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 风物迥异江南地

正文 1 风物迥异江南地

    荆州地处南北之间,南阳郡在荆州最北边,挨着颍川郡,可算是荆州境内的“北郡”,也算是中原地带了,兼之又是帝乡,人文荟萃、经济发达,一向来都是帝国有数的大郡之一,在南阳郡境内时,荀贞尚未觉得与北方有太大不同,但越往南行,南北差异越是明显。

    首先自然是口音上的差异。

    冀州与豫州也有口音之差,但好歹荀贞还能听懂大部分的冀州土话,可江南的土话,荀贞却是大部分都听不懂,如闻天书,好在他对此早有准备,选带的义从里有早年在江南待过的,倒是可以做个“翻译”,——固然有“洛阳正音”的官话,但除了当官做吏的和一些读书人,寻常老百姓又有谁会去学这个?

    其次是地理上的不同。

    较之北方,江南丘陵多、河水多。入南阳之后,一路南下,渐丘多水多。

    再次是风俗上的不同。

    士子、儒生还好点,乡野百姓的衣着打扮、日常吃用,以至给孩子取名的习惯,和北方均有不同。

    再一个,最重要的,当然就是文化、经济上的差异。

    南方的文化、经济本是远不如北方的,直到前汉之时,“楚、越之地”还“地广人希”,连“城郭邑里”都没有,“处溪谷之间,篁竹之中,地深昧而多水险”,“人迹所绝,车道不通”,林木之中多蝮蛇猛兽,每到盛夏,因为地气卑湿之故,“呕泄霍乱之病相随属也”,乃至南人的寿命都因此而受到影响,不如北人寿长,“江南卑湿,丈夫早夭”,早夭的男丁所在皆是。

    待得入到本朝以来,一则因为帝国的都城迁到了中原,离江南离得近了些,再则也是北方的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国家遂加大了对南方的开发,从而使江南的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不过虽然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在发展上却还是不均衡的。

    有的州郡发展较快,有的州郡发展较慢。

    好点的是,荀贞这次来到的荆州是江南诸州中发展较快的一个。

    早在安帝永初年间,荆州和扬州已开发得很好了,逮至如今,二州境内的一些郡县更是可称富庶,虽和北方相比仍有不足,但因为没有受到“黄巾起义”太大影响的缘故,从某种程度而言,较之北方,此时的荆、扬之地反而成为了“沃野万里,民富兵强”的一片乐土。

    当然,所谓“沃野万里,民富兵强”,也是相对而言,一是相对此二州在开发前的情况而言,二是相对北方受到战乱严重的州郡而言,要论经济、文化的底蕴,还是较北方为逊的。

    时已九月底,北方在这个季节天气已然凉爽,而江南之地却与北地不同,倒也不是酷热,而是湿热,行坐马上,在太阳底下赶不了多久的路,衣甲就被汗水浸湿,一旦浸湿,就不易干。

    “君侯,我闻江南多雨,我等入荆州以来,雨水没逢上几场,只是这天气实在让人受不了。太史公云‘江南卑湿’,果然不假。”

    程嘉敞着衣襟,骑着马跟在荀贞身边,掂起水囊,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大口。

    司马迁的《史记》在前汉时名为《太史公书》,本朝桓帝年间被定名为《史记》,在前汉的时候,因为此书涉及宫廷秘事,故此是不对外流传的,本朝以后,虽得以传播,但所传播的版本仍然不全,是经过删改的,不过如“江南卑湿”这样无关秘事的语句倒是没有在删改之列。

    前世之时,交通便利,荀贞天南海北地着实去过不少地方,可在他的印象中,后世的江南虽也潮热,却似尚不如现在,——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和前世隔得太远了,记忆出现了偏差。

    穿越到这个时代至今,恪於客观条件,除了从军去冀州之外,荀贞少有远行,因而,虽然江南潮热,虽是逃亡之身,但他的兴致却很高,扬鞭前指,说道:“过了随县,再往前就是江夏了。我久闻云梦泽大名,以前就一直想来看看,托今日‘亡命’之福,却是终於得偿所愿。”

    云梦泽与巨鹿的大陆泽俱为“九泽”之一,随着时光的流逝,沧海桑田,大陆泽消失於后世不见了,而云梦泽则变成了洞庭湖,不过比起后来的洞庭湖,此时的云梦泽浩瀚无边,先秦时期,其范围周长近千里,便是时处汉末的当下亦有数百里周长,横跨江夏与南郡两个郡。

    荀贞在前世读书时,着实见过“云梦泽”三字不少回,常惜不能亲眼目睹“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之壮景,而今有了机会,兴致勃勃。

    程嘉、荀攸等人虽不能体会他的心情,但因为他们多是中原人,以前甚少见到大海大泽,所以倒是不妨碍他们与荀贞一样对云梦泽充满期待。

    荀攸笑道:“昔从君侯讨黄巾,在巨鹿观看过大陆泽,已令我惊叹,听说云梦泽远比大陆泽为大,也不知更是何等壮美!”

    说话间,前边一骑奔驰而来。

    却是被派去前头打探道路的义从。

    这义从以前来到江南,知晓南音,所以被派去前头打探路况。他驰至荀贞近前,勒了下马,随即单手控缰,驾着马漂亮地转了个圈,从迎面对驰变成了与荀贞并驾齐驱。

    “君侯,前边有个野亭,过了那亭,再前行十余里,便是江夏郡界内了。”

    “亭上可见我的画像了么?”

    所谓“亭长可见我的画像”,荀贞说的自然是可有见到朝廷通缉他的文书。

    这个义从摇了摇头,说道:“未曾见有,不过倒是听说了一件事。”

    “何事?”

    “我与那亭中的亭父闲聊,他听我的话里带有北人口音,於是问我可知南匈奴反叛一事。”

    “南匈奴叛乱?”

    “是,那亭父说,昨天有一拨北来的商贾夜宿在了他们亭中,他是听那拨商贾说的。”

    “因何叛乱?”

    “说是南匈奴内乱,休屠、左部集众十万,杀了南匈奴单於,遂另立单於,反叛作乱,与白波贼合,寇河东。”

    荀攸、程嘉、刘备、栾固诸人在旁闻之,不觉尽是叹息。

    南匈奴是匈奴的一支。本朝建武年间,匈奴地区发生了严重的天灾,“连年旱蝗,赤地数千里,草木尽枯,人畜饥疫,死耗太半”,同时,匈奴内部又出现了权力之争,遂於建武二十四年分裂为南、北二部,南部的呼韩邪单於向汉室称臣,率部众迁徙到了塞内,遂为南匈奴。

    南匈奴内附后,本朝效仿前汉宣帝时的故事,给南单於了很高的优待,“宠以殊礼,位在诸侯王上”,同时派“使匈奴中郎将卫护王庭”,对其加以限制和监督,又每年都赏给南匈奴巨额的财货,南匈奴成了汉家实际上的“属国”,自此承担了为汉室防卫北疆的任务,从此之后,北疆的北地、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门、代、西河诸郡都有了南匈奴的部落居住。

    南匈奴在防范北匈奴的南下侵扰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匈奴内部又起了矛盾,大约从顺帝永和年间起开始内斗不断,并时有反叛之举。

    去年,前中山太守张纯反叛,率鲜卑寇边郡,朝廷诏发南匈奴兵,配幽州牧刘虞讨之,南匈奴的历代单於多是顺从汉室的,因而南匈奴单於奉诏遣左贤王将骑诣幽州,但南匈奴的族人中却有不少担忧南单於会发兵无已,於是今年三月,休屠在攻杀了并州刺史张懿之后便与南匈奴左部合,又两部合力,攻杀了南匈奴单於。

    ——休屠是匈奴的一个部落,但和南匈奴并无统属的关系,追究其来源,事实上,休屠远比南匈奴更早地归附汉室,前汉武帝、昭帝时有个名臣叫金日磾,此人早先便是休屠的王子。

    依照匈奴的继位制度,单於死后,应由左贤王继位,南匈奴的左贤王现领兵在外,那么就该由当时的右贤王於扶罗继位,可於扶罗却是死去的单於的儿子,作乱的南匈奴部落害怕於扶罗因杀父之仇而实行报复,故而再叛,干脆另立了一人为单於。

    另立的这个单於名叫须卜骨都侯,须卜氏虽是“国中名族”,是匈奴的名族,却是异姓,非为王族,其实是没有担任单於的资格的,既然资格不够,那就不足以压制各部,因看着中原兵乱,南匈奴甚是眼馋,因此便再次反叛,入侵内地,於前不久和白波军合兵,入寇河东。

    南匈奴内乱、老单於被攻杀一事,荀贞等人是知道的,当时他们还在魏郡。

    早在当时,程嘉、荀攸就判断:老单於一死,南匈奴或将生乱。

    现在看来,他们的判断是对的。

    匈奴休屠是边地骁悍的劲兵之一,多年后郑泰“吹捧”董卓,有过“匈奴屠各、湟中义从、八种西羌,皆百姓素所畏服”之语,而今休屠、南匈奴并叛,无疑是给本就动荡不已的帝国北地雪上加霜。

    荀贞回首北望,入目见青山远树、河网如织,却是望不到战火纷飞、愈演愈乱的北地州郡。

    荀贞等人俱是心存国事之人,因了这个突然其来的消息,顿时没有了之前行游云梦泽的兴致,刘备家在幽州,对休屠、南匈奴各胡较为了解,更是嗟叹连连。

    虽说较之中原、北地,江南算是平稳,但却也贼乱不断,沿途县、亭把管颇严,待到了前头这个野亭,自有程嘉上前出示符信,顺利过关之后,一行人快马加鞭,当天便出了南阳郡,入了江夏郡,於江夏郡内行得三四日,前头就是云梦泽。

    虽无了观赏云梦泽风光的心情,借着泛舟横渡之际,荀贞却还是饱了一番眼福,立在舟头远望,只见四面皆水,浩浩渺渺,不见边际,极目远眺之,水天一色,波涛中偶有渔船出没。

    连日来的潮热之气,也被这清凉的水气扑散。

    行舟数日,上船时在江夏郡,下船时已到了南郡。

    再往前就是长沙郡了。

    下船前行不到十里地,前头又有一亭。

    过去打探的义从很快拨马转回,程嘉抬眼望之,看了片刻,笑对荀贞说道:“君侯,你的相貌形态怕是已经挂在前头的亭上了。”

    刘备问道:“缘何如此说?”

    “你看那打探归来的义从,按刀引辔、疾驰如飞,去时从容而归来迅捷,不是见了君侯的相貌在亭上,又还能是为何故?”

    ——

    1,於扶罗。

    於扶罗的孙子刘渊即五胡十六国时期“前赵”的开国君主,灭亡了西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