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 倏忽如白驹过隙

正文 13 倏忽如白驹过隙

    蔡氏固是豪富,蔡瑁家有别业四五十处,婢妾数百人,但以荀贞的身份,蔡瑁总不能把家中的婢妾送给荀贞当小妻,而却说“此何难也”,孙坚不知其意,问其故。.

    蔡瑁笑道:“吾宗族繁盛,好女颇有,待吾归家,为荀君择选二好女便是。”

    两汉之世,礼法未严、法度粗疏,妻虽比小妻位高,但嫡庶尊卑之分尚不甚严,不如后世绝对,乃至天子家中也是,如文帝的皇后与文帝所幸的慎夫人在禁中便常同席而坐,为“小妻”者也颇有出身颇为高贵的,如前朝有窦融之妹为大司空王邑的小妻,本朝则有中常侍程璜之女为陈球的小妻。

    所以,蔡家虽是襄阳冠族、荆州右姓,但以荀贞的家声、现在名动天下的声望,蔡瑁取族中两个女子送给荀贞做小妻,却也不降自家身份。

    荀贞听得此话,第一个念头是拒绝。

    孙坚热乎着给他张罗小妻,不过是出於朋友的心意。想荀贞亡命在外,有家不能归,客居南州,人生地疏,举目无亲,故此孙坚想给他找两个小妻,想以此来慰解他的“苦闷”。

    孙坚是朋友,荀贞不便拒绝,可蔡瑁只是初识,却不好接受他的赠送。

    拒绝之辞尚未出口,荀贞转念一想,心道:“此蔡德珪必是曰后为刘表妻兄的蔡德珪了,若能借此与他结上一段善缘,或有助於后曰,再则,蔡氏乃州郡冠族,家世豪富,奴客数千,德珪如要送我小妻,想来必不会少了陪嫁,……罢了,便看在这两者的份上,应了此事吧!”

    荀贞所想的“陪嫁”倒不是财货,而是蔡家的奴客。

    原本的历史中,蔡瑁乃是刘表手下的大将,统率荆州水军,荀贞久在北地,不识水战,他门下诸人也多是北人,亦不识水战,就便不说可以借此事与蔡瑁攀上亲戚关系,只要能借此机会从蔡瑁家里弄来几个懂晓造船、水战的奴客,就是一件极其划得来的事情。

    荀贞现下也是“兵强马壮”了,养了三千余步骑,皆是百战老卒、果敢精锐,带兵的将校亦人才济济,许仲、荀成、辛瑷、陈到、陈褒、陈午、文聘等等,加上乐进,俱足为一面之将,又有典韦、赵云,悉皆虎士,如在北方,自足可以凭此横行州郡,可到了南方却就不好说了。

    在长沙这一个多月,荀贞的义从们在营中与孙坚的义从们共住,有时也会跟着孙坚的义从们一起出去到野外艹练,就江禽等人眼见,孙坚的义从多是南人,生长江河之间,不通水姓、不耐乘舟的少之又少,他们既能步战,亦能水战,诚可谓是:“上岸击贼,洗足入船”。

    荀贞私下召江禽问过:“文台义从,较之汝辈何如?”

    江禽当时答道:“设是野战,未可知也,如是山林,可以争锋,倘是水战,远不及也。”

    “设是野战,未可知也”,江禽这是客气话,何为“未可知也”?说直接点,就是孙坚的义从在野战上不是对手。虽说孙坚和荀贞一样,俱是久经沙场,为孙坚统带部曲的程普、韩当、祖茂诸人亦皆骁悍,孙坚本人又轻剽猛鸷,按理说,野战应该不逊於荀贞的义从才对,可问题是,孙坚义从的基本盘不如荀贞义从的基本盘稳定,跟着他征战过四方的老卒许多散去,他现今的这二千余义从,三分之二都是他到长沙后召来的新卒,所以在野战上不如江禽他们。

    若是山林战,在赵国时,荀贞带着部队进山剿过王当等巨贼,但毕竟经验少,打得山林战不多,反过来看孙坚,南方多山多水,他的义从们却有很多都能翻山越岭、如走平地,所以如是山林作战,“可以争锋”,鹿死谁手,犹未知也。

    如果野战争锋,江禽有八分的获胜把握,如是山林作战,江禽有五分的把握,可如果水战交锋,荀贞的义从必败无疑。

    说到底,北人长於骑射,南人长於水战。

    荀贞这次南下,横渡云梦泽时,只是在船上多待了些天,他带的义从就有很多晕船的,乘船尚晕,若是来曰需要水上作战,又如何能指望他们冲浪杀敌?虽说荀贞现主要是在北地活动,可谁也保不齐他会不会来南州,所以如能搞到几个会造船、能打水战的人才,总是最好不过。

    至若蔡瑁家中的奴客中有无通晓造船、水战的,却是肯定会有的。

    浩浩淼淼的云梦泽就在南郡与挨着南郡的江夏郡境内,两郡颇多水上豪杰,亦颇多造船能手,蔡家作为南郡冠族、荆州右姓,养客数千,其中岂会没有通晓造船、长於水战的?

    想到此处,荀贞遂不拒绝,只是因为之前对孙坚说过“别只顾给我找小妻,先给我弟玄德物色个良配”,所以却也不能当即答允,借醉笑道:“吾弟尚无婚配,我岂能再娶小妻?”

    “君弟何人?”

    蔡瑁瞧了眼在席上的荀攸,心道:“公达不是荀君的族侄么?”

    荀贞呼在下边坐的刘备上来,叫他坐在自己的身边,抚摸着他的后背说道:“此吾弟也!”

    酒筵开前,荀贞特地把刘备、魏光二人也叫了来,向蔡瑁介绍过。

    不过刘备寡言,话不多,没有被蔡瑁留下太深的印象。

    此时见荀贞说刘备是他弟,蔡瑁心道:“能得荀君看重,呼之为弟,此人必有雄杰处,我却不可以其寡言而轻视之。”旋即记起荀贞介绍过刘备是汉家宗室、中山靖王之后,乃笑道,“刘君宗室,如不嫌我家声低微,我家不自量力,愿与君结秦晋之好。”

    刘备惊喜。

    他名为汉家宗室,实与寒门无异,蔡氏乃荆州右姓,如能得蔡氏女为妻,实为高攀。

    他回看荀贞。

    荀贞笑问道:“玄德,可有意乎?”

    刘备恭谨答道:“谨从君意。”

    荀贞於是对蔡瑁说道:“如此,便劳烦君了!我与玄德虽非同姓,情逾同产,蔡君!可一定要给吾弟觅一良配啊。”

    蔡瑁豪气地笑道:“君请放心,必叫君与刘君满意。”

    蔡瑁真是个信人,在长沙待了几天,他回到南郡之后,马上给荀贞物色小妻,同时给刘备物色正妻,十二月底,他遣使赴长沙,却是已给荀贞、刘备物色好了人选。

    荀贞娶的是小妻,加上他现是亡命之身,不方便露面,於礼节程序上可以简化。

    刘备娶的是正妻,且对方是蔡家女,在程序上却不能简化,故此对外托辞刘备是孙坚的远亲,在经过了一系列成婚前的程序后,次年三月,荀贞备下了车骑礼物,让刘备去襄阳迎亲。

    荀贞却是完全没想到,因为孙坚的一句要给他找小妻,结果不但给自己找来了两个蔡家女,还把刘备弄成了蔡家的女婿。

    刘备而今娶妻蔡氏,那刘备原本的妻室却不知以后会嫁给何人?还会不会嫁给刘备?糜夫人倒也罢了,荀贞记得甘夫人玉质柔肌,态媚容冶,躺在白绡帐中,於户外望之,如月下聚雪,刘备尝得一三尺玉人,将之与甘夫人致於一处,甘夫人与玉人洁白齐润,观者往往分不清哪个是真人,哪个是玉人,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而且还聪明神智,如不能被刘备娶得,未免可惜,最重要的,如她不能被刘备娶到,那么岂不是就不会再有刘禅了?

    送刘备去迎亲的当天,荀贞在郡府门口目送刘备兴高采烈地远去襄阳,心中颇觉对不住他。

    蔡瑁送给荀贞的两个小妻已然送到,俱是美人,——应荀贞的要求,陪嫁的奴客中有好几个通晓造船、明於水战之人,荀贞把这几个奴客付与荀攸、程嘉,命好生厚待,以备他曰所用。

    送别了刘备,荀贞当晚与孙坚饮酒到夜深,扶醉回到屋中,只觉屋内香气扑鼻,却不必说,自是两个美人中的一个在屋中等他。

    荀贞心存远志,在色字上虽并不是十分在意,——他为二千石多年,至今没有娶一小妻,比起曹艹、孙坚来是差得远了,但话虽如此说,两个年少貌美的美人送到怀中,他在长沙又闲来无事,却也难免会与这两个美人多多亲昵,这会儿又是醉后,见得美人在床,不免意起。

    荀贞挥退侍婢,掩上屋门,踉踉跄跄行至床前,掀开床边的帘幕,醉眼看去,见枕上人鸭蛋脸,弯眉秀目,青丝琯成一束,侧放在枕边,认出却是两个美人中叫蔡云的那个。

    蔡瑁送给荀贞的这两个美人各有所长,此名蔡云者较之另一个美人,年岁虽为小,然大胆却过之,最不害羞,什么都愿意尝试,尤喜口技,尽管因经验少,未免青涩、技艺不熟,不过却别有风味。

    荀贞起居之处是后宅西楼,卧室在三层,外无楼阁遮挡,月光如霜,洒入室内,与摇曳的烛光相映,越衬得床上佳人貌美。荀贞醉笑问道:“可是等得久了?”

    蔡云却是乖巧,侧卧於床,手托桃腮,腻声答道:“等得再久,只要等得君来,也不怕久!”

    说着话,她玉足轻挑,探出锦绣被外,露出了光滑如丝的小腿,又上身稍倾,使得锦被下滑,露出了半片酥胸。她竟是已脱去了亵衣,**在锦被之下。

    好像是嫌这还不够诱人,她又媚眼如水,目向荀贞,微吐嫩舌,舔了舔红润的嘴唇。

    荀贞微微一笑,撩开帘幕,跃入床上。

    帘幕悠悠,复又遮住了大床,只闻得幕内蔡云先是吃吃轻笑,不多时吞吐有声,再一会儿细细喘息,多时后音转高亢,一叠声的“亲阿翁、亲阿翁”不绝於室内。良久,室内方转悄寂。

    次曰,荀贞神清气爽,起了诗兴,遂铺纸提笔,命蔡云研磨,书诗一首。

    诗名为《昙》。

    诗云:西楼月下昙夸美,鸟过云唃妙口才。珠蕾幽香两点颤,春潮一片夜深来。

    美人研磨,提写艳诗,荀贞优哉游哉、自得其乐,隔壁屋中却有一人咬牙切齿,怨怨不已。[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