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7 甲兵四千向神都(七)

正文 27 甲兵四千向神都(七)

    当年在赵郡、魏郡时,荀贞对义从的操练勤抓不懈,去年他亡命去长沙,留下许仲、荀成、辛瑷代他领军,许仲三人谨从他临别时之命令,对义从各营的操练亦一如往昔,就像荀贞在时一样,是以就像荀成向荀贞保证的“兄一檄之召,四千甲士即时可战”,却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荀贞计划最迟次日下午出发,而实际上当天晚上各部义从就集合完毕了。

    次日天未亮,许仲、荀成、辛瑷来入高阳里中,禀请荀贞。

    荀贞昨晚先去见了族中长辈,继又召戏志才、程嘉、荀攸、栾固、姚昇等人商量率军入京的细节,一夜未睡,此时闻得诸营皆已集合完毕,干脆也不睡了,即入到后宅与陈芷诸女告别。

    “阿芷,洛阳的政局你也知道,今大将军、袁本初召我入京,此事却是等不得,我越早到越好,……你在家中不必为我担忧。”

    陈芷虽然不舍,却知轻重,敛手下拜,说道:“将军所为者,国事也,国事为重。妾无它念,唯望将军此去,一路平安,……今京都动荡,时局不定,将军入到京师后请一定要处处小心。”

    荀贞哈哈一笑,说道:“吾随行有四千甲士,便是疆场之上,百万众前,吾亦安然无惧,谈笑从容,况乎此次只是入京而已?汝勿忧也。”

    又与唐儿、迟婢、吴妦诸女辞别,在诸女依依眷恋地相送下,荀贞等人出了家门。

    这时天尚未大亮,东天透出了蒙蒙的鱼肚白,清风拂面,甚是舒爽。

    高阳里中的荀氏族人多有早起习惯,不少族人已开了家门,或於院前清洒,或在院中击剑健身,忽见得荀贞等一行人昂昂然向外行去,少不得纷纷停下手头的事儿,近前询问。

    昨夜荀贞“大召兵”,搞的颍阴县闹腾了一夜,荀氏族人亦皆知此事。

    荀贞、荀攸、荀成当下分别对询问之人答道:“奉诏入京。”

    荀贞、荀攸、戏志才等人虽没披甲,但荀成、许仲、辛瑷皆披挂整齐,护卫从行前后的典韦、赵云诸人亦是甲衣按剑,於犹尚暗淡的晨光下行走间,一股森严之气如针锐雪寒,逼人皮肤。

    何进、袁绍命荀贞带兵诣京的信,荀贞只给少数几个人看了,如乐进、冯巩,如戏志才、荀攸,如荀爽、荀衢等,大部分的荀氏族人不知有此信,然而世上无不透风之墙,荀氏族中又多聪明之士,荀贞昨天接到的诏书,接到诏书后不久就无缘无故地突然召兵,而且是连夜召兵,这等不寻常的举动,早就引得不少人猜测纷纷,疑是随诏书而来的或还有命荀贞统兵入京的檄令,今早见他如此行迹,结合昨夜判断,诸人已然确定,荀贞这必是要带兵进京了。

    望着荀贞等人一行走远,越来越多的荀氏族人聚在了里中的巷上,一边目送荀贞等人出里,一边议论纷纷。正议论间,听得有人咳嗽了几声,众人转望去,见却是荀衢披衣立在自家院门口,扶着院门,也在目送荀贞。待得荀贞出了里门,荀衢回望巷中诸多的族中,说道:“大清早的,聚在路上,乱哄哄,成何体统?还不快点各归己家。”

    荀衢在族中威望很高,也就是仅次於荀绲、荀爽等这些尊长,听了他这话,巷中的族人不敢再多说,各自一揖,分别归家。

    荀贞昨夜刚与荀爽、荀衢等说过今天要走,却是不必再分别去各户尊长家中辞行了。

    昨晚与荀衢、荀爽分开时,夜已甚深,荀贞本来以为荀衢、荀爽或尚在安眠,却不知荀衢闻讯后立刻就披衣出来送他了,却是未有回顾,大步出了里门。

    出里时,荀贞诸人皆是牵马而行,出了高阳里,诸人上马,奔驰出城。

    此时天光尚早,街上行人不多,然马蹄声促,一时间,却也不知惊醒了多少沿途里内的住民。

    集合起来的近四千义从暂屯在颍阴西门外,离城不远,只五六里地。

    荀贞等人纵马疾行,不多时即到了诸营兵马的集结之处。

    这时天已稍亮,各部兵马已然饭过,本正静悄悄地坐在地上保养体力,辛瑷提前驰至军前,传下了“将军将至,各营肃立相候”的军令,诸部兵士遂应令而起。

    这近四千义从是荀贞积累多年的本钱,衣甲精良,军纪严格,一令之下,无有不从,近四千人同时而起,顿时间,各部各曲的命令此起彼伏,衣甲、兵械“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数百战马时有嘶鸣,各色的旗帜迎风飒飒,种种声响混成肃杀,划破了今天这样一个安静的秋晨。

    荀贞马至军前时,各部皆已起立。

    义从中数百后来者,这数百人是荀贞不在颍川时,由许仲等招募而来的,他们虽亦多为颍阴子弟,其中却也有没见过荀贞的,早前闻辛瑷说“将军将至”,没见过荀贞的诸兵士就已纷纷忍不住瞩目远眺,此时见得荀贞至阵前,黑衣高冠,青绶银印,胯下踏雪乌骓,腰中百炼宝剑,於晨风之中,英姿飒爽,又左右或文士儒生,或甲士虎狼,俱亦英杰,皆然不觉叹服。

    荀贞打马阵前,观瞧阵型,见队伍齐整,右骑左步,旌旗如林,甲衣如玄,入目俱骁悍劲卒,侧耳听鸦雀无声,深觉满意,先从南到北又从北到南,驰骋了一个来回。

    驰骋中,他抽剑在手,边奔行,边简洁地告之兵士们此次发兵的原因:“阉竖弄权,大将军欲尽灭彼辈,因召吾统兵诣京,造壮声势。阉宦者,天下之大恶也,士人无不切恨!此前我挂印亡命,所因者何?其中原委,汝曹皆知!今奉令入京,既为天下除恶,亦是为我雪恨!”

    这些兵士是荀贞的义从,荀贞之恨就是他们的恨。“为天下除恶”云云,他们可能不在乎,但为荀贞雪恨,这却是他们的“职责使命”。

    近四千人齐举兵械,顿地大呼:“为天下除恶,为将军雪恨!”

    荀贞兜马转至许仲、荀成、辛瑷诸将前,简单令道:“出发。”

    ——荀贞这边带兵出发,昨天来给他传诏的朝臣自有郡、县招待。说起来,荀贞不等传诏的这个朝臣走就先带兵入京,似乎有点失礼,但此时是非常之时,却也暂顾不了太多了。

    进京前,先到阳翟与乐进、冯巩等汇合。

    乐进、冯巩昨天回到阳翟后,经过一夜忙碌,已从郡府领出了粮食、军械,装好了车,就停在县外的兵营了。许仲等出发时,首先派了快马去通知乐进、冯巩等人。

    乐进、冯巩接到军报,马上赶至营中,出示了颍川太守的檄令,把昨晚就挑好的三百精锐郡兵悉数召齐,看押着粮车、军械车出营至阳翟县西的大道上等候荀贞主力。

    颍阴到阳翟只有数十里,荀贞等天刚亮出发,傍晚前已至阳翟。

    乐进、冯巩带着郡兵里的屯长、队率诸军官前行数里相迎。

    乐进在颍川郡兵里已经经营数年,郡兵中的中低级军官里多是他的亲信,这几个屯长、队率更是亲信中的亲信,并且有好几个都是颍阴、许县、长社等颍阴周边的人。

    近四千步骑行军,声势颇大。

    前骑后步,尘土飞扬,夕阳余晖下,旗帜飘扬,甲械耀目。

    乐进诸人观之。乐进由衷叹道:“将军清晨出颍阴,四千人急行一日,暮至阳翟,而旗帜不乱、队伍整齐,纪令严肃、进退有度。将军真知兵者也。”

    冯巩亦赞叹不已,并又笑道:“文谦,我真是后悔没有从将军征讨黄巾、底定赵魏。昔年江伯禽有志,想欲提众横行北州,为国家击叛定边,现今他先后跟着将军讨了黄巾、定了赵魏,也算是志愿小成了,……而观你我?文谦!却是虚度了这数年时光,一事无成。”

    离开荀贞得久了,就算荀贞待他态度如初,可每与这些年跟着荀贞出生入死、“战功赫赫”的许仲、江禽、陈褒等西乡故人比起来,冯巩却皆不由自主地就会产生“惭愧”、“羡慕”、“低人一头”等等的感觉。

    这种感觉,乐进也有,只是不如冯巩那么强烈。

    却是因为这些年乐进虽然没有跟着荀贞征战,可却为荀贞看好了颍川,并且把近千的郡兵悉数牢牢地掌控在了手中,——荀贞一旦有用,他就有把握给荀贞添上近千久经训练的有生力量,所以冯巩或是“一事无成”,乐进却不认为自己虚度了这些年,不认为自己“一事无成”。

    乐进、冯巩等牵马立在道边,让过前部兵士,等了会儿,看到了荀贞。

    荀贞在荀攸、戏志才、典韦、赵云的等的从护下,驰马至乐进、冯巩前头。

    乐进、冯巩丢下手中缰绳,下拜行礼。

    荀贞没有下马,看了他俩一眼,说道:“戎装在身,不必行礼了。”

    乐进、冯巩应令起身。

    乐进躬身问道:“将军,是在阳翟休整一夜,还是连夜行军?”

    “郡兵、粮、军械在哪里?”

    “前头数里有一野亭,兵、粮、械皆在那里。”

    “君卿在后压阵,你可在此处等他。待他到后,你二人合兵一处,继续前行,今晚宿营阳关。”

    阳关在阳翟西北,离阳翟约一二十里。

    荀贞着急去京都,希望能赶在董卓前入京,自不会傍晚便宿营歇息,所以命再前行二十里。

    此时初秋,天气凉爽,不热也不冷,正是行军的最好时机。

    荀贞部的义从大多是百战之卒,久经征伐,又逢此初秋良时,一天行个百十里路,不在话下。

    乐进应道:“是。”

    他亲自从坐骑的马鞍边摘下水囊,奉给荀贞,笑道:“此是阳翟佳酿。将军久辞阳翟,不知思念此酿味道了没有?敢以此献给将军。……进知将军令严,愿领责罚。”

    荀贞军纪森严,禁止行军饮酒,但乐进这一囊酒明面上看是酒,实则献的却是忠心,荀贞却不能以军令责之。他哈哈一笑,命典韦收下,说道:“此酿味道,我颇思之。……这样吧,今晚就破一下例!文谦、胡狗,你二人与君卿等先统兵去阳关,等我到后,咱们饮上两杯。”

    “是。”

    荀贞叫乐进、冯巩与许仲先去阳关,听他话里意思,似是不和他们一块儿去?乐进问道:“将军命我与君卿先至阳光,斗胆敢问之,不知将军?”

    “我先进趟城。”

    “噢!将军可是欲入阳翟,造诣府君么?”

    到了阳翟城外,不去见下本郡太守,确也说不过去,况且荀贞还通过乐进从颍川郡府里弄来了这么多粮、这么多军械以及三百郡兵,更是应该去见见颍川太守,表示个感谢也好。

    却不料荀贞骑在马上,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诣见太守只是其一。”

    “只是其一?”

    夕阳如血,远挂西天,暮色下的阳翟城深沉黑黝。

    荀贞扬鞭遥指之,笑道:“大将军欲灭宫中诸宦,我既奉命入京,自当先为大将军开路引声!”

    “将军何意?”[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