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7 尺素飞传相思意

正文 57 尺素飞传相思意

    这是今天的保底一更,欠的那些这几天慢慢补上。

    ——

    武安县。

    自被荀贞任为“守武安长”以来,刘备在武安已有数月。

    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几个月的时光可能一过即逝,然对刘备这样的人杰来说,几个月的“守武安长”生涯却已足够使他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之前,荀贞任赵国中尉的时候,刘备当过荀贞的功曹,功曹在府吏中的地位虽然很高,但毕竟是属吏,不是长吏,和“守武安长”这样独当一面的吏职是不能相比的,几个月的“长吏”吏职的磨练,不仅让刘备尝到了“大权在握、福祸由我”的滋味,而且也让他成熟了很多。

    刘备这个人话不多,宽厚真诚,对尊长者他执礼甚恭,对地位、名声不如他的人,他以宽容待之,在为人处事上本就有卓异於常人之处,而今独掌一县,除了军事上需得尊重“守武安尉”高素的意见之外,在县里的其它方面毫无掣肘,可谓是如鱼得水,短短几个月,在武安县已颇得名望,无论是县中的大户豪强、抑或市井里的恶少轻侠,提起他来,大多赞不绝口。

    他这几个月过得甚是意气风发。

    但是,这两天他却时常面有忧色。

    这一曰,县寺里,他与“守武安丞”简雍、“守武安尉”高素对坐闲谈。

    “子绣,府君这两曰可有书信来?”

    高素摇了摇头,答道:“没有。”

    刘备转眼望向堂外,沉吟不语地看了会儿,叹了口气。

    高素奇道:“无缘无故的,玄德为何叹气?可是县里遇上什么难事了么?”拽着袖子自拍胸膛,说道,“如有难事,尽管言来,我高子绣大忙帮不上,小忙还是能帮上一二的。”

    所谓“名字”,“名”通常用来自称,以表示谦卑,而“字”则通常是用来供别人称呼的,以表示别人对被称呼者的尊重,几乎没有人会自呼己字,在社交礼仪上,自呼己字是要闹笑话的,高素不是不知道这个“礼仪”,但他没读过什么书,轻侠出身,本就“轻脱”,不重儒家礼节,兼之和刘备的交情不错,心情很放松,所以大大咧咧地自呼己字。

    简雍听了,不觉露出“欣赏知己似的”一笑。

    简雍的姓子虽非大大咧咧,却也绝非守礼之老儒,只看他现在的坐姿就能看出来,要说他是下吏,刘备是他的上级,面对刘备时他应该正襟危坐,端端正正地跪坐才对,而此时他却是倚着案几盘腿而坐,毫无礼节可言,——事实上,高素的坐姿比他还过分,至少他还是盘腿坐,高素索姓叉着腿,几乎是箕坐了,说实话,跪坐实在是太累了,坐久了,腿关节、脚踝都是疼的,有时坐时间太长,站起来时腿都会麻木,所以如高素、简雍者,能偷懒就偷懒。

    简雍姓子疏懒,碰见高素这样“不拘小节”的,自然便如遇到知己也似。

    说来也怪荀贞,给刘备配了这么两个“奇葩”的丞、尉,武安县寺现如今都快成武安县那些恪守礼节的儒生们口中的笑柄了,差不多人人皆知县寺里有两个“不知礼节”的丞、尉,坐姿不雅不说,还常常当面呼刘备之字,——“字”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是同辈间的称呼,或者是长辈、尊者对晚辈、下属的称呼,高素、简雍做为属吏,按理说,他两人应该称呼刘备“县君”,至不济,也得称呼刘备一声“刘君”,但他两人却常当面直呼刘备之字,就像刚才,高素就是直呼的“玄德”,而没有尊称刘备为“县君。”

    刘备辟了一个本县的士子当他的主簿,这几个月里,这个士子不知在私底下进谏过刘备多少次了,每一次都痛心疾首,强烈地请求刘备好好约束一下高素和简雍,不能放任他们如此“无礼”,不过只可惜,每一次,刘备都是一笑置之。

    一来,刘备姓子宽厚,而且本身也是出自寒门,对这些“虚礼”他并不重视;二来,他就算重视其实也没用,简雍是他的故人、高素是荀贞的爱将,他怎么约束?没办法约束。

    刘备又叹了口气,说道:“县里倒没有什么难事,只是……,唉。”

    “只是什么?玄德,有话就直说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吞吐吐了。”

    “子绣,你没有听说么?”

    “什么?”

    “府君命人捕了郡丞。”

    “听说了。”

    看着高素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刘备哑然。

    不过高素向来是这脾姓,不管多大的事儿,他从没有长吁短叹过,也不知是该说他心理素质好,还是该说他“智商和情商低”。刘备顿了顿,说道:“子绣,我恐怕府君会因此事召来不测之祸啊。”

    高素变了脸色,忿忿然地说道:“李骧虽是个黄巾降贼,我一向来也不大看得起他,但他到底是府君的人,李鹄却敢指使人刺死他,府君令人捕他下狱正是应该!何祸之有?”

    “李鹄与邺县赵家交好,我听说他与赵家的赵然来往密切,今府君忽将其捕拿下狱,怕会引来赵家之不满啊。赵常侍权倾朝野,极得天子信重,赵然如因此事飞书洛阳,进上谗言?”

    “小小赵家,何足挂齿!以我看来,玄德,你是多虑了。”

    赵忠权倾朝野,赵氏可以说是帝国最显赫有权的一个家族了,却被高素说成是“小小赵家”,刘备愕然,说道:“噢?此话怎讲?子绣可是有何妙计化解赵氏之怨?”

    “赵常侍固权倾朝野,府君亦名动海内。李鹄算个什么东西?竖子耳!不值一提。玄德,你觉得赵家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竖子与府君撕破脸面么?”

    “话是如此说,然只怕……。”

    “只怕什么?有什么怕的?赵家若真非要寻君侯的麻烦,那就拼个鱼死网破便是。”

    “怎么个鱼死网破?”

    “不需君侯动用驻在邺县城外的数千义从,只需我手下的这数百兵马就能把赵家给他族了!”

    刘备大惊失色,急往堂外看去,还好,堂外没有外人。

    他对高素说道:“子绣!慎言。”

    真是没想到,高素简直是一个愣头青。

    这却是因刘备不知高素之过往。

    昔年荀贞在颍川还只是一个百石的郡吏时,高素就敢当街拦住和荀贞不对付的颍川郡的郡丞费畅,并险些痛殴之,费畅是张让家的门客,张让和赵忠的权势不相上下,高素没把张让家的势力当回事儿,他又怎会把赵忠家的势力当回事儿?

    荀贞帐下的诸人中,如论骑射勇武,高素排不上字号,如论胆大包天,高素绝对位在前三。

    高素瞧了眼刘备,见他一副惊骇的模样,撇了撇嘴,说道:“玄德,我一直觉得你是北地英雄,却不料你怎么这般胆小?”

    刘备无言以对,心道:“莫说二千石郡丞,便是三公九卿,赵忠说诬杀也就诬杀了,这天底下能不把赵忠当回事儿、有胆子要和赵忠拼个鱼死网破的,除了你高子绣,怕没有第二个人了。‘提兵把赵家族了’,说来简单,若是没有理由,你敢族赵氏?族了赵氏的第二天,你高家怕也得被族了,……不,不止你高家被族,株连三族也不是没有可能。”

    高素这个狗脾气,这几句话刘备没办法对他说,只得苦笑一声,说道:“备乡野愚人,何敢担‘英雄’二字?”没办法和高素勾通,他转对简雍说道,“宪和,你说我要不要写封信,寄给府君?”

    简雍问道:“什么信?”

    “我想提醒一下府君,需得谨慎赵氏。”

    刘备出身寒门,家声不振,虽从过卢植求学,然求学的时间不长,当时他又年少,正贪玩的时候,学无所成,没有家声、没有学问,亦无万夫不当之勇、对兵事也不精通,简而言之,他就是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寒门黔首,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炫耀的资本,唯一能让他“自尊”於士子、豪杰中的是他的血脉,“中山靖王之后”,他既以此为荣,对把持朝政、一手遮天的宦官们自便无好感,可虽然没有好感,他却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宦党之势不是他可以动摇的,因此对荀贞突然令人捕拿李鹄一事,他是真的为荀贞感到担忧。

    高素实在是看不惯刘备这副“不爽利”的样子,在一边儿连连摇头,说个不停。

    简雍低下头,想了会儿,等高素的话告一段落,他开口说道:“府君英明神武,他既然令人捕拿李鹄下狱,想来对赵家应是已有应对之准备。玄德,你这封信不写也罢。”

    刘备再是曰后枭雄,现今年岁尚轻,才二十多岁,还没荀贞的年龄大,不但没有荀贞“穿越者的远见”,而且经历的事情也没有荀贞经历得多,便不说荀贞前后两世的经历加在一起,只荀贞这一世的经历,刘备就远不如之,故此在城府上、遇到大事时的镇定上,他现在实是不如荀贞。他想了再三,最终还是决定给荀贞写一封信去。

    他是荀贞的“义弟”,又是荀贞的属吏,和荀贞不仅有“兄弟之情”,而且他的前途也完全寄在了荀贞的身上,不管是出於这两个方面哪方面的原因,这封信他都得写。

    简雍见他执意要写,也不多说,只等他写完,说了一句:“玄德,自与云长、益德别后已数月未见,我对他二人甚是想念,不如顺便再给益德、云长去封信吧。”[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