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 生子当如孙伯符

正文 6 生子当如孙伯符

    荀贞这话并非溢美之词。

    荀贞此次驰行数千里,历经冀、司隶、豫、荆四州,除了在魏郡境内时未尝遇到贼寇外,一路行来甚是不易,尽管他带的随从不少,却依旧遇到了好几次“盗贼”围攻。

    围攻他们的这些“盗贼”,有的是真正的贼寇,有的是黄巾余部,有的则是流民。

    面对荀贞全副武装、久经沙场的甲骑义从,这些“盗贼”的进袭自然是不可能成功的,但却也由此可以看出当今天下之乱,而入到长沙界内后虽亦时常碰见流民,可就治安来说,却比之前经过的司隶、豫州强得太多了,数百里行下来,竟是没有碰上一股盗贼。

    这倒不是说长沙郡内就没有盗贼了,至少比之司隶、豫州,长沙境内的盗贼不多,这显然是孙坚的赫赫威名所致之功了。

    孙坚少为县吏,年十七以勇武闻名地方,被郡召署为“假尉”,年十八又以郡司马的身份募召了千余精勇,与州兵、郡兵合,讨破了拥众万数的会稽妖贼许昌,后又从扬州会稽人朱俊讨黄巾,又从荆州南阳人时为太尉的张温讨边章、韩遂,在荆、扬本就很有名气,长沙人知他猛鸷敢战之名,到郡上任后,他又旬月间克破区星,旋又冒着被朝廷治罪的危险,率兵越境寻讨,破灭了在零陵、桂阳二郡起兵响应区星的周朝、郭石,凭其一己之力,使得三郡肃然,可称刚勇果敢,朝廷录其前后功,拜他为乌程侯,这就使他的威名更大了。

    这么大的威名放在这里,那么多骁勇剽悍的义从摆在这里,长沙郡内的治安怎能不好?

    孙坚连连摇头,说道:“贞之,你这就不是在说老实话了!你有什么可惭的?我的微末战功又哪里比得上你逼死张角、击退黑山、平定赵魏、威震冀州?”

    逼死张角的是辛瑷,但辛瑷是荀贞帐下的骑将,所以也是荀贞的战功。

    “今我为亡命之身,往昔之事何足道也?”

    孙坚正色说道:“君今虽亡命,然起原却是忠义,海内十三州,而今谁不知君名?谁又不对君之忠义褒誉传颂?只我所知,长沙郡内传颂君名的便比比皆是。贞之,我佩服你!”

    孙坚不是士人,以武功起家,在士人把持舆论的当今,要想仕途顺畅,他只能在“忠、义”二字上下功夫,他早年任侠,素有侠气,“义”字不必说了,“忠”之一字现正是他积极所求的,他去年越境讨零陵、桂阳贼时,郡主簿进谏,劝他不要这么做,因为二千石无诏令是不得私出郡界的,连私出郡界都不行,况乎领兵出界?可他没有纳谏,当时回答说道:“我没有文德,以征伐为功,这次越境征讨是为了驰援邻郡,如以此获罪,无愧海内!”从这几句话就能看出,他越境出讨不但是因他猛鸷敢为的本性,也是因他为求“忠勇”的美名。

    故此,对荀贞不顾安危,捕灭邺赵的“忠义之举”,他发自肺腑佩服。

    孙坚和荀贞多年未见,这一见面自是别有一番亲热。

    孙坚把荀贞等人安排在了后宅住下,这与荀贞当日安置从赵郡去到魏郡投奔他的邯郸荣一样,是把荀贞当成自己人了,他又把妻妾子女召出,命之拜迎荀贞。

    孙坚的大妻姓吴,便是原本历史中三国时著名的吴夫人,孙策、孙权兄弟的母亲。

    孙策、孙权兄弟现年尚小,孙策今年十四岁,孙权七岁,孙坚还有一个幼子,是孙策、孙权的弟弟,亦是吴夫人所产,年岁更小,刚五岁。

    荀贞不知孙坚共有几个儿子,对他别的儿子也不了解,只知孙策、孙权,闻得年纪较大的二子便是孙策与孙权,不免多看了几眼。

    孙权年纪太小,没什么看头,荀贞只觉他颇为沉稳,与寻常孩童有异,但也仅此而已。

    孙策虽只十三四岁,尚是个总角少年,却已很引人注目。

    他相貌俊美,举止落落大方,与荀贞尽管是初见,毫无怯生之状,说话时声音明朗,未语常带三分开朗的笑容,用后世的话说,分明是个阳光健康的少年。

    便是不知孙策后来的成就,只看眼前这个少年,就能知道此子将来必非池中物。

    荀贞和他只说了几句话就喜欢上了他。

    荀贞记得曹操后来曾说过一句话:“生子当如孙仲谋”,这句话既是居高临下以长辈自居的“老气横秋”之言,也是对孙权才能的一种肯定。

    孙权固是一代雄主,可现在只是一个孩童,根本比不上孙策的光彩夺目。

    荀贞叫孙策近前,让他坐在身边,问他道:“子可有字么?”

    孙策才十三四岁,哪有什么字?答道:“尚无。”

    荀贞转对孙坚笑道:“如此,我给他取一字,如何?”

    通常来说,男子成年后才会取字,但也有例外。

    孙坚笑道:“卿名族俊彦、饱读之士、海内英雄,如能给犬子赐字,求之不得。”

    男子的名主要是由家中的长辈来取,字可以灵活一些,可以由尊长取,也可以自己取,比如傅燮,他的字“南容”就是他自己改的。

    荀贞现虽是亡命之身,可却是荀氏子弟、故二千石、曾经的颍阴侯,最重要的,他现而今名声大振,已跻身入第一流的士人之列,由他来给孙策取一个字,确如孙坚所云:求之不得。

    荀贞摸了摸孙策的脑袋,笑问孙策:“你说好么?”

    孙策爽直地答道:“我常听阿翁讲说昔年与公讨击黄巾的故事,早就渴求谒公了,公如能给我取字,就像我阿翁说的,求之不得!”

    荀贞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脑袋,对孙坚说道:“此子为卿长子,可字伯符。”

    孙坚低声念了两遍:“伯符、伯符。”大喜道,“好,好!真好字也。”

    孙策的这个策字有策命的意思,应试朝廷者对答的文字也叫策,而符则有符信的意思,如朝廷调兵所用的信物叫虎符,又如上级官寺给下级官寺的行文叫符书,以“符”对“策”,寓意了荀贞对孙策将来立功国家、出将入相的期望。

    荀贞见孙坚满意,又笑问孙策:“你觉得‘伯符’二字如何,愿用来做你的字么?”

    孙策应声说道:“策将来必不负公今日勉励!”

    他却是懂了荀贞给他取字为伯符的意思。

    荀贞不由再次哈哈大笑,越看孙策越是喜欢,不觉道:“生子当如孙伯符!”

    荀贞不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上,不止有曹操肯定过孙权之能,在曹操之前还有一人肯定过孙策之能,说过与“生子当如孙仲谋”类似的话,此人便是袁术。

    孙坚死后,孙策募众从袁术,时年孙策年方弱冠,袁术奇其才能,常自感叹:“使术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与曹操的居高临下的不同,袁术这句话却是纯因喜爱孙策、羡慕孙坚了。

    汉末乱世,能成就一方伟业的雄杰皆有其能与运,曹操天纵其才,刘备寒微时即得关羽、张飞,而孙坚虽早亡,却有两个佳子。

    荀贞成婚至今,一直无子,倒非他不能生育,而是他知世道将乱,又谋诛邺赵,所以不愿在此时生子,想等到有了立足之地、稍微稳定点后再要孩子,可他毕竟年纪也不小了,比孙坚没小多少,今见孙坚已有数子,而孙策又是如此招人喜爱,却是不觉有了和袁术相似的感受,很是羡慕孙坚,起了生个佳子之念。

    不过虽是忽然有了此念,此时却也是由不得他了,跟他南来长沙的只有吴妦和两个婢女,吴妦刺杀过他,是黄巾的出身,现如今实际上也就是个玩物,连小妻都不是,荀贞压根就没有想过和她生孩子,所以也只能等来日回到颍阴,再与陈芷生子了。

    当晚,孙坚设宴款待荀贞诸人。

    孙策虽还只是个少年,但因孙坚见荀贞喜爱他,所以把他也叫了来,陪坐荀贞席侧。

    席上菜肴俱是荆、扬特产,荀贞等人以前多未曾食。

    酒则是长沙郡大名鼎鼎的酃醁。

    此酒乃是用长沙郡酃湖的水烹糯米酿造而成,味极甘美,常年献入宫中,是酒中的珍品,味虽醇美,后劲颇大,宴上在座的荀贞、程嘉诸远客又多是豪士,在孙坚频频劝酒和孙策频频奉酒之下,一番痛饮,无不酣醉。

    酒酣之时,众人趁兴起座旋舞,荀贞不以孙策为少年,而以成年人待他,邀他起舞。

    满堂高座,俱皆尊长,孙策却半点也不羞涩,应而起舞。

    诸人看去,红烛影动里,佳馔筵席中,一个俊朗玉人翩翩起舞,年纪虽少而舞姿英健,进退趋止,飒飒生风,俱是赞叹、喝彩。

    荀攸顾对邻席的程嘉说道:“此子有乌程侯之风。”

    吴氏没嫁给孙坚前便有才貌双全之名,中平元年以来,孙坚常年从军征战在外,吴氏独自在家带养诸子,孙策兄弟可以说主要是由吴氏抚养长大的,吴氏的教育显然很成功,孙策兄弟皆有不凡之处,但毕竟父子血脉相通,孙坚这些年虽与诸子见面时少、不见时多,可孙策兄弟在言行上却都类肖其父,尤其孙策,今年虽才十四,已有了英武之姿,真可谓将门虎子。

    旁边一席上的吴景听到了荀攸此话,抚须笑道:“荀君有所不知,策儿虽然年少,但昔在家时已交结知名,声誉发闻了,舒县有一少年名周瑜者,公族子弟也,与策儿同岁,闻知策儿之名,专程从舒县驱车至策儿家,与策儿定交。”

    孙坚早年从朱俊讨黄巾时,把妻、子都留在了家中,孙策作为家中长子,年纪虽小,却从前几年起已开始顶立门户,与当地的名士交结,获取了不少声誉。

    吴景的这番话,荀攸、程嘉听去了,至多也就是增加一点对孙策的高看,可惜荀贞不在边儿上,没有听到,如若不然,他现在虽是亡命之身,却也肯定会叫孙策把周瑜约来,当面见上一见的。“曲有误,周郎顾”,汉末的英杰里,周瑜是荀贞穿越前最神往喜欢的一个。

    只是,荀贞虽知周瑜与孙策是年少相识的,却不知他二人到底是何时认识的,因此没了吴景的这番话,他却是也想不到叫孙策把周瑜邀来的。

    孙策舞姿英爽,荀贞拊掌大笑,带着醉意,举杯对孙坚说道:“文台,我此生无所愿,唯愿将来能有子如伯符。”

    这是他今天在见到孙策后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

    孙坚亦有了醉意,他离席起身,来到荀贞席前,不拘礼节地盘腿坐下,一手端着酒樽,一手揽住荀贞的肩膀,笑道:“卿愿有子如伯符,这有何难?待到明日,……不!今夜,我就命人选郡中良家女,送与你做小妻!反正你现是亡命之身,也无事可做,便在长沙生子便是!”

    孙坚到底不是士族出身,今虽已为二千石、乌程侯,仍是难去轻脱,他盘腿坐下、揽住荀贞肩膀的举动和“在长沙生子”云云的话,换成守礼的士人是绝不会说的,且会把之当作侮辱。

    荀贞在面对儒生、士人时很是守礼,但他久与许仲、典韦等人打交道,性格里也有侠气的一面,并不以孙坚此话为怪,反而哈哈大笑,扭头向席中张望,看见了在与程普等人拼酒的刘备,大声把他叫了过来,待他坐下,学着孙坚的样,也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对孙坚说道:“文台,此吾弟也,至今尚无娶妻。你先别忙着给我找小妻,如有良家好女,先说给吾弟!”

    孙坚一口答应,举起酒樽,说道:“卿弟便是吾弟,来,饮此圣人!”

    酒客称酒清者为圣人,浊者为贤人,孙坚用来奉客的是长沙名酒,自是“圣人”。

    刘备茫然,不知荀贞、孙坚在说些什么,但孙坚、荀贞已将酒樽举起,他也只能举樽饮下。

    说起来,孙坚、刘备、曹操都有轻脱的习气,所以荀贞上次与孙坚、曹操共饮和这次与孙坚、刘备共饮皆率性自然,恣肆欢笑。

    是夜,宴饮直到天亮,方才散了。

    孙坚本是想与荀贞同榻而眠的,却因两人俱皆大醉而未能如愿。

    诸人分去住处就寝。

    孙坚由孙策和婢女扶着去到卧室睡下,一觉到下午方才醒来。

    刚一醒来,他不顾宿醉病酒、头疼欲裂,就命人去叫吴景。

    他却是还记得昨晚答应荀贞的事情,叫吴景来便是为给荀贞找小妻、给刘备觅良配。

    吴景昨晚也喝了不少,还没睡起。

    孙坚等了好一会儿,吴景才姗姗而来,他三言两语地把事情交代给吴景,说道:“我已对贞之许诺,此事你要马上去办,贞之乃当世英雄,给他觅的虽是小妻,却亦不可只图美貌,一定要找一个不止貌美,并且家声也要好的。”

    吴景应是。

    他应下了此事,却不即走。

    孙坚坐在床上,揉着太阳穴,见他待着不走,奇怪问道:“你有何事?”

    吴景迟疑着,吞吞吐吐地说道:“君侯……。”

    孙坚蹙起眉头,不满地说道:“我与贞之乃是故交,久别重逢,何其喜也?昨晚宴席上,我见你就心不在焉的,此时又吞吞吐吐、面带忧容,究是何故?”[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