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0 相见恨晚堂上欢

正文 70 相见恨晚堂上欢

    魏郡。

    洛阳离魏郡千余里,袁绍、阴修给荀贞的回信不会很快就送到,路上得走一段时间。袁、阴二人的信到来之前,先前去梁期的程嘉回来了,与他一同来的还有魏光。

    魏光终於做出了决定,接受荀贞的延揽。

    促使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有二:一个是程嘉多次亲去面见他,诚意十足,一个是荀贞“本身的实力”。

    前者不必多言,只说荀贞“本身的实力”。

    郡丞李鹄被捕、死在狱中后,赵然居然落荒而逃,从邺县城里逃了出去,在魏光看来,由此似可推出:较之赵家之势,荀贞虽或有不如,但应该也是可与之相抗衡的,要非如此,首先荀贞料来断不会对李鹄下手,其次,赵然也不会逃遁出城。

    ……

    闻得魏光来到,荀贞大喜,亲到府门口相迎。

    魏光体壮雄阔,在府门内,荀贞与他相见,亲热地握住他的手,打量片刻,笑道:“久闻公名。君昌常对我说,说公雄壮威武,今曰一见,果然不假!吾盼公来久矣,今终将公盼来!”

    魏光今年四十多岁了,荀贞才二十多岁,两人年龄相差不小,所以荀贞尊称他为“公”。

    魏光受宠若惊。

    依汉之礼仪,非亲热相熟之人,尊长者是断然不会去握对方的手的,荀贞一见魏光的面就主动上前亲热地握住他的手,这是一种礼敬,又以二千石太守兼颍阴侯之尊,敬称魏光为“公”,这又是一种礼敬。两人初次见面,这才说了一句话,荀贞就让魏光觉得如沐春风。

    魏光抽回手,后退了两步,撩衣想要下拜行礼。

    荀贞拦住他,扶住他的胳膊,不让他拜下去,笑道:“你我虽初次见面,然公之大名我如雷贯耳,我闻公昔年尝游侠乡里、名闻郡县,不瞒公言,我亦少好游侠。凡好侠者,必怀豪迈之气,非俗礼之可拘者也!公又何必效那腐儒,行此俗礼?人贵交心,不在礼也。”

    魏光听得荀贞如此说,不再执意行礼,颇怀感慨地叹了口气。

    边儿上程嘉闻他喟叹,知他这必是因为受到荀贞的礼遇而感动,却故作不知其意,装成怫然不乐,说道:“魏公今初见君侯缘何就叹息不已?莫不是君侯有哪里不入公之法眼么?”

    魏光紧紧握住荀贞的手,真诚地说道:“君侯之名,在下亦久闻之。今曰一见,果如程君所言,确是英姿勃发、少年英俊。君侯以二十余之龄,先从故中郎将皇甫公平定数州黄巾,复在中尉任上平定赵之乱贼,又定张牛角、张飞燕之乱,又幸赖君侯,平定了我郡於毒之乱,使我郡百姓复知了汉家之威仪,这实在是我郡百姓,也是在下的幸运之事!君侯一到我郡,在下就想拜谒君侯,只是人微位卑,不敢冒昧求见。前些时,程君不以在下卑微,屈尊造访在下,这本就是很惊喜的一件事了,复又从他口中听到君侯的玉音传来,更是让在下惊喜十分,当时就想来拜谒君侯,只是琐事缠身,不得来见,因而一直到今曰才来。迟来之罪,尚祈君侯勿怪!”他顿了顿,又说道,“在下虽然少年好游侠,然及长知事,亦尝折节读书。”

    荀贞听了他的话,不觉一笑,心道:“‘然及长知事,亦尝折节读书’这两句却是在变相地答复我方才称赞他‘少好游侠’的话了,程君昌说他好名,果然不假。”

    只有非常好名之人才会介意自己的过去。游侠虽然是当下之风行,但毕竟比不上士子的出身,在大多数士子的眼中,游侠只是市井之徒罢了,是上不得台面的,所以魏光在听到荀贞称赞他年少好侠的话后,大概是为了免得引起荀贞的误会,误以为他只是一个市井好侠之徒,所以特地“画蛇添足”地补上了一句他也曾折节读书。

    荀贞笑道:“人之相交有数种,有白头如新者,有倾盖如故者,有虽终生未见而却神交如故旧者,我与公虽见之恨晚,然亦可谓神交已久了啊。”

    荀贞见在魏光身后立了两个青少年,一个二十七八岁,一个十七八岁,问道:“此二子英气外露,不知是何人?”

    程嘉笑着代魏光介绍,说道:“此魏公之二子也。”指了指年龄较长的青年,说道,“此魏公长子,名翁。”指了指年龄较少的少年,说道,“此魏公幼子,名房。”

    荀贞笑道:“我闻魏公有二子,长子以前汉大侠郭解之字为名,幼子以经学名师京房之名为名,并闻公之二子皆地方俊彦、一时之秀也,今曰一见,名下无虚士!”

    荀攸也跟着荀贞出来接迎魏光了,这时见荀贞与魏光寒暄已毕,乃笑道:“院中凉寒,不如移步室内再叙谈如何?”

    荀贞拍了拍额头,哈哈笑道:“盖因久渴慕见魏公之故,今与魏公一见,相逢恨晚,竟至忘了请魏公入室,却是我的失礼了啊!魏公,请移尊步,你我入室内再谈!”

    魏光应道:“恭敬不如从命。”

    数人转身,向府内堂上行去。

    荀攸跟在荀贞身侧,看了眼跟在魏光身后的魏翁、魏房二人,心中想道:“程君昌数次去梁期见魏光,魏光迟迟不来,而今曰一来,就带着他的两个儿子一起来,这是个有决断的人啊!”

    先前,程嘉数次去梁期见魏光,魏光迟迟不来,不给一个准信儿,说明他当时还没有做出决定,而他这一做出决定来见荀贞,便带着两个儿子同行,这分明是在向荀贞表示:我来见你,这是托家相从了,我一家人的命就都给你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魏光的确是个有决断的人,没做出决定的时候则罢,一一旦做出决定就举家相从,也难怪他昔年纪轻轻地就能以轻侠闻名州郡。

    荀贞、魏光等人入到堂上,分宾主落座。

    自有侍婢之女奉上温汤。

    诸人方落座下来,魏光又起身,行至堂中,下拜堂上。

    荀贞起身,想要下去扶他,他伏地叩拜,说道:“君侯请不要来扶我,我这一拜有两个缘故。”

    荀贞到他身前,弯腰搀扶,他果然不肯起来。

    荀贞遂笑问道:“有哪两个缘故?”

    “君侯年轻英武、平弭乱贼,在下这一拜,第一是拜君侯给我冀州、魏郡百姓带来的功德。”

    刚才在府门口的时候,魏光没能下拜,他现在这一拜却是要把之前的那一拜给补上。

    荀贞虽然重视他,但他既然来了,那么他就是荀贞的下属了,尊卑之礼不可废,所以这一拜不能省,也就是说,他通过这一拜,等同是奠定了他与荀贞的下属与主君的关系,换而言之,他这是在向荀贞表示:他从此之后就是荀贞的人了,他这就算是正式投到荀贞手下了。

    荀贞是个聪明人,领会出了他的意思,遂不再坚持拉他起来,笑问道:“第二是什么?”

    “这第二,则是请君侯放心,君侯所思之事,在下必全力以赴,毫不隐瞒。”

    荀贞是聪明人,魏光也不是笨人,荀贞三番五次地派程嘉去找他,所为者何?就别说程嘉在后几次见他的时候已经把荀贞的意思隐晦地告诉他了一点,即使程嘉一个字不说,他只从荀贞与赵然在郡中的斗争他也能猜得出来,荀贞这定是想通过他来收拾赵然,乃至赵家。

    也正因此,他才犹豫了很久,直到现在才做出了接受荀贞延揽的决定,而一做出决定,他就带了两个儿子齐来,而又一见荀贞,刚入到堂上,不等荀贞说到正题,便主动先第一句话就告诉荀贞: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这份豪气,这份痛快,饶是荀贞见人颇多,亦不由得为之惊奇。

    要知道,赵家势大,就不说在朝中,只说在魏郡,赵家之势就是内外胶固、根深叶茂,扳倒实属不易,便是荀贞也是打定了干掉赵家就逃亡的主意,何况魏光的身份、地位、人脉、家世等等各方面都远不如荀贞?他实在是提着脑袋做出的决定,而他的这个决定一做出来,就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这份决断不得不让荀贞惊奇。

    话说回来,魏光为何能做出这么个决断?

    原因也简单,如上所述,一个是程嘉多次去找他,他出身游侠,有游侠尚气轻生的特点,既然得到荀贞的厚重礼遇,那么就如春秋战国、乃至前汉本朝的一些著名刺客一样,把命托付给对方就是,当然这是次要缘故;主要的缘故则便是因为荀贞表现出来的强势,让他误会了荀贞背后的能量至少能够和赵忠抗衡,所以他才决定投奔荀贞,接受荀贞的延揽。

    荀贞把他扶起。

    既然魏光都这么干脆了,荀贞也不多说什么了。他拍了拍魏光的臂膀,复又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诚恳地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道:“公以诚意待我,我亦会以诚待公,必不负公!”

    魏光豪气,荀贞诚挚,这次相见可以说是非常成功,堂上的叙谈极是融洽。

    叙谈许久,到了晚上,荀贞设宴款待魏光,当晚与他同榻而眠。

    次曰,荀贞又令功曹王淙给魏光安排住舍,给了魏光一个郡曹史的职务。

    魏光跟着王淙去住舍后,荀攸问荀贞:“此人如何?”

    荀贞答道:“草莽中亦有豪杰。”[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