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 将近临湘桃花盛

正文 4 将近临湘桃花盛

    江南的经济首数荆、扬。

    不说扬州,只说荆州,荆州的经济则又以南阳、长沙为重镇。

    南阳郡挨着颍川郡,实际上算是中原地带,也就是说,除掉南阳之外,长沙的经济在荆州实为一枝独秀,这一点从长沙郡的户口人数上就能看出,荆州人口最多的郡是南阳,盛时二百余万口,其次便是长沙,盛时百万人口。

    不过虽然如此,江南的经济毕竟底子薄,也就是从本朝起才开始快速发展起来的,故此与北方,尤其是中原那些历史悠久的名郡,例如颍川比起来,却还是大有不如。

    颍川郡盛时人口约百五十万,比长沙郡多一半,颍川郡有十七城,长沙郡有十三城,县城的数目也比长沙郡多,可若论起辖地大小,却远比长沙为小。

    长沙的面积是颍川的好几倍,——事实上,现在的长沙还是变小了,早年的长沙郡更大,前秦时置三十六郡,当时长沙郡便是其一,那会儿的长沙郡占地千余里,面积几乎相当於后世的整个湖南省,可以想见其大,不过后来随着长沙郡经济的发展、人口的增多,遂慢慢地被析分出去了许多地域,只从本朝以来,百余年间先后共在江南析分了七个郡,而长沙郡就占其三,因此较之往昔,长沙郡的面积小了很多,但与中原的大多郡国相比,却还是个巨无霸。

    因而,虽说过了益阳县就是长沙的郡治临湘,实际上两县之间仍相隔颇远,约二百余里,——这要放在颍川,二百里地,已是颍川最南与最北的距离,也差不多是最东与最西的距离了。

    “太史公云‘江南卑湿’,诚不我欺,又云‘地广人稀’,亦果然如是。”陈仪甚是感叹。

    程嘉比陈仪更感叹。

    魏郡的大小与颍川相仿,大概比颍川大一点,可相差不多,赵国地界窄小,比魏郡和颍川尚且不如,一个长沙,足能绰绰有余地容下这三个郡国,陈仪、程嘉当然少不了感叹一番。

    荀攸说道:“中兴初,建武年间,光武皇帝省并天下四百余县,多在中原,而少在江南,以今观之,之所以少省并江南的郡县,固有前汉末年时江南较中原少受战火之故,却亦有江南地广人稀之故也!”

    如是地窄人稀,那么省并县邑,可以把分散的人口集中到一个县里,便於管理;可如果是地广人稀,再去省并县邑,那么地方上就太不好治理了。试想一下,荀贞等入长沙之后,先后经过的罗县、益阳县,都是方圆数百里,对一个县而言之,本来就够大了,如果再省并,把两个县合成一个县,人口既少,地方却大,道路又难走,山多水多林木多,那就太难治理了。

    荀贞坐於车上,听他们在车外谈话,撩开车帘,探出头来,笑道:“南北自古有别,长沙虽地广,然户口尚算充实,较之武陵,已是桃源了!诸君又何必‘牢骚满腹’?”

    晋人陶渊明写过一篇《桃花源记》,讲的是晋太元中,武陵的一个渔夫误入桃花源的故事。这个“武陵”,说的便是武陵郡。

    《桃花源记》是一篇想象优美的文章,可当下的武陵却绝非是如桃花源那样的世外天堂。武陵郡紧挨长沙,在长沙西边,面积比长沙郡还大,荀贞没有去过,不过因为武陵蛮时常叛乱之故,——便在前年十月,武陵蛮还又叛乱一次,最后被郡兵击破,所以他对武陵略有了解,听人说,武陵就算比不了两个长沙,至少也得比长沙大上一半,但总共才只有十二城,人口更少,盛时也不过只有二十余万口,和颍阴一个县的总人口差不了多少,莫说与中原相比,便是与同在荆州的南阳、长沙,以至零陵、南郡相比,也可谓蛮荒之地了。

    只是可惜,《桃花源记》尚未问世,“桃源”的这个幽默荀攸、程嘉等人听不懂。

    荀攸呆了一呆,问道:“君侯,‘桃源’二字,作何解也?”

    “桃源者,桃花之源也。”

    “方今十月,群芳萧瑟,哪来的桃花?”

    “陌上虽无桃花,而思及将要见到文台,我却如春风拂面,心情愉畅,恍如行桃花林中。”

    荀攸、程嘉、刘备等恍然大悟。

    刘备笑道:“君侯不止文治武功,且雅擅文辞,非我等俗人可比。”

    刘备小时候就喜欢飞鹰走犬,不喜欢读书,便是经术尚不精通,何况文辞?老实说,在荀贞面前,他常自惭。

    出身比不上荀贞,武功比不上荀贞,文治比不上荀贞,经术、文辞也比不上荀贞,怎能不惭?

    荀贞哈哈一笑,转问陈仪和紧跟在车后的赵云:“叔修、子龙,沿途的山峦、河水,县乡、道路,可都记下了?”

    陈仪骑术颇精,身在马上,却没有揽辔挽缰,而是一手拿笔,一手撑着一块锦帛,听到荀贞询问,踢了踢坐骑,行到荀贞车外,把锦帛出示给荀贞,答道:“都记下了。”

    荀贞很早前就有一个习惯,每到一地,便要记下当地的地理、山川、城邑、道路,在颍川为北部督邮时如此,在赵国、魏郡时亦是如此,今一路南下,当然更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以前记画地理、城邑的多是宣康,这次宣康没跟着来,所以这个任务转交给了陈仪。

    在魏郡时,陈仪是荀贞的主记史,类同后世的秘书,今被荀贞委以此任,也是合乎其职了。

    不过陈仪到底是个“文士”,没有学过兵法,为防他有所疏漏,荀贞同时令赵云也记画一份。赵云和典韦作为荀贞的亲卫,紧随从荀贞辎车的左右,闻得荀贞问他,催马上前,亦将手中的锦帛出示给荀贞来看。

    荀贞瞥了眼,见赵云之所记画虽不及陈仪的秀美,但简单刚劲,却更合乎军用。

    荀贞点了点头,抬眼见赵云风尘满面,笑道:“子龙,一路南来,却是苦了你了。”

    荀攸、程嘉、陈仪、栾固、魏光等人虽然也很辛苦,可休息的时候他们能休息,江禽等义从虽也辛苦,可总也有休息的时候,只有典韦、赵云等亲卫日夜不懈。

    特别是典韦、赵云二人,自离魏郡至今,他二人就没怎么休息过,就算休息,也只是打个盹,亏得他两人皆是自少打熬身体,兼之现又正是青壮之年,却也竟是坚持了下来。

    赵云笑道:“我不辛苦,辛苦的是典君。”

    典韦体格雄大,不耐热,而江南偏偏不止热,还潮湿,这两天尚好点,因已入十月,江南的天气也转凉了,前些时着实把他给折腾坏了,衣甲贴在肤上,黏唧唧的,极不舒服。

    还不止这一点,典韦和赵云不同,赵云虽非士族出身,家中却也颇有财货土地,因而少年时有机会学骑射,他在这方面又有天赋,年长后遂精擅此道,是个“骑将”,但典韦家里的条件并不好,少年时没有机会去骑射,便是学“戟”,他也请不起良师,学不了大戟,主要学的是投掷小戟,因而他是个“步将”,他跟着荀贞征战多年,以前倒也不是没有骑过马,可是却从没如这次一样长时间地骑马,对没怎么骑过马的人来说,如把短时间的骑马当作享受,长时间的骑马就是煎熬了,不止保守颠簸之苦,而且他两条大腿的内侧都被磨出血了。

    然而,典韦却无一句话说,任劳任怨,尽忠职守。

    事实上,不习惯长时间骑马的不止典韦一个,从行荀贞南下的二百余骑多是步卒出身,尽管荀贞挑人的时候已经尽量挑选会骑马的步卒了,可仍有一些亦如典韦,也不耐如此的长途驱驰,不过,一方面大约是因这些义从皆是荀贞的心腹亲信、多年故人,对荀贞忠心耿耿,另一方面也大约是因有了典韦的例子在前,所以倒也是无一人抱怨。

    ——荀贞不是不知没骑惯马的人是不耐长途奔驰的,可之所以还是带了不少步卒出身的义从跟他南下,却是因为他帐下的骑兵不多,攒集到现在,也只有五六百骑,相比他个人的安危,他更担忧族中和陈芷诸女,故此把机动性强的骑兵大部分都给了辛瑷,自己只带了数十骑。

    荀贞回顾,见典韦撇着腿,姿势别扭地骑在马上,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笑。

    分给典韦的坐骑虽是少见的良驹,可典韦身长雄壮,他骑在马上本就不怎么协调,又因为两腿内侧疼之故,骑坐的姿势古怪,两下加到一处,确实好笑。

    “阿韦,你过来!下了马,来车中坐会儿。”

    辎车不是很大,已坐了荀贞、吴妦两人,若再加上典韦这般雄壮的男儿,必会拥挤。

    典韦摇头说道:“韦为君侯近卫,职在警备,岂敢入车中与君侯共坐?”

    程嘉笑道:“阿韦自知体大,这定是害怕他一旦入车,会挤住君侯,……,君侯,何不叫他去另个车坐?”

    随行的辎车多是用来装载财货,用来乘人的有两辆,一辆是荀贞和吴妦坐,一辆是随从的两个婢女坐。

    荀贞不同意程嘉的建议,正色说道:“阿韦,壮勇之士也,岂能与婢女同坐一车?”

    典韦立刻就又感动了,他本来就不肯上车,听了荀贞此话,更是不肯了。

    荀贞叫了他两遍,见他执意不肯,也就罢了,令吴妦在车中倒了一碗凉浆,唤典韦近前,亲手捧出车窗,递给他。典韦接住,一饮而尽。

    前头江禽转马过来,报道:“快到沩水了,是今天渡河,还是在河边休息一下,明日再渡河?”

    长沙郡境内河水密布,最大的一条是湘水,湘水北连汨罗渊、云梦泽,南入桂阳郡,把长沙郡一分为东、西两部,其所经过处,支流众多,沩水是其中之一,是较大的一条,正好位处在益阳和临湘的正中间。

    荀贞问荀攸等人:“公达,你们说呢?”

    荀攸答道:“虽说我等一行车、骑众多,但此时天光尚早,待渡过河,最多也就是傍晚时分,既然如此,不如过了河再寻地休息不迟。”

    “好,那就过河。”

    江禽应诺,策马回转前队,自先派人去河边找船。

    荀攸沉吟片刻,复又说道:“过了河,离临湘便只有百里了,至迟后日,我等就能抵达临湘。君侯,要不要先遣一使,把君侯将至临湘的消息提前告之乌程侯?”

    刘备、程嘉、魏光、栾固、陈仪诸人俱是赞同。

    荀贞听出了荀攸的意思,何谓“提前告之”?不就是想提前看看孙坚是何反应?如果孙坚不欢迎,或者孙坚露出了要出卖荀贞之意,那么就可趁早改道。

    尽管荀贞是信任孙坚的,但为了宽解诸人的疑虑,——早在最初他决定来投孙坚时,程嘉等人就表示过疑虑,所以,他痛快地应许了荀攸的提议。

    他笑道:“此使非公达莫属。”

    跟着荀贞南下的诸人里,刘备、栾固、魏光等人与孙坚没有见过,典韦见过,可典韦的身份不合适,算来算去,也只有荀攸了。他和孙坚既相识,他又是荀贞的族侄,最合适不过。

    荀攸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使者只能是他,当下应诺。

    诸人到了河边,江禽先派出的人已找到了渡船,趁着天光尚早,诸人分批过河。

    待悉数渡到对岸,天色果才入暮。

    便是当下之中原、北地,尚且林木茂盛,况乎江南现今的开发不如北方,更是林密树多,众人在河边找了处地势良好、易守难攻的小林子,当晚便在此处过夜。

    荀攸没有在这里过夜,他在关羽、张飞的扈从下,披星戴月,提前赶去临湘。[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