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4 唯恨之流年悄逝

正文 14 唯恨之流年悄逝

    014-05-01

    隔壁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吴妦。

    吴妦用剪子乱铰帛布,恨不得这帛布便是荀贞,又恨不得这帛布便是自己,恼恨地自责:“你忘了你的仇恨了么?你忘了你受过的折磨了么?你忘了你受过的那些屈辱了么?你忘了你曾经发誓,一定要手刃了这个好se可恨、无信无义的贼子了么?……真是可恨!说要带我去江南看大象,大象在哪里?却只见他整ri调笑**、恣肆宣yin,实在可恨可恼!你怎么能因为他捕灭了邺赵而便动摇了心志,以为他是个好人?你怎么能因为他虽然亡命江湖却依然不忘记带着你、没有任你自生自灭而就以为他是个好人?……这样的贼子应该早点杀掉!”

    吴妦很苦恼。

    她最初仇恨荀贞,可随着与荀贞ri渐增多的接触,随着荀贞厚养於她,随着锦衣玉食惯了,也不知从何时起,那以往切骨的仇恨好像渐渐地淡了。这却也难怪她,温柔乡是英雄冢,英雄豪杰的志气尚耐不住温柔富贵的打磨,况且她一个出身贫寒、从没过过好ri子的妇人?

    开始察举这种变化的时候,她很惶恐,很害怕,还能一再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仇恨,不要忘了报仇,可当荀贞捕灭邺赵的消息传到后宅后,她却一下子就迷惑了,就动摇了,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记得报仇、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再想着去杀掉荀贞了。

    黄巾起事打出的旗号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要非宦官、贪官、豪强之患,吴妦也不会被逼上绝路,跟着丈夫造反,她是深深痛恨那些鱼肉乡里的坏人的,现而今荀贞却捕灭了当朝最大的一个宦官的家族,要说他不是好人,吴妦自己也不能相信。

    如果荀贞不是个好人,那么杀掉他,吴妦毫无心理负担,可突然发现荀贞好像是个好人,是个大义士,那么还该不该杀他?不杀他?那仇恨怎么办?

    在浑浑噩噩中,吴妦被荀贞带着趁夜离开了邺县。

    直到快出了魏郡,吴妦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荀贞带着一块儿踏上了亡命江湖之路。

    她忍了又忍,最终没有忍住,问荀贞:“你杀了我的夫君,杀了我的夫兄,明知我与你有仇,却为何还带我一起走?为何不干脆抛下我,任我自生自灭?难道你就不怕我再刺杀你么?”

    荀贞如果不带吴妦走,吴妦一个妇人,要么被魏郡抓起来,当作荀贞的小妻杀掉,要么重流落在外,以她的美貌,没有了男子的保护,在这样的乱世里,下场不言而喻。

    所以说,荀贞带着吴妦一块儿走,是救了她的命。

    吴妦还记得荀贞当时是怎么回答她的,荀贞当时调笑似地回答说道:“我答应过带你去江东看大象,此前不得闲,今我将去江东,又怎会把你丢下?”

    荀贞这话虽像是调笑之言,但一来也算是甜言蜜语,二来说出来的时候,正是吴妦陷入矛盾挣扎之际,因此就好比是一支利箭,立刻击中了吴妦的胸膛,让她心跳不已。

    她当时就慌了神,望着荀贞温和的笑脸,不知该如何回答,遂以沉默相对。

    在逃亡的路途上,荀贞待她甚是关心,其实对荀贞来说,这只是他前世遗留给今世的习惯,几千里路,长路漫漫、路途迢远,他作为一个男人,就算对吴妦没什么特别的感情,既然把她带出来了,那当然就要把她照顾好,可落在吴妦的身上,在她这思想转变的关键时刻,却让她有了感动、怀恩的情绪。

    吴妦一个黄巾余党,刺杀过荀贞,换了别人,别说路上照顾她,怕是走的时候都不会想起来带她,不杀了她就算是好的了,而荀贞却这样待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加上荀贞捕灭邺赵的“义举”,加上荀贞往ri养她甚厚,加上荀贞的地位,再加上荀贞的相貌英武,等入到南郡、尚未到长沙时,她就暗下了决心:看在荀贞是个义士的份儿上,以后就不再刺杀他了。

    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

    吴妦铰着帛布,侧耳听着隔壁蔡云的娇笑声,她狠狠地想道:“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贼子就是贼子!装得再好也改不了贼子的本xing!恨死我了,荀贼,荀贼!”

    她恼怒过甚,没注意到帛布已被剪得破碎,剪刀铰住了左手的手指,她“啊呀”一声,痛呼出声,急低头看去,手指被铰出了血。她是经历过沙场的人,倒是不怕这点出血,只是心恨难平,说不得,把自己的这个过失又归罪到了荀贞身上,愤愤地把剪刀丢掉,起身开门,想叫婢女进来给她包扎,还没开口,抬眼见荀贞从隔壁走出。

    “怎么了?听到了你的叫声……。”荀贞话说一半,看到了吴妦手指上的铰伤,唬了一跳,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你铰什么呢?铰到手上去了?”忙快步来到吴妦身前,拿起她的左手,放到眼前细看了两眼,随即将她的伤指含入口中吮吸。

    吴妦愕然,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等举动,下意识地就想把手指抽回,却抬眼看见蔡云也跟着荀贞出了来,又鬼使神差,止住了自己的动作,任由荀贞吮吸。

    蔡云不知吴妦在这片刻之间的心思变化,也不知因为自己而改变了吴妦的动作,来到荀贞和吴妦身侧,看着荀贞吮吸吴妦的手指,奇怪地问道:“君这是在作甚?”

    荀贞又吮了两口,这才放开吴妦的手指,又细看了两眼伤处,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回答蔡云:“伤口见风,易得感染,津液有杀毒之效,有助伤创愈合。”

    蔡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荀贞问吴妦:“你在铰什么?怎么伤到手指了?有什么活儿可以交给婢女去做,你何必亲力亲为?”

    吴妦横了他一眼,低头看看手指,本来伤口就小,荀贞又吮了这么会儿,已经不出血了,索xing也不再叫婢女过来包扎,不屑理会荀贞,昂着头返身回屋,“啪”地把屋门给关上了。

    荀贞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

    蔡云身为女子,虽然年小,却也能隐约猜出吴妦缘何生荀贞的气,轻笑说道:“料是患了病。”

    “何病也?”

    “却也易治。”

    “如何治?”

    “只需今夜君在她屋中住上一宿,病自解也。”

    吴妦在屋门后,偷听荀贞和蔡云说话,听到了这几句话,又羞又急,只觉两耳发烫,却是脸颊飞红,有心出去斥骂蔡云不知羞耻,转念却又想道:“如是荀君果听这**之话,今夜来我屋中呢?”胸口砰砰直跳,忆及方才荀贞为给她“杀毒”而吮其手指,回味甜美,身酥腿软,一时又不想出去斥骂蔡云了。

    是出去斥骂,还是不出去斥骂?直等到荀贞、蔡云已然离去,吴妦还在门后千转百回,苦恼不定,而至於适才对荀贞的痛恨,却是早就不翼而飞了。

    这天晚上,荀贞却是没来。

    不过有情可原,听得他是去到城外营中,观看孙坚cao练义从了。

    次ri,吴妦心跳不安的期待了一天。

    傍晚时,荀贞归来。

    入夜后,西楼寂静,吴妦早早地赶走了侍婢,坐立不安,时不时地去门口聆听外边动静。月兔西升,夜渐阑深,吴妦由期望转失望,便在此时,脚步声响,从远及近,到了她的门外。

    来者正是荀贞。

    荀贞方到门外,未及入内,听到屋内两声闷响,似是什么东西倒了。

    他举手敲门,发现屋门只是虚掩,遂推门入内。

    入门数步,右边是个长案,再前行些许,左侧是个矮几,过了矮几不远便是床榻。

    借室内红烛光芒,荀贞看见那个矮几倒在地上,几上放的铜器也随之歪斜於地毯之上,刚才听到的两声闷响应即是此二物的倒地之声了。

    荀贞心道:“矮几怎么倒了?”

    去找吴妦,却室内皆不见,往床上看去,帘幕掩映中,隐见一人伏卧床上。荀贞走至床前,打开帘幕,见正是吴妦,笑问道:“你人在床上,矮几却为何倒在地上?”

    吴妦把脸埋在锦被上,没有回答他。

    她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却是刚才听得荀贞渐至,她情不自禁地欢喜奔迎,奔了两步,又觉得害羞,於是又想去床上相待,去床上的路上,听见荀贞的脚步将至门外,一时慌乱,遂不留意碰倒了矮几。这等迎等不定、进退失据、忙中出错的丢人之事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荀贞说起!

    她不回答,荀贞亦不强问。

    自蔡家的两个小妻来到,荀贞在吴妦屋中过夜的次数不多。这会儿目落到她曲线玲珑的背、臀上,想起往ri在这里享受到的舒爽,荀贞微微一笑,吹灭了灯火,入幕登床。

    一夜无话。

    次ri一早,两人醒来。

    吴妦枕在荀贞的臂弯,柔声说道:“闻君前ri写了首诗,不知今ri可有诗否?”

    荀贞再是愚钝,也感觉到了吴妦是在吃醋。

    吴妦虽跟着荀贞学了些字,现今也能看些书卷了,可“满腹诗书,气才自华”,她到底是出身贫贱,无有学识,莫说与陈芷相比,便是与蔡云二女相比,也是文雅不及,不过粗俗亦是一种美,尤其像她这样美艳、健康的妇人更是如此,这会儿吃起醋来,粗美之余,更多出了一分可爱。

    荀贞笑道:“我又非文辞之士,又岂能riri有诗?”

    见吴妦撅嘴失望,他又转言笑道:“不过,今ri倒还真是有诗一首。”

    吴妦大喜,顾不上穿衣,立刻从床上跳起,下到地上,为荀贞铺开纸,放好笔,为他研磨。

    荀贞失笑道:“何其急也!”

    话虽说吴妦急,可看着吴妦**於案前研磨,晨光里,红颜艳媚,美体曼妙,分外娇娆,“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之句不觉悄然想起,又由此想起昨天在城外兵营观孙坚cao练义从,顿时心chao起伏,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在长沙待上一两年的打算,可眼看着孙坚riri忙碌,眼看着孙坚cao练义从,时间一久,难免有“白驹过隙,韶华将逝而功业未立,不知何时方能复起”之慨,昨天在回临湘郡府的路上,他已感叹了一路,此时目赏美人,想及己身,愈是感叹,感至诗来,他遂起身披衣,行至案前,一气呵成,又赋成了一首七言。

    与前天一样,也是托以《昙》名。

    诗云:寂寞西楼帘幕卷,今宵昙蕊为谁开?灵山台上灵犀恋,唯恨流年入鬓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