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1 甲兵四千向神都(上)

正文 21 甲兵四千向神都(上)

    荀贞欲返乡,孙坚不知他的打算,劝之再三,荀贞不听。

    没办法,孙坚只得妥协。

    孙坚张罗了些荆、扬特产,如长沙的酃醁、棘阳的纸、会稽的铜镜和越布,——棘阳是蔡伦的家乡,那里的纸颇为出名,不过荀贞却一概谢绝,不但谢绝了这些特产,他来长沙时带了些财货,至今尚未用完,他并且把剩下的这些财货也全部送留给了孙坚。

    之所以如此,却是为了能甩掉累赘,尽快、尽早地回到颍阴。

    他说走就走。

    当晚,他与孙坚夫妇、孙策兄弟、吴景诸将、桓阶等人宴别,次日一早,便踏上了归乡的路。

    临别之际,他握住孙坚的手,说道:“文台,洛阳政乱,卿当整兵厉卒,以备时需。”

    孙坚点头说道:“卿放心,我必会保长沙无事。”

    ——他却是没有领会荀贞这句话里的深意。

    荀贞没再多说,与他辞别,与程嘉、魏光、栾固、陈仪、刘备、简雍等等诸人登上辎车,在典韦、关羽、张飞等的扈从下驰出郡府。

    出了临湘县城,跟着他来长沙的义从们早早地就在城外相候了。

    两边会合,迎着晨光,沿着大路,向北奔行。

    与来长沙时不同,来长沙时,荀贞一路多夜行晓宿,此次返乡,为了争取时间,他却是日夜兼程。五月十五启的程,只用了**天,就驰行了千二百里,出了荆州地界,

    荆州与豫州的颍川、汝南皆接壤,荀贞走的这条路是直通颍川的,出了荆州,便是颍川的地头了。

    张飞驰骑回报:“前边将至昆阳。”

    荀贞离开“家乡”已有多年,听到“昆阳”这个熟悉的名字,心头顿时浮起他当年在颍川为北部督邮、郡兵曹掾的时光,只是现今洛阳局势紧急,他没有太多的余暇、也没有什么心情去“近乡情更怯”,撩开车帘看了看天色,天光尚早,他说道:“不要停,绕过昆阳接着走。”

    虽无心思去追忆当年,但毕竟是返回到了“家乡”,也许是因为心理作用,一闻到了“昆阳”、已入颍川郡内,连呼吸到的空气荀贞都觉与别地不同了,透着一股浓浓的熟悉,渐有淡淡的乡情袭来。

    “也不知族中怎样了?也不知阿芷在家怎样?这么久没见她,不知有无变化?说来自她嫁给我,我与她却是分多聚少啊。”思及此,荀贞颇为内疚。

    陈芷嫁给荀贞时才十六七,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二人相见时少,分离时多。

    陈芷嫁给荀贞后没多久,荀贞就跟着皇甫嵩击讨黄巾去了,后来荀贞在赵国为吏,把陈芷接了去,又后来陈寔去世,他又把陈芷送回了颍川,屈指算来,他两人已有差不多两年未见了。

    又想起荀绲、荀衢、荀爽、荀彧等族人。

    荀贞又想道:“我离乡时,已觉‘族父’日渐年衰,这么多年未见,不知他身体如何?仲兄以前感於国事、家事,块垒郁积、纵情酒国,身体不是甚好,这几年与他书信来往,却大约是因为心情舒畅之故,倒是不再闻他多病,只是岁月悠悠,这些年不曾相见,也不知他显了老态了没有?唉,春冬交驰,岁月催人老啊,与文若分别时,我方二十四五,文若则是加冠未久,倏忽四五年过去了,如今我已而立,文若也年近而立了,不知他的风度可有胜往昔?”

    又想起了乐进。

    “与文谦也是四五年没见了,……犹尚记得当年我还是繁阳亭长时,於雪下路遇文谦,他孤身南下、奔吊师丧,我乃由之与他得缘相见,倥偬岁月,逝如流水,当年与他初见的一幕仿佛尚在眼前,而却不意已多少年过去了!”

    昆阳是荀贞入到颍川后遇到的第一个县,过了昆阳前行百里,第二个县是襄城,过了襄城再行数十里便是颍阴了。这天晚上,荀贞等在离襄城二十里的汝水河畔休息了一夜,次日天未亮便起来赶路,於傍晚到了离颍阴只有十几里的一个野亭界内。

    这里已经是颍阴县的地界了。

    多年未曾归家,荀贞特令在此处休息一晚。

    次日早上,他先命随从的义从不必再跟随,叫他们去找许仲归营,并吩咐他们不要声张自己的归来,命他们悄悄地叫许仲等来家中相见,之后,又命典韦等取了水来,沐浴更衣,把尘土辛劳悉数洗去,整个人焕然一新,这才命起车驾,不再疾驰赶路,而是徐徐行,向颍阴去。

    荀贞现还是亡命之身,所以这次归家不欲太多人知,没有提前告之家中,也没有提前通知许仲、荀成、辛瑷等人,便这么十分低调地在午时前进了颍阴县城。

    入到县中,听得车外人声,荀贞忍不住把车帘撩开了一点缝,向外看去。

    与多年前离家时相比,颍阴的变化不大,只是街上的行人稀疏了些,路过县里的“市”,“市”中也不如往昔热闹,虽说这几年颍川没有再遭到太大的兵灾,可天下动荡、战乱不已,颍川也难免会受到影响。

    吴妦与荀贞在同一车坐,凑过脑袋来,也往外边看。

    荀贞笑着指点路过之里区、市井、建筑,给她介绍。

    忽数个高冠儒服的年轻人从路边的一个里中走出,荀贞瞧了眼,忙将车帘放下。

    吴妦问道:“怎么了?”

    “碰上熟人了,……那几个士人是县中刘家的子弟。”

    颍阴县中有两大士族,一个荀氏,一个刘氏,刘氏是宗室,荀贞与刘家的人不少相识,他的义从里就有好些刘家的子弟。

    吴妦知道荀贞此次归来是“亡命潜归”,是不欲外人知晓的,因懂事地点了点头,探手把车帘又拉紧了点,——说起这吴妦也真是怪了,自荀贞上次给她写了首诗后,她对荀贞的态度是顿为之大变,除了仍会时不时地吃醋会,余下之时皆乖巧听话,这让荀贞倒是很不适应。

    吴妦抬头,看了眼荀贞,欲言又止。

    吴妦绝非细腻之人,甚少见她这般姿态,荀贞怪之,笑问道:“有何话要对我说么?”

    吴妦微启红唇,想要说,却半晌无一字说出,最终扭过脸,看向了车厢角落。

    她却是在为将要见到陈芷、唐儿、迟婢而感到不安。

    以前仇恨荀贞时也就罢了,现今她一颗心放在了荀贞身上,再想起陈芷诸女,却就难免忐忑,深恐会得不到她们的认可,若被荀贞因此而抛弃、冷落,她心道:“可该怎么办?”

    荀贞哪里知道她的心思?

    典韦在前引路,原中卿、左伯侯、关羽、张飞等扈从左右,荀贞与刘备等人车入高阳里。

    高阳里是荀氏所居,名声在外,往日便是县君、太守来,也必要里外下车,步行入内,这时忽见荀贞一行的车骑径直向里门驰来,似无下车的样子,看守里门的里监门忙从门边的塾内出来,想拦住。

    未及相拦,一打眼,他看见了在前边引路的典韦和扈从在车驾两边的原中卿、左伯侯等人。

    高阳里中住的不止荀氏一族,荀氏的子弟不可能来做里监门,所以这个里监门是里中的别姓,但此人既能得为高阳里的里监门,显是深得荀家信赖,与荀氏子弟皆相熟,和荀贞也很熟,他认识典韦等人,脚下登时为之一顿,心道:“难道是?”

    荀贞坐的辎车行到了他身前。荀贞吩咐暂停,撩起车帘,露出脸,对他笑了一笑。

    荀贞昔在高阳里住时,不以这个里监门地位卑贱而轻视他,相待以礼,里监门对此素来感念,去年底闻得荀贞被朝廷通捕,他还一直深为荀贞担忧,此时见果是荀贞归来,他又惊又喜,喜的是荀贞太平无事地回来了,惊的是荀贞现是亡命之身。

    他急转头四顾,见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三步并作两步,疾至车窗前,一把拽住车帘,把车窗重又挡上,低声说道:“荀君,你怎么回来了!……啊,可是为二龙先生回来的么?”

    荀贞闻得此言,心头咯噔一跳。[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