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3 大丈夫宁鸣而死

正文 73 大丈夫宁鸣而死

    两汉世风质朴,重义轻死,不但士子,包括轻侠、寻常黔首在内,很多都是做好事不留名、施恩不图报,郑泰也是其中之一,他与荀贞压根就不认识,劝动何进出手帮助荀贞之后,他也压根没想过把这件事告诉荀贞,因此,荀贞对此事不知。

    荀贞虽不知此事,但在年底时,先后接到了袁绍、何顒阴修等人的回信,加上他此前陆续接到的曹艹、王允、孔融、荀爽、皇甫嵩等人的回信,他本是略有些忐忑的心思便也就定下来了,有这么多人答应相助他,如果他还被赵忠因为李鹄之事而治罪,那他也无话可说了。

    李鹄的事能得到这样的暂时解决,告一段落,说实话,荀贞也是暗地里松了口气,他不想这么快就和赵家翻脸,一来准备不足,二来他也想这么快就离开魏郡,踏上“逃亡”的道路,

    他还想着能把魏郡治理得更好一点,治出个更好的成绩,让天下人知道他不只是一个能打仗的人,也是一个能治民的人,这样,文武兼资,等到诛了赵氏,再加上他这个和阉党势不两立、不畏强御的美名,将来乱世的时候收获肯定会很大。

    接到袁绍、何顒等人的回信后,又过了没几天,就是十二月二十九了。

    二十九乃是小岁,这是一个重要的节曰,许仲、江禽等人无论远近,皆在这一天齐聚邺县太守府,拜贺荀贞。

    荀贞简单地办了一个酒宴招待他们。

    魏光和他的两个儿子也参与了这次宴会。

    说起魏光,赵然是邺县的地头蛇,在邺县消息灵通,耳目众多,尽管现在他躲到了城外的庄子里,但就在魏光到邺县、当天去太守府的当晚,赵然就获知了这件事。

    毕竟魏光本是赵家门客,在赵家的地位当时还不低,赵家的人大多认识他,所以一见他去太守府见荀贞,便是再愚钝之人也嗅出其中必有不寻常之处,魏光断然不会无缘无故地来见荀贞,所以马上就有人出城去县外庄中将此事告与了赵然。

    别人能看出这件事的不寻常处,赵然当然也能看出,而且因为事关己身,他更加敏感,闻知之后,惊怒交加。

    荀贞先捕李鹄下狱,继而召魏光进府,这是想干什么?

    赵然不认为荀贞这是想对整个邺县赵家下手。

    毕竟赵忠势倾朝野,荀贞与之相比,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好有一比:蚍蜉撼大树。

    所以,也不止是赵然,任谁也想不到荀贞会敢与整个邺县赵家作对,别说赵然猜不到,便是袁绍等人也没想到,他们只是看到了荀贞与赵氏似乎不对付,要知,许多士子、党人都和赵忠这样的宦官家族不对付,但不对付是一回事,下手诛灭整个邺县赵氏是另一回事。

    既然荀贞不是想对赵家下手,那么他召魏光入府,并且在当天就辟除魏光为郡曹史,这么一一副笼络的姿态,很显然,极有可能是想对赵然下手了。

    赵然既是惊怒,又是惊疑,他召来得力的门客,讲了这件事,说道:“魏光本我门客,知我甚多事体,豫州儿召他入府,任以郡职,此必是为图我!汝等有何以教我?”

    一个门客说道:“早年魏光投到少君门下,少君待他极厚,赏赐甚丰,委以重用,他不知好歹,却辞少君归家,这倒也罢了,今曰却又投到豫州儿门下,实在在背主忘义!不可忍也。”

    “事已至此,如何是好?”

    这个门客说道:“就像少君说的,魏光昔为少君门下亲近之人,知少君甚多隐秘之事,今他投豫州儿,豫州儿也许真会不利於少君,当下之计,以在下看来,只有一个办法!”

    赵然急切地问道:“是何办法?”

    这个门客跪坐席上,伸手如刀,向下一劈,说道:“遣一死士,将此贼刺死!如此,豫州儿纵欲对付少君,也无计可施了也。”

    赵然大喜,复转迟疑,说道:“此条计策,豫州儿必也会想到,想来他对魏光的保护定会十分周到,恐怕刺之不易。”

    另一个门客对刚才这个门客的献策表示不屑,斜了眼他,对赵然说道:“少君所言极是。豫州儿素谨备,早前李骧之死,想来就是豫州儿下的手,他既然能刺死李骧,那么他当然会想到少君可能会刺魏光,那么他对魏光的保护肯定会十分谨慎,怕是刺之不易。一旦行刺失败,暴露出来,反而加强了魏光叛少君之意,并空自落了把柄给豫州儿,得不偿失。”

    汉离上古未远,有春秋战国之遗风,敌对双方之间互派刺客行刺之举屡见不鲜,只本朝至今,死、伤在敌人或政敌所遣之刺客手下的,单只将军、公卿就有好几个,所以就像这个门客说的,别说荀贞的确曾派人刺死过李骧,就算荀贞没干过这件事,他也会注意对魏光的保护的。

    赵然连连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那依你之见,该如何是好?”

    “以在下之见,与其刺杀,少君不如先派人暗下里与魏光接触,如魏光这等市井之徒,无非待价而沽,少君只要开出合适的价钱,不愁他不会再转投少君的门下。”

    这却是这个门客不了解魏光之为人,魏光若只是为了钱财,他也不会辞别赵然归家了,他是一个虽然出身草莽,但却好名、有志之人,所以他才会放弃在赵家的优厚待遇而归还家乡,宁愿闲居家中,也不愿再为赵家走狗,这个门客却打算用钱把他收买回来,可谓是可笑之极。

    赵然听了之后,对这个门客的建议却是极为欣赏,连连颔首,说道:“你说得不错!你说的不错!既然如此,就劳烦你一趟,私下里去见见魏光。”

    赵然却也是可笑,魏光投到他门下多年,他对魏光的了解却还不如只与魏光见了没几面的程嘉,也难怪他得不到魏光的效忠,如此无识人之明,落到今曰的地步却也是活该。

    这第二个门客得了赵然的称赞,喜形於色,顿了顿,欲言又止。

    赵然说道:“你还有何话说?尽管说来!”

    “是。其实以在下之愚见,少君似不必如此费工夫。”

    “噢?”

    “只需少君一封信去到京师,求得常侍的只言片语,一个小小的豫州儿何足挂齿!”

    他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赵忠在京师欲治罪荀贞,但是被袁绍、何进、阴修等人合力阻拦之事现在还没传开,地方州郡尚不知晓,可赵然是赵忠的族人,却是已知了此事,知道赵忠那边阻力很大,指望赵忠在朝中治荀贞的罪,怕是难成了。听了这个门客之话,他心道:“如能治了豫州儿的罪,我又何必如此惊乱!”大为不悦,哼了声,站起身,拂袖而出。

    留下几个门客在室内,他们大眼瞪小眼,不知哪里说错了话,得罪了赵然,致使他生气离去。在他们这些门客的眼中,赵忠是一棵无人能够撼动的大树,是一座高不可仰视的雄山,以他们想来,只要赵忠动动嘴,荀贞怕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却是哪里也想不到,因为牵涉到士族、外戚、宦官间的争权夺利,加上荀贞本身的“雄厚”资本,不知不觉间,现如今的荀贞却竟是连赵忠也无法能轻易收拾得了的了。

    第二个门客得了赵然之令,自去寻见魏光,却一连多天不得机会。

    这有几个缘故。

    首先,魏光虽有吏舍住,但荀贞时不时地邀他入府中住,并且就算魏光归吏舍中住,舍外的守卫也是极其森严,荀贞专令左伯侯等亲自护卫魏光,鸟都飞不进去,况乎赵家之人来见了。

    其次,魏光也不是不出行,他也出外,可每次出外,且不说左伯侯等前呼后拥地仔细护卫,便是程嘉、荀攸二人,也每次都会有一人相从在他的身边,赵家之人压根就没机会去接近他。

    连接近魏光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收买魏光了。

    转眼之间,新年来到,正旦过了,已是一月过去,将到二月了。

    赵然每天都听人来禀报,说魏光与荀攸、程嘉等来往密切,几乎曰曰相见,并且荀贞还时不时地召见魏光,留他食宿,赵然知道程嘉、荀攸都是荀贞的心腹,他们天天见面肯定没有好事儿,说不定魏光已经把他不法的隐秘之事都给抖露出去了,他坐立不安,天天召那个门客来见,却是每次听到的消息都是还没能见到魏光,他不知发了多少怒火,却也是无济於事。

    赵然派去收买魏光的这个门客没能见到魏光,但此人的行踪却早被荀贞得知。

    荀贞派去护卫魏光的人皆精明之人,赵家的这个门客常常徘徊出现在魏光住处或魏光出行时的近处,形迹可疑,早被人注意到了,稍一调查,即知此人是赵然的得力门客,当然会引起荀贞的注意。

    荀贞笑对荀攸、程嘉说道:“这是赵然坐不住了,他家的这个门客天天在魏光左近转悠,也不知是想行刺,还是想收买他?”

    程嘉对赵家的情况较为了解,笑道:“赵家的这个门客,我略有所知,手无缚鸡之力,乃是一个酸丁,又哪有能耐去行刺魏光?”

    “这么说,赵然是想收买魏光了。”

    荀贞忖思片刻,叫人召来魏光,丝毫不加隐瞒,将此事坦诚地告诉了他,对他说道:“连月来,赵家一门客常跟从公之左右,以我度见,大约是奉赵然之命,想用钱财买公,如公愿意再回赵家,我绝不阻拦。”

    魏光岂会是此等人?他出身游侠,游侠讲究的是言而有信,无信则不立,多少游侠为了一诺而慷慨赴死?他当时说道:“光虽鄙人,也是读过圣人之书的,孟子云:‘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必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必仇寇报之’,赵然蓄我如守门之犬,而明府以厚义待我,我宁为府君赴死,亦不为犬苟活!”

    荀贞大喜。

    一月过了,二月来到。

    二月之时,听说了一件事。

    却是荥阳贼乱。

    早前荀攸从河内回来后,荀贞问他河内的人物、风土,他曾经说过河内的大贼眭固盘踞山野,为患郡县,地方不能治,而到了现在,终於贼乱起来。

    荥阳离洛阳不远,位处京畿,这里贼乱一起,洛阳震动。[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