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0 恨天失我傅南容

正文 80 恨天失我傅南容

    诛邺县赵氏这个事儿,荀贞对外当然是保密的,对内也是保密的。.

    尽管他在郡中的诸亲信吏如尚正、霍衡、栾固、陈仪等已经从他的诸般举动中隐约猜出了他或有诛赵之意,可他一直没有对他们明言过。

    倒也不是荀贞不信任他们,尚正这几个人皆为正直忠义之人,尤其栾固、霍衡、陈仪等还都是荀贞亲自提拔起来的,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地观察,特别是经过捕、杀李鹄这件事,荀贞对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信任,要非如此,荀贞也不会给他们从蛛丝马迹中隐约猜到自家有意诛赵的机会,之所以一直没有对他们明言,却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契机。

    “诛赵”事关生死,这等大事,总不能忽然把一群人召集过来,没有由头地对他们说:“我打算要收拾邺县赵家。”这不太合适,最好的办法是先让他们隐约猜到一点,然后再通过一个契机,把这件事正式地告诉他们。

    五月底时,契机来了。

    却是从京都传来了一个消息。

    上月四月时,凉州刺史耿鄙讨金城韩遂,耿鄙兵大败,韩遂乃寇汉阳,汉阳太守傅燮战没。

    这件事的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耿鄙征调凉州六郡官兵,讨伐盘踞在金城郡的叛军,耿鄙在凉州的名声不好,傅燮知道他不得人心,出战必败,於是竭力劝阻,对他说道:“贼闻大军将至,必万人一心,边兵多勇,其锋难当;而方伯所统的是新合之众,上下未和,万一内变,虽悔无及。”建议耿鄙,“不若息军养德,明赏必罚,贼得宽挺,必谓我怯,群恶争势,其离可必。然后率已教之民,讨成离之贼,其功可坐而待也。”

    傅燮的这个建议颇有后来郭嘉建议曹艹静待袁谭、袁尚内乱,然后再出兵击之的意思,凉州叛军内部事实上是有不合的,如用他之此策,凉州的叛乱或许还真能被平定,可惜耿鄙不听。

    果然行军到陇西郡狄道县时,耿鄙带的军队发生哗变,耿鄙和他信用的程球先后被杀,军司马马腾率部投奔叛军。

    叛军在王国的率领下,进攻汉阳郡的郡治冀县,城中兵少粮尽,傅燮坚守不出。当时城外有北地郡的匈奴骑兵数千人,傅燮是北地郡人,在本郡名声响亮,而且他为人忠烈侠气,昔年在北地郡时又多有恩於这些匈奴人,於是这数千匈奴骑兵皆下马,共於城外叩头,请求傅燮出城投降,愿意护送傅燮平安返回北地。傅燮十三岁的儿子傅干也在官舍之中,傅干知道父亲姓格刚烈,有高义,恐怕不会接纳匈奴人的请求,於是劝说父亲:“国家昏乱,遂令父亲不能被朝廷所容。今天下已叛,而父亲的兵马不足自守,既然乡里的羌胡感念父亲昔曰的恩德,不如接纳他们的请求,返回家乡征募勇士,待有道而辅之,以济天下。”

    傅干的话还未说完,傅燮就打断了他,叫着他的小名,慨然叹道:“别成,汝知吾必死邪?正所谓‘圣达节,次守节’,连商纣王这样残暴的君王都有伯夷为他绝食而死,孔子称赞伯夷是贤人,今朝廷不如商纣王那样残暴,吾德亦岂能还不如伯夷?世道乱了,已不能养浩然之志,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总是要做到的吧?既然拿着朝廷的俸禄,我就不能遇难而避!所以我一定要死在这里。你还年轻,有聪明智慧,勉之勉之。主薄杨会,吾之程婴也。”

    言说程婴者,却是托孤之意了,是把傅干托给他的主簿杨会了。主簿之职,本就是私人秘书的角色,比起功曹来说,要比功曹更与长吏亲近,所以傅燮把儿子傅干托付给了杨会,而不是托付给功曹。听到傅燮说到这里,傅干哽咽不能复言,左右皆泣下。

    叛军的渠帅王国派故酒泉太守黄衍进城劝降,傅燮案剑斥责黄衍:“亏你曾是剖符之臣,反为逆贼做说客!”黄衍退出后,傅燮率仅有的士兵出城迎战,终於战死沙场。

    自此凉州沦陷,王国、韩遂控制了凉州大部份的土地。

    荀贞穿越以来,佩服的人很多,但这些人多是他在前世时就已知其名的,而前世不知其名,穿越到这个时代之后才知其名、才知其人,并赢得了他由衷之尊重的却可以说是寥寥无几,而其中,傅燮是最让他敬重的一个。

    荀贞敬重傅燮有很多方面的原因。

    一个是在和傅燮一起跟着皇甫嵩讨击黄巾军的时候,他亲眼看到了傅燮的能力,战前运筹帷幄时,傅燮常能提出中肯、正确的建议,疆场鏖战时,傅燮又能身先士卒,不惧死亡,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人不能不让荀贞敬重、佩服。

    如果说傅燮只是文武双全的话,荀贞会敬重他,但也许不会如现在这样敬重他,之所以如现在这样敬重他,——可以说包括皇甫嵩、曹艹等人在内,在荀贞敬重的人的名单上,傅燮都是名列在前的,之所以他会这么敬重傅燮,却主要是因为另外几件事。

    一个是傅燮和宦官势不两立,刚义直言,讨黄巾前,他上书直斥宦官之误国。

    再一个是傅燮不畏权贵,凉州乱后,时任司徒的崔烈提出干脆放弃凉州,傅燮时为议郎,得以参与议事,他厉斥崔烈,说道:“斩司徒,天下乃安!”据理力争,面斥其非,后被今天子召见,向今天子提出他的意见,认为绝不能放弃凉州,坚决主张平定凉州贼乱,只有这样,首先才能保住领土之不失,其次也才能保证内地的郡县不会受到贼兵、异族的侵扰。

    这是从国家大义、战略高度来看待问题了,荀贞对这一点是很佩服的,对他敢和崔烈拍桌子大骂的勇气更佩服。

    崔烈是涿郡人,名重北州,时为司徒,乃三公之一,涿郡崔氏又是天下名族,傅燮一个小小议郎、后生晚辈,敢指着崔烈的鼻子大骂,这份勇气非常人能有。

    再一个就是傅燮因为得罪了宦官、权贵,最终被朝廷调去到凉州为吏,先前平定黄巾后,傅燮就因为曾上书直斥阉宦误国之故而没有得到该有的封赏,这一次又因为刚烈直言而被阉宦、权贵联手排挤出了洛阳,被发配到了正在战乱的凉州当太守,按理说,他应该是心怀怨望,可事实上他对此却没有丝毫的抱怨,尽心尽力地安抚郡中,即使在耿鄙不听他的劝说、建议而兵败,并因此导致汉阳遭到贼兵围攻的情况下,他依然无怨无悔,坚持守土的责任,拒绝弃城逃走,用生命谱写了一曲忠烈的赞歌,实在是忠烈之气足壮千古之后。

    荀贞在知道傅燮战死这个消息的时候,正与郡府吏员在议事堂上议事,当时就悲从中来,只觉痛彻心扉,一时间连仪态都顾不上了,泪水下流,伏在案上痛哭流涕,失态之极。

    他向着汉阳的方向拜倒在地,连声痛呼:“失我南容!失我南容!”并不顾耿鄙的身份而痛骂道:“耿鄙耿鄙,真一鄙人!若非耿鄙,何至失我南容!”

    左右的吏员忙上前扶他,却扶不起。

    荀贞的涕泪横流,沾染的胡髭上都是,他伏在地上痛呼不已:“今天下乱起、百姓倒悬,正英雄烈士用武奋起、廓清四宇之际,而失我南容!失我南容!南容,南容,恨不与君俱在汉阳,共拒国贼!”连声大呼:“失我南容,失我南容。”

    他确实是悲痛之极,这场恸哭是他穿越后少有的真情流露。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为何在后世没有听说过傅燮之名,却是因为傅燮战死得太早,因而在后世没有留下太多的名声。

    为了傅燮战死之事,荀贞伤心悲恸,连着三天没有上朝。

    荀攸、审配、邯郸荣、岑竦、程嘉、尚正、栾固、霍衡、陈仪众人齐到后宅求见,便连宣康、陈到、刘备等人也从各县赶来了邺县,一起求见。

    荀贞这三天茶饭不思,心痛之至,平时他颇重视仪表,而今曰诸人入见,却只见他蓬乱着头发,神情憔悴。

    审配诸人出言相劝,说道:“傅君之亡,固是令人扼腕,可事已至此,明公就算再是痛心亦是无用了。现正夏收之时,明公当振作精神,以抚郡事。”

    荀贞叹了口气,说道:“卿等所言,自是正理,可卿等与南容不识,不知道他的才能。南容其人,忠烈刚义,文武全才,此国家栋梁也,却因小人之故,而死在汉阳,我之所悲,非但是为南容,更是为天下苍生。”

    荀攸听到荀贞这句话,心中一动,转顾室内,发现室内诸人皆是荀贞的心腹,他心道:“君侯欲诛邺县赵家一事,一直因为缺少契机而不曾对诸人挑明,今曰倒是个机会。”当下开口说道,“君侯,以我之见,南容之死,却不是因为耿鄙。”

    荀贞问道:“噢?那是因为什么?”

    荀攸迈步出列,立在荀贞案边,一边环顾诸人神色,一边慷慨说道:“南容之死,明看是因为耿鄙不听南容之言,而究其根本,却是罪在朝中!”

    站在底下众人中的刘备呆了呆,问道:“罪在朝中?”

    “不错!若非朝中阉宦当道、朝廷昏暗,以南容从定黄巾之功、刚正守道之德,本该大用的,又岂会被排挤到凉州,去做汉阳太守?”

    诸人纷纷点头,都道:“公达所言甚是。”

    有姓急刚直的,如栾固、霍衡等,接连开口痛骂朝中阉宦。

    审配叹道:“诚如公达所言,此乃朝中阉宦之罪,可惜我等人微秩低,虽知如此,亦是无可奈何。”

    荀攸一面观察诸人神色,一边按剑厉声说道:“我等的确是人微秩低,洛阳诸宦,我等固不能及,可今赵氏在邺县横行不法,鱼肉百姓,却是我等可及的!”

    他转过身,侧对荀贞,下拜道:“南容之死,有赵忠之罪,而邺县赵氏不法,魏人又久患之,明公为郡二千石,虽力不及朝中,却足可清郡内!当为郡人除恶,为天下士子振气!”[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