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6 风卷雷动诛邺赵(二)

正文 86 风卷雷动诛邺赵(二)

    对邺县赵家子弟、宗族、宾客违法乱纪的罪证,程嘉、荀攸在魏光等人的协助下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不说“时机”问题,只从“证据是否充足”这方面来说,现在动手是完全可以的。

    虽然荀贞有点遗憾,觉得现在动手不是最好的“时机”,但也没有办法,谁叫王芬昏了头,居然想干谋反的“大事”?想干谋反的“大事”倒也罢了,他还拉荀贞下水,荀贞这也可以叫做是“无妄之灾”了。

    不过,在动手之前,还有两件事要办。

    一个是需得把许仲、邯郸荣、审配、戏志才等人安排好,一个是需得把义从步骑安排好。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灭赵”这事儿一旦做出,荀贞必是要逃亡江湖的,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荀贞这棵大树都逃了,跟着他做事的程嘉、荀攸、栾固、霍光、霍衡、陈仪等“灭赵干将”,以及戏志才、邯郸荣、审配等他的知交、“故吏”也都得早图后路,以免遭到赵忠的疯狂报复。

    事实上,如审配、邯郸荣这样的还好点,毕竟与戏志才、荀攸等比起来,他们和荀贞的关系不深,既非乡党,也非宗亲,顶多也就称得上一个“故吏”,而且也没有太深地牵入到“灭赵”这件事里,想来赵忠就算是想报复,也报复不到他们的头上去,顶多他们的仕途会受到一些阻碍,至於身家性命,应是无碍的,——荀贞在赵国、在魏郡做了这么多年的地方长吏,门下的“故吏”多了去了,赵忠即使在“丧心病狂”,也不可能把这些荀贞的故吏统统干掉。

    可是,如荀攸、程嘉、霍光和将要“捕、灭邺赵”中发挥主力作用的郡贼曹掾栾固、郡决曹掾霍衡、郡主记史陈仪等,以及刘备、宣康、陈到、许仲、江禽等等“荀党”诸人,却是一定要先为他们安排好退路的。

    荀贞对此是早有计划。

    他传下令去,把这些人分批召来。

    先召来的是审配、邯郸荣。

    荀贞对审配说道:“我居贵郡数年,虽小有军功而却无一良政,不能安抚地方,愧对魏人。邺县赵家倚赵常侍之势,侵凌百姓,久为魏人所苦,我欲将之绳之於法,此事卿早知之也。”

    自上次荀攸挑明了荀贞有灭赵之意后,审配一直颇怀矛盾,他为人刚烈忠义,不论从本分来说还是从立场来说,他既是荀贞的府吏,又是魏郡有名的士人,都应该积极支持荀贞的此举,可赵忠权势倾天,而他本人族大人众,审氏一族俱在魏郡,一旦参与到此事中去,比照前两次党锢中的一些例子,他的宗族就可能会受到牵累,故此,他一直拿不定主意。

    好在,荀贞大约是了解他的为难,倒也一直没有勉强他。

    今天忽然被荀贞召来,迎面便听得荀贞这两句话,审配何等聪明,顿时明白荀贞这是要对邺县赵家下手了,他急忙说道:“明公自谦太甚!自明公到郡,短短数年,贼乱消弭、百姓安居,怎么能说‘不能安抚地方,愧对魏人’呢?民间皆称明公‘神明贤德’!”

    “如於毒者,小贼也,如邺县赵家者,方为魏郡大贼!我坐视邺赵跋扈、鱼肉百姓多年而无一举,此我之所以愧对魏人者也。”荀贞不再称审配为“卿”,而是叫起了他的字,“正南……”又叫邯郸荣的字,“公宰,……我已决意於近日动手,诛灭邺赵了!”

    邯郸荣、审配面面相觑。

    审配说道:“邺赵固罪重,奈何赵常侍权倾朝野,深得天子信爱,……明公,灭邺赵容易,事后如迎来赵常侍之怒,保身家性命恐不易。”

    “你说的这些,我早就考虑过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赵常侍纵权倾朝野,义之所在,我又有何惧?”

    “这……。”

    荀贞缓了下语气,复又笑道:“当然了,我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束手待毙。等诛灭了邺赵之后,我自会挂印远去,游遁江湖。以天下之大、山海之阔,赵常侍再得天子信爱,又能奈我何?……只是,我固可远遁江湖、一走了之,正南,卿为我上计吏,郡人多知我信用卿,我走之后,只担忧你会受到牵累,所以,我今日把你召来,却是为了和你商量一件事。”

    “何事?”

    “我预备下个月便动手灭邺赵,你可於近日挂印自辞。”

    所谓“挂印自辞”,自然就是让审配自己辞职、离开郡府,这样等下个月荀贞动手时,审配早已不在郡府,再怎么追究也追究不到他的身上了。

    审配自被荀贞擢用以来,荀贞待他极厚。荀贞对他本就有知遇之恩,此时又替他体贴考虑,半点也不为难他,闻得荀贞此话,他胸中百感交集,热血涌动,一句话在嘴边脱口而出,他说道:“邺县赵氏为患郡县,久为郡人痛恨,今明公欲诛之,是为魏郡士民,我审配虽然不才,不堪大用,然身为魏人,岂甘其后?我愿从明公诛邺赵!”

    荀贞哈哈一笑,说道“正南,我素知你重义轻死,乃魏地丈夫,如你是孤家寡人一个,即便你不肯参与此事也是不行的,但问题是你并非孤家寡人,你还有宗族,你族人众多,如果因为此事而牵累到你的族人,却是我之大过了,所以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还是按我说的办吧。”

    听了荀贞此话,审配的脑子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荀贞说的是对的,他一个人死不足惜,荀贞是他的举主、是他的上吏,那么他作为荀贞的下吏,臣为君死,为荀贞死了也不算什么,可他的宗族、他的族人却怎么办?他却是不能置之不顾。

    这也正是他这些时日来,一直为之矛盾不决的,适才的热血冲动过去,他沉默了下来。

    荀贞转对邯郸荣说道:“公宰,你也是一样,我也知你是个重义之人,可你亦有宗族,而且你的父亲还指望你重振家声,所以你也离府归乡去吧。”说到这里,荀贞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来以为还有些时间,想着能再帮你一把,至不济也给你在州中求一个从事之职,却不料……,唉,因为别的缘故,我不得不将诛灭邺赵一事提早发动,却是愧对你之来投啊。”

    邯郸荣感动不已。

    他虽然不知荀贞所说的“别的缘故”是什么,但他知荀贞从不虚言,荀贞既然说想给他在州中求一个州从事之职,那么这件事肯定就是有的了。

    想想过往,他一个“贪官之子”,要非荀贞,又岂能会在赵国一举跃登成为中尉府里的大吏?又岂能会得赵国孝廉?而在四处碰壁,不得不再来投奔荀贞时,荀贞对他一如既往,还是和以前一样想着办法来帮他,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只是他和审配的情况差不多,也是有心和荀贞同做此事,奈何却有宗族拖累,因此他说道:“诚如审君所言,赵氏权倾朝野,君侯诛赵,无论成败,都必将招来后患,君侯何不三思?”

    “此事我早就做出决定了。”

    邯郸荣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他本来就熟悉荀贞的脾气,知道荀贞虽然纳谏如流,但一旦做出决定,轻易就不会再改变,故此听了荀贞这么说,他也就不再劝说了,干脆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君侯就去做此大事吧,此事一成,君侯之名必天下传知,只是君侯……,你担忧我与审君的宗族,却不担忧君族么?”

    “我已有安排。”

    荀贞的安排很简单,在安排完审配、邯郸荣等人后,他接着会安排义从步骑,他打算命许仲、江禽等带着义从们归乡,有此数千精勇的义从,谅来足能保得宗族的安全了,——要知,荀贞诛杀邺赵是有法可依的,他不是乱杀,是有大把罪证的,既然是依法办事,那么就不怕赵忠动用公权来整治荀氏,赵忠就算想报复,十之**也只能私下派刺客去,有了许仲等人在,多少个刺客也是不够用的,估计这些刺客连颍阴的县城都进不去。

    邯郸荣也猜出了荀贞的安排,点头说道:“君侯既然已经有了安排,那么想来定是能保得宗族万无一失了,我也就不多说了。……君侯,我邯郸氏虽然仅仅是赵国的一个小姓,但却也能护得住君侯周全的,待君侯事成之后,我在家中恭候君侯大驾。”

    荀贞笑了起来。

    诛灭邺赵这件事,就算荀贞事后能逃得性命,前途却也是必然要毁之一旦了,在这个时候,荀贞居然还能坦然从容地笑出来,这让审配、邯郸荣非常的佩服。审配、邯郸荣做为没有参与此事的一个听众已经震惊非常了,而荀贞做为当事人却还能保持从容自若的风度,这实在不能不让人敬佩,——这却是因为审配、邯郸荣不知荀贞能够“预见”到历史的走向。

    “待君侯事成之后,我在家中恭候君侯大驾”云云,邯郸荣这句话的意思分明是呼应荀贞前边所说的“远遁江湖”,是在对荀贞说:诛邺赵后,你如果没地方可去,可以来我家中,我来隐藏你的踪迹。

    邯郸荣为了宗族,没有办法参与到这件事里来,但他作为荀贞的故吏、“门生”,却还是有勇气、也有义务去保护荀贞的,他能说出这句话来,不论荀贞去不去邯郸,他的心意都有了。

    荀贞倒是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来,小小惊讶了一下,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现出了感动之容,他下到堂上,来到邯郸荣的席前,握住他的手,说道:“有卿这一句话就足够了!如果我真的到了山穷水尽、无路可去之步,说不得,还真得去投卿家门了!”

    邯郸荣离席下拜,斩钉截铁地说道:“君侯如来,荣不死,君侯便无恙!”

    诛邺赵之后的逃亡去向,荀贞已有了目的地,便是长沙郡,去投孙坚。

    一来,长沙郡在南方,南北的风物、人情、环境多有不同,赵忠是北州人,在南方州郡的势力不是很强。二则,孙坚与荀贞私交甚好,荀贞也熟知孙坚的为人,有把握他不会出卖自己。

    所以,邯郸荣家里,荀贞是不会去的,不过,这一点却是不必向邯郸荣说明。

    荀贞笑着拍了拍邯郸荣的臂膀,转对侍立在堂门口的赵云,说道:“子龙,你进来吧。”

    赵云现和典韦一样,俱是荀贞的亲卫领班,他应命步入堂上。

    荀贞说道:“子龙,我适才说的话你应该听到了,你也和公宰他们一起归乡吧。”

    说着,荀贞叹了口气,又说道:“你我自相交以来,我比你长了几岁,觉得你便吾弟一样,只可惜现在不得不分开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