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8 风卷雷动诛邺赵(四)

正文 88 风卷雷动诛邺赵(四)

    檄文一出,郡府震动。

    郡府诸曹所在之各院中,吏员们或惊或喜,或震或骇。

    每一个吏员都无心於手上的公务了,有的聚集在一起议论荀贞此檄,有平时和邺赵走得较近的彷徨失措,一时间郡府中哗然大乱。

    有不少郡吏蜂拥云集到功曹院,来找王淙。

    功曹是郡县长吏门下五吏中地位最高者,也是郡县掾吏中权力最大的一个,换而言之,对郡吏们来说,王淙就是他们的主心骨,所以在这个时候来找王淙实在是最正常不过了。

    王淙身为功曹院之主,在院中自然是有独立的房间用来办公的,房间虽然不小,却也容不下数十个人,来找他的这二十多个郡吏推举出了四五个“德高望重”的,来入室中。

    其中一人与王淙私交极佳,来到室中后,这人抬眼一看,却见王淙正襟危坐在案后,正在不慌不忙地收拾案上的文牍,不觉又急又气,说道:“王公!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稳如泰山!”

    王淙瞧了他一眼,又瞧了瞧跟着这人一块儿来到室中的其余几人,复又向室外的院子里看了看,却对拥挤在院中的诸多郡吏视如不见,对这些郡吏发出的喧哗之音也仿佛听若未闻,一边继续收拾文牍,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何事如此惊惶?”

    荀攸亲自公布荀贞捕灭邺赵的檄文,郡府里的吏员皆已知晓,与王淙私交极佳的这人绝不相信王淙做为郡功曹却竟会不知此事,他气急地说道:“王公,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装糊涂了!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府君下了捕邺赵的檄文!”他伸手向院中指了指,“你院中的曹吏都已经知道了,你看看,乱成什么样子了?……你会不知道?”

    聚集在功曹院庭上喧闹的不止有外来的郡吏,也有功曹院本院的曹吏。

    “噢!你说的是这件事啊。”

    “王公,这不是小事!府君犯了糊涂,你身为功曹,应该立刻去劝谏府君!”

    “劝谏什么?”

    “邺赵乃赵常侍之族,府君这么不知轻重地蛮干,必会引怒赵常侍,……赵常侍一旦发怒?王公,非但府君首级难保,你我恐怕也会难逃其罪啊!”

    这个人真是气急了,口不择言,居然半点不加掩饰地说荀贞糊涂,又说荀贞不知轻重。

    王淙依然不紧不慢,只是又抬眼看了看这人。

    “王公?王公!”这人三步并作两步,奔到王淙的案前,试图制止他继续收拾文牍。

    王淙把他的手拨开,说道:“你说府君糊涂,你说府君蛮干,我且问你,你可见尚主簿、栾掾、霍掾何在?”

    “尚主簿……。”

    这人细细回想,尚正、栾固、霍衡三人皆不在震骇惊乱的郡吏之中,却是没有见到他们的影踪。

    “你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吧?”

    “不知道,在哪里?”

    “我虽也不知,但却能猜得出来。”

    “王公!你就别绕来绕去了,直接说吧,他们现在何处?”

    “必是与府君在一起。”

    “啊?”

    王淙笑道:“你还觉得府君糊涂,府君是在不知轻重地蛮干么?”

    尚正是主簿,倒也罢了。

    关键在栾固、霍衡,这两人一个是郡贼曹掾,一个是郡决曹掾,前者主捕贼事,后者主判法事,皆是郡府的强力机构,放到现今荀贞欲捕灭邺赵这件事上来说,这两个机构恰恰是主力。

    联想到荀贞是在很早之前就擢用了栾固、霍衡,而现在栾、霍又不知行踪,极可能是与荀贞在一起的,那么就说明荀贞捕灭邺赵绝不是一时兴起的,刚好相反,却是谋定而动的。

    室内的几个郡吏面面相觑。

    王淙收拾好了案上的文牍,将之整整齐齐地摆放成数堆,按着案几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腿脚,摘下悬挂在腰带上的印囊,又将这印囊也放到了案上,拍了拍呆若木鸡站在他面前的这人肩膀,笑道:“刘君,不要在我这儿傻站着了,你我这就辞别吧。”

    “辞别?”

    王淙叹了口气,说道:“诚如你所言,邺赵不可捕,然吾为郡府功曹,府君又不可违,两难之下,唯有弃职去也。”

    王淙弃职而去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荀贞这里,弃职而去的不止王淙一人,还有很多郡吏跟着他一块儿弃职离去了,包括与王淙私交甚佳的那人。

    从荀攸宣读荀贞檄令起,到荀贞亲自向栾固、霍衡以及江禽、刘备、程嘉、魏光等部署好捕拿邺赵的行动,短短小半个时辰,郡府里已几乎少了一半的人。

    邺县赵家之势大由此可见一斑,荀贞布置了这么久,郡府里的吏员可以说大多是他亲手提拔、任用的,可最终肯跟着他干的还是没有几个人。

    不过有栾固、霍衡两人在就够了,——虽然说郡贼曹、郡决曹因为是要直接面对捕拿邺赵一事的行动机构,所以这两个曹里弃职而去的郡吏是最多的,但只要栾固、霍衡这两个曹掾在,那么这次行动在程序上就是没有问题的,是公事。

    所以,在听说郡府里至少有将近一半的郡吏弃职而去之后,荀贞没有动怒,也没有什么惊讶,甚至没有对此说一句话,而只是笑了一笑,便又将注意力全部放到了捕拿邺赵这件事上。

    “栾卿,我刚才说的,你可记住了?”

    “记住了。”

    “好,赵然,我亲自去抓,县城里的邺赵子弟就全靠你与君昌了!……君昌,把名单给栾卿。”

    程嘉捧着一卷竹简,交给栾固。

    “此名单上所有的人,必须都要拿住,一个也不能少!”

    栾固肃然应令。

    “霍卿,你曹里弃职而去的吏员不少,你的人手够不够用?如果不够,我可从义从中征调。”

    因在先秦时期颍川便是法家的一个重要活动地域,所以颍川的士风一直是儒、法并重,荀贞帐中的颍川士人们,如荀攸、戏志才、荀成、辛瑷、宣康、许季等人在求学时皆学过律法、通晓汉律,虽然说现在戏志才、荀成、辛瑷、宣康、许季等人都回了颍阴,但又因为夏侯兰之故,如今留下来的那二百义从中却也是颇有学过律法之人的,从中抽调几个不成问题。

    ——夏侯兰也跟着许仲、荀成等人去了颍川。

    按照荀贞的部署,他亲自带着魏光等负责捕拿赵然,栾固、程嘉负责捕拿城中的邺赵子弟,而霍衡则不必出去捕人,他的任务是与荀攸一起留守郡府,同时用最快的速度审判邺赵子弟,所以最快的速度,也就是只要有邺赵子弟被荀贞、栾固捕送入郡府,霍衡便要立即进行审讯。

    名单上的邺赵子弟足足有上百人,可以预料,霍衡要面对的工作量必然会很大。

    不过,霍衡却有自信,指了指脚边的几个箱子,答道:“有这些真凭实据,决曹里的曹吏便是只留下四五人,亦足以审判邺赵子弟了!”

    箱子里装的都是程嘉、荀攸、魏光等先期搜集来的邺赵子弟的不法事,有这些证据在,再加上决曹里的拷掠手段,霍衡有底气自信。

    “好!……伯禽,义从何在?”

    江禽披甲按剑,答道:“依君侯命令,半数在城门外相待君侯,半数在郡府门外相待栾掾。”

    “栾卿,你我这便去吧?”

    “诺!”

    荀贞没有披甲,依旧一身黑衣,因为今天是大行动,所以他没有像平时那样随意地裹头帻,而是戴上了一个高冠,他立起身来,整了整腰带上插着的利剑,笑吟吟地携手栾固步出堂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