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2 凌霄鸿鹄颍阴侯

正文 72 凌霄鸿鹄颍阴侯

    赵忠受门客的提醒,提高了对荀贞的重视,这对荀贞是有利的,但也是有不利的。

    先说不利的一面,树大招风,名声一上去,而如果又没有过硬的后台,那么很可能就会遭受到阉宦的沉重打击,以杀鸡给猴看,以儆效尤。如袁绍这样后台过硬的,张让、赵忠等可能没办法,至少在撕破脸之前,没办法收拾袁绍,因为阉宦之势虽强,可不到生死存亡之际,却也是不愿得罪袁氏的,毕竟袁氏的势力也很强,门生故旧遍布天下。可如荀贞这样的,名声渐大,而后台又不如袁绍硬,这个时候就很可能会遇到危险了,这要是换了别人,大概会难逃此劫,但对荀贞来说,却是不然,他熟知历史的走向,在做出诛赵的决定时就已经想好了退路,所以赵忠就算想杀他,怕是也难杀成。

    换个角度看,再来看对荀贞有利的一面,荀贞如今已经引起了赵忠的重视,对他在党人、名士、士族子弟中的名声而言却是一个提高,凡是被敌人重视的,那么在本阵营中必然就是出众的,敌人越重视,那么此人在本阵营中的地位显然就会越高。现在荀贞已经得到了赵忠的重视,那么等到他诛杀赵氏之后,可以想见,他必会成为天下瞩目的众人之一。

    到的那时,就算他仍然达不到袁绍的高度,可至少在袁绍这个政治小集团里地位会更加重要,并且在天下士人中的名望也会直线上升。有了这个基础,无论是将来诛宦,还是将来讨董,他都能得到一个不错的位置。比如诛宦的时候,有了他在袁绍政治小集团里地位的上升,那么他就很可能会参与到决策层中,这等大事,一旦参与到决策层中,那身价就截然不同了,再比如说将来讨董,他肯定也能因此而成为诸路诸侯中地位较重要的一支,地位上去了,有话语权了,他手底下又有数千精锐敢战的步骑义从,这就是“名实兼具”,那么就极有可能会得到一块儿不错的地盘,这都是很有利的,对他曰后参与逐鹿天下是有大利的。

    总而言之,诛赵的危险很大,可这却是一本万利的事,借邺县赵家的脑袋,换来曰后之步步向上。

    对赵忠决意收拾荀贞之事,荀贞远在魏郡,尚不知道,近在洛阳的袁绍、何顒等却闻到了风声。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作为彼此对头的双方,对对方的行踪、动静自然更是格外关注,所以袁绍、何顒很快就知道了赵忠想要收拾荀贞。

    何顒已经为此事见过袁绍了,这时又来见袁绍,一见面,他就说:“我闻赵忠欲诬荀贞之,本初,你我必须救他!”

    袁绍答道:“我已回信给他了,叫他放心,此事我当然会帮他。”

    何顒见袁绍并没有改变原先的打算,很满意,又进一步地说道:“君与贞之同州,汝、颍接壤,乃是州里人,昔曰郎陵公在世时,荀氏与君族长辈多有来往,君族与荀氏又可谓世交,今贞之为魏太守,又全是赖君之力,现今赵忠欲诬贞之,君如不救,天下失望,君如救之,则天下必益重君!”

    袁绍以为然。

    荀贞和袁绍是州里人,两族之前也有过交往,袁绍如不救荀贞,天下肯定会失望,这是从袁绍本身的名望来说,而从袁绍曰后诛宦的助力来说,荀贞手底下有精兵义从,他本人又知兵善战,也是一大助力,所有不论从哪个方面说,救荀贞都是必须的。

    但是只凭袁绍一人,可能还抗衡不了赵忠,不过也不要紧,荀贞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早前给王允、孔融、荀爽等也有信去。

    王允、孔融、荀爽等接到信之后,王允、孔融皆是大奇,他们认识荀贞,但当时虽然看出了荀贞似非常人,有英杰之气,可却完全没有想到荀贞竟然敢和赵氏作对,这是很了不得的。孔融、王允皆痛恨阉宦,并且他二人的姓格又都是嫉恶如仇,今既然荀贞得罪了赵忠,那么他们当然是要鼎力相助的。

    王允乃是天下名士,孔融虽然年龄比王允小,可也早已名重天下,而且他两人又都是名族出身,王氏乃是州郡冠族,孔氏乃是孔子之后,有他两人亲自出面为荀贞鼓吹,一时间,荀贞之名响遍豫州诸地。

    豫州临京都,舆论这一造上来,京都也就闻之了,很多朝廷中荀贞本不相识的正直吏员自然也就会出手相助。荀爽也很为荀贞鼓吹。而且荀贞是陈寔的孙女婿,陈寔去世的时候,大将军何进亲遣人吊丧,天下赴吊者三万余人,由此可见陈寔之名,闻得荀贞乃是陈寔之孙女婿,不但是豫州等地了,京都周边诸州都有不少人出面称赞荀贞,舆论甚大。

    却说大将军府里有一人,名叫郑泰。

    此人乃是河南郡开封人,字公业,少有才略,多谋计,知天下将乱,和荀贞当年在繁阳亭时干的事差不多,也是阴交结豪杰,家有田四百顷,而食常不足,名闻山东,举孝廉,三府辟,公车徵,皆不就,大将军何进辅政,徵用名士,以此人为尚书侍郎。

    郑泰这个人,荀贞不认识,但早些时,故太尉张延下葬,郑泰特地请了几天假,也赶去河内奔吊了,认识了荀攸,因也知了荀贞之名,他闻得赵忠欲治罪荀贞,便去见何进。

    何进虽是出身屠户,因外戚而才得居大将军之高位,但眼下来说,他却是以前辈窦武为楷模,颇想在大将军的任上做些事来,诛诛宦的。

    他的诛宦与袁绍有不同之处,也有相同之处。

    袁绍志欲诛宦,既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也是为了士族的利益,因为袁绍是士族的一员,袁氏是士族中有数的大族之一,所以袁绍自身的利益其实是和士族的整体利益息息相关的,而何进诛宦,虽说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比如现在来说,洛阳的驻军很多在宦官的控制下,何进虽为大将军却也指挥不动,这肯定就损害到何进的利益了,甚至威胁到他的人身安全了,不但兵权如是,在政事上更是如此,汉之大将军不但有兵权,亦可议政,所以为了自身的利益、权力,何进得诛宦,可他诛宦也仅仅只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和权力,和士族没有什么关系。

    何进是什么的出身?屠户的出身,和士族根本就不搭边,并且他是外戚,外戚和士族虽不像士族与阉宦那样水火不容、你死我活,却也不是一团和气,有汉以来,尤其是中兴之后,朝中的权力斗争从来都是三个主角:外戚、宦官、士族。

    宦官势大的时候,外戚与士族可能会结盟,士族势大的时候,外戚与宦官则可能会结盟。

    现在是宦官势大之时,所以何进与袁绍一直往来密切,算是盟友的关系。

    故此,何进的诛宦和袁绍的出发点有相同,有不同,更多的可以说是不同,因为袁绍代表的是士族这整个一阶层的利益,而何进不是,不过无论如何,现在他是坚定的站在袁绍这边的,其实他也很为难。

    因为他家出身不高,他的妹妹之所以入宫后能得宠,很多是倚仗了宦官的帮忙,也就是说,他家其实与宦官的关系更亲密,所以他的母亲、他的妹妹,——也即现在的何皇后,还有他的弟弟何苗,对他和袁绍等走得近,有诛宦之意都是很不满的。

    一边是作为“外人”而却亲密来往的袁绍等人,一边是作为“家人”而却不满他行为的母、妹、弟等人,何进现在可以说是左右为难,但虽然为难,至少现在他还没有改变主意。

    大将军是两汉天子之下的第一人了,本朝以来,通常只授给外戚,既然身为了大将军如此之显赫尊贵的高位,他当然想要掌握住真实的权力,不能忍受宦官分他的权,尤其是连京都的驻军他很多都控制不住,这是如坐针毡,所以说,他现在是坚定地和袁绍为盟友,从他辟除的人中也能看出,他辟除的人多是昔曰之党人、天下之名士,或在他的大将军府为掾吏,或出为朝中之吏,连袁绍都是经由他府中而出任朝中的。

    郑泰出身士族,显然也是党人、名士一流的。

    他来见何进。

    行礼罢了,他说道:“颍阴荀氏有一子弟,名攸,字公达,其祖荀昙,故广陵太守,因与故大将军窦武共谋诛宦,事泄,遂遭禁锢终生,其从父荀昱,昔天下‘八俊’之一,号为‘天下好交荀伯修’,故沛国相,亦因诛宦事泄而遭难,与李元礼等共身死狱中。”

    何进不知他为何来拜见自己,什么都不说,先提及“荀攸”之名,他听过荀攸的名字,在他就任大将军后,他曾问过属僚天下各州名族之出众子弟,有人说过荀攸,当时他还有征辟之意,此时听得郑泰忽提及此人,乃笑问道:“君欲举荐此子么?此子之名,我亦闻之,中平元年时,我还想征辟他入我府中,只是当时听说他从军在外,故此罢了。”

    郑泰摇了摇头,说道:“非也。”

    “那君缘何提及此人?”

    “荀公达有一再从父,名荀彧,字文若,在他年少的时候,南阳何顒见过他,当面一见,大为惊异,称他是王佐才也。”

    何进点点头,说道:“此子之名我亦有闻。”

    “荀公达又有一族父,名荀贞,字贞之,不知将军可曾闻其名?”

    “卿说的可是去年被朝廷拜为颍阴侯的魏郡太守么?”

    “正是。”

    “此人之名,我岂会不知!遍数本朝以来,年未及三十而得封侯者,屈指可数。”

    “我与颍阴侯不相识,但我与荀公达相识,我听公达说:‘如攸者,或可如半崖之树,如颍阴侯者,凌霄之鸿鹄,才胜攸十倍’。”

    “噢?如此说来,荀侯乃是难得之才了?”

    “正是。今我闻赵常侍欲诬颍阴侯罪,不知将军可有耳闻?”

    “此事我知之。”

    “在下知将军素存高远之志,自开府京师以来,一直在延揽四海英雄,在下窃以为,既然如此,那么当此颍阴侯将受赵常侍诬罪之际,将军应当救之!如此,将军救颍阴侯於危难之中,不但可得其感恩,而且将军的义举也必会传诵天下,为世人重,更有利将军延揽天下英杰。”

    何进闻之,细思了下,应道:“卿言极是!我当助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