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 且以盗贼付太守

正文 5 且以盗贼付太守

    荀攸在关羽、张飞的护卫下,疾驰一夜,於次日上午到了临湘。

    顾名思义,临湘之名乃是得自湘水,临湘临着湘水,在湘水东岸,故名临湘。

    临湘即后世的长沙,——荀贞来的那个时代也有个临湘,不过彼临湘与此临湘却无甚关系。

    临湘这座城市的的历史虽然比不上中原、北地的名城,却也历史悠久,早在战国时,此地属楚,已是楚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地和军事要地了,当时已初具城市的雏形,不过真正建造了临湘县城的却是前汉初的长沙王吴芮。

    吴芮是鄱阳人,本为秦吏,是秦吏中第一个响应陈胜、吴广起义的,后附项羽,再后又因张良之劝而改拥刘邦,前汉建国,大封功臣,他因拥立之功而被封为长沙王,成为汉初的八个异姓王之一,被封为长沙王后,他在故楚旧地的基础上筑造起了一座成型的县城,即为临湘。

    比之阳翟、颍阴、邺县、邯郸等名城,临湘少其厚,但因数百年来一直为长沙国、长沙郡的的国都、郡治之故,却也称得上繁华二字,且因最初建城的吴芮生长乱世,身经百战,熟知攻守之道,所以临湘县城之位正处军事要地,荀攸远观之,只觉此城如虎踞湘畔。

    跟着荀贞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荀攸和荀贞一样,也养成了每到一地,先注意此地军事价值的习惯。

    他扬鞭远指,顾对关羽、张飞说道:“临湘临水依山,虎踞长沙腹地,难怪久为长沙郡治。只要能把此县抓在手里,长沙便是乱贼四起,亦不足定也。”

    关羽、张飞以为然。

    关、张二人早年跟着刘备时读兵书不多,后和刘备一起跟了荀贞,方始大量阅读兵书。

    不得不说,刘备真是一个有运气的人,关、张两人不仅武力出众,而且在军事上极有天赋,虽然至今尚未有过独当一面的机会,可从关羽在义从中带兵的表现和张飞在“守内黄尉”任上时治肃地方治安的手段,他两人已经显露出了一定的军事素养和军事才华。

    拿他俩与赵云相比,荀贞很喜欢赵云,可却也必须承认,赵云在军事上的才能远不如他两人。

    历史上的刘备知人善用,他重用关、张,而不重要赵云,只把赵云当亲卫统领使用,是有他的道理的。人各有其长,赵云之长在忠、稳、沉勇、识大局,放在身边当亲卫统领正合其用。

    荀攸三人驰马至临湘城下。

    临湘城门把守甚严,披甲的郡兵仔细地查验进城之人。

    这会儿一因尚天早,二因长沙人口本就较少,又正时当天下贼乱不定,过往的行商、客人亦少,所以城门口等着进城的人不多,不多时就排到了荀攸三人。

    荀攸三人早下了马,荀攸取出符信,递给守门的郡卒。

    荀贞、戏志才搞到的符信不止有给荀贞一人的,也有给荀攸、程嘉的,当然,用的亦皆是假名、假籍贯,但虽为假名、假籍贯,却正儿八经是由县寺开具出来的,所以便是假的,也是真的了。

    守卒看不出问题,放了他三人入城。

    三人牵马入城。

    因是初来贵地,人生地疏,荀贞又是逃亡之身,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是为了免得引人注目,他三人没有再骑马,而就牵着缰绳,找人问得了郡府之所在,步行前行。

    临湘县中有一溪流,自北而南,贯穿了大半县区,郡府便在溪流西边。

    荀攸等是由北边入的城,入城不远,即闻水声,抬眼看去,见一条水波澄清的溪流源出地下,潺潺南流。他们缘溪堤而行,穿过小半个县区,路过县中的“市”,再往前不远便是郡府了。

    路经“市”的时候,荀攸驻足翘首向内望了会儿,市中并不热闹,不过也不冷清。

    张飞说道:“闻乌程侯武功赫赫,却不意文治也出众。”

    从魏郡南下以来,他们经过了很多个县,荀贞虽然从没进去过,但关羽、张飞等人有时却会入城去买些吃食和日常所需,相比之下,长沙的集市不是最热闹的,却也能排在前列。

    荀攸与关、张接触不多,但他知荀贞很重视刘、关、张三人,所以对关、张甚是礼敬,不以武夫视他二人,闻言一笑,说道:“於太平之时,武功或不显,然於贼乱之际,武功却是治民之本,只要武功显赫了、地方安宁了,那么欲求文治便就不难,只需择用一二贤吏即可。”

    张飞点头称是。

    张飞素来礼重士大夫,这一夜赶路,关羽与荀攸交谈不多,但张飞与荀攸却言谈甚多。

    从“市”门外行过,又前行了一段距离,便在溪流的西岸,长沙郡府出现在了眼前。

    这一带是县中的繁华区域,古迹颇多,士人聚住。

    县中的衣冠士族不少聚住在溪流两岸、郡府周边的“里”中,郡府对面、溪流对岸是吴芮一系长沙王留下的长沙王宫,又称吴王殿,郡府的西边是贾谊故居。

    贾谊於前汉文帝年间,在吴芮的四世孙吴著为长沙王时做过长沙王傅,因而在临湘存有故居。

    贾谊是前汉的大儒、名臣,向朝廷提出过削藩、国家垄断铸钱等建言,他在文帝时虽因与当时的功臣、权贵有矛盾而未得重用,但在他死后,於武帝时却得以被朝廷重视,所以他的故居得到了妥善的保护。

    荀攸昔年在颍阴时就听说过长沙的贾谊故居前有一块《贾谊纪功碑》,乃是前汉为纪贾谊之功而敕刻的。荀贞在离开魏郡时,曾对荀攸、程嘉等人说“不朽有三”,如贾谊者,真是当之无愧的功勋不朽了。

    荀攸很想去看看这块碑,去贾谊的故居凭吊一下贾谊,不过现下却非适当之时,他压下念头,把坐骑的缰绳交给张飞,整了整衣冠,拍打了下衣上的尘土,又到溪水边洗了洗脸,然后按剑挺胸,规行矩步,来到了郡府门前。

    未等他开口出声,只见一人从门边的塾内走出,快步迎了过来,观其打扮,是个斗食的小吏,想来应是守郡府门的亭长了。

    这个迎出来的人大约是因见荀攸、关羽、张飞皆气宇轩昂,不似常人,故此很客气。可惜他虽然客气,荀攸却听不太懂他说的是什么,盖因其讲的是方言之故。

    好在一听荀攸说出洛阳正音,这个门亭长不管怎么说也是个朝廷的吏员,却也懂些洛阳正音,忙也换了方言,用带着浓厚的长沙土味儿的洛阳正音和荀攸说话。

    荀攸问道:“乌程侯可在府中?”

    这个门亭长没有回答荀攸,而是反过来问道:“敢问足下高名,不知求见鄙郡府君何事?”

    “我是乌程侯的故友。”

    “原来如此,足下来得却是不巧,府君不在府内,去了城外的军营。”

    “去了军营?”

    “正是。”

    孙坚长於军事,对民事没多大兴趣,所以便将郡事悉数付诸与了郡功曹桓阶等人,而他自己则十天里边有八天都是泡在军营里边。

    荀攸问道:“那不知乌程侯何时归来?”

    “这可说不准,有时候,府君一去营中能待上五六天。”

    荀攸来时,於县外未见兵营,临湘西边临水,地低而湿,不适合扎营驻兵,想来这兵营不是在县东,就是在县南了。荀攸问道:“那不知军营在县东,还是在县南?”

    “府君治军甚严,外人不得入营,足下虽是府君的故友,怕也是进不去营中的。”

    荀攸踌躇了下,心道:“君侯最晚明日便至临湘,我总不能在这里呆等乌程侯。”因说道,“如此,可敢劳烦足下帮我去找一个乌程侯?就告诉他:汝南故友来访。”

    门亭长犹豫了片刻,说道:“我职责所在,不能擅离府门,这样吧,我找个人去告知府君。”

    “多谢足下了。”

    门亭长回去塾中,叫了个人去通知孙坚,又出来请荀攸三人入塾内坐等。

    看这门亭长这般客气、热情,荀攸知此必多半是因他自称孙坚故友之故,想道:“看来乌程侯在长沙威望甚高。”又想到这门亭长虽然对他客气、热情,却仍不敢擅离职守,又想道,“乌程侯军伍出身,不但治军严,治府吏也是甚严。”

    威望越高,就越易隐匿荀贞;治下越严,就越不易走漏消息。

    荀攸放下了点心,又想道:“云长、益德皆雄壮之士,如在府门外久停,未免会引起旁人注目。”遂答应了这门亭长的邀请,招呼关羽、张飞共入塾内。

    这门亭长亲自给他三人倒上热汤,殷勤陪话。

    这门塾正侧对着郡府的大门,闲话之余,荀攸、关羽、张飞少不了打量长沙郡府的建筑。

    比起阳翟、邯郸、邺县的郡府,长沙郡的郡府稍显寒酸,比不上阳翟等地郡府府门的高大雄壮,墙垣上所涂之颜色的色泽亦不如之,围墙也不如阳翟等地郡府的围墙高大。

    长沙郡府的围墙不知是何时建成的,大概孙坚到任后,忙着讨贼、练兵,也没想起来修缮修缮,墙上斑斑印迹,少了些阳翟等地郡府围墙的威严之感。

    长沙郡府的占地面积也不如阳翟等地的郡府,隔着墙垣观望府内的建筑,亦比阳翟等地郡府院内的建筑少得多。

    看罢郡府的规模、状貌,再看出入郡府的吏员。

    长沙郡府的规模、状貌虽不如颍川、赵国、魏郡的郡府,然而长沙郡吏的衣着、配饰却与颍川诸郡的郡吏相差不大。这也不奇怪,能被辟除为郡吏的多半是当地的大家子弟,自然有钱。

    临湘的兵营在城东,离城不远,又因道上人少之故,路上可以疾驰,故此没等太多久,就见一行骑士顺着溪堤,从街对面奔来,很快驰过石桥,到了郡府门外。

    只见最前一人明铠亮甲,耀武扬威,猛鸷之气虽隔着甚远却也能感受得到,却正是孙坚。

    荀攸忙与关羽、张飞出来,急行到孙坚马前,行礼下拜。

    孙坚看去,见拜倒的人赫然是荀贞的族侄荀攸,脸上却无半点惊讶之色。

    他骗腿下马,急将荀攸三人扶起,哈哈笑道:“闻是汝南故人来,我一听就知必是君至!”

    孙坚在汝南哪儿有什么“故人”?他是跟着朱俊讨过汝南黄巾,可他并非士人,与汝南的士族没打过太多交道,至於结识的那些汝南当地的轻侠、猛士,因军务繁杂、征战不息、无空交友的缘故,亦多是泛泛之交,无有太深的交情,这么多年过去了,互相早断了联系。

    要说唯一一个能与汝南搭上边的故人,那便只有当年和他同讨汝南黄巾的荀贞了。

    荀贞现被朝廷通缉,孙坚是知道的,因此在得了郡吏所谓“府君汝南故人来访”的禀报后,他旋即就猜到:“莫不是贞之来投我了?”连忙扔下正在操练的义从,风驰电掣地赶了回来。

    一见来人是荀攸,他马上知道自己猜对了,连连拍打荀攸的胳臂,欢畅大笑。

    见孙坚快活大笑,荀攸彻底放下了心。

    孙坚旁顾立在荀攸身后的关羽、张飞,见这两人俱雄壮魁梧,一个昂首骄傲,长须美髯,一个虽披甲带刀,却态貌谦谨,仿佛士人,眼前一亮,问道:“此二君谁人也?”

    荀攸低声介绍了关羽、张飞的名字。

    彼此见过,孙坚引荀攸三人入府,到的后宅室内,他命屏退左右,叫周泰等人在室外护卫,不许闲杂人等靠近,这才问荀攸道:“贞之呢?”

    “昨暮刚渡沩水,至迟明日能到。”

    孙坚大喜,说道:“我当亲迎之。”

    他向来雷厉风行,当时就要叫周泰等人进来,打算命他们准备车驾,现在便要去迎荀贞。

    荀攸觉得他不适合亲自出迎,正要劝他,孙坚自己便就醒悟了,忙将差点出口的叫声吞下,拍了拍额头,说道:“不对,我不能亲迎之。这样吧,我让我的妻弟吴景去迎贞之!”

    孙坚不能亲自出迎是为了免得引起外人的关注,毕竟他是一郡太守,若是亲自出迎荀贞,难免会动静太大,吴景是他的妻弟,由吴景去迎荀贞,足能代表他的心意了。

    当下,孙坚叫来吴景,交代了几句,命他立刻带人去城,去迎荀贞。

    吴景是跟着孙坚一块儿从兵营里回来的,适才见到荀攸时,他面现惊异,此时闻得荀贞将至,不觉面色一变,似有话想说,但看了看荀攸三人,把话咽了下去,应了声诺,退出室去。

    荀攸注意到了吴景的面色变化,心中一动,笑对孙坚说道:“为免走差,我也跟着吴君一起走吧。”

    “道只一条,何来走差?公达,汝南一别,多年未见,我不但思念贞之,也想念你啊!你既然先来了,就不能走!今晚我要与你同榻而眠,共叙往事。”

    推辞不掉孙坚洋溢的热情,荀攸只得应是,但又说道:“此次从我族父南下的多是冀人,吴君俱不认得,我留下也行,那么就请益德、云长从吴君同去,如何?”

    荀攸等人私下里称呼荀贞“君侯”,但荀贞“颍阴侯”的侯位已被朝廷削去,所以当着孙坚的面,他改称荀贞为“族父。”

    孙坚笑道:“公达,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谨慎持重!好,就依你之言。”

    “还有一事希望能得到君侯的允许。”

    “何事?”

    “此次从我族父南下的义从颇众,若一起入城,恐会引得县人侧目,所以……”

    不等荀攸说完,孙坚已知其意,笑道:“想要我手书一封,好使贞之的义从暂入我县外兵营,可是么?”

    “正是。”

    “此易事尔!”

    孙坚当即手写军令一道,给了关羽、张飞。

    荀攸借送关羽、张飞出去的机会,轻声对关羽、张飞说道:“适才吴君闻我族父将至,我见他为之色变,你二人於沿途路上务必要谨慎仔细,见着君侯后,务要将此事告之。”

    关羽、张飞皆知轻重,肃容应诺。

    吴景走在前边,关羽瞧了眼他的背影,哼了一声,心道:“君侯不顾安危,捕灭邺赵,此是为忠;远行数千里,来投乌程侯,此是为信朋友之义。这吴景若敢出卖君侯,我手起刀落,斩了他就是!”

    张飞心道:“我观乌程侯方才言貌,对君侯之来应是喜悦相盼,无有异心,然吴景是乌程侯的妻弟,他如有异意,却也不可不防。”

    吴景、关羽、张飞带人出县,去迎荀贞。

    孙坚留下荀攸,令妻妾亲自动手打扫后宅院屋,以待荀贞之来,又令人备下上好的食材,预备明晚为荀贞接风所用,当晚,他与荀攸共榻而眠。

    次日上午,荀贞到来。

    因为随从的义从、携带财货的辎车皆先去了县东的兵营,跟着荀攸进城的只有程嘉、魏光父子、栾固、陈仪、江禽、典韦、赵云、吴妦等寥寥数人,所乘之车只有一辆,故此虽有吴景相迎,轻车简从之下,却是在县中没有引起半点的动静。

    孙坚、荀攸早在府门相候。

    荀贞一行到了郡府门外,等不及荀贞从辎车上下来,孙坚大步迎上。

    典韦打开车门,荀贞跳下,抬头看见孙坚,亦大步迎面快行。

    孙坚人未至荀贞身前,欢畅的笑声已先入荀贞耳中,他三步并作两步,与荀贞在路中相见,握住荀贞的手,快活说道:“我一听是豫州故人来访,便知必是你了!果然不错,果然不错!”问荀贞,“由汝南来此,路途数千里,路上辛苦了吧?”

    荀贞含笑说道:“不及往日你我在汝南辛苦。”

    这说的却是从讨黄巾时的征战之苦。

    孙坚哈哈大笑,埋怨荀贞,说道:“却怎么不提前遣人来通知我,我好迎你,快到临湘了才告诉我!”

    “我现在这身份,就怕你出迎。”

    孙坚大笑不止,挽住荀贞的手,说道:“此地非叙谈之所,来来来,你我入府中再叙。”

    自有人安排荀贞的辎车以及吴妦与那两个婢女,荀贞和程嘉、荀攸等人随着孙坚入到府中。

    一直到来入后宅屋中,孙坚还紧握着荀贞的手不放,见屋内没了外人,他亲热地叫起了荀贞的字,笑问道:“贞之,你得罪了赵常侍,被朝廷追捕,来见我,难道你就不怕我捕拿你么?”

    荀贞笑道:“若你捕拿我,你就不是孙文台了!”

    孙坚大喜,紧握住荀贞的手,大笑对左右的周泰、吴景诸人说道:“知我者,贞之也!”

    荀贞看到孙坚露出在衣领外的脖颈上有一道伤痕,以目视之,笑道:“文台,数年未见,你又更添新伤了啊!”

    孙坚打仗一向不要命,在从讨汝南黄巾时,他就曾经重伤,险些丧命。

    闻得荀贞此话,孙坚不以为意,放开了荀贞的手,摸了下脖颈上的伤痕,轻描淡写地说道:“这不算新伤,已是旧创了,是去年击讨区星时留下的。”

    荀贞笑道:“我刚入贵郡不久,即闻郡人云:你去年敕书郡中,敕吏:‘谨遇良善,治官曹文书,必循治,以盗贼付太守’。文台,你的雄杰之气愈胜当年了啊!与卿想比,我实惭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