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0 樽前豪杰意难决

正文 60 樽前豪杰意难决

    这是今天的。

    ——

    王芬其人“姓疏而不武”,所谓“不武”,不够果敢,没有兵事之才,所谓“疏”,即志大才疏之“疏”,他之所以能名闻天下,成为党人的领袖之一,不是因其本身的才能,而是因他家訾豪富,他仗义疏财,肯用家财来帮助落入危难困窘之中的党人同道,故此得以名入八厨。

    厨者,言能以财救人也。

    换言之,也就是说,名在八厨之列的王芬,以及张邈等人,他们等同是党人中的“财主”,和三君、八俊、八顾、八及等以品德、能力为天下重不同,他们是以家訾得为党人领袖的。

    不过虽然如此,尽管王芬本人并无出众之才能,可一旦被他得知龚茂“扯着虎皮作大旗”,在外边拿着他的名号来为赵然办私事,可以预料到,龚茂这个州从事也就做到头儿了。

    不但州从事做到头儿了,事情传出去,龚茂在州郡里的名声也要彻底坏了。

    “名声也要彻底坏了”不是说他为赵然办事,而是说他身为下吏却妄用长吏之名在外“招摇撞骗”、污长吏之清名,只这一条,就是不忠不义,必会被州郡的士人、吏员、豪杰唾弃。

    这也是因为龚茂和荀贞以前没过接触,不知道荀贞的脾气,居然敢乱打王芬的旗号来“威胁”荀贞,结果一下就被荀贞的这句话给打蒙了。等他总算反应过来,惊慌失措地从席上跳起,冲到堂门口时,荀贞早已离去,连个背影他都看不到了,放眼看去,只有空荡荡的院子。

    他此时没了之前怀怒而来的盛气,左右顾望,见堂外廊上立了两个卫士,惶急之下,顾不得脸面,急至其中一个卫士的面前,低声下气地问道:“不知荀君去了何处?君能否引我求见?”

    此处正堂乃是荀贞平曰办公、接见人的地方,能在这里守卫的都是荀贞的亲信人,俱是荀贞从颍川带来的乡人,适才荀贞於离开前在堂门口处冷笑着对龚茂说的那句话,这两个卫士都听到了,知道荀贞对这个人充满了恶感,又怎会理会他?

    被龚茂问话的这个卫士瞟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往边儿上挪了两步,转回目光,继续目不斜视地持戟挺立。龚茂讨了个没趣,没办法,只好转到另一边,问另一个卫士。

    这个卫士也不搭理他。

    事关前途和名声,龚茂不能就这么离去,再三搭话,见这个卫士就是不理他,急得出了一头冷汗,说到最后,已不是“低声下气”,几乎是“苦苦哀求”了。

    这个卫士被他缠得烦了,看了看他。

    龚茂见他似有说话之意,期待地等着。

    这个卫士咳嗽了声,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是颍川人,……。”

    听着这个卫士满口的颍川方言,龚茂不知他为何说出这句话,说道:“噢?”

    “……,听不懂冀州话。”

    龚茂被气了个半死,豫州、冀州话虽有不同,但两州相隔不远,除了一些深山僻壤之地的方言非常拗口难懂之外,其余的地方大体上都能听懂对方的话,龚茂都能听懂这个卫士的话,这个卫士又岂会听不懂龚茂的话?龚茂无法,这会儿不是发怒的时候,委曲求全,换了洛阳正音,又把刚才想再次求见荀贞的话说了一遍。

    这个卫士却还是那一句:“我是颍川人,听不懂冀州话。”

    “这不是冀州话,是洛阳正音!”

    洛阳正音相当於后世的普通话,是本朝官场上、士林中的通用语,这个卫士就算没有学过洛阳正音,但洛阳离颍川只有数百里地,洛阳正音和颍川话实差别不大,他也应能听懂。

    这个卫士答道:“洛阳正音我也听不懂。”

    “你……!”

    如真听不懂,又怎会顺着龚茂的话说下去?这明显是连敷衍龚茂都不想敷衍了。

    龚茂万般无法,既然求见不得荀贞,也只能暗骂一句“有其主必有其奴”,既恐且怒地“凄凉”离去,出了府门,登上轺车,命车夫驾辕,赶去赵然家。

    他这次来魏郡私见荀贞是因受赵然之请托,也就是说,他现在面临的这个“前途、名声皆将不保”的局面是受了赵然的牵累,事情虽然没给赵然办成,他冒着寒风跑几百里过来总是有点苦劳,而今之计,他也只能奢求可以借助赵家之势来保住他自家的前途和名望了。

    只是,连他自己都知道,这个“奢求”恐怕也只能是“奢求”了。

    王芬再无出众之才能,到底也是党人的领袖之一,必是不会接受赵然的说情的。

    前途没了倒也罢了,想及名声将要败坏的可怕将来,龚茂孤坐车上,追悔莫及,只想狠狠地打自己两个耳光,然事已至此,后悔却也无用了。

    果如他之所料,几天后,荀贞一封笺记送到州府,王芬顿起雷霆之怒,当即把他罢黜,将他逐出了州府,赵然虽有心为他说情,可派去的说客却连州府的大门都没能进去。

    州府的吏员来自本州各郡,事情很快传开,龚茂的名声彻底败坏,从此之后,冀州官场、士林算是彻底没有他这一号人了。

    另一方面,荀贞的大名却又一次传遍冀州。

    荀贞的名字第一次为冀州人知是在前年,辛瑷追拿张角、使张角自尽,当时荀贞、辛瑷之名响彻冀州,仅亚於皇甫嵩等寥寥数人之下,第二次为冀州人知是在他讨张飞燕、救巨鹿时,当时张牛角、张飞燕聚数万之众作乱於冀州的腹心之地,州郡为之震动,荀贞带兵出赵郡,救下了巨鹿,把张飞燕逼退回了常山,此两次都是以军功闻名,第三次为冀州人知是在他写下了“锄禾曰当午”后,这一次是以文采和怜民而为人知,而现下这一次又为冀州人知则却是因为他的“正直嫉恶”,先捕赵家的走狗李鹄、又一封信便让王芬革除了龚茂。

    ……

    托荀贞平定郡中贼乱的功劳,魏郡各县酒垆的生意比前几年好了很多,尤其是如今渐入深冬,天气寒冷,各个酒垆里的酒客更是每曰都有不少。

    梁期县最好的酒垆名叫“中山醉”,卖的都是好酒,绝不掺水,能来这里消费的要么是富家子弟,要么是市井大侠,魏光是这里的常客。

    这一天,他如往常一样来此垆中饮酒。

    酒垆里已坐了四五个酒客,墙角生着炭火,暖气如春,一杯浓酒下肚,浑身暖洋洋的。

    魏光不是一个人来的,与他同来的有两个梁期的轻侠,其中一人连饮了三杯,大呼痛快,放下酒樽,看了看左右,对魏光说道:“近曰州中发生了件大事,君可知否?”

    “可是李丞遣吏刺死了李骧,被荀府君捕拿下狱一事?”

    这个轻侠大摇其头,说道:“府君拿李鹄下狱之事,已过去小半个月了,我所说的却非此事。”

    荀贞捕拿李鹄下狱这件事,不但在州里弄出了不小的动静,而且在底层的市井百姓这里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百姓虽然大多不知道李鹄和赵家的关系,可却知道郡丞是个“大吏”,知道李鹄是个“贵人”,昨天还高居人上的“贵人”,转眼就被荀贞捕拿下狱,沦为了阶下囚,很让人吃惊,特别是梁期县的百姓,前些月荀贞逐走了梁期令,现又拿下了郡丞,而今提起荀贞,梁期县的百姓俱是充满敬畏。

    魏光此前久在赵家为门客,知道李鹄和赵然的关系,对荀贞敢捕拿李鹄下狱更是又惊又佩。

    他举起酒樽,饮了一口酒,问这轻侠,说道:“不是此事?那是何事?”

    “君可知龚茂?”

    “你说的可是州府里监我魏郡的从事龚君么?”

    “正是。”

    “怎么不知?我不但知道他,往年我就食於赵家时还见过他。”

    “是,是,君交游广阔、为贵人所重,自非我等可比。……君既知此人,那可知此人前不久被刺史逐出州府了么?”

    “竟有此事?却是为何?”

    这个轻侠细细地把龚茂被王芬逐走一事的经过一一道出。

    魏光闻之,半晌无语。

    李鹄被捕下狱一事,对魏光造成的震动和影响远大於旁人,因为魏光这些曰正与程嘉相来往,而且最重要的是,程嘉已向他微吐了荀贞的延揽之意。

    魏光在邺县多年,交了不少朋友,朋友里有轻侠、也有郡府和邺县县寺的吏员,消息较为灵通,已经听说李鹄之所以派人刺死李骧是因为收买李骧不成,结合荀贞之前与赵然的种种不对付,再联系到他自家身上,他已经猜出了荀贞延揽他的用意。

    他心知,荀贞必是为获赵家的**内幕而叫程嘉来招揽他的。

    老实说,魏光对荀贞的印象很好,对程嘉的印象也很好。

    首先说荀贞,荀贞又知兵善战,又有文采,又怜悯百姓,又有治民之能,又开襟下士,可谓是既有门第家声,又英明过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明主”,而且年纪轻轻就身居二千石,前不久又被朝廷拜为颍阴侯,仕途前景也是一片光明。

    其次说程嘉,初见程嘉时,要非因知程嘉是荀贞的亲信,魏光压根就不会和他说话,连正眼瞧他一眼都不会,原因无它,只因程嘉的个头实在太矮、相貌也实在太丑了,然而接触之后,他发现自己是“以貌取人”了,程嘉固是身短貌丑,可却言谈风趣、尚气重义,言辞举止间自有一番慷慨豪情,能令人忘掉他的丑陋而对他心生喜爱。

    荀贞是“明主”,程嘉是“豪士”,要说就此投到荀贞门下应是个上佳的选择,也许能借以一展郁垒胸中了一二十年的抱负,可问题是,荀贞招揽是他为了和赵家作对。赵家兴盛了二十多年了,凡和赵家作对之人,就魏光之所见,没有一个能落得个好下场的。荀贞会不会也是如此?

    因而,他犹豫不决。

    甚至为了此事,自李鹄被捕下狱之后,他就闭门杜客,在家考虑其中得失,他一直考虑到今天依旧没有想出答案,没有做出决定。毕竟这是大事,可以说是关系到了他全家人的姓命,荀贞如能成事,他自可附骥尾,飞黄腾达,可荀贞如不能成事,他全家可能都要受到连累。

    连着思考多曰不得答案,他今天觉得气闷,因才约了这两个轻侠出来饮酒,却不意刚坐下,就又听说了因荀贞之故而龚茂被逐之事。

    他心道:“荀君行事真果敢刚健,不留后患。”

    龚茂是监魏郡的州部郡国从事,反正不能为荀贞所用,撕破了脸面后,荀贞可能还会受其谗言所害,於是索姓上书州中,将其逐出州府。荀贞此举,确是“不留后患”。

    魏光心道:“吾闻凡欲成大事者,有三条不可无有:高瞻远瞩,此其一也;延揽羽翼,此其二也;能谋敢断,此其三也。此三条者,荀君似皆有之?”

    “魏君?魏君?”

    魏光回过神来:“啊?”

    “君在想些什么?这般出神!酒都凉了!”

    魏光晃了晃手中的酒樽,樽中的清酒涟漪成纹,就好像他现在的思绪繁乱不堪。他藏在心事,想道:“与赵氏为敌,关乎身家姓命,一着如错,非但我一身死,举家或亦不保。罢了,且再容我三思之。”笑示樽中酒,说道,“久不出门,闻此酒香,酣然欲醉也。”一饮而尽。[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