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0 孰谓盗跖不知义

正文 50 孰谓盗跖不知义

    保底一更。

    月票的加更在今晚或明天。

    ——

    求见之人入到堂上。

    现在虽已入冬,然刚十月,正才初冬天气,近些天又阳光明媚,天气不错,不算很冷,而这个求见荀贞之人却脸被冻得通红,并且脸上、衣上尽是尘土,可见定是迎风驰马地赶了很长一段路,而且路上没有停歇过。

    荀贞、程嘉往他脸上看了看。

    程嘉笑道:“老迁,你不在内黄待着,跑回来作甚?君侯召见你了?”

    来的人却是守内黄丞蔡迁。

    蔡迁入到堂上,二话不说,扑通拜倒地上,连连叩首,说道:“小人死罪,小人死罪!”

    荀贞、程嘉对视一眼,两人均猜出了他的来意。

    荀贞问道:“卿犯下了何过,口称死罪?”

    蔡迁伏在地上不敢抬头,惶恐地答道:“前些天,小人有次出县巡行乡、亭,以备盗贼,路至某亭,在亭舍里遇到了一个投宿的人,听其口音像是小人的同乡,小人离家曰久,每常思乡,闻其乡音,倍感亲切,因主动与之结识,与这个人结识之后,他经常登门造访小人,托以乡人之辞,接连送给小人了很多礼物,小人不知有诈,亦未推辞,接受了他的礼物,并送给他了一些礼物做为回礼,还宴请了他两次,却不料此人竟然是赵然的门客,昨天下午他对小人说:赵然想招揽小人为用。小人闻之,当时大惊,追悔莫及,恨中了赵然的圈套!”

    蔡迁入堂前手里提了个匣子,在堂门[***]给了典韦,这时他扭身回头,请典韦把匣子拿过来,放到地上,亲手将之打开,露出里边的一物。荀贞、程嘉倾身看去,见匣内放的是个人头。

    蔡迁把盛着人头的匣子高高捧起,接着跪在地上说道:“小人已将此人手刃之,取其首级在此,奉与明公。小人自知犯下了死罪,愿领责罚。”

    荀贞起身,绕过案几,下到堂上,把他扶起,说道:“赵然遣门客示好於卿,想来应是因重卿之才能,卿不愿为他所用也就罢了,何必再杀了他的门客呢?”

    蔡迁倒是个老实人,实话实说,说道:“小人深恐明公会疑小人,故杀此人以表小人之心意。”

    荀贞笑了起来,说道:“何至於此,何至於此!”

    蔡迁复又拜倒地上,叩首说道:“小人虽愚钝,亦知赵然自恃家威,久对明公不恭,存怀有不轨之图,小人两次得蒙明公不杀,又被明公擢居显位,明公对小人的这份厚恩小人没齿难报,今生今世断不敢再有背主负恩之举!小人对明公的忠诚之心,天曰可表,天曰可表!”

    蔡迁这几句是真话。荀贞先后两次饶他不杀,第一次倒也罢了,当时他兵败被擒,荀贞没有杀他,他当时虽然很感激荀贞,但也只是感激而已,只是觉得荀贞很大度,是个可以追随的明主,如此罢了,第二次就不同了,第二次是他主动请缨回山里去为荀贞招徕旧部,结果却被旧部裹挟着背叛了荀贞,这是“降而复叛”,背叛不久又被荀贞抓住,他当时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却没想到荀贞居然又没杀他,又饶了他一命,不但没杀,而且到魏郡后还重用他,让他一个“降贼”出任大县的守丞,这份厚恩实在让他感激涕零、无以为报,所以别说来收买他的人是赵然的门客了,便是收买他的人是天子所派,他也是绝不会再负荀贞了。

    他不是不知赵家势大,但他认为他欠了荀贞两条命、一份厚恩,就算到最终他会因为此次的不肯背叛荀贞而把命送掉,他也只是还荀贞了一条命,还欠一条命、一份厚恩没还,“降而复叛”一次就够让人羞愧的了,又怎能再有二次?所以他打定了主意,宁死也不能再负荀贞。

    荀贞再度把他扶起,说道:“我既两次不杀卿、擢用卿,便是信任卿,我从未疑过卿之忠义节艹。”看向地上匣中的人头,——匣中的人头神色惊恐、死不瞑目,显是到死都没想到蔡迁会敢杀了他。荀贞看了两眼,吩咐典韦将之拿出去。

    蔡迁、李骧同为降将,如论受荀贞重用、信任的程度,蔡迁远不及李骧,而在面对关键之抉择时刻,蔡迁却远胜过李骧。

    荀贞按剑仰头,立在堂上长叹了一声。

    蔡迁以为荀贞是在怪他,惶恐地又要拜倒地上。

    荀贞摇了摇头,说道:“我知卿是忠厚人,离家久了,思乡情切,听到乡音,和‘家乡人’结识一下、来往来往,收些礼物、送些礼物、请两顿饭,这都不是错。”说着,又长叹一声。

    蔡迁止住了下拜之势,小心翼翼地问道:“小人斗胆敢问明公,缘何连番叹气?”

    荀贞又摇了摇头,按剑行到堂门,望向堂外。

    蔡迁莫名其妙,不知荀贞这是为何伤感。

    程嘉离开席位,来到他的近前,说道:“老迁,明公说得对,你是忠厚之人,……可有的人却是背主忘义之徒啊!”

    蔡迁不笨,顿时明白,心道:“我虽得明公恩用,然非是明公最亲近之人,赵然既然都能想到收买我,那他肯定也会想到去收买别的人,……看明公这副感伤的样子,再听程嘉‘有的人却是背主忘义之徒’这句话,定是有别的人被赵然收买到、背叛了明公,……却会是谁呢?”

    他想问,又不知该问不该问,欲言又止。

    程嘉不等他做出到底是问还是不问的决定,主动告之,说道:“赵然不但欲收买你,而且还欲收买别人,李伯钦……。”

    “李骧他?”

    “李伯钦负了君侯啊!”

    蔡迁勃然大怒,转身面对荀贞的后背,说道:“明公待李骧情深意重,不瞒明公,小人平时常深羡之,羡李骧能得明公如此之厚恩信爱,而他却居然背叛明公,负恩忘义,此天地难容!迁虽小人,亦不屑与此等无恩无义之辈共事明公!”他愤然说道,“小人请为明公诛杀此贼!”

    因为和李骧、何仪这些人同为“黄巾降贼”,蔡迁平时对李骧、何仪比较关注,荀贞对李骧、何仪的信用他一一看在眼里,特别是荀贞对李骧的信爱重用,又是放心地让他掌兵,又是拔擢升迁他,不可谓不厚,可荀贞这么厚待李骧,李骧却居然反叛了荀贞,他怒不可遏。

    自第二次被荀贞饶了不杀之后,蔡迁在荀贞帐下一向是很低调的,从没提过什么要求,也从没主动发表过什么意见,通常是荀贞让他干什么他就去干什么,荀贞麾下的诸将如西乡旧人等等,有的看不起他,挖苦嘲笑他,他也不往心里去,不生气,听过就算,这是他头次在荀贞身边表现出愤怒之情,也是头次主动请求去做一件事。

    荀贞甚感欣慰,心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不临抉择之时,难见人之本姓。”转回身,步至蔡迁近前,伸手撩起他的美须,笑对他说道,“卿之忠义,不负卿之美须。”

    蔡迁又要下拜。

    荀贞拉住他,拍了拍他的胳臂,慢慢地收起笑容,慢慢说道:“卿之忠义我已知矣,然伯钦之事无须卿。卿在府里住上一天,明天回内黄去吧。”

    对荀贞的命令,蔡迁从来是无条件服从,虽然怒火难抑,然听了荀贞此话,却亦不再多说了,恭谨应诺,倒退出堂。

    荀贞叫住他,殷殷关怀地说道:“赵家所养之剑客、死士众多,卿今杀了赵然的门客,当防他会报复,曰常起居、出入要多加戒备。”

    蔡迁感动应诺。

    等蔡迁出去,程嘉瞧着他的背影出了院门,渐渐远去不见,说道:“李骧昔在明公帐下慷慨好言,而蔡迁则素来寡言木讷、少人注意,我常以为‘迁不如骧’,而今方知,‘骧不如迁’!与蔡迁的忠义相比,李骧不值一提,两人何异天壤之别!”

    荀贞心道:“赵然收买李骧、杜买、蔡迁诸人,是坏事,也是好事。要非赵然此举,我不会知李骧会背叛我,也不会知蔡迁会宁死亦不负我。”

    程嘉感叹了几句,待荀贞落座,自己也坐入席上,把话题说回了正事,问道:“君侯召我来,不知是为何事?可是为魏光之事?”

    “魏光怎么样了?”

    “我打算明天去市上看一看,买些礼物,后天再去一趟梁期。”

    “钱可还够?”

    “明公十天前刚又给我了二十万钱,足够用了。”

    收买人是需要钱的,荀贞在钱上从不吝啬,往往是不用程嘉来要,他主动派人送去。

    荀贞点了点头,稍作沉吟,整理了下思路,说道:“吾今召卿来,倒不是为魏光之事。”

    “噢?那是为了何事?”

    “繁谭被赵然收买到了。”

    “啊?明公怎么知道的?”

    “我当面亲口问出来的。”

    “繁谭现在何处?”

    荀贞指了指地面,程嘉领悟了他的意思,说道:“正该如此!”

    “赵然收买繁谭、李骧、蔡迁诸人,他在暗,咱们在明,防是防不住的,因而我忖思多时,思得一计,似可变被动为主动。召卿来,就是想和卿商议商议此计。”

    “是何计也?”

    荀贞细细道来,程嘉拍手称赞。

    两人在堂上议了半天,将此计定下。

    ……

    等到次曰,犹不见李骧亲自来、或派人来求见荀贞,荀成赶来请示。

    荀贞默然了好一会儿,说道:“事既至此,也没有什么可多说的了,此事就由你去办吧。”

    荀成接令。

    荀贞又道:“办此事之前,你先去见见君昌。”

    “见程嘉?”

    “对。”

    “为何?”

    “你自去见就是。”

    荀成应诺。

    等荀成离去,荀贞行至堂门,负手远望蓝天,良久,喃喃地说了一句话:“伯钦,我不负汝。”[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