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 甲兵四千向神都(八)

正文 28 甲兵四千向神都(八)

    何进、袁绍欲诛宦,荀贞为之“开路引声”,其意自是先为之打个头炮,为这场大戏开个幕。

    阳翟城中有一现成的“开幕对象”,便是张让之族。

    既然路过阳翟,那么就索性把张让一族给灭了。

    灭掉张让一族,有两大好处。

    一是可以抄掠得些财货,一是可以使声望再上一个台阶。

    抄“邺赵”的家时,荀贞为免落把柄入赵忠手中,是分毫未取,将所得之财货、粮帛、宅落、田地、奴婢悉数收入郡府,但这次来抄张让族人的家,却是不必再如此了。

    他又不是颍川太守,搞掉张让一族后,如宅落、田地、奴婢等等,可以交给颍川郡府,财货、粮帛也可以转交一部分,——当然,转交的前提是只要颍川太守敢要,而即使颍川太守敢要,余下的大头也完全可以收入他自己的囊中。

    想那张让族人横行郡中数十年,家底定厚,料来所得必然甚丰,——天下大乱在即,荀贞起兵在即,为将来的军费计,对荀贞来说,现如今是能多弄些财货入手就多弄些财货入手。

    何进已然召四方猛将、豪杰带兵入京,以荀贞所知,过不了多久何进就会身亡,何进死后袁绍便会血洗皇宫、尽诛诸宦,现如今搞掉张让一族是半点风险也无,但却不仅能换来丰厚的缴获,而且还能给荀贞带来更高的名望。

    因为捕灭邺赵,荀贞弃官亡命,二千石的太守都不做了,亡命江湖大半年,好不容易得来了朝廷的赦免,换个旁人可能就要“安分”一段了,而荀贞却昨天才接的得赦诏书、回复爵位、被拜左中郎将,今天尚未入夜,就驰至阳翟再诛灭张让一族,既可显其与宦官势不两立的敌视态度,又可显其坚决“匡扶朝政”,或言之“维护士人利益”的政治态度。

    可以想见,此事一出,其名必会更振。

    荀贞没有带太多人,吩咐过乐进、冯巩后,叫随行在他左右的荀攸、戏志才、徐卓、许季、刘备、简雍、魏光父子、栾固、陈仪等人且先从军前行,离开颍阴时,荀贞随军带上了数十辆空辎车,此时又令宣康带了百余军士驾车去阳翟城,然后,他身边只带了典韦、赵云等亲卫,并及刘邓、关羽、张飞率领的数十猛士,离开了行军的部曲,先转向阳翟驰去。

    深暮入阳翟,铁骑踏长衢。

    进入阳翟城中,荀贞等人多熟门熟路。

    在十字街头,荀贞令刘邓、赵云带队,命他二人各带数十猛士、数十亲卫,合计约百余甲士去张让族人聚居之里杀人抄家,而后由典韦等数个亲卫扈从着,轻骑简从往去郡府。

    荀贞统带义从到了阳翟之事,颍川太守是知道的,不但得到了城门守卒的报告,此前也早早地就得到了乐进的禀报,按理说,荀贞这个左中郎将的秩俸虽只有比二千石,不如太守二千石高,可左中郎将是朝官,主左署郎,论实权、影响力却比太守为高,同时荀贞还是颍阴侯,颍川太守理应出迎才是,只是,颍川太守清楚荀贞此次统兵上洛的目的,知道荀贞是为了帮何进、袁绍诛宦而前去洛阳的,这位颍川太守虽非阉宦一党,却也实不愿在这时局尚未分明、成败尚未出现之际与何进、袁绍、荀贞等这一党之人走得太近,故此却是故意不出外迎接。

    ——这位颍川太守是两边下注,一方面,他允了乐进之请,拨了不少粮、械给荀贞,还拨出了三百郡兵,态度很配合,另一方面,他又只当不知荀贞过境,不去出迎,这样一来,如果是何进、袁绍、荀贞一党获胜,他无过错,谁也挑不出他的毛病,反过来,如是宦党获胜,他也大可以“受大将军威压,不得已而为之”来做借口,解释他为何给荀贞粮、军械和郡兵。

    只是,他不出外迎接,却未料到荀贞特地来访。

    闻得荀贞来到,他颇是意外。

    意外虽然意外,可荀贞已经来了,他却不能还躲着不见。

    於是,他一边嘀咕着抱怨荀贞“不懂事”,一边强颜作笑,出至郡府门外,欢迎荀贞入府。

    在郡府门口相见。

    荀贞跳下马来,长长一揖,笑道:“吾先时亡命之身,是以虽归郡多日,却一直未入郡府造访,久闻君德名,吾乡里父老云:‘得君为守,实吾民之幸’。今终得能与君相见,幸甚快哉。”

    听了荀贞的这番恭维,颍川太守虽仍怀有“抱怨”,却亦不由“欢喜”。

    虽说荀贞现今高名远振,但得他一赞倒也罢了,颍川太守最欢喜的是荀贞口中所说之“吾乡里父老”,颍阴县中的“父老”有谁?无非荀、刘二氏,皆为名族,能得此二族之赞,却是对颍川太守的名声极有好处,对他日后在颍川的施政也极有利处。

    “吾亦久闻君侯高名,前时朝廷使臣至郡,吾方知君侯已回了乡中,本该当即前往拜谒,奈何政务繁杂,却是一直没有得闲,反有劳君侯大驾亲至,失礼失礼。”

    荀贞哈哈大笑,说道:“大将军召我入京,我这也是顺路,没什么‘大驾’不‘大驾’的。”

    “快请入府中。”

    颍川太守在前引路,荀贞等随在后边,步入府中。

    到得正堂,时已深暮,堂中幽暗。

    颍川太守命燃起烛火。

    荀贞与他分宾主落座,两人方叙谈未两句,外边两个郡吏急匆匆奔至院内。

    荀贞抬头看去,却认得这两人中的一个,正是他在颍川为郡吏时的同僚,另一个则面生,想应是在他离开颍川后方才来入到郡府中的。

    这两个郡吏急至堂门口,看见了荀贞在内。

    认得荀贞的这个郡吏呆了一呆,却顾不上与荀贞说话,连鞋都顾不上脱,门都没进,便在门口神色仓急地对颍川太守说道:“明公!有人在县中杀人!”

    颍川太守愣了下,怫然不乐,斥道:“贵客在堂,休得胡言乱语!”

    “真、真有人在县中杀人。”

    “何人在县中杀人,杀得何人?”

    认得荀贞的郡吏看向荀贞,荀贞含笑对他点了点头。这郡吏老老实实地答道:“杀人者为百余甲士,自称是颍阴侯部曲,被杀的是、是……。”

    颍川太守只听了前半句就顿觉不妙,再看荀贞纹丝不动、镇定带笑,越发觉得不妙,忙问道:“被杀的是谁人?”

    “是张常侍族人。”

    颍川太守大惊失色,转顾荀贞:“君侯,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他称荀贞为“君”,这会儿改称“君侯”了。

    荀贞从容答道:“杀人者确为我之部曲,被杀者也确应是张常侍族人。”

    “这、这却是为何!”

    “大将军召我入京所为者何,想来府君应知?”

    这个时候没必要再装糊涂,颍川太守点了点头。

    “府君既知,又何必再问我为何命部曲杀人。”

    颍川太守按住案几,身子前倾,跽坐榻上,目瞪口呆地看着荀贞,听着他这若无其事的回答,又气又急,既怒且惊,怒急震惊之下,差点跳起来去揪住荀贞,好在及时想起荀贞在县外的数千甲士义从,总算在犯错前把怒气压下,嘴唇哆嗦,说道:“君侯、君侯,你可害苦我了!”

    “怎会害你呢?张常侍擅权朝中,其族人素来跋扈郡县,此我之固知也,今我杀之,是为府君除去郡中的荆棘啊!我且知:阳翟张氏巨富,良田何止千顷,广厦何止千间,奴婢千指,徒附万数,珍玩佳器数不胜数,今被我尽数除之,这些物、人可都可充入郡府了。”

    千百种情绪在胸中滋生,最终,这个颍川太守好似经过了一场远途跋涉,身心疲惫,颓然坐下,苦笑一声,说道:“君侯杀的人,我怎敢坐收其成。”

    荀贞一笑,问那个在门口的相熟郡吏:“人可杀完了么?”

    他神情不变、语气淡然,张让一族数百口,数百条人命在他口中却竟似一物不如。

    这郡吏战战兢兢答道:“下吏来时,尚未杀完。”话一出口,这个郡吏自觉不对,好像不该这么回答,可一时却又想不起该怎么回答才算是称得合适,也只得罢了。

    “既尚未杀完,……府君,我便在贵府多叨扰一会儿吧。”

    颍川太守认命地苦笑说道:“君侯请随意自便。”

    荀贞数千义从在县外,颍川的郡兵总共才不到千人,而且还被乐进带走了三百精锐,颍川太守就算想阻止荀贞杀人,他也没有力量去阻止,——就更别说,颍川郡的郡兵早已被乐进掌控在手,怕也不会听从他的命令去和荀贞对抗了。

    荀贞在郡府中又坐了一个多时辰,直到暮色尽去,夜色悉笼罩了大地,典韦、赵云二人才满身是血地来入郡府中,向他禀报:“启禀将军,事已毕了。”

    若只杀人,用不了这么长时间,之所以耽误了这么久,却是因为宣康带的兵士需要时间搬运收获。

    荀贞闻得事已毕了,长身而起,笑对颍川太守又是长长一揖,说道:“秋夜爽凉,正宜酣眠,夜将深了,我这个恶客就不扰府君入寝了。”

    自称“恶客”,尚算有几分自知之明,颍川太守发了半天呆了,这时勉强起身,送了荀贞出府。

    荀贞在府门口上马,按剑回顾颍川太守,粲然一笑,说道:“府君不必再送了,告辞。”

    望着荀贞诸人点起火把,叱骑驰骋,卷行远去,身影渐消失於夜色下的长街上,颍川太守无力地倚着府门,坐倒在了府前的地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