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3 只知太守不知君

正文 53 只知太守不知君

    保底一更。

    接着码字,写欠的那两节,明天应能补上。

    ——

    李家宅外,栾固拄剑而立。

    守在李宅后院、侧院墙后的吏卒先后来报:“李家奴攀墙上垣、探头缩脑,似有驰出求救之意。”

    李鹄能向谁求救?只能是赵然。

    栾固顾盼远近,见李宅两边的院落里有不少人或登高俯瞰、或出门观望,心道:“李鹄乃赵然走狗,如被赵然知晓我来捕他,赵然必会带人来救,到得那时,事将难办矣!”

    他当机立断,不再等荀贞的回令,厉声令道:“再去叫门!如仍不开门,便强攻进去。”

    一个大嗓门的吏卒站到宅门外边,向内大喊了两遍,宅门仍然没有打开。

    一个声音从门内传来:“我乃朝廷命卿,位比下大夫,宅外何人也?敢来捕我?”

    说话之人是李鹄。

    栾固示意吏卒回话:“郡贼曹掾栾固奉府君檄令捕拿李鹄。”

    李鹄已知栾固把他的宅子四面齐围了,没办法去向赵然求救,在门内气急败坏地质问道:“我有何罪?”

    在宅门外答话的吏卒回头看了看栾固,栾固点了点头,这吏卒大声说道:“守繁阳丞李骧昨夜遇刺身亡,刺客已被抓住,供认是受李鹄指使!”

    李鹄是万万没有想到荀贞居然有诬陷朝廷六百石吏的胆子,气到极点,破口大骂,叫骂道:“豫州儿诬我!我乃朝廷六百石命卿、一郡之丞,岂会遣人刺杀李骧?”威胁门外的吏卒们,“汝等当知我与赵家少君乃是至交,汝等若是听从豫州儿的乱命,捕拿我,助纣为虐,早晚难逃刑狱之苦!”

    门外的吏卒们知道李鹄和赵然走得很近,本来来捕拿他都是带着几分惊疑的,只是职责在身,不得不跟着栾固来而已,此时听得李鹄的叫骂威胁,大多面现出了犹豫之色。

    栾固夷然不惧,冷笑了一声,大声说道:“我只知太守,不知赵家少君是谁!”提剑在手,拔剑出鞘,指向宅门,令道,“打进去!”

    ……

    太守府内。

    荀贞听完栾固派来的这人说“李鹄聚佐吏、门客十余人,负隅顽抗,持械拒捕”,心道:“栾固奉我檄令去捕拿李鹄,李鹄是郡丞,这件事肯定很快就会传遍县中,也许再过不了多久赵然就会知晓了,赵家剑客、死士众多,如被赵然知晓,或将棘手,此事万不能拖延,必须在赵然反应过来之前把李鹄拿下!”

    想到此处,他从容不迫地令道:“传我檄令:杀人者死,拒捕罪上加罪,着令栾固攻入李宅。”

    这来报讯之人应诺,匆忙忙行了一礼,转身就往堂外去,荀贞叫住他,把典韦召进来,令道:“阿韦,卿即刻带五十甲士赶去李宅外,与栾卿会合,助他一臂之力。”

    典韦应诺,召齐人手,和这个来报讯的人齐出府门,赶往李家去了。

    程嘉嘿然,说道:“却没想到,这李鹄竟然还有点胆子,居然敢聚众持械拒捕!”

    荀贞召了一个侍卫进来,令道:“马上去县外营中,传我军令,命君卿、仲仁等做好入城准备,令玉郎立刻带骑士入城。”

    这侍卫凛然应诺。

    对“李鹄可能会拒捕、可能会引得赵家插手”这件事,荀贞是早有准备的,早在他遣尚正、陈仪去给栾固传令之前,他就已先遣了王淙去县外营中传军令,叫许仲、荀成提高警备了。

    望着这个接令的侍卫飞奔出院,赶去县外营中传令,荀贞表面上镇定自如,心中却暗自想道:“区区一李鹄尚敢拒捕,何况赵家!李鹄的门客不多,加上他的亲信佐吏,能用之人不过十余,赵家养的死士、剑客却是甚多,来曰诛赵之时,需得先将虎贲甲士调入城中。”

    ……

    李鹄能用之人只有十余,又是仓促之间,没有预备,完全不是栾固的对手,荀贞叫栾固强攻的命令还没送到栾固的手上,李家宅门已被攻破了。

    李鹄既然猜出了荀贞的用意,知道了荀贞为何来捕他,自然知道如果落到荀贞的手中,那他就万劫不复了。俗话说“狗急跳墙”,狗急了还跳墙,况且是人?眼睁睁看着宅门被攻破,眼睁睁看着身前的门客、佐吏一个个或中箭倒地、或被冲在最前的栾固手刃,李鹄如颠似疯。

    他没有功夫换穿衣服,直到现在还只是穿了一件亵衣,发髻也没有扎,头发散落脸边,手里攥着剑柄,在面前乱舞,一步步地向后退,直到脚后跟碰住前院正堂的台阶,摔倒地上。

    他很快从地上爬起,顾不得亵衣上沾了泥土,也顾不得跌倒上时蹭伤了肘臂,挺剑指着一步步逼近过来的栾固等人,色厉内荏地叫道:“汝等当知我与赵家少君乃是莫逆之交,豫州儿虽然是魏郡太守,可赵家少君的族兄赵公却乃是当朝常侍!赵公一句话,别说一个小小的魏郡太守,便是十个郡太守,便是三公九卿也活不成!汝辈若是不怕死,就来捕我!”

    他手下持械顽抗的那十几个佐吏、门客大半死伤在地,院中血污狼藉,剩下两三个没死没伤的也被栾固带的人生擒抓住了,转眼间,他却是只剩下了孤家寡人一个。

    他威胁人的话辞也许能威胁住别人,却是威胁不住栾固。

    栾固压根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儿,左耳进、右耳出,盯着他,提着剑,一步一步向前逼近。他没近一步,就好像一柄重锤击在李鹄的心上,李鹄见威胁不起作用,转而利诱,说道:“栾卿、栾卿,不,……栾君,你听我说,你知道的,我与赵家少君真是生死之交,你今天放了我,不要抓我,别把我带给豫州儿,放我去找赵家少君,我必报君之大恩!我会请赵家少君保举你,举荐你为魏郡孝廉,举荐你入仕州郡,不,举荐你入仕朝中!我一定报你的大恩!”

    栾固笑了起来。

    李鹄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说道:“栾君,你相信我,我言出必行!你今天如放了我,君之厚恩,我必报之!”

    栾固停下了脚步,似乎心动了,他对李鹄说道:“我放了君也行,但如果府君责怪下来?”

    “有赵家少君在,豫州儿能拿君怎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

    “我跟着你一起去见赵家少君。”

    李鹄大喜过望,连声应道:“好,好!”

    “你把剑收起来吧。”

    李鹄迟疑了下,看着栾固先把剑收了起来,又看着包围着他的那些吏卒也纷纷把刀剑弩弓收了起来,这才放下心,丢下了手中的剑,深深下揖,对栾固说道:“栾君,君今放我……。”

    他话未说完,只觉眼前黑影一闪,惊觉之后赶紧抬头,身子尚未站直,已被人扑倒在地。

    扑倒他的正是栾固。

    栾固身高八尺余,体格健壮,李鹄的个子才七尺出头,和栾固一比,他俩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他被栾固牢牢地压在地上。栾固一手按着他,另一手还有余暇把他刚才丢到地上的剑捡了起来,横剑斜放,把剑放到了他的脖子上。

    这会儿还是早上,天本就冷,李鹄又穿得少,方才保命之刻,热血冲头,不觉得冷,这会儿被剑刃在脖子上一逼,遍体生寒,他魂飞魄散,哀声说道:“栾君、栾君,你我不是说好了么?你把我放了,你跟我一起去见赵家少君,你想要什么,我就让赵家少君答应你什么!”

    “呸!”栾固啐了他一口,骂道,“‘赵家少君’何人也?敢问可是本郡二千石?”

    “不是,赵家少君是……。”

    “敢问可是朝中公卿?”

    “不是,赵家少君是……。”

    “既然都不是,‘赵家少君’何能举我为魏郡孝廉?”

    “赵家少君的族兄是当朝常侍赵公!栾君,我不欺你,他真能举你为本郡孝廉!你知道程嘉……。”李鹄保命心切,已经顾不上为“赵然收买荀贞手下”这件事保密了,就想把赵然许给程嘉了一个“孝廉郎”的事情说出。

    栾固是个机灵的人,他虽然不知道“赵然许给程嘉了一个孝廉郎”之事,但只听李鹄说了半句,就猜出他后边的必不是什么好话,肯定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宣扬的,握着剑柄的手高高举起,狠狠打在了李鹄的脸上,骂道:“郡举孝廉,此乃国家选士之途,‘赵家少君’何人也?你又是何人也?竟敢妄言可保举我为孝廉!便不说你遣人行刺守繁阳丞李骧,只你这一条干预选士、请托贿赂,便足够捕你下狱了!”

    为防止李鹄不顾轻重地“胡言乱语”,栾固每骂一句,就握着剑柄打他的脸一下,几句话骂完,李鹄已经被打得脸颊红肿、嘴角流血。

    荀贞是李鹄现在最怕见到、也是最不想见到的人,他宁肯被栾固打,也不愿就这么被带走,他呜呜啦啦地还试图说些什么,想要继续哀求栾固、栾固一把抓住他亵衣的下身,用剑尖刺裂了个口子,撕掉了一大块儿,揉成一团,塞到了他的嘴里,命左右:“绑了!”

    左右吏卒一拥而上,把李鹄绑上,为免他把嘴里的衣团吐出,在他嘴上也绑了一道。

    捆好之后,两个吏卒把他提起。

    一个老成点的郡吏来到栾固身边,低声请示道:“李鹄虽然犯了死罪,毕竟是朝廷命卿、本郡郡丞,栾掾,是不是给他留点体面?”

    栾固瞧了李鹄眼,只见李鹄披头散发,一边的脸颊肿起老高,顺着嘴角淌血,衣上、身上尽是尘土,脏兮兮的,这些倒也都罢了,最可笑的是他亵衣的下身被栾固给拽烂了,前面露出了一截毛茸茸的大腿,后边露出了半拉屁股,看起来确实很不体面。

    “要体面,就别触法,就别触犯府君。”

    “是,是,……这几个人怎么办?”这个老成点的郡吏指了指地上的那些死伤和那几个被擒之人。

    “全部带走。”

    “是。”

    栾固大步在前,出了李宅。

    先前他们包围李宅时已经惊动了周围左近的邻家,这会儿攻破了李家宅门,杀了好几个人,更是把周围全都给惊动了,不少人聚在远近的街上向这里探望。

    栾固威风凛凛地立在李宅门口,顾望了下左右远近,言简意赅地令道:“回府缴令。”[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