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9 风卷雷动诛邺赵(五)

正文 89 风卷雷动诛邺赵(五)

    为了免得有人走漏风声,给邺县赵家垂死反扑的机会,荀贞在命荀攸公布檄文之前,已先令义从把守郡府大门,禁止人出入。

    这会儿檄文已经公布,具体的捕拿办法也已经定下,郡府的大门可以打开了。

    荀贞在栾固等人的前呼后拥下,行至府门内。

    府门内已经聚集了很多郡吏,本来乱糟糟的,见荀贞等人来到,诸般郡吏俱皆退让、下拜,没人再敢开口说话,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荀贞打量了这干郡吏一眼,瞧见郡功曹王淙、劝农掾康规等人俱在其中。

    荀贞在魏郡这几年,王淙虽名为功曹,实际上并不得重用。

    康规则是得到荀贞重用的。康规娴於农事,这几年魏郡的农业之所以得到恢复、发展,固有荀贞之大功,康规也是功不可没,较之数年前初见康规,如今的康规大约因为常年下县、下乡之故,整个人都黑瘦了很多,康规此人虽然不满赵家作风,亦从不阿附赵家,但胆子不大,所以闻得荀贞欲捕灭邺赵,他再三犹豫之后,还是和王淙等人一起挂印自辞了。

    捕灭了邺赵后,荀贞就要逃亡江湖了,他本来是没有什么心思再和这些郡吏多话的,但瞧见了王淙,主要是康规之后,却顿住了脚步。

    不管怎么说,康规这几年鞍前马后的,功劳不小,今见他因受自家牵累而挂印自辞,荀贞总得和他说些什么。

    “王卿、康卿,你两人也要走么?”

    王淙、康规出了人群,伏拜在荀贞脚前。

    王淙说道:“淙老矣!早该自辞。”

    康规似因在此时离辞荀贞而感到惭愧不安,他涨红了脸,嗫嚅再三,最终把头伏在地上,说道:“规,常人也,无明公之慷慨豪壮,复受家室之累,今日之辞,实非本愿而惶恐不得已。”

    王淙的回答一如他过往的作风,依然是十分圆滑,而康规说得算是实话。

    荀贞笑了一笑,把他两人扶起,慨叹道:“二卿既去意已绝,我便也就不多留了。只是今日一别,再见不知何夕了!”

    王淙诺诺,心道:“有没有再见的机会还不一定!”

    他虽然这么想,但以他之圆滑世故,却也不得不暗自敬佩荀贞的胆气和“正直”。就像刘备曾经想过的,荀贞正当盛年,前途远大,却在这个时候自弃前程而一意捕灭邺赵,确实少见。

    荀贞环顾府门内的诸吏,复叹道:“我与卿等也算是君臣一场,这些年,若无诸卿之助,我恐怕会更加愧对魏地百姓,幸得诸卿之助,我也才能给魏人做了点好事。今天,就让我再为魏人最后做一次好事!如邺赵者,久为魏人之患,我今当为魏人除之!诸卿,就此辞过了!”

    这么几句话,荀贞说来虽然语气平缓,可却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感。在场诸人皆知,邺赵被除掉之后,荀贞要么被赵忠治罪,要么就得立刻逃亡江湖,总而言之,与在场诸人再次相见的时候怕是没有了。

    故此,闻得荀贞这番话出来,不管是平时对荀贞有点非议的,还是平时对荀贞赞不绝口的,在这个时候,俱真心实意地再次向荀贞下拜。人皆有向善之念,便是恶人,遇到忠孝节义的正直君子也会由衷钦佩的,——贼乱以来,不知有多少的义士、孝子因义、因孝而得以遇贼不死,这便是例证,“贼子”尚知敬慕义、孝,况乎在场的都是读过圣人书的儒生、士子?

    刘备带人上前,去打开郡府大门。

    典韦、赵云把荀贞的坐骑牵来。

    荀贞骑的依旧是那匹踏雪乌骓,他在上马前,先轻轻抚了抚坐骑的鬓毛,拍了拍坐骑的脸颊,笑道:“昔我从皇甫公讨黄巾,复击黑山,及击赵、魏贼,皆多赖汝力!今我攻邺赵,亦不能无汝也!”

    讨黄巾、击黑山、击赵魏贼,此皆为战场争锋,似不能与捕灭邺赵相较,而荀贞却将这几条并列,於听者而言之,他们亦无诧异之色,这却是因为:如论战功,捕灭邺赵固称不上,可如论危险性,捕灭邺赵却有过之。

    荀贞翻身上马。

    此时此刻,荀贞的心潮是起伏澎湃的。

    他骑在马上,再一次环顾诸多伏拜在地上的郡吏们,又回顾随在他身后的栾固等人,最后展目向前,看向正被刘备等徐徐打开的郡府门,阳光耀入门内,门外的街上二百甲士牵马肃立。

    在这个门内的时候,荀贞的身上有很多头衔:荀氏子弟、颍阴侯、故赵国中尉、今魏郡太守,但出了这个门之后,荀贞的身上将会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荀贞。

    只要有了“捕灭邺赵”的成就,那么荀贞就不再需要任何头衔,也不再需要任何大名士的褒誉了,从此之后,荀贞将一跃成为帝国士林中的第一流人物之一,他的名字将会震动海内。

    如果说被皇甫嵩看中,跟着皇甫嵩出颍川讨黄巾是荀贞人生历程中的第一个转折,那么“捕灭邺赵”将会是他人生历程中的第二个转折,前者让他有了“权”,后者将会带给他“名”。

    就当下之人情、世风来说,后者远比前者重要。

    虽说心潮澎湃,但荀贞却依然能保持镇定,只从表面看来,他从容不迫。

    伏拜在地上的郡吏中有不少抬眼偷看荀贞,他们中有很多人直到多年后还记得荀贞此时的风采,当他们回忆着对晚辈讲起这一天的故事时,形容荀贞风采时用词最多的两个是:英武和晏然。

    太阳刚升到头顶,阳光明媚,荀贞率先驰马奔出府门。

    栾固、程嘉等人亦有马,亦纷纷上马,随之驰出。

    江禽驱骑,紧跟在荀贞的马侧,在荀贞刚驰出府门的同时大声喝道:“上马!”

    立在府门外街上的二百甲士齐声应诺,或持矛戟、或按刀剑,动作整齐地俱皆上马。

    这二百甲士并非全是骑兵,事实上,真正的骑兵只占了一半不到,其余的都是步卒,但为了方便这次行动,许仲等人走前,荀贞专门令他们留下些好马,配给那些本为步卒的义从。

    江禽已经提前把这二百义从分好了队,街对面有百骑,街这边有百骑。

    此二百义从不但要跟着荀贞捕灭邺赵,而且在捕灭邺赵后他们还要保护荀贞逃亡,故此俱皆是许仲、荀成亲自从三千余步骑义从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忠勇,可即使是精锐也有高下之分,街道这边、也即府门这边的百骑更加勇悍善战,这百骑是要跟从荀贞去县外捕拿赵然的。

    之所以善战的这百骑跟着荀贞去捕拿赵然,却是因为赵然有县外的庄子和庄中的门客、死士、徒附为倚据,相比栾固“捕拿县中邺赵子弟”的任务,荀贞的任务更加艰巨一点,因而跟着他去的义从也更为剽悍。

    荀贞出了府门,不停马,沿着街道,在二百义从中间驰行而过,复兜马转回,停在街两面的义从正中,没有抽佩剑,而是把挂在马鞍边儿上的环首刀抽了出来。

    他一手拽住缰绳,一手将刀高高举起,阳光洒下,刀刃生辉。

    他顾盼左右,叱道:“今为百姓除患,上为国家除害,当不惜身!重义轻生此剑知!”

    留下来的这二百义从都是荀贞的死党,大多是颍川轻侠,重义轻生本就是他们的追求,此时闻得荀贞此话,无不振奋,俱皆举矛戟、或抽刀剑,齐声应道:“誓从君侯为百姓除患,为国家除害!重义轻生此剑知!”

    郡府的门已经大开,门内的郡吏们瞻望荀贞,望之如神。

    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望着荀贞的英姿,各有心思。

    刘备由衷心道:“君侯神武,我远不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