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9 甲兵四千向神都(九)

正文 29 甲兵四千向神都(九)

    从张让族人家中抄出来的财货不能随军,荀贞令宣康押之还乡,自己则与典韦、赵云、关羽、张飞等驰追部曲,是夜,宿住阳关。

    阳翟、阳关皆在颍水南岸,次日一早,部队从阳关附近的桥上过河,至颍川北岸,沿着岸边的大道继续前行,行至入夜,前边阳城在望。

    过了阳城,再前行数十里就出了颍川地界,是河南尹地界了。

    嵩山在阳城西北边。

    前世时,荀贞去嵩山游玩过,这一世,多年前他为颍川北部督邮时尝行县至此地,亦曾远眺峰山。今时夜宿野地,负手出营,他再次远望嵩山。此时虽已入秋,然如在白日望去,则嵩山仍显深绿,这会儿夜深眺望,却只见嵩山如一条漆黑的长龙,沉默地伏在夜色中的远方。

    荀贞遥指之,顾对左右说道:“过了此山便是轘辕关,出关即是河南尹地界了。”

    轘辕关在轘辕山上。轘辕山形势险要,东有太室、少室二山,西为鸡鸣、香炉二峰,是万安山与嵩山衔接处的壑口,因其山路险阻,十二曲道,将近复回,故曰“轘辕”。

    轘辕关在的这个壑口相传是大禹所凿,素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乃是由洛阳通往颍川、汝南的一条捷径,秦末之时,刘邦有次攻洛阳不利,便是经由此关退至了阳城。中平元年黄巾乱时,朝廷曾临时置八关都尉,分别扼守洛阳周围的八个紧要关卡、拱卫京都,轘辕关是其一。

    荀贞此次入京上洛,为节约时间,不可能去翻越嵩山,也不能绕过嵩山走远路,他也得过轘辕关。通常来说,旅人过关卡需要有“传”,也就是过关通文,单个的旅人尚且如此,况乎数千虎贲精锐?好在何进、袁绍随信寄来了一道军文檄令,可以凭此通过关卡。

    嵩山如龙,轘辕如锁,横在了颍川郡与河南尹之间。

    杀掉张让一族,对荀贞而言,不过是件小事,可将要进入河南尹的地界了,他的心情却非常复杂。

    他将要面临的何进身亡、袁绍诛宦、董卓乱京这几件事,或者说“这一件事”,——这几件事前后关联,放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里来看,也确是一件事,何进身亡是起始、袁绍诛宦是发展、董卓乱京是**,这整个的一系列事件可以说是汉室由颓微走向倾倒的转折,虽说论危险似是远不如当年与黄巾在战场上的争锋死战,可如论对荀贞造成的压力却是远远胜之。

    就像远方的嵩山黝黑深沉地匍匐在浓夜中,虽静止不动,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使人恍惚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

    压力之外,又有一点期待。

    这点期待不是为期待汉室将亡,而是对自己将要加入这一千古留名的历史时刻的期待,这种期待是不自觉的,老实说,也是任何人都不能自控压制的。

    期待之外,又有许多忐忑。

    “董卓现在到哪里了?我还能赶上么?我还能赶在他前头入京么?我能阻止他政乱洛阳么?我能救下那百万将要流离失所的洛阳生民么?”

    荀贞立在深深的凉夜下,负手眺望嵩山,安静的外表下内心中起伏汹涌。

    他这样不安地想到了这里,忐忑登时又变成了焦急,恨不得现在就飞到洛阳。

    “可是……。”他心中想着,转望了下身后不远处的宿营地,急行军了一天的兵士们都很疲惫,吃过饭便睡下了,营地中漆黑一团,只偶有巡夜的火把一闪而过。

    “可是,兵士们吃不消啊!”他想道。

    也只能无奈地放下了连夜行军的想法。

    他转回头,又去眺望嵩山,去眺望嵩山的西北,西北就是洛阳。

    他忍不住又想道:“如果我能阻止董卓,如果我能使董卓不入京,那么历史原本的走向会因此而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之后的群雄讨董应该就不会有了吧?没有讨董,袁本初、曹孟德应也难以借机崛起了吧?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何进身死、宦官被尽诛,外戚、内宦俱全盘覆灭,接下来会发生的极有可能是士人将独握大权。

    为了保证自己的权势、利益,为了保护自己不会受到报复,袁绍定然会变成如霍光、梁冀那样的权臣,只是,他会成为霍光,还是会成为梁冀?——带兵血洗宫城,尽杀宦官,这种事情做得时候痛快,可后果却是严重的,此等事岂是人臣能做的?袁绍作为人臣,带兵杀入宫中,虽非作乱弑君,却也差不多了,天子如今年幼,大约奈何不了他,可等天子长大?能不忌惮袁绍么?袁绍对此必也心知,所以如果没有董卓乱政,接下来袁绍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国家的权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为了保护自己,他甚至可能会做出废立天子之事,总之一句话,他这个“权臣”是当定了,就算他不想当,为了身家性命,他也必须要去当。

    那么,汉室已然陵迟,州郡叛乱不定,宦者、外戚虽亡,而袁绍独为权臣,短则尚可,一旦时长,他会不会滋生出野心?刘家的那些宗室会不会看不惯他?州郡的野心之辈会不会反对他?推演下去,会不会仍会出现群雄讨逆的场面?只不过,这个逆不再是董卓,而是袁绍了?

    荀贞不知道。

    但,他现在知道的是,未来也许会因此、因为他而改变,他又不觉产生了一点激动和一点不安的惧怕。激动不必多说,创造历史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惧怕则是为可能出现的改变。他猜想袁绍可能会成为权臣,可他又对此不确定,不确定的东西总是令人惧怕的。

    ——对袁绍、曹操等人来说,未来本是不确定的,可对荀贞来说,未来在某些程度上而言,本来是确定的,他知道未来的走势,一直以来他都是靠着这个而一步步壮大起来的,可如果突然因为他而未来改变了,改变了走向,那么就好像是本来具有良好视力的人突然变成了瞎子,就好像突然他成了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悬崖,他明显地不适应,并因此而不安、惧怕。

    可是这点不安、这点惧怕,却不能改变他阻止董卓入京的强烈愿望。

    是的,如果历史改变,他将从此失去“穿越者”的优势,可他怎么能因为他一个人的“利益”而罔顾百万洛阳生民流离失所?只要能救下这百万生民,就算变成瞎子他也愿意。

    “君侯?”

    见荀贞远眺夜暮,若有所思,半晌没有再说话,从行在侧的徐卓奇怪地叫了他一声。

    “啊?”

    “夜凉了,野地露多,明早还要行军赶路,该歇息了。君侯如想看此山,可等明日路上再看不迟。”

    荀贞点了点头,再次望了眼远处的嵩山。

    嵩山仍如黑龙绵亘夜下,此时入到荀贞眼中,却不觉压力了,他这会儿看到的是雄龙蛰伏大地,将要一冲而起,遨游九霄,呼云吐雾。

    变得不是山,变得是心境。

    荀贞转过身,背对长夜、卧山,於诸人的从行下,行向隐隐火光闪烁的宿营地。

    次晨,继续沿河而行。

    过阳城,行数十里,暮至轘辕关。

    时辰已晚,关门关闭。

    部队於关外歇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在群山环绕中过关入了河南尹地界。

    过了轘辕关,再行二百里,就是帝国的雄都洛阳。

    由轘辕关向西北行,只需经缑氏、偃师二县,便是洛阳了,荀贞本计划今日行军至偃师再歇息,可却只走了四十里地,方至缑氏,便被人拦下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