官,而如中常侍这一类的宦官则就是省内官。故此,常以省内借指宦官。

    如果说何进算半个“理想主义者”,他有点理想,有点追求,想以除宦来得到天下士人、吏民的赞许,想以除宦来名垂后世,那么何苗就是个“现实主义者”。在何苗看来,什么天下人的赞许、什么名垂后世都是不切实际的,都是空中楼阁,你何进还是老老实实地认清形势,想清楚,不管是从私谊出发,还是为了你手里的国家权柄,你都不要再去想除宦这个事儿了。

    何进有“理想”不假,可除了理想,他也知道现实。

    所以,在被何苗这么一劝后,他又迟疑不决了。

    前时令四方豪杰、猛将入京的檄文已先后发出,何进自己也知,桥瑁、荀贞、董卓、丁原等一旦统兵入京,那么京都的形势他可能就掌控不易了,诛不诛宦也许就不是他说了算了,因而,他便又令种邵、钟繇等分别带诏书前去各地,暂时阻止桥瑁、荀贞、董卓、丁原等入京。

    荀贞闻之,转顾荀攸、程嘉等人。

    荀攸还好点,他“外怯内勇”,为人谨慎,很少在外人面前发表不适宜让外人闻之的言论,程嘉却就不然了。

    程嘉瞪大了眼睛,手握成拳,用力地击打在席子上,大声说道:“糊涂!”

    钟繇没见过程嘉,刚才初见时,只觉得此人身短貌丑,只是一因当时没心情,二来也是恪於礼貌,故此才没有多打量程嘉,这会儿见他突然发怒,瞠目掀须,身虽短小、相貌虽丑,却自有一股慷烈豪气出来,不觉心中颇为之惊奇,遂问道:“‘糊涂’二字,足下何意?”[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