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 血雨腥风洛阳城(上)

正文 19 血雨腥风洛阳城(上)

    颍阴路近、洛阳路远,而洛阳的消息只比颍阴的回信晚到了一天,其中有“四十精骑接替送信”的作用,也有荀攸日夜兼驰、赶路迅急的缘故。

    荀攸送来的第一个消息是:下军校尉鲍鸿下狱死。

    消息只有几个字,荀贞却从中读出了深层次的含义。

    朝中的士大夫与宦官已经彻底撕去了面纱,开始了你死我活的“战争”,而士大夫与宦官的第一个回合交手,以宦官取胜而暂告一个段落,蹇硕的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西园的诸校尉里边,蹇硕最忌惮的不是袁绍,不是曹操,而是鲍鸿。

    无它缘故,只因鲍鸿是西园八个校尉里边唯一一个打过硬仗、有过货真价实军功的人。

    西园八校尉中有过征战沙场经验的人不多,蹇硕、袁绍皆是久居洛阳,没有上过战场,赵融、冯芳、夏牟、淳於琼亦基本没有征战经验,比如冯芳,是宦官曹节的女婿,早年为尚书郎,后任满迁升,大多时都在京都为京官,也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再如夏牟,在被拜为左校尉前他是谏议大夫,谏议大夫专掌谏争议论,是标准的清流文官,也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八校尉中正儿八经上过战场的唯有曹操、鲍鸿二人。

    严格说来,曹操也不算是正儿八经上过战场,他虽有过以骑都尉之职协皇甫嵩击讨颍川黄巾的经历,但当时他只是去“镀金”的,是为了捞取军功,在得到他想要的军功后,他很快就远离了战场,依靠其父之力而转迁为济南相,去济南国上任了,战场经验也不多。

    西园八校尉里边,只有鲍鸿是真真正正打过硬仗的。

    中平二年,张温讨边章、韩遂时,鲍鸿是右扶风,后来张温所遣之诸路兵马皆大败奔北之时,他和董卓却打下了一次胜仗,——当时他与董卓联兵并攻,大破边章、韩遂,斩首数千级。

    因之,他转为屯骑校尉,又在去年被拜为八校尉中的下军校尉。

    鲍鸿出身士族,与袁绍、曹操来往颇密,又是八校尉中唯一一个打过硬仗、有过真实战功的人,自然而然地便引起了蹇硕深深的忌惮。

    蹇硕早就想出掉鲍鸿了,去年汝南黄巾又起时,蹇硕就下过一次手。他当时奏请天子,调鲍鸿去汝南葛陂定乱,他本是想以军法来除掉鲍鸿这个眼中钉的,——鲍鸿如果战败,以汉家森严的军法,轻则夺职、重则杀头,却不料鲍鸿虽未取得大胜,竟亦无败,蹇硕因不能得偿所愿。

    去年没能除掉鲍鸿,按理说蹇硕应该消停一段时间了,以免压迫过甚,从而引起西园校尉中士人集团的诸人,如袁绍、曹操等的反弹,可奈何时间不等人,今年一入春,天子就病重不起,眼看一日不如一日,蹇硕可以等,天子的病不能等,以是之故,他就又下手,於今年三月时,也即一个多月前,寻了个借口把鲍鸿给捕拿下狱,并暗令狱卒,把鲍鸿弄死在了狱中。

    蹇硕宁愿冒着引起袁绍、曹操等人强烈反弹的可能性,也一定要把鲍鸿给及早地除掉,目的显而易见:他这是想赶在天子驾崩前尽可能地扩充自己的实力,希望能更进一步地掌控西园诸军,以备在天子崩后,他可以以西园之兵作为手上最大的筹码来震慑政敌。

    鲍鸿一死,蹇硕去掉了眼中钉;鲍鸿是下军校尉,位仅次蹇硕、袁绍,蹇硕又可以此来威吓西园诸军那些“心怀异志”的人‘同时,“下军”这支部队显然也由此落入到了蹇硕的手中。

    这是一举三得之事,对蹇硕来说,收获远大过风险。

    在天子的默许下,他成功了,士大夫输掉了第一阵。

    荀贞对程嘉、孙坚评价此事,说道:“洛阳今时,血雨腥风,袁本初稍挫一阵,蹇硕势必更加猖狂。”

    洛阳的第一道消息到后第三天,又一道消息从洛阳送至。

    这第二道消息验证了荀贞的话。

    荀攸写道:“吾闻孟德言:先,帝属意董侯,欲立之,以大将军贵重之故,犹豫未决,病重,乃属董侯於蹇硕。四月丙辰,帝崩於嘉德殿,蹇硕时在宫中,遂欲杀大将军而立董侯为天子,因托以计事之名,迎大将军入宫,暗藏甲兵於内。大将军车驾至。迎大将军者,蹇硕司马潘隐,潘隐与大将军早旧,迎而目之。大将军惊,驰归军营,引兵入屯百郡邸,称疾不入。”

    四月丙辰,即四月十一日。

    “迎而目之”,这说的是潘隐在迎接何进时“以目示意”,警告何进不要入宫。

    “百郡邸”,郡邸是国家诸郡在京都洛阳的办事机构,就如后世的“使馆街”一样,这些“郡邸”都聚集在同一个“里”内,故统而名之为“百郡邸”。

    何进为何在知道蹇硕欲杀他之后领兵入屯“百郡邸”?

    两个缘故,一个是此地“郡邸”云集,楼阁林立,建筑物多,易守难攻,另一个则是因为“百郡邸”的位置好。“百郡邸”位在洛阳城中,东城下,离宫城不是很远,——洛阳的皇宫南北二宫在洛阳城北,北宫在南宫的北边,南宫在北宫的南边,从百郡邸去南宫很近。

    何进带兵屯驻此地,退可守、进可攻,如果蹇硕稍有异动,他随时可以攻打宫城。

    宦官与士大夫的第二次交手,却是蹇硕棋失一着,被士大夫占了上风。

    荀攸讲述完了这件事后,接着在下边写道:“先时,蹇硕陷故下军校尉鲍鸿入狱死,西园将士多怀愤慨。至是,大将军檄令西园,命袁本初、孟德及赵、夏、淳於诸校尉,或镇西园本营,禁兵士外出,或召命入百郡邸,加兵益将。蹇硕一党,震惧不敢动,硕乃势穷,被困宫中。大将军乃召百官,与后将军袁隗诸公议立史侯为天子。戊午,史侯继位,尊皇后曰皇太后,太后临朝,赦天下,封皇弟协为勃海王。以后将军袁隗为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参录尚书事。”

    戊午,即十三日。

    十一日,灵帝驾崩,十三日,刘辩继位,何进、袁隗共掌大权,——“录尚书事”,本朝之政事悉归尚书台,何进、袁隗“录尚书事”,这说明朝廷的大权落入到了他两人的手中。

    刘辩继位这件事,荀贞、孙坚、程嘉等人亦已从上个月朝廷向天下颁布的诏书中知道,但若不得荀攸此信,他们又怎能想到围绕着刘辩继位一事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曲折?

    蹇硕虽然在第一个回合中胜了一局,而且在这第二个回合中也差点就取胜了,却因宦官实在是不得人心,到底是差了一着,先被自己的司马出卖,继而因身在宫中而失去了对西园诸军的控制,最终不但没有能杀掉何进,反而被何进统兵逼迫,被困於宫中,纵有千万不甘亦一事也做不成,不得不眼睁睁看着何进、袁隗等人成功地把“史侯”刘辩拥立为了天子。

    “太后临朝”,此太后指的即是刘辩之生母、何进之妹何太后。本朝以来,登基的天子多年幼,不能亲自处理国家的政务,因而,“太后临朝”之事屡见不鲜。

    刘辩登基这件事发生在四月,在荀攸到洛阳之前,而荀攸的这一道消息却比第一道消息晚了三天送到,这“三天”大约是他在洛阳探知此事前因后果、来龙去脉的时间。

    程嘉喜道:“大将军与太傅录尚书事,……君侯,君之复起之日不远了!”

    虽然说四月的那次大赦主要是针对在囚的、非杀人、不道等严重罪行的,不包括荀贞这种情况,但何进与袁隗共掌大权,荀贞作为袁绍的盟友,早晚也会能得到朝廷的赦免的。

    两天后,来自洛阳的第三道消息送至。

    果如程嘉所言,在立定了天子,取得了第二个回合的重大胜利后,袁绍记起了荀贞,专门找来荀攸,对荀攸说:他将会在近日上言何进、袁隗,赦免荀贞之罪。

    士大夫虽然取得了第二个回合的胜利,如愿以偿地立了刘辩为天子,给宦官们了重重一击,但此时尚非事了庆功之时,一则宦官之势仍大,诸宦的亲戚子弟仍然遍布朝中、州郡,为官为吏,二则蹇硕仍有兵权在手,最重要的是:何太后的立场是偏於宦官的,也就是说,宦官们仍然是极其具备实力的,稍有不慎,现今有利於士大夫的局面就极有可能会被宦官翻盘。

    所以,在这个时候,士大夫在需要进一步抓拢洛阳兵权之同时,亦急需扩充本集团的文官实力,急需吸取、拔擢士人阶层中的优秀者到朝中、或者到州郡任职,以进一步打击宦官在政治上的势力。

    袁绍在这个时候记起荀贞,自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论政治,荀贞有极佳的政绩,论军事,荀贞有赫赫的战功,不管是把荀贞调到朝中、州郡为吏,还是转任荀贞为校尉之类的军职,对士大夫这个大集团、对袁绍这个小集团都是有利的。

    在这第三道消息里,荀攸提了一下袁绍、袁术、何顒等人。

    随着士人集团的暂时胜利,袁绍、何顒等人节节升高。

    袁绍迁为司隶校尉,何顒被拜为北军中候。

    司隶校尉号称“卧虎”,职在监京都百官和京畿诸郡,权力极重。朝会时,百官中有专席坐的通常只有尚书令、御史中丞、司隶校尉三官,号称“三独坐”。

    前汉至今,每次朝中出现激烈的政斗时,司隶校尉之职素来是双方争抢的一个关键位置。

    袁绍得为司隶校尉,壮大了士大夫在京都、京畿地区的势力。

    袁绍本就是何进的盟友,袁术虽与袁绍不和,但袁术在京都久有豪名,门下亦有一帮士人、豪杰为之奔走,且与袁绍相同,也是太尉袁隗的从子,并现为虎贲中郎将,手上权重,因而,他两人并得何进重用。

    北军中候是军职,品秩不高,只六百石,但权力却也很重:掌监北军五营。“北军”是洛阳的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何顒出为此职,代表着北军五营至少在表面上被士大夫掌控了。——先帝时,窦武、陈蕃诛宦之所以失败,很大程度上就是败在了北军五营的军士畏服宦官上。

    何进、袁绍等吸取了这个教训,所以何进、袁隗一掌握朝权,就马上把自己人安插到了北军中候的位置上,这样,即使暂时还不能宦官的势力从北军五营中尽数赶出去,至少北军如有风吹草动,他们可以尽早得悉。

    这道消息的末尾,荀攸提到了他自己,刘辩登基后,荀攸在洛阳的活动就由暗转明,这次何顒被拜为北军中候,他同时因何顒之举荐,也被朝廷征拜,被拜为了黄门侍郎。

    秦汉时,宫门多漆成黄色,故称“黄门”。

    “黄门侍郎”者,即给事黄门之侍郎,品秩亦不甚高,与北军中候一样,也是六百石,位比下大夫,同时在重要性上亦与北军中候相同,亦是个位置关键的职位,“掌侍从左右,给事中,关通中外”,也即是说,此职侍从天子左右,负责着宫内、宫外的勾通交流。

    荀攸此前没有出仕过,一起家即被拜为黄门侍郎,显然是出於三个缘故,一是因荀氏门第清高,荀攸素有智名,二是因何顒之举荐,三则是因为荀贞的关系,现在何进忙着巩固势力、夺取洛阳兵权,一时还顾不上为了荀贞而和赵忠直接交手,故此先擢用荀攸,以安荀贞之心。

    看完这道消息,程嘉说道:“袁本初为司隶校尉、何伯求为北军中候,蹇硕将死矣!”

    京畿整个层面上,有袁绍为司隶校尉,握掌雄权,洛阳内部,先有西园被曹操等人坐镇监控,现北军也被何进、袁隗监纳手中,蹇硕一步失算、步步被动,有他欲杀何进的“前科”在、有他在西园诸军中仍存在不小势力的客观条件在,何进想来很快就会对他下手,杀掉他了。

    果然,紧随在第三道消息之后,荀贞的第四道消息送来。

    这一道消息的标题只有十六个字:四月庚午,大将军使黄门令收蹇硕,诛之。

    标题简单,其下的内容却丰富。

    荀攸详述了何进诛蹇硕的经过。

    蹇硕不是傻子,在杀何进失败、刘辩被何进等拥为天子后,他非常清楚,何进恐怕很快就会对他下手,所以他写信给中常侍赵忠、张让、宋典、郭胜等人,说:“大将军兄弟秉国专朝,今与天下党人谋诛先帝左右,扫灭我曹,但以硕典禁兵,故且沈吟。今宜共闭上阁,急捕诛之。”中常侍郭胜与何进同郡,是老乡,何太后和何进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这其中有郭胜很大的出力,故他与何氏亲近,在他的劝说下,赵忠等人经过商议,拒绝了蹇硕的计策,而把蹇硕的信送给何进看。

    看到此处,程嘉笑了起来,嘲笑赵忠等人,说道:“诸常侍虽势重,而有兵权者唯蹇硕,拒蹇硕之计倒也罢了,竟更把蹇硕之信送给何进,赵忠诸辈可谓无谋,求死何速!”

    赵忠等常侍虽然势力很大,可名义上有统兵权力的只有蹇硕,蹇硕是上军校尉,是西园诸校尉名义上的最高指挥,赵忠等人就算拒绝蹇硕的建议,也不该把蹇硕卖掉,有蹇硕在,至少一时半会儿何进还顾不上赵忠等,现在他们把蹇硕卖掉了,等於是“自毁干城”。

    庚午,也即二十五日。

    新帝於十三日登基,只过了短短的十二天,曾经的“胜利者”蹇硕就因为赵忠等人的出卖而被何进杀掉了,成为了这场血淋淋的政斗中第一个失败而死的重量级人物。

    话说回来,赵忠等人出卖蹇硕实际上也是不得已。

    首先,蹇硕的这个“杀何进”的建议不现实,何进已经被蹇硕“谋杀”过一回了,何进又怎可能会再次上当,在有蹇硕在宫中的情况下贸然入宫?

    其次,既然立“董侯”刘协为天子失败,刘辩登基做了皇帝了,同时,因为何进、袁隗共掌大权,外戚、士人之势为之大盛之故,明摆着,在没有重大变故的情况下,废刘辩、重立刘协是没有可能的了,作为皇权的依附者们,赵忠、张让只能暂敛凶焰,退让屈从。

    再次,何进虽与袁绍等士人走得近,可何太后、何苗,包括何进的母亲却都是与宦官亲昵,天子年少不能亲政,现今朝中是何太后最大,有何太后在上边庇护,有何苗、何进的母亲在外掣何进的肘,赵忠、张让、宋典、郭胜们自认为,他们就算权势受到限制,生命却定无忧。

    何进杀掉了蹇硕后,荀攸在信中写道:“因悉领其屯兵”。

    继北军五营之后,西园诸军亦在名义上被何进、袁绍等彻底掌控在手中了。

    看罢此消息,荀贞心道:“蹇硕身死,北军、西园悉入何进、本初之手,董太后危矣!”[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