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5 风卷雷动诛邺赵(一)

正文 85 风卷雷动诛邺赵(一)

    荀攸、程嘉看过王芬的信,两人相顾惊愕。

    程嘉说道:“夫废立之事,伊、霍之所难,伊尹据宰臣之势,霍光受托国之任,俱国家重臣也,朝野敬赖,是故计从事立,而今无伊、霍之位势,却欲以区区数人之力,谋废二十余年安位之天子,此必无成!方伯素有大名於天下,却怎么行此荒谬之事?”一脸的不可思议。

    荀攸的性子比程嘉厚道,再怎么说,王芬也是党人、士人的前辈、领袖,他虽然和程嘉一样,对王芬信中所提议的内容不以为然,却也雅不愿评斥王芬,所以他只是苦笑而已。

    话说回来,也难怪程嘉毫不客气地评斥王芬“荒谬”。

    王芬在信里,却是向荀贞提出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提议,他想废掉今天子,改立合肥侯为天子,因为知道荀贞和宦官们不对付,所以想拉荀贞入伙儿。王芬是八厨之一,天下有名,这么一个党人的前辈、领袖,却提出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提议,亦难怪程嘉评斥、荀攸苦笑。

    事实上,荀贞不知道的是,他并不是王芬第一个写信的对象。

    早在数月前,曹操还“养病”在家,没有去洛阳当西园八校尉里的典军校尉的时候,王芬就给曹操写去了一封几乎是一模一样内容的信。

    曹操的反应和荀贞、程嘉、荀攸一样,既是惊讶,又是好笑,另外再加上一点儿不可置信。废立天子这种事,连伊尹、霍光这等的国家重臣都不好干,王芬算什么?一个六百石的州刺史,要人没人、要兵没兵,居然就敢想效仿伊尹、霍光,实在太过令人瞠目结舌。

    曹操何等人也?当然不肯陪他一块儿送死,不过王芬名气很大,而且参与此事的人中有许攸,许攸和曹操是很早就相识的老朋友了,——王芬之所以会写信给曹操,拉曹操入伙儿,其中就有许攸的“推荐之功”,故此,曹操却也不能“见死不救”,於是非常诚恳地写了一封长信回给王芬,在信中给王芬指出:你们是比不上伊尹、霍光的,这件事儿你们是干不成的。

    要说曹操也够朋友了,这等臣子私下商量废立天子的事情,一旦暴露,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换个旁人,即使不举报王芬,却也立刻会和王芬撇清关系,别说回信了,恐怕连交情都要从此断掉了,以免被牵连其中,可曹操却冒着这样大的风险,回了封信给王芬,确是是非常够“义气”的。

    奈何王芬这个人,性疏不武,从此前荀贞讨张牛角、张飞燕一战中,就可看出王芬没有什么才能,他之所以能“有大名於天下”,不是因为他本身的能力,而是因为他家里有钱,他能“仗义疏财”,所谓党人的“八厨”,这个“厨”本就是指“能以财救人”,换句话说,王芬其实就是个士人里的大财主,别说与党人的“八俊”相比,就是与同样名列“八厨”的度尚、张邈相比,他的才能也是不及的,故此说,他的德操虽不错,可见识与能力却就有限了,因而在得了曹操的回信后,王芬依然不死心,他又写信给平原人陶丘洪,邀陶丘洪“共襄大事”。

    陶丘洪是平原名士,早年与孔融、陈留边让齐名,并称俊秀,王芬之所以会在被曹操拒绝之后给他写信,也是受了许攸的推荐,许攸有轻侠气,交往的朋友很多,与陶丘洪的关系不错,而且陶丘洪与襄楷是同郡人,襄楷也了解他,因而王芬又想拉他入伙儿。

    ——襄楷是当今有名的术士,亦平原人,这次王芬起意废立天子,便是因为襄楷的一句话。早年,党人“三君”之一的陈蕃为太尉时曾举襄楷为“方正”,襄楷虽然没有应就,但与陈蕃也算是有了“师生”之谊,因而与陈蕃的儿子陈逸来往甚密,他两人前些月结伴来到冀州,造诣王芬,在席间谈话时,襄楷说了一句“天文不利宦者,黄门、常侍真族灭矣”,陈逸、王芬闻言大喜,王芬慨然说道:“若然者,芬愿驱除。”於是与许攸等结谋,乃有此谋举。

    陶丘洪虽名士,见识却远不如曹操,接到王芬的信后就打算启程去冀州入伙儿,幸好王芬同时还给华歆写了封信,华歆也是平原人,与陶丘洪齐名郡中,马上阻止了陶丘洪,对陶丘洪说:“废立之事,伊、霍所难,王芬性疏不武,此必无成而祸将及族,你我不能去!”陶丘洪听了华歆的劝阻,这才没有来冀州。

    说来也是挺巧,王芬联络的这三人,除了陶丘洪,曹操与华歆皆是荀贞的熟人。曹操不必说,与荀贞经常有书信来往,而华歆虽然只是早年与荀贞在颍川有过数面之缘,可华歆当时是专门去颍川师事陈寔的,所以后来当荀贞步步高升之后,他两人也时有一些来往的书信。

    王芬写了这几封信,曹操、陶丘洪、华歆,没有一个肯入伙儿的,因此他便想起了荀贞。

    荀贞知兵善战,坐拥数千精兵义从,前从皇甫嵩讨张角兄弟,部曲辛瑷逼死张角,后平定赵国贼乱,又击退张飞燕,复兵不刃血地剿定魏郡於毒,在巨鹿、赵、魏诸地称得上威名赫赫,最重要的是,他与宦官也不对付,两次党锢中,颍川荀氏也是吃了很大的亏的,那么,如果荀贞肯帮助王芬,或许登高一呼,至少便能做到赵、魏影从,——荀贞做过赵国中尉,现又是魏郡太守,在此两地威望很高,王芬自认为就算曹操等不肯参与,但如果能把荀贞拉入伙儿中,有了荀贞这个“豪杰之士”参与,那么他的这个“废立之事”也就足能成功了。

    但是废立之事岂是轻易能做的?

    程嘉看出来了,曹操看出来了,华歆也看出来了,以王芬的威望、权势,他是压根就不能与伊尹、霍光相比的,这件事他也是肯定做不成的。

    荀贞自然也看出来了,故此看过他的信后,当时就大惊,说道:“方伯必败。族赵家者,在今日也!”

    话说回来,王芬固然是难以成事,可王芬败不败,与诛灭邺县赵氏有何关系?

    却是因为:

    首先,王芬这件事肯定做不成,那么其次,做不成就有泄露的可能,那么再次,如果泄露,荀贞收到其信这件事就极有可能会被暴露出去,而一旦暴露出去,荀贞即使可以因为没有参与其中而免去死罪,以赵忠对他的不满程度而言,却也难逃朝廷的追究责罚,别的不说,魏郡太守肯定是当不成了,说不定还会被削去侯爵,“颍阴侯”削不削无所谓,可魏郡太守要是当不成,“诛赵”这件事显然也就只能放弃,没法儿干了。

    所以,荀贞一接到信,就明白“诛邺县赵”就在今日了。

    话又再说回来,荀贞既然知道王芬是必要败的,何不干脆把他卖掉?索性向朝廷举报之,岂不是最好的选择?不但可保不受牵累,而且还会因此立功。

    只是可惜,就当下的士风和舆论主流看之,“举报”这种事儿是万万不能做的,即使牵涉到“谋反”,即使王芬的此谋是“大逆不道”,也不能举报他。

    不错,如果举报了王芬,荀贞肯定能得到朝廷的奖励,可王芬是党人的前辈、领袖,“八厨”之一,有大名於天下,而且他这次谋搞“废立”是为了“消灭宦官”,在士人看来,只要和宦官不对付,那么就是“政治正确”,荀贞若将他举报,荀贞的名声就算彻底坏掉了。

    岂不见曹操、华歆、陶丘洪虽然先后拒绝了王芬的提议,可他三人之中,却也没有一人去检举揭发王芬,所为何故?便是因为怕坏了名声。

    由此却也可以看出,当今士人与宦官间的矛盾实已到了完全不可调和的地步,即便是谋反这样的不道之罪,只要和诛宦联系到一起,士人也可以包庇之、隐藏之。

    再联系到早年讨黄巾时北州名士阎忠劝皇甫嵩谋反,又可从中看出,几十年地被打压之下,几十年的积怨之下,汉家天子在不少的士人眼中亦早已是威仪不在了。

    皇甫嵩拒绝阎忠的缘故不必多说了,曹操、华歆拒绝王芬,他二人不约而同说到的是“废立之事,伊、霍所难”,指出的是难度,不肯参与是因为知道这事儿办不成,而非是因为名教纲常,要知,曹操是大贵族子弟、华歆是儒徒名士,“君君臣臣”这样的纲常礼教本应是他两人竭力维护的,可他两人却皆提都没提,这在士人以“磨砺名节”为要的当代是极异常的。

    荀贞不知曹操、华歆拒绝王芬之事,也不知他两人拒绝王芬的理由,如果他知道了,他肯定又会私下感叹:四百年汉家天下,虽经中兴,而今却终於天厌汉德,帝国走向了衰微,亦难怪近年以来,反叛者自称天子者层出不绝,亦难怪乱世一起,袁术、袁绍便皆有称帝之志。

    荀贞对荀攸、程嘉说道:“‘夫月满则亏,物盛则衰,天地之常也’,阉宦盛极一时,今固将衰,而襄公矩天象之言却不足以为凭,我料方伯此谋必难成,事如不成,恐会累及我等。因此,我以为,诛邺县赵当在今日!二卿以为如何?”

    荀攸、程嘉无奈地对视一眼,答道:“事已至此,也只有按君侯所言,及早动手诛邺赵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