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 前倨后恭因何故

正文 11 前倨后恭因何故

    时入十一月,天转寒凉。

    荀贞来长沙时,为了方便行路,没带太多的行李,并无寒衣,不等孙坚说,吴氏就命人早早地备下了冬衣,送给荀贞等人。

    孙策日日跟着荀贞读学经书、兵法,孙坚年纪虽小,但正因是小孩子,难免好奇心强,有时也带着弟弟孙翊跟在孙策屁股后头,跪坐席上,一副大人模样、似模似样地听荀贞讲书。

    十一月初,孙坚的弟弟孙静从家乡富春来了一趟长沙。

    孙坚兄弟三人,长兄名孙羌,早亡,孙坚行二,孙静最小,是孙坚的同产幼弟。孙家在富春是个不小的家族,宗族数百人,孙坚在外为官,孙静便如荀绲一样,在家掌立门户。

    荀贞前世时不知孙静之名,穿越后,与孙坚结识,这才知道孙坚在家乡还有一个幼弟。

    孙静来长沙是因为快到年底了,他作为孙氏现在富春的家长,正旦时显然是不能来长沙的,所以提前来趟长沙,见一见孙坚和孙策兄弟。孙家本就富足,孙坚常年为官,多次征战沙场,或从讨黄巾、边章,或击定长沙诸郡县之贼,就如荀贞,自然也是收获甚丰,其中不少都送回了家中,也就使得孙家更加富豪了,因此,孙静此次来,大车小车的着实带了不少礼物。

    礼物中有珍奇宝物,也有日常吃用。

    孙坚分了一半给荀贞,荀贞亦不推辞,转交给江禽,命他分给义从们。

    这些义从不辞辛苦,跟着荀贞远至江东,在这里语言不通、水土不服,刚到的时候,不少人因此而病倒,可却依旧都忠心耿耿,无一人逃去。

    荀贞不能在别的方面满足他们,至少在饮食、吃用和恩义上尽量地满足他们。

    孙静在长沙没多待,只待了四五天就走了。

    他走后的次日,桓阶忽至后宅,请荀贞到府中前院去。

    孙坚是从没找荀贞去前院的,荀贞平时无事也等闲不去前院,这时桓阶忽传孙坚的话,请他去前头,荀贞不觉奇怪,边和桓阶一起往前头去,边问道:“文台何故呼我过去?”

    桓阶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无缘无故,荀贞越觉古怪,便又说道:“可是有什么事?”

    桓阶笑答道:“君之名动天下,今阶知矣!”

    “此话何讲?”

    “君还记得前些日,有几个长沙士人谒见府君么?”

    “你说的可是刚好你来给文台送京都消息的那天么?”

    “正是。”

    “我记得。怎么了?”

    “君又可记得那几个士人祈请府君办的几事中,有一件是恳请府君出面为之催讨贷钱么?”

    “记得。”

    荀贞怎会不记得?他对那个士人十分鄙夷,要换了他为是长沙太守,说不定就会找个由头把这个士人给收拾了。

    桓阶笑道:“府君把此事交给了我去办,我一直不得闲,没能去办。今天,那个士人又来拜谒府君了,府君把我召了去,我本以为他是来催府君的,却不意他二话没说,却竟取出债券,当堂付之火盆,将之悉数焚之一炬了。”

    桓阶不是“不得闲”,而是他也不以这个士人的作为为然,所以一直不肯去办这件事,却没想到,这个士人今天又来,不是为催孙坚,而是为烧债券。

    荀贞闻之,颇是惊讶,笑道:“此必是文台以仁义治郡,故此人受到感化。”

    桓阶摇了摇头,说道:“府君固是以仁义治郡,可这人焚烧债券却非是因府君之故。”

    荀贞联想到他刚才说的“君之名动天下,今阶知矣”,心道:“不是因为文台,难道是因为我?……若说是因为我,我到长沙后深居简出,未尝与外人见面,这人又怎会知我?”忽然想起那天那几个士人走时,有一个多次注目於自己,心中一动,想道,“莫不是当时被那人认了出来?”

    一面之缘就被人认出,虽说机会不大,却也不是不可能,特别是对那些平时关心时事的人来说。要知道,荀贞的相貌现在可是悬遍了州郡县乡,只要是见过他相貌的,记性再好点,那么当面把他认出亦不奇怪,——早前罗县的那个亭长不就是一眼就认出了荀贞么?

    “不是因府君之故,又是因何故?”

    “却是因君之故啊!”

    荀贞笑道:“怎会是因我之故?”

    “那天的几个士人中,有一人认出了君,不过他当时不敢确认,回去后,他专门找来了一份朝廷通捕君的文书,比较文书上的画像,越看越觉得像君,可又仍然不肯确定,於是他又暗暗打听,探听出府君与君实为故交,又探听出上月郡府来了一个贵客,说是府君昔年在汝南的故人,如是一来,他便确定了那天所见之人必是画像之人了,因之断定了君是何人!”

    桓阶顿了顿,看了看荀贞的面色,复又说道:“不过,君无须担忧,这人虽认出了君,但却是绝不会向外泄露的,……他今天也和那个烧债券的人一起来了。”

    “他认出了我,和烧债券有何关系?”

    “他断定了君是何人之后,因不知那天和他同去郡府的几人中有没有别的人也认出了君,所以便把他们全都请到了家中,本意是想先试探一番,如无人认出君便就罢了,如有人认出就

    叮嘱他们不要对外乱说,不料在试探的过程中却被人看出了玄虚,被诈出了实情。

    “一听得君在长沙,他们就都想来拜见君,不过却被认出君的这人给阻止了,说既然君潜匿行踪,显是不欲为外人知,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冒昧地烦扰君,只要他们几个人心中有数,平时多注意一点长沙的动静,为君保障好外边的安全就可以了。”

    认出荀贞的这个人说假话的功力不高,要不然也不会在试探的过程中被人诈出实情,可他劝阻诸人来见荀贞的这几句话说得却是很好,颇有“做好事不求名”的“义士”之风。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此君何人,我当面见谢之。”

    桓阶笑道:“他就在前边堂上,君很快就可见到他了。”

    桓阶作为长沙地方上的士人,是颇以这个人的行为为荣的。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诸人听了此人之言,皆以为然,遂不再说来拜谒君,可那个要求郡府为自己催讨贷利的人却独为之羞惭,对他们说:‘天下士人无不翘足延颈,以盼见荀颍阴,颍阴独至我长沙,而方至长沙,尚未见我长沙人物,我却就先让他看到了我为些许贷利而劳烦郡府,此诚可羞也!诸公可不见颍阴,我是一定要去请见颍阴的!我一定要当着颍阴的面烧掉债券,以挽长沙声誉!’”

    说到这里,桓阶又看了看荀贞的面色,笑道:“长沙虽为偏远南郡,士亦知义耻也。此公虽先有求郡府催讨贷钱之举,然一闻君名而便即悔改,亦可谓知耻即改了!荀君,尚请勿要以为长沙鄙薄。”

    闻荀贞之名便即悔改,荀贞自毁前程、甘冒奇险、捕灭邺赵,功夫总算没有白费。

    荀贞笑了笑,说道:“‘知耻近乎勇’、‘力行近乎仁’,如此公者,知耻后勇,烧券力行,可谓勇、仁了,我又怎会以为长沙鄙薄?况乎我与长沙士人虽大多没有打过交道,可却与君相识颇久了,我所识之人中,如数清直,无过君者,我又怎会以为长沙鄙薄?”

    事关长沙名誉,桓阶见荀贞果无小看长沙士人之意,乃大欢喜。

    这么在乎荀贞对长沙士人的评价,也可见荀贞而今的声誉已高到足够的程度了。

    到的前院堂上,堂中除了孙坚,另有二人。

    荀贞看去,一人正是那天目注了他好几次的那人,另一人则正是要求孙坚为他讨要贷钱的人。

    一看到荀贞,这两人忙起身相迎。

    这两人年岁都不小,足可为荀贞的长辈了,可却丝毫不以长辈自居,而竟是以平辈相待荀贞。

    荀贞自不会失礼,仍以晚辈自居。

    迎得荀贞入堂,诸人落座。荀贞看见堂角的火盆中果然一团团的乌黑,乃是被烧掉的债券。那个要求孙坚为自己讨要贷钱的士人满面羞愧,又当着荀贞的面自责己非。

    荀贞笑着宽慰他了几句,又当面向那个认出了自己的士人表示了谢意。

    堂上气氛融洽,孙坚坐在主位,拈须喜笑。

    长沙士人本多看不起他,这两个士人前些天来时非但不感念他平定长沙贼乱的恩德,反倒对他“盛气凌人”,乃至以族势相迫,而今日来到郡府后却“服服帖帖”,执礼甚恭。

    他望望这两人,又看看荀贞,美滋滋地心道:“若无贞之,这两个老儒又怎会前倨后恭?哈哈,哈哈,痛快痛快!”

    只是可惜,荀贞现是亡命之身,不能抛头露面,要不然,孙坚在长沙士人眼中的形象必然会为之一变,哪怕是州刺史王叡恐怕也不敢再轻视孙坚了,——孙坚不是士人又怎么了?鼎鼎大名、天下传颂的荀贞都相信他,谁也不投,独来投他,谁还能以“出身寒微”来鄙夷孙坚?

    孙坚又心道:“策儿得蒙贞之赐字,又拜入了贞之的门下,我今日所受之被士人轻视之辱,他来日必不会再受了!”

    孙坚表面上对轻视他的那些士人没有什么怨词,可他性本猛鸷,战功赫赫,又怎会不在心中对此遗憾衔恨?只不过他自知出身低微,也的确觉得自己比不上那些士人的学问、风度和家声,故此忍而不发罢了,还是那句话,他自己可以忍,却不希望他的儿子们也像他这样忍。

    当晚,孙坚叫来吴景,又大骂了他一顿。

    吴景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委屈询问。

    孙坚把今日那两个士人“前倨后恭”的态度给吴景说了一遍,骂道:“我要是像你那样,把贞之拒之门外,又岂有今天的痛快?而且事情如传出去,我孙坚的名声不知会坏成什么样!”

    吴景诺诺。

    “从今之后,你要像对我这样对待贞之!不得有丝毫懈慢。”

    “诺。”

    “我让你给贞之找小妻的事儿,你办得怎么样了?这么久了,怎么连个消息也没有?你是不是没当回事儿?”

    吴景大叫委屈,他又不是一个闲人,他在孙坚的义从军中也是任有军职的,平时既要上值,又得操练部曲,得闲时不多,他总不能成天正事儿不干,专门去给荀贞物色小妻。

    孙坚听了他的辩解,说道:“从今日起,你不必去上值了,也不用去营中操练部曲,专心一志去给贞之物色小妻!……对了,还有给玄德物色良配。”

    吴景这时也已经想明白他之前给孙坚的建议实在是个馊主意,此时半句不敢多说,唯唯应诺。

    虽是应诺,但吴景是在军中待惯的人,让他突然不去军中,改而满郡地去给荀贞物色小妻、去给刘备物色良配,他其实也是有点不乐意的,这种事儿分明是妇人所为之事,又怎是大丈夫当为的?只是虽不乐意,却也不敢对孙坚道出。

    不过,没过几天,便有一人出来,给他解了烦忧。[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