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3 光阴似苒流如箭(下)

正文 83 光阴似苒流如箭(下)

    孙坚被拜为长沙太守后不久,钟繇又有信来,说他被朝廷外放为了阳陵令。

    钟繇本是尚书郎,这是一个品秩虽然较低,但实权很重的职务,加上钟繇出身颍川士族,因此得以被外放为阳陵之令不足为奇。

    阳陵是前汉景帝的陵墓,因是在当时的弋阳县修筑的,故名阳陵,在长安附近。

    两汉皇帝陵的周边通常都有县邑,阳陵县便是其一,人口不少,万户以上,故设“令”而不设“长”。陵邑的令不是一般人就能做的,大多选择有名望、声誉好的人来担任,本朝名将“凉州三明”之一的段颎早年就做过阳陵令。

    要放到过去来说,这是一个美差,有了这段资历,日后的升迁大约会顺畅许多,奈何现而今关中叛乱不定,这却就不是美差了。

    荀贞给钟繇回信,劝他不如不要去上任,干脆称病不去就是了。

    两汉的吏员在面对朝廷的任用时,有很大的自主权,不合心意的任用完全可以拒绝,当然,也不能硬邦邦地直接说:“我不接受任命”,可以换个婉转点的办法,比如称病。

    朝廷对此通常是默许的态度,而且还不会影响到该吏日后的前途。

    以钟繇“尚书郎”任上成绩优异的履历,他如果不去阳陵上任,那么用不了太久,他大约就能得到更好的任用。

    不过钟繇却不是遇难而退的性格,他正当盛年,又逢国家贼乱,正是雄心壮志的时候,荀贞料来他是不会接受自己的建议的,果然不错,信寄走七八天后,钟繇的回信送到,却是他已经在去阳陵上任的路上了。

    钟繇和荀贞是“同郡人”,并且他两人曾经同在颍川郡朝为吏,私交不错,碰上这种事情,荀贞当然不能坐视,当即令许仲从义从中挑出数十精勇可靠的颍川人,命他们立刻出郡,追赶钟繇,一来保护钟繇路上安全,再一个万一阳陵遭贼,也可扈卫钟繇的周全。

    这却是与赠送铠甲、马铠给孙坚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点付出虽然不大,但胜在情深意切,待到日后,想来必是能得到回报的。

    办完了这件事,十月底,在阴修的信中听闻郭图被拜为郎官。

    阴修任颍川太守时,荀贞和郭图皆在他府中为吏,故此,在与荀贞的通信中他提到了此事。

    郭图是早就想当郎官的了,昔年荀贞和他同在阴修府中为吏时,他是上计吏,当时就一门心思地想找机会能够入仕朝中为郎官。

    三署郎和郡县掾吏不同,郡县掾吏即便做到第一,也只是千千万万的郡县掾吏之一而已,三署郎却是朝官,是朝廷的后备官吏,一为三署郎,身价比孝廉还要值钱。

    地方郡县如果出现吏职缺额的时候,三署郎是最优先补任的,只有在三署郎里没有合适人选之时,朝廷才会考虑从诸如过去的“故吏”、或者茂材、又或者孝廉等等们中间选用任命。

    所以,对有志於仕途的士子来说,三署郎是求之不得的美任。

    郭图早就盼望着能被入选三署为郎官,甚至为此,当时在颍川的时候他不择手段,现如今终於被除为三署郎,他这也算是如愿以偿了,想来他将来的仕途应该是较为通畅的了。

    不过,可惜的是,现在快到了天下之乱之时,郭图能不能在大乱的局面出现前得到朝廷的进一步擢升却还在两可之间。

    不管怎么说,能入三署为郎总是件好事,一则,有了三署郎的履历在身,即使天下大乱了,也能得到地方诸侯势力的高看一眼,二来,洛阳是士大夫、权贵汇聚之处,去到洛阳为郎官,也就有了更多的机会去交接权贵、名士,这对以后的发展也是有帮助的。

    荀贞隐约记得郭图以后似乎是在袁绍手下当谋士的,也不知他与袁绍是早就相识,还是此次被拜为三署郎后在洛阳相识的?

    这些东西略微想想也就罢了。

    荀贞与郭图虽然同在阴修府中为过吏,但他两人不仅没有什么交情,而且郭图对他还颇有敌视,现如今荀贞已贵为颍阴侯、二千石太守,郭图却刚刚被拜为三署郎,两者之间的差距已不可以道里计了,既然郭图和荀贞不对付,荀贞对郭图的人品也不大看得上眼,那么他自然也就不会像对孙坚、钟繇那样对待郭图,没有那个“屈尊纡贵”给郭图写信祝贺的心情。

    不知觉间,天气渐渐转寒,入了十一月。

    从夏收、夏种、再到秋收,魏郡郡内的情况虽然经历了一些小波折,如夏季的暴雨、暑热等等,但总体来说却还是一帆风顺。

    没有了贼乱,荀贞又大力恢复农业、教育,魏郡的百姓倒也称得上安居乐业,有几次荀贞下县巡视,还见到乡、里的寻常百姓人家居然能买了肉吃酒,要知,当下的经济不发达,民间的寻常百姓连一日三餐都吃不上,还是二餐制,要想吃回肉很不容易,大多是在过年时节才会买点肉、沽点酒,打个牙祭,而就在遭遇了黄巾、於毒之乱后仅仅两年不到,魏郡民间的寻常百姓却居然又能吃上肉、喝上酒了,这可以说是对荀贞政绩的最大褒扬。

    魏郡称得上风调雨顺、太太平平,魏郡之外的帝国大地上却是丑闻迭出、烽烟不断。

    说到丑闻,近月来最大的丑闻大概就应该是太尉崔烈罢,曹操之父大司农曹嵩被拜为太尉。

    崔烈出身涿郡崔氏,涿郡崔氏是北地名族,崔烈本人也名重北州,他在任太尉之前,曾经接替袁隗当过朝廷的司徒,也是三公之一,但他这个司徒却不是凭声望、资历得来的,而是掏了五百万钱买来的,这倒也罢了,问题是他现今被免了太尉之职,继任他太尉一职的曹嵩的这个“太尉”却也是买来的,大约是因为名望不足崔烈,家声也远不如涿郡崔氏,所以曹嵩掏得钱要比崔烈多得多,足足一亿钱。虽说自今天子西园卖官以来,不少人都是掏了钱才登上的三公之位,可如崔烈、曹嵩这样,前、后两任都是掏了钱才混到三公的却也不多见。

    朝廷昏暗至此,朝外的贼乱自然也就难以平息。

    像是为了呼应朝事的昏暗也似,得知曹嵩以一亿钱买到太尉之位后,没过多久,刚入十二月,就又听闻休屠各胡再次叛乱。休屠胡人的叛乱不是头一次了,但在北地烽烟四起的背景下,这又一次的叛乱无疑是雪上加霜。

    话说回来,这几个月,接外郡贼乱的简报,荀贞都接到麻木了,要一定说好消息,大约只有孙坚到任长沙后没用太长时间就平定了区星之乱。孙坚不愧勇猛善战之名,州郡不能平定的区星之乱,他到郡之后,亲率将士、施设方略,只旬月之间就克破了区星等乱军。

    而且他不但平定了区星之乱,而且还帮助邻郡讨定了贼军。

    汉之故事,二千石无诏不得出境,连出境都不行,何况是带兵出境?但孙坚生性猛鸷,又是轻侠出身,不像士人们那样恪守制度,所以即使郡主簿劝他不要出境,他却依然决定越界击贼,对主簿说:“我没有文德,只以征伐为功,越界征讨,是为保全郡国,如因此获罪,我无愧天下。”遂起兵驰奔,征讨诸郡,相继平定了零陵、桂阳诸郡的贼乱。

    这件事,说来是有违背朝廷制度的情况,可能会被获罪,但却也有收获。

    收获就是:能够得到一些南州士人的赞誉。

    零陵、桂阳这些贼乱的郡县里的士人就不说了,肯定感激孙坚的相助,包括别的南部州郡的士人也会有感谢他的,别的不说,就比如吴郡陆氏,陆氏是吴郡的名族,后来出仕东吴的陆绩就是出自此族,其族中出仕州郡者甚多,为二千石者有之,如庐江太守陆康,为千石令者有之,如陆康的一个侄子,是时正好为宜春令,宜春被贼兵攻伐,陆康的这个侄子向孙坚求救,孙坚就越境驰援,这个举动显然会得到陆氏的感激,——孙坚的儿子孙策后来为何能短短数年即坐有江东,固有其敢战勇猛之故,却也有孙坚给他留下的这些余荫之故。

    孙坚轻侠出身,最缺的就是在士人中的人脉,为了获得南州士人的感激、赞誉,违反一下朝廷的制度又算得甚么!

    更何况现今天下动荡,朝廷正用人之时,对能征善战的将才求知若渴,料来轻易也不会处罚孙坚的。确然如此,孙坚在干出了明目张胆违反朝廷规制的事情后,朝廷不但没有责罚他,还录他自从讨黄巾以来的所有功劳,拜他为了乌程侯。

    消息传到魏郡,荀贞虽为孙坚欢喜,却也不得不暗下里感叹。

    他对荀攸、程嘉等人说道:“国之大事,唯祀与戎,自古征伐出天子,二千石无诏而领兵出境,征伐邻郡,此朝廷大忌,文台为此,朝廷非但不责之,反拜为侯,何异饮鸩止渴,自弃重器!从此以后,朝廷威严,恐不复存。”

    时入中平五年,更多的坏消息接踵而来。

    正月,休屠各胡寇西河,杀郡守邢纪。

    二月,有星孛於紫宫。黄巾余部郭太等起於西河白波谷,寇太原、河东。冀州、关内,太行山南北的两股大贼“黑山”、“白波”至此悉数登场。

    三月,休屠各胡之乱愈演愈烈,攻杀并州刺史张懿,遂与南匈奴左部胡合,杀其单於。

    四月起,各地的黄巾余部相继而起,先是汝南葛陂黄巾攻没郡县,随之到六月,益州黄巾攻杀刺史郗俭,其渠帅马相自称天子,又寇巴郡,杀其郡守,幸赖益州从事贾龙击讨,斩之。

    这一年的六月,又是多地降下暴雨,郡国七大水。

    洪水滔天、风雨之飘扬中,汉室走到了中平五年的八月。

    这一月,朝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