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 洛阳图穷将匕见

正文 10 洛阳图穷将匕见

    回信是曹操写的。

    在回信中,曹操先是大大地褒誉了荀贞一番,表达了对荀贞为忠义而无惧生死的勇气的敬佩,接着略微叙说了一下洛阳士人对荀贞捕灭邺赵的议论,凡是清正的士大夫、士子以及太学生,无不交口称颂,荀贞虽然一次洛阳都没去过,他现在在洛阳的名头却是一时无二。

    再之后,曹操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洛阳如今的政局。

    自今年三月,因刘焉之奏请,朝廷复设州牧后,至今先后拜了三个州牧,一个是刘焉,拜为益州牧,一个是黄琬,拜为豫州牧,一个是刘虞,拜为幽州牧。

    “牧”一职,由来已久,据说舜时置天下为十二州,就设立了州牧,又称州伯。夏代时,分天下为九州,亦有州牧,如舜时。

    入到前汉,本无此职,前汉惠帝三年,开始派遣御史监察三辅,后在各州俱设监察御史,武帝元封元年,召回了各州的监察御史,不复再设,然后於元封五年置部刺史,此即州刺史职位的设置之始。刺史不理军政,专以刺举、督察为责,行视州部,以“六条”问事。

    武帝之后,成帝绥和八年,大司空何武与丞相翟方进共同上奏,认为“《春秋》之义,用贵临贱,不以卑临尊”,而现在刺史秩仅六百石,“位下大夫,而临二千石,”这是“轻重不相准,失位次之序”,因之奏请天子,请求“罢刺史更置州牧,以应古制”,获得了成帝的许可。

    虽然说何武、翟方进的这个建议实际上只是把刺史的名称改为州牧,秩俸提高到二千石,实际的职掌并无变化,但从中央集权的角度考虑,他两人的这个提议却是大错特错。刺史正因为有监二千石太守之权,权力太大,所以才不应该给它高秩,“以轻驭重,以卑临尊”,此本是朝廷的平衡之术,刺史本就权重,再给它高秩,那么在地方上谁来制约刺史?

    所以仅仅两年后,哀帝建平二年,便因朱博的奏请,朝廷又把州牧改成了刺史,但没过几年,哀帝崩,平帝即位,王太后临朝,王莽把持住了朝政,王莽好古,遂又把刺史改成了州牧。

    前汉时,刺史、州牧互改了好几次,不过不管是州牧也好、刺史也罢,不同的只是秩俸,权力、职掌上并无什么明显的不同。

    光武中兴,建立本朝。光武雄才大略,娴明政事,自然不会干傻事,所以他废止了州牧之制,改仿武帝,在除了司隶之外的十二个州重置州刺史,而於司隶则置司隶校尉。这次改动之后,刺史就没再变过,直到今年三月,因了刘焉的奏请,朝廷乃又复置州牧。

    看起来,朝廷此次改刺史为州牧是有“故事”可依,是在仿照前汉的故事,——汉室是很重视“故事”的,拿本朝来说,只要前汉或本朝之前有过类似的事,那么实行起来就是“有理可依”、“有据可依”,阻力就不会太大,但是,与前汉的几次刺史改州牧不同的是,这一次刺史改州牧,州牧却是有了在州中的军政实权,州部就此从“监察区域”变成了“行政区域”。

    州牧有了实权,上马管军,下马理政,州部成了行政区域,各郡太守均得服听命令,而且因为州牧秩高权重,出为州牧的只能是朝廷重臣,如今年出为州牧的三个人便全是本为九卿,刘焉、刘虞且是宗室,,那么可以想见,州牧到了州部后,威望必也高重,如此一来,若是短暂的实行或许还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和太坏的后果,可如果一旦长期实行,无异是埋下了地方割据的种子。

    天子对此大概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今年任用的三个州牧里边两个都是宗室,黄琬虽非宗室,却是公族子弟,素有忠名,只可惜,天子对此虽有警惕,却也不过是空费心机罢了。孙坚、桓阶倒也罢了,荀贞却知,随着时局的发展,州牧之势终至不可制,朝廷变得形同虚设。

    曹操没有对朝廷此次的“州牧之设”发表意见,只是因为荀贞是豫州人的缘故,特地多说了几句出为豫州牧的黄琬,紧接着,曹操便转笔说到了洛阳近期的朝局。

    他首先说到的蹇硕、何进、袁绍。

    天子信用蹇硕,以为元帅,督司隶校尉以下,虽然大将军何进也在他的领属以下,但何进毕竟位为大将军,而且又有袁绍等人团聚在他左右,蹇硕犹畏忌之,担忧他会对自己不利,於是与诸常侍共同建议天子遣何进西击边章、韩遂。

    天子听了他们的,赐何进兵车百乘,虎贲斧钺,打算诏遣他带兵出京。何进得人暗中送讯,知这是蹇硕和常侍的阴谋,遂奏请遣袁绍东击徐州、兖州的叛乱,说等袁绍回来,他就出兵。

    这件事刚发生不久,因此之故,袁绍刚离京都,现不在洛阳,也所以这封回信是由曹操写的。

    曹操在写到这一段时,隐晦地写出:蹇硕之所以劝说天子遣何进出京,而天子又之所以同意,并非只是因为何进、袁绍等与宦官存在矛盾,更深层的原因是牵涉到了立谁为皇太子之故。

    何皇后所产的刘辩是嫡长子,该被立为皇太子,可天子不喜欢他,认为他轻佻无威,不可为人主,所以想立王贵人所产的刘协为皇太子,但皇后有宠,何进又握重权,故天子迟疑不决。

    天子以蹇硕为元帅,何进虽贵为大将军却也归蹇硕领属,一方面固是因天子信赖蹇硕,另一方面却也是因为天子不想立刘辩为皇太子,所以不愿给何进太重的兵权,以免将来生变,而这次蹇硕等人一说,天子即同意遣何进出京,也是出於这个缘故。

    ——现在洛阳的政局实在是错综复杂,有士大夫与宦官的政斗,又有“皇储”之争。何进作为刘辩的舅舅,他与袁绍等士人走得近,往深层里挖掘,其中未尝没有无奈之故。荀贞虽然没去过洛阳,但从袁绍、曹操等人的信中,从派去洛阳打探消息的人传回来的一些话中却也知道何进、何苗兄弟不和,何进倾向於士人,何苗则倾向於宦官,当年何皇后之所以能够得宠、成为皇后便是赖了宦者之力,故此何苗一直反对何进和袁绍等士人走得太近,可不和士人结盟,何进又能怎么办?天子信用的蹇硕等宦官为了自己的利益,当然会顺从天子的意思,支持立刘协为皇太子,要想与他们斗争,要想立刘辩为皇太子,何进只能借重士人的力量。

    一边需要借重士人的力量,以保证刘辩能被立为皇太子,一边又觉得何苗的话不错,如听从袁绍的意见,把宦官尽数诛掉,那么士人之势便无人可制,朝廷大权必将被士人垄断。

    以是之故,何进其实也是很矛盾的,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荀贞只从袁绍、曹操等的信中和一些听闻到的事情中都能体会到他左右不定的犹豫。

    说过何进、袁绍、蹇硕的事情,曹操又提了下天子阅兵於平乐观之事。

    从曹操的信中,荀贞才知道,天子阅兵平乐观却竟是因为何进的奏请。在闻术士称京都将遭兵灾、两宫流血后,何进的司马许凉、假司马伍宕对何进说“《太公六韬》说:天子将兵事,可以威厌四方”,何进以为然,遂入奏天子,天子乃召四方兵,讲武於平乐观下。

    接着,曹操又说了点鲍鸿、赵瑾的事儿。

    鲍鸿是西园八校尉中的下军校尉,位仅在蹇硕、袁绍之下。赵瑾是上军校尉蹇硕的部下,为上军别部司马。就在曹操写信的时候,鲍鸿被朝廷派去汝南讨击葛陂黄巾,赵瑾则被派去平定巴郡的板楯蛮之叛。赵瑾是蹇硕的人,鲍鸿则是袁绍一党。

    因为没能把何进调出京都,所以蹇硕又奏请天子,改对西园校尉中的袁绍一党下手。

    西园八校尉的这八个人选是士大夫与宦官平衡的结果,其中有宦官的人,有士大夫的人,相比之下,士大夫占了上风,如袁绍、曹操、鲍鸿、赵融、淳於琼等都是士人,蹇硕虽为上军校尉,统率其余七个校尉,可真正与他同为宦官一党的只有冯芳,冯芳是已死的故中常侍、车骑将军曹节的女婿,所以,为了更进一步地掌控兵权,蹇硕奏请天子,遣鲍鸿出京击乱。

    作为平衡,在士大夫的要求下,他也派了自己的别部司马赵瑾远击巴郡的叛乱。

    袁绍一党在这件事是吃了亏的,鲍鸿是下军校尉,赵瑾只是个别部司马,孰轻孰重不必多说。袁绍先被派去击兖州、徐州之乱,鲍鸿又跟着被遣出京师,上、中、下三个校尉,现只有蹇硕一人留在京都,没了袁绍、鲍鸿在前头顶着,曹操这个位列八校尉第四的典军校尉首当其冲地感受到了压力,更且别说曹操和蹇硕还有仇,当年为曹操为洛阳北部尉,年轻气盛,为了立威扬名,杖死了蹇硕的叔父蹇图,曹操在西园里的日子颇不好过,不过好在他出身大宦官世家,他父亲又得天子信爱,刚当过太尉,蹇硕倒也没有太过地逼迫、为难他。

    接下来,曹操在信中提到了盖勋。

    袁绍离京前,与盖旭交结。盖勋对袁绍说:“天子聪明,但拥弊於左右耳,若共并力诛嬖幸,然后征拔英俊,以兴汉室,功遂身退,岂不快乎!”却是意气相投,入京没多久就和袁绍诸人结为了一党。荀贞在傅燮的信里听说过盖勋,盖勋也从傅燮的口中听说过荀贞。荀贞捕灭邺赵的事情传到京都后,袁绍党中颇有人惊讶震骇,盖勋知道后,不以为然,对袁绍、曹操等人说了句话,说道:“吾与荀侯虽素未谋面,然久闻其名,故汉阳太守傅公素重荀侯,多次向我说荀侯乃是英俊之才、忠义之士,今荀侯捕灭邺赵,有何惊奇?”

    曹操於信中感叹言道:“卿与元固素不相识,而元固知卿,此即古之神交乎?”

    信末,曹操对荀贞说“今有黄公为豫州牧,卿自可不必复担忧宗族、家乡”,并说,他和袁绍也已经派人去过颍川、颍阴,和颍川郡守、颍阴令俱打了招呼,请他们多照顾荀氏宗族,又在最后提到:“襄阳蔡德珪,荆州豪士,吾之故交,吾别有信付德珪,嘱以卿事,卿於长沙如不尽意,可往而依之。”

    蔡德珪中的“德珪”明显是个字,此人是谁,荀贞不知,不过以曹操的谨细,既然他敢把荀贞在长沙的事告诉此人,敢对荀贞说“於长沙如不尽意,可往而依之”,那么这个人肯定是可靠的。

    整个一封信,曹操说了不少事儿,不过却无一言涉及荀贞以后的前途。

    曹操虽很想帮荀贞脱罪,可有赵忠在前,他却也无可奈何,对荀贞的前途,他没什么可说的。又因曹操知荀贞向来豁达大度,料他必也不会在意这些,所以在信中亦无只字对他的安慰。

    曹操信中虽无一字提及荀贞以后的前程,然却正如他之所料,荀贞对此的确是浑然不以为意。

    荀贞明知历史的走向,对自家的前程又何必着急?

    如今洛阳的朝争虽然激烈,然因天子在位之故,远远尚未到图穷匕见之时,只要再耐心地等上些时日,也许是明年,或许是后年,看如今洛阳的局势,士大夫与宦官的斗争渐至白热化,最晚也应该不超过后年,总之也就是最多再等这一两年的时间,只要等到今天子崩,等到何进、袁绍召四方诸侯、豪杰入京,他荀贞之这条“暂时蛰伏的潜龙”就可以一跃冲天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