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 太守长史两不负

正文 9 太守长史两不负

    荀贞来到长沙后几乎足不出后宅,很少与郡府的吏员们照面,知道荀贞真实身份的郡吏不多,桓阶是其中之一。

    桓阶是长沙临湘本地人,少小知名,很早就出仕郡县,孙坚来长沙上任时他便已是郡功曹了。桓阶虽是士人,但与俗儒不同,慧眼识人、有义直之节,并不因为孙坚门第低微而便轻视孙坚,反而积极地配合孙坚,孙坚讨定长沙区星、击平桂阳与零陵叛军,其中皆有桓阶之功。

    桓阶积极配合,孙坚当然投桃报李,也很看重桓阶,到今年十月,也即这个月,孙坚到长沙就满够一年,可以由守转为真,可以举荐孝廉了,今年的孝廉名单里,排在第一的就是桓阶。

    孝廉的名单一上去,那么桓阶就不单是孙坚的属吏,而且是孙坚的“门生”了,两人的关系也由此便不与寻常的长吏、下吏的关系相同,以是之故,桓阶得以知晓荀贞的真实身份。

    看见荀贞也在,桓阶先向孙坚行礼,继又向荀贞行礼。

    荀贞含笑还礼。

    孙坚说道:“伯绪,你来的正好!我正有几件事交代你去办。”

    桓阶应道:“请明公示下。”

    孙坚把适才那几个士人的事情一一告之於他,吩咐说道:“就这么几件事,你今天就拣选曹吏,及早办好。”

    桓阶应诺。

    孙坚问道:“你适才步履匆匆,可是府中有何事体?”

    桓阶眉带忧色,说道:“府中一切安好,……只是从洛阳传来了两个消息。”

    “什么消息?”

    “一个是青徐黄巾复起,寇掠郡县。”

    荀贞、孙坚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平时关心军事,对国家各地的反乱均很了解,更都曾参与平定中平元年的黄巾之乱,对青徐黄巾的情况更是清楚。

    中平元年时,青、徐虽也起了黄巾,响应张角,但声势没有冀州、豫州那么大,甚至连荆州南阳也有不如,所以皇甫嵩、朱俊都没有带兵去击,主要只凭青、徐的州郡兵就将之平定了。

    但,这不是说太平道在青、徐的影响力不行。

    事实上,太平道在青徐的影响力、凝聚力是很强的,不逊於冀、豫,张角所传之太平道最早便是起源自青徐地域的琅琊郡,太平道在这里的影响力、凝聚力又怎么可能会不强?

    不但有影响力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起冀、豫,青、徐实际上更具有起事的民众基础,因为一方面青、徐地方的民风素来劲悍轻剽,本朝建国以来,青徐地方一直反乱不断,另一方面,远的不说,只今天子登基之后,青、徐这块地方就灾害不断,或海侵,或旱涝,或蝗灾,而朝廷因为府库空虚,多数时无法给以赈济,这就使得青、徐流民众多,怀怨望者极众。

    一方面是民风剽悍,一方面是怀怨望者极众,这就好比是个火堆,一点即燃,再加上太平道的领导和组织,那么点燃这个火堆的火星也有了,按理说,青徐黄巾起事的声势应该很大,可为什么在中平元年时,青徐黄巾起事的规模却不及豫、冀,亦不如荆州南阳?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起事前,青州济南太平道的渠帅唐周叛变了,他向朝廷告密了,这么一来,青徐地区的太平道组织一下子就被破坏掉了,起义还没开始前,青徐的太平道渠帅就大多被州郡捕拿、杀掉了,蛇无头不行,组织一被破坏掉,没有了渠帅们的领导和彼此呼应,太平道在青徐的信众再多,也是一盘散沙,故此当时起义的规模不大。

    规模不大对朝廷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在平定中平元年的黄巾起义时省了不少功夫,坏处是青、徐地区的太平道底子还在,一时的沉寂不代表永远的沉寂,这个火堆早晚还是会被点燃的,现在就到了喷发的时候了。

    青、徐黄巾之名,荀贞这世知道,前世时也知道,曹操麾下赫赫有名的青州兵不就是来自青徐黄巾么?正因为青徐黄巾起事爆发的晚,所以尤其显得引人注目,尤其显得威势惊人,而比起在前边先趟过路、耗费过汉室力量的张角起事,青徐黄巾也因之坚持得时间更长。

    冀州有黑山军,冀、凉、司隶交界处有白波军,凉州有王国、韩遂、马腾,幽州有张纯、张举、丘力居,匈奴、乌桓诸族叛乱不断,鲜卑在外虎视眈眈,今年四月豫州汝南亦又起黄巾,如今再又加上了最盛时拥众数十万的青、徐黄巾,而江东之地虽然较为安定,蛮夷、吏民却也是时有反乱,如果说今年以前汉家的天下是风雨飘摇,那么现在就是摇摇欲坠了。

    荀贞长叹一声。

    桓阶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为“虽有平天下之志而却无用武之地”而喟叹,也长叹了一声,说道:“当今国家宦者当权,奸佞充之於内,不能选用贤能,黄钟毁弃,如荀君者,文武兼资、世之人杰,而却竟因为忠义而被通捕,实在可恨可叹!”

    孙坚亦喟然长叹,对荀贞说道:“卿之才,我素知也。设如国家能选贤用能,任信忠臣,以卿之能,付卿五千众足能横行青、徐,击贼定乱!”

    荀贞本只是感叹汉室将亡,并无这等意思,但听了桓阶、孙坚这么说,却也不能说他根本就没带兵去击青徐黄巾的意思,只好顺着他俩的话头应了两句,转换话题,问桓阶道:“君适才言从洛阳传来了两件事,不知另一件是什么?”

    “京师术者望气,以为洛阳将有兵灾,两宫流血,天子欲厌之,遂虽征四方甲锐,耀兵於平乐观,自称‘无上将军’。”

    两宫即皇宫,天子所居的皇宫分为名南、北,共有二宫。厌就是厌胜,用术法或祈祷来制胜妖魔、敌人。耀兵也就是检阅部队。平乐观是洛阳城外一个宫观的名字,前汉时高祖在长安建了一个平乐观,入到本朝,明帝取长安的飞廉和铜马移至洛阳西门外,也建了一个平乐观。

    荀贞闻之,顿时惊讶。

    他倒不是惊讶天子耀兵,而是惊讶洛阳将有兵灾、两宫将会有流血事件这两件事,却居然能被望气的术士提前看到?

    转念一想,他又不惊讶了,当下海内大乱,洛阳虽是都城,却也不是没有遭兵灾的可能,前时不就有贼乱荥阳?荥阳离洛阳便没多远。故此说,被术士侥幸蒙对也不奇怪。

    楚国灭亡时,人传“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其余五国灭亡的时候又焉知无有类似的话?只是最后亡秦的的确是楚人,所以这句话才被流传了下来,“洛阳兵灾”之语大约也是如此。

    荀贞走神的功夫,孙坚与桓阶针对此事发了几句评论,荀贞忽听到桓阶提到“盖勋”,忙收回思绪,侧耳倾听。

    却听桓阶说道:“天子遂召盖勋……。”

    荀贞打断他,问道:“盖勋?”

    “是啊。”

    “可是敦煌盖元固么?”

    “正是。”

    “他不是在汉阳为太守么?”

    盖勋是敦煌人,字元固。

    荀贞认识的凉州人不多,除了皇甫嵩、董卓、傅燮之外,盖勋是其中之一。不过与皇甫嵩、董卓不同的是,他没有与盖勋见过面,只是在傅燮的信中听说过此人,——傅燮在任汉阳太守时,盖勋是傅燮的长史,傅燮战没后,盖勋因战功而被擢升,接任了傅燮的位置。

    桓阶一看荀贞的模样,就知道他刚才没有听自己说话,便又把话说回去,解释说道:“不错,他之前是汉阳太守,不是现被朝廷征拜为讨虏校尉,天子耀兵时,他刚好到达京都,所以天子在耀兵后便召见了他。”

    “噢!原来如此。……天子召见他后,都说了些什么?”

    “盖勋久在凉州,北地羌胡与边章、韩遂之乱是他亲眼所见、亲身所历,天子因问他:‘天下何苦而反乱如此’?盖勋答道:‘幸臣子弟扰之’。”

    所谓“幸臣”,也就是天子左右的宦官、常侍们了。

    盖勋家世显赫,家世二千石,其家乃是凉州冠族,其为人又刚义正直,所以他敢当着天子的面直斥赵忠、张让、蹇硕等宦官。

    大臣们在天子面前痛斥宦官的不少,天子有时候听听,有时候不听,不知道对盖勋的话,天子会如何反应?荀贞问道:“天子何以答之?”

    “时上军校尉蹇硕在座,天子顾问蹇硕,蹇硕恐惧,不知所对。”

    原来蹇硕也在座!若论在宦官们中的资历、地位,蹇硕或不及赵忠、张让,但是若论天子的信任,蹇硕却半点也不逊於赵忠、张让,特别是西园八校尉设置之后,蹇硕因壮健有武略而被拜为了上军校尉,手里掌握了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连大将军何进都得听从他的命令,在京都的权势、威风更是不但不比张让、赵忠小,甚至反而比张让、赵忠还要强上一点了。

    盖勋的胆子真是不小。

    荀贞叹道:“文台,故汉阳太守傅南容,你我之友也,死於忠义,盖讨虏,南容之故长史也,於天子、上军校尉座前,义斥宦者之非,是因为凉州的义士多,还是因为他两人物以类聚呢?”

    当年从讨黄巾时,傅燮在皇甫嵩的帐下,是皇甫嵩的爱将之一,孙坚与他也是认识的。

    孙坚默然片刻,答道:“有贤太守,必有贤长史。”

    说起傅燮,荀贞就觉心痛,他闭上眼,把这袭来的感伤心痛往下压了压,待平复了心绪后,又问桓阶:“蹇硕不知所对,天子又说什么了没有?”

    “天子又问:‘吾已陈师於平乐观,多出西园财物与兵士,何如?’盖勋答道:‘臣闻先王耀德不观兵,今寇在远外而却耀兵京都,何益於国家?不足以昭显果毅,只是黩武罢了。”

    荀贞、孙坚以为然。

    孙坚叹道:“盖讨虏所言极是!”

    荀贞则又叹了口气,说道:“冀、凉、幽、并之乱未定,青徐黄巾又起,北地危急,此存亡之秋也,而国家却先於三月重置州牧,复於眼下观兵不耀德,……文台,桓君,时局如此,夫复多言啊!”

    如把中平元年说做是汉室气运转折的一个关键年份,那么今年则也是一个关键年份。

    不是因为青徐黄巾复起,也不是因为术士蒙对了洛阳将有兵灾,而是因为今年三月时,应宗室刘焉之建议,朝廷下诏,重置州牧。

    这道诏书下来时,荀贞、荀攸、程嘉等人就讨论过,皆以为弊大过利,来到长沙后,闲暇无事,议论政事的时候,荀贞也又和孙坚、桓阶议论过此诏,孙坚对政治不敏感,初时没看出此诏的坏处,桓阶也没有看得那么远,但在听了荀贞的分析后,两人都赞同了荀贞的意见。

    这时听荀贞又提起此事,孙坚、桓阶对顾一眼,遂不复说,唯相对叹息罢了。

    这边才说起盖勋,次日,荀贞接到洛阳的一封来信,信中便又提及盖勋。

    荀贞从魏郡逃亡时,没有对任何外人说他将去何处,到了长沙后,他写了几封信,有写给族中的,有写给袁绍、曹操等人的。

    这封从洛阳来的信便是袁、曹等人的回信。

    ——

    1,飞廉、铜马。

    飞廉是古风神,铜马即铜铸的马,大约是明帝在长安把前汉铸造的铜像带到了洛阳,仿前汉故事,修建了一个与前汉同名的平乐观。——不过明帝取来的这些飞廉、铜马最后大约却被董卓给毁掉了,董卓时,“悉取洛阳及长安铜人、钟虡、飞廉、铜马之属,以充铸焉”。

    两汉的这两个平乐观都很大,有很大的广场,是一个搞大型活动的地方,前汉武帝时,一些大型的活动就是在长安平乐观搞的,如元封年间,“夏,京师民观角抵於上林平乐观”。

    2,盖勋。

    盖勋和凉州从事苏正和有仇。武威太守倚恃权势,恣行贪横,苏正和举报他的罪行,凉州刺史梁鹄害怕得罪武威太守的后台,想杀了苏正和,可又拿不定主意,当时盖勋虽然只是汉阳长史,但因为盖家是凉州冠族,盖勋又正直刚义,在凉州素有声望,所以梁鹄便去找他,询问他的意见。有人劝盖勋,可以借机报仇,但是盖勋却拒绝了,说:“谋事杀良,非忠也;乘人之危,非仁也”,於是劝谏梁鹄,“喂养鹰鸢就是为了捕猎,因为捕猎而杀害鹰鸢,那以后用什么捕猎?”梁鹄从其言。苏正和喜於得免,便拜访盖勋,表示感谢。可是,盖勋却闭门不见,叫门下传话,说“吾为梁使君谋,不为苏正和也”,对苏正和怨之如初。

    从这段故事里,不但可以看出盖勋正直的为人,其实也可以略窥两汉的世风、士风:一方面尚义尽忠,另一方面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这两方面泾渭分明却又不会因私废公。

    盖勋和傅燮一样,也是个忠勇刚义的人。

    中平元年,梁鹄去职,左昌接任凉州刺史,时北宫伯玉、李文侯叛乱,左昌趁着征兵贪污了军费数千万。凉州的州治冀县同时是汉阳的郡治,盖勋知道了此事,固谏,左昌大怒,便令他屯守汉阳郡阿阳县,正对着叛军的兵锋。左昌本以为盖勋就算不战败死,也肯定会大败,而如他一败逃,就可用军法将他处死,不料盖勋却不但挡住了叛军,而且数立战功。

    叛军打不下阿阳,遂专攻金城郡,杀了金城太守,胁迫边章、韩遂入伙,举边章为首。

    盖勋劝左昌救金城,左昌不救。不久,叛军把左昌包围在了冀县,左昌惊慌失措,檄召盖勋援救。与盖勋同在阿阳的凉州从事辛曾、孔常畏惧叛军的声势,迟疑不敢去,盖勋怒道:“以前庄贾失期,司马穰苴将其斩首,今天你们两个小小从事,难道还比庄贾这个监军的地位还高?”辛曾、孔常惧而从之。

    盖勋率兵援冀县,斥责边章、韩遂的背叛之罪。边章、韩遂都说“左使君当时如果听了你的话,派兵来救金城,或许我等还能自改,不致从叛起乱,但现在我等罪行已重,不得降也!”虽然不能投降了,但敬重盖勋,边章、韩遂等解围而去。

    左昌让盖勋去送死,盖勋却反过来救左昌,可见其忠勇;边章、韩遂因他的来到而解围,可见其在凉州的名望。

    左昌因为贪污被免职治罪,槛送京师,宋枭接任凉州刺史。

    宋枭想让凉州人家家抄写《孝经》,以平息叛乱。盖勋谏止,说这么做只会让凉州人怨恨、让朝廷嘲笑。宋枭不听,奏请朝廷行此事,结果,果被朝廷诏书诘责,以“虚慢”的罪名又把他给槛送京师了。

    杨雍接任凉州刺史。护羌校尉夏育被叛军包围在右扶风,盖勋与州郡合兵救夏育,到了狐槃这个地方,被羌人击败。盖勋收余众百余人,为鱼丽之阵,——鱼丽之阵就是把战车放到前边,把步卒放在战车的后边,或进攻敌人,或以此来对抗敌人的进攻。盖勋坚守激战,羌人的精骑夹攻急击,虽有战车为屏,奈何众寡悬殊,汉兵多死,被羌人攻破阵线。盖勋身负三创,坚立不动,指着汉军的木标说:“必尸我於此!”句就种部落的羌人首领滇吾素来被盖勋厚待,於是骑在马上,用兵器拦住了羌人,说道:“盖长史贤人,你们如果杀了他,那就是负天。”盖勋仰脸大骂:“死反虏,你知道什么?快来杀我!”羌人因为他的勇气和壮烈而相识大惊。滇吾下马,把坐骑让给盖勋。盖勋不骑,遂为羌贼所执。但是羌人服其义勇,不敢加害,把他送回了汉阳。傅燮战没后,杨雍便表奏盖勋接任了汉阳太守的位置。

    傅燮战死前,围城的匈奴骑兵也曾像滇吾一样,因为敬重傅燮的正直刚义,同时为报昔日受傅燮厚待的恩,亦尝在县外下马、叩头求傅燮出降,“求送燮归乡里”。

    傅燮亦如盖勋,明知必死却依然坚守不弃。

    傅燮、盖勋一个汉阳太守,一个汉阳长史,可谓是太守不愧长史,长史不愧太守,并相辉映,忠义刚勇之气,共流传千古。[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