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4 胆大妄为豫州儿

正文 54 胆大妄为豫州儿

    在回太守府的路上,栾固碰上了典韦等人。

    有了典韦等人的加入,莫说赵然还不知此事,便是已知此事也没有用了。

    最先给赵然报讯的是李鹄的一个邻居。

    李鹄是郡丞,郡里给他提供的有住舍,但他嫌住舍小,不肯住,现在经常住的这个宅院是他自租的,所谓“物以类聚”,能和他当邻居的自大多与赵然走得比较近,因此在看到栾固奉令前来捕拿李鹄后,便先后有好几个附近邻舍的人急忙忙去给赵然送讯。

    和李鹄一样,赵然也没睡起,也是在床上得知的这个“荀贞捕拿李鹄”的消息。

    与李鹄在得知消息之初的发呆、震惊不同,赵然的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揉了揉眼,睡眼惺忪地说道:“豫州儿遣栾固捕拿李丞?”

    “是啊,是啊。”

    “你是没睡醒么?”

    “啊?”

    “李丞乃吾郡之丞,朝廷六百石命卿,豫州儿怎会有这个胆子?”

    “此是我亲眼所见!”

    “你亲眼所见?”

    “是啊,是啊。”

    “栾固现在何处?”

    “我来时,他刚带吏卒攻入了李丞宅子。”

    对话到此处,赵然的反应开始和李鹄一样了,先是呆了一呆,继而大为吃惊,他倾起身子,问道:“豫州儿因为何罪捕拿李丞?”

    “说是李丞遣人刺死了守繁阳丞李骧。”

    赵然闻言,顿时勃然大怒,他一把掀开锦被,用力拍打床板,怒道:“豫州儿竟敢如此!”

    赵然不是一人独眠的,床上有两个陪睡的美婢,锦被一被掀开,这两个美婢**的身体便露了些出来,尽管隔着帐幔,可也隐约能从外看到,来报讯的这人是跪拜在帐幔外的,此时不敢多看,连忙把头伏了下去。

    赵然暴怒之下,对此却是毫不在意,喝令这两个美婢起来,伺候上他穿上衣服,来不及结髻佩冠,甚至连腰带都来不及围、衣襟也来不及系上,便这么敞着怀、赤着足,挑开帐幔,大步出来,一叠声催促门外的大奴叫门下死士、剑客的头领过来。

    来报讯的这人跪伏地上,撅着屁股转了个方向,保持着脑袋对向赵然的位置,小心翼翼地问道:“少君急召门客来,是想要?”

    李鹄能够猜出荀贞捕拿他必是因为他收买李骧一事发了,赵然当然也能猜出,他咬着牙冷笑道:“我倒是走了眼,没看出来豫州儿是个心狠手辣之徒!刺死李骧?”他连着冷哼了好几声,问这人道,“李骧可确是死了?”

    “这……,我不知道,但府君既然以此罪名捕拿李丞,那想来李骧应确是被刺死了。”

    “好,好!”

    “斗胆敢问少君,‘好’什么?”

    “豫州儿好啊!”

    来报讯这人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不知赵然是何意思,心道:“李鹄被府君抓了,少君反而称好?莫不是气糊涂了?”问道,“在下愚昧,不知府君‘好’在何处?”

    赵然瞧了他眼,欲言又止。

    虽说“阴持长吏短长”,抓住郡太守的把柄,以此来胁迫其听话,这在地方豪族、乃至郡县猾吏中并不少见,但毕竟是放不到台面上的事儿,私下里做可以,一旦传出去,会引起“公愤”的,这等於是向二千石郡太守、甚至州刺史、以至朝中公卿贵臣这个阶层“宣战”,谁没点**之事?搞“特务政治”,这是“人神共愤”的,所以收买李骧等人这件事,赵然却是不能让外人知晓。

    越是不能让外人知晓,他越觉得憋屈。

    李鹄和他辛辛苦苦忙了这么久,下了那么大的本钱,就不说在程嘉等人身上下的本钱,只在李骧一人身上下的本钱不下百万,光送给李骧的那些好酒加起来就价值数十万钱了,还有其它大大小小的一些礼物,赵然真是不惜代价了,好容易把李骧给策反了,把李骧给拉拢过来了,付出这么多,到该收获的时候了,李骧却被“刺死”了!而且是被李鹄“刺死”的!除非李鹄发癫了,否则他怎可能去刺死李骧?这定是荀贞所为,刺死也就刺死了吧,还反过来诬陷是李鹄干的,这一耙倒打的真是让赵然有苦说不出。

    李鹄在得知荀贞派人前来捕他时,他想的只是:“如被荀贞拿住,那他定没有好果子吃”,当时的情况不容他想太多,赵然却不止想到了这一点,他更想到了:荀贞能诬陷是李鹄派人刺死了李骧,那么捕拿住李鹄后,荀贞也完全有可能把李鹄“屈打成招”,让李鹄供认出指使李鹄的人是赵然。

    不错,李骧仅仅是一个守繁阳丞,是由荀贞任命的,不是真正的朝廷命卿,可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的身份也是“繁阳丞”,是“一县之副”,荀贞如果以此为借口再派人来捕拿赵然,赵然难逃一死,依汉律:指使人杀人和杀人者同罪,指使人杀一黔首且是死罪,况乎杀一县丞?

    荀贞若以此罪名来定赵然的罪,便是赵忠也救不了他。

    赵然只想一想这个“后果”就不自觉地毛骨悚然。

    如是换另一个太守,就算李骧真是被赵然指使人刺死的,对方可能也不敢来捕他,可对荀贞,想想荀贞以往的行事作风,又是杀郡兵里的军官、又是驱逐郡吏、又是逐走梁期令,在掌控权力这方面俨然是一副“酷吏的嘴脸”,赵然还真没把握,真拿不准荀贞会不会借此生事。

    因而,不论是为救李鹄也好,是为了自保也罢,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一定要把李鹄抢出来,不能让荀贞抓住李鹄。

    他咬牙切齿地回答这个来报讯之人:“豫州儿好在何处?四个字我告诉你:狗胆包天!”

    “……是,是。”

    室内静默了片刻,来报讯这人偷眼观瞧赵然,见他焦急不堪地在室内转来转去,等门下死士、剑客的头领来,於是又拾起刚才赵然没有回答的那个问题,说道:“少君召门客来是要?”

    “你说呢?”

    “在下斗胆,有一言想谏与少君。”

    “你说。”

    “少君如是想令人去救李丞,在下窃以为,万万不可啊。”

    “为何?”

    “少君门下的食客虽多壮勇剑客,到底人少,就算一时能把李丞救出,奈县外兵营何?”

    一句话提醒了赵然。

    要是在几个月前,在荀贞刚到魏郡的时候,赵然派人强抢李鹄也许还可以,现在却是万万不行了。因为在那个时候,县外兵营里驻扎的有郡兵,郡兵里有赵然的亲信爪牙,还可以和荀贞硬拼,可现在的县外兵营里驻扎的已全是荀贞的义从,早前的那些郡兵或被荀贞杀了,或被荀贞沙汰了一些,或被荀贞以“剿贼定县”之名派去了郡内余下各县驻扎,却是没一个赵然可用之人了。

    赵然养的门客再多,他的门客再勇悍敢斗,比得上县外营中驻扎的那一两千荀贞义从么?

    赵然心道:“如我派人去抢李鹄,豫州儿小戆,以他的胆大妄为,他没准儿就会调县外兵营里的义从进城,待到那时,……哎呀,说不定他趁乱令人杀了我也不是没有可能!”

    戆字意为傻、楞、鲁莽。因为敌对的关系,赵然对荀贞的评价虽一向不高,但之前却也从没认为荀贞“戆”的,顶多觉得他这个人行事刚健,有酷吏之风,现如今却因为荀贞捕拿李鹄一事,把个“戆”扣在了荀贞的头上。

    这要被荀贞得知,必会放声大笑。他一个出身儒学名门的“儒生”、“士子”,知兵善战、礼贤下士、仁民爱物,却被赵然羞恼成怒地骂为“戆”,也确是可笑。

    赵然不知荀贞心存诛赵之志,便是到了这种关键之时刻,能想到的最坏后果也只是他个人在乱中被杀,完全没有想到如果他真的去强抢李鹄,会有导致邺县赵氏全族因此获罪的可能姓,——不过话说回来,荀贞到魏郡也才大半年,还不到一年,他还没有能向世人、士林展示他不仅会打仗,也会治民,这个重要的目标尚未完成,也还没有在魏郡彻底站稳脚跟,没有达到说一不二的地步,便是赵然真的派人强抢李鹄了,他也不一定会借机把赵氏连根拔起。

    想到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赵然犹豫了。

    却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来报讯的这人见赵然似意转迟疑,又说道:“少君如欲救李丞,其实也不必遣门客去抢人。”

    “噢?”

    “少君如遣门客去抢人,此乃持械聚众对抗郡府,会大不利少君在州郡之声誉。少君之兄乃当朝常侍,天子亲贵之,少君何不修书一封,遣人快马急送去京师,请常侍相助?”

    赵然负手踱步室中,沉思不语。

    “常侍名高望重,乃国家砥柱,素为天子倚重,常侍只需遣一使单马携书信至,府君料亦不敢违背,想必李丞之难就能解了。”

    “这……。”

    “少君可是有何为难之处?”

    赵然心道:“吾族兄令我守家宅,吾如连一郡丞都保不住,又有何面目再见族兄?”

    正如荀贞所料,赵然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面子,他先前为收买程嘉,许下了给程嘉一个“孝廉郎”的承诺,孝廉他可以为程嘉弄来,“入选三署为郎”却非得经过赵忠不可,这已经需要“劳烦”赵忠了,如为了一个小小的六百石郡丞再惊扰赵忠,那也显得他太过无能了。

    他定下心,想了会儿,心道:“豫州儿不惜杀死李骧,可见他必有隐秘之事。李骧虽被杀,但还有程嘉等人未被豫州儿发现,我只要能把程嘉收买到手,一样可以抓住他的**。罢了,‘因小失大’不值当,这李鹄就且先容豫州儿抓去,等我把李鹄救出,再还以豫州儿颜色!”

    做出了决定,放弃了抢人的打算。

    只是,他既放弃了抢人的打算,又不愿求赵忠帮忙,那该如何救李鹄?他很快想出了主意:“州中监我魏郡的从事素与我家亲密,我可修书一封,叫他来魏郡勒令豫州儿放人。”

    他门下剑客、死士的几个头领这时来到,跪拜室外,问道:“少君召我等来,不知有何吩咐?”

    赵然转到室中案几后坐下,令那个来报讯之人为他研墨,亲写了一道书信,封好,出到室门口,交给其中一个头领,令道:“即刻骑快马赶去高邑,把我这封信交给龚从事。”

    这头领应诺,捧信而去。

    赵然吩咐余下几人去郡府、李宅和县中打听,看李鹄现在情况如何了。

    不多时,一个头领即回来禀报:“小人出里不久,在县中道上望见辛瑷统骑士数百驰奔入城,径往郡府方向去了。”

    赵然闻之,大呼侥幸不已,令人捧了些财帛出来,赏给那个来给他报讯之人。

    若无此人之谏,只凭赵然门下的这数百门客,仓促间是万难挡住辛瑷的数百骑兵的,赵然暗道:“也许我这会儿也已被豫州儿捕走,或者伏尸宅中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