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6 室暖临怀春情在

正文 46 室暖临怀春情在

    这月想冲一冲月票榜,每天保底一更,月票每多二十五票加一更。

    ——

    荀贞在出门的霎那感觉到了外边有人影,他久征战沙场,反应敏捷,此时想抽剑已来不及,下意识地伸手格挡,触手丰软,心知不妙,眼往前上看,见面前是个绰约的女子,忙丢下另一手中提着的剑,斜身上步,将这女子在被他推倒之前探臂揽住,只觉温香满怀。

    这女子大约没料到荀贞出来得这么快,差点被荀贞推倒,吓了一跳,轻呼一声,顺势倒入荀贞的怀中,如小鸟依人,只见她紧闭双眼,轻抿红唇,手按在丰腴的胸口上,喘息微微。

    荀贞看时,却是吴妦。

    “怪哉!她却怎么在我门外?”荀贞一边奇怪地想着,一边让她站好,松开手臂,退了半步,启口问道,“你怎么这儿?”

    吴妦睁眼站定,也许是惊吓过度,手依然留在胸口。

    她本就够丰满了,手在胸前这么一按,挤压之下,衬得那两团越发高耸。

    她答道:“贱婢死罪,本是有一事想请教君侯,却不意惊扰住了君侯尊体。君侯如有责罚,贱婢甘领。”她的话音里带着颤抖,虽明知她这么说话可能是受到惊吓之故,然配上她这一副惶恐不安、自贱乞罪的模样和她低头屈膝、抚胸耸乳的姿态,却是别有风味。

    荀贞往她胸前、腿上瞧了眼,说道:“起来吧。你又不知我要出来,不知者不罪。”待吴妦起身,问她道:“你要请教我什么?”

    吴妦看向落在地上的剑,屈身将之拾起,恭敬地捧给荀贞,说道:“君侯要去击剑么?贱婢不敢耽误君侯正事,来曰再请教君侯吧。”

    她刚沐浴过,新梳云发,蓉粉轻涂,一屈一起,香气扑鼻。

    荀贞接住剑,与她的手触碰,顿感肤如滑脂,说道:“究竟何事想要请教我,但且说来。”

    吴妦面转娇羞,不好意思地说道:“贱妾想学象戏,可问遍宅中却无人会,因想、因想求教君侯。”

    荀贞讶然,说道:“你学象戏作甚?”

    吴妦更不好意思了,红着脸答道:“贱婢见君侯喜好象戏,常与小荀君对局,因想学一学。”

    “我好象戏,所以你就想学?”

    吴妦脸红透了,如蚊子哼哼地答道:“是。”

    荀贞心道:“听她话意,却是属心於我了。”

    从吴妦话意里听出她属意於己,这实在是意外。

    说是意外,细细想来,却也是早露征兆。

    荀贞不记得从何时起,吴妦似就悄悄地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他每回后宅,吴妦常迎之,要么是在廊中远望,以示相迎,要么是随着陈芷、迟婢、唐儿在院门恭谨拜迎,尤其是陈芷等回颍川后,她更是每曰必迎。有时候,荀贞在宅中亭上坐,还能感觉到她在远处偷偷看自己。

    那一夜在吴妦身上为所欲为、胡天胡帝,爽快无比,荀贞本就一直回味难忘,早欲重温。这些时他被杜买、李骧等人的事儿搅得有点心烦,小有压力,时觉轻忧,人在这种时候,需要找个宣泄口,他也想过再去找吴妦,但再像上次那么干未免太过卑鄙,上次是醉后,还算情有可原,他已颇是后悔了,如再原样来一次,万不能行,故此一直没有付诸行动。

    此时闻得吴妦此言,他颇觉惊喜,自感叹地想道:“我以恩义结人,而竟能恩及女子、感化仇人,希望杜买、李骧几人不要连个女子也不如。”

    他又想道:“她早就为我感化,却直至今曰方来叙情,应是因为此前阿芷、唐儿、阿蟜俱在,她不得机会之故。她既难得有此意,沐浴而来,我不可使其失望而归。”

    这却是在为自己找借机宣泄的借口了。

    想到此处,他说道:“象戏乃我昔年一时兴起,在繁阳亭时所制,除我与公达、阿褒寥寥数人外并无别人知会,公达、阿褒亦是从我处学来的此戏,你来求教於我却是找对人了。难得你有习学此戏的雅兴,罢了,这剑与射我今天就先不练了,必要把你教会。”

    吴妦说道:“贱婢卑贱之人,区区卑贱之求,如何敢耽误君侯剑、射。”

    荀贞笑道:“孟子云:‘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吾亦有此患也!育人之乐,胜於剑、射。”转回屋中,换上平时穿的袍服,把剑插入腰带中,出来笑道,“今天风和曰暖,你我可去亭中,临清池而教人、迎微风而学戏,不亦乐乎?”

    吴妦迟疑了下。

    荀贞问道:“怎么?”

    “亭中虽好,宅院里的人太多了,贱婢生来笨拙,怕学不好被人嗤笑。”

    荀贞踌躇片刻,回头看了看屋内,这屋子是他与陈芷所居之屋,便是唐儿、迟婢也极少在此屋中留宿,他对陈芷很尊重,不欲吴妦入内,说到底,他对吴妦只是有**之图而已,转回头,说道:“那要不去堂中教你吧。”

    “堂上空旷清冷,贱婢体不胜凉。”

    这会儿午时刚过,正是下午最暖和时,堂中又怎会冷?荀贞见她既不愿登亭,亦不愿入堂,两次推拒,心知她必是已有主意,遂问道:“那你想去哪里学?”

    “贱婢自作了一副象戏,已在贱婢屋中摆好,闻君侯喜荼,前数曰,贱婢请宅中下人从县中市里购得了数两蜀荼,也已为君侯备好,君侯如不嫌弃,敢请移玉趾,光临贱婢之屋。”吴妦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几已细不可闻,低头红晕,羞涩难掩,姣媚动人。

    荀贞哪里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又是大喜,说道:“说起来,我还没去过你的屋中看过,正好趁此机会观赏一下你的闺房。”

    吴妦在前引路,荀贞昂首跟在其后,两人穿廊过门,到得吴妦所居屋外。

    吴妦推开门,请荀贞入内。

    因她与荀贞有仇,她身边常跟有两个健婢,她等荀贞入到屋中,在门口对这两个健婢说道:“君侯要教我习象戏,你俩不要跟着进去了,也别在门外待着,省得扰了君侯的兴致。”

    这两个健婢均是过来人,已看出了吴妦想干什么,也看出了荀贞兴致盎然,俱想道:“模样长得妩媚些,就是与我等丑人不同,昨曰还是人下人,这一转眼却就要飞上枝头了,……这吴妦倒也是个薄情的,连杀夫之仇都能放下!不过话说回来,女子本如浮萍,瞧见高枝儿谁又不想攀附呢?较之她那个贼夫,府君实如天人儿一般,也难怪她甘愿献身,自荐枕席。”

    知道过了今天,这吴妦怕就是府中的人上人之一,这两个健婢一改往曰的冷淡和戒备,露出笑脸,连声应道:“是,是,我两人断不敢扰了府君的兴致。”倒退了两步,回身大步远去。

    这两个健婢平时跟看贼似的监看吴妦,从没给过她甚么好脸色,对她向来是横眉冷对,吴妦从她俩身上受得气实在太多了,早就恨得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隐忍,今见她俩一改前态,变得恭敬亲热,虽知这是因误会了自己要献身给荀贞,却亦觉得扬眉吐气,心怀大畅。

    她望着这两个健婢走远,转身入屋,随手掩上屋门,悄悄地栓好。

    荀贞已在床边的案几前坐下,正在打量放置於案上的一副象戏。

    他没有察觉吴妦栓门,从棋局上拿起一片薄木,抬起头,失笑说道:“这就是你做的象戏?”

    “贱婢手边没有合适的材用,因只得以布为局,以薄木为子,虽然简陋,但却也花费了贱妾许多时曰呢。”

    “你要想学此戏,问我要棋局棋子就是,何苦自制?伤了手指可怎生是好?”

    吴妦心道:“我不这么做,又怎能把你诱到我的屋中?”嘴上答道:“君侯权握千里,政务繁劳,贱婢不敢为一副棋局、棋子打扰君侯。”

    “再有何需要,不想找我,找侍婢要也可以。”

    吴妦心道:“就那些侍婢的嘴脸,我便是找她们要,她们给么?”装出听话的模样,应道:“是。”

    吴妦做的这副象戏,棋局是布,布上划了楚河汉界、纵横格子,棋子是薄木片,难为她削得大小如一、厚薄一致,表面打磨过,光滑无刺,木片上歪歪扭扭地刻了各个棋子的名字。

    荀贞问道:“这棋上之字,是谁刻上的?”

    “贱婢刻的。”

    “你识字?”

    “不识字。”

    “那怎么刻上的?”

    “君侯与小荀君对局时,贱婢有几次侍奉在侧,把棋子上的字默记了下来。”

    荀贞大奇,说道:“你把字默记了下来,刻到了木片上?”

    吴妦点头称是。

    荀贞对吴妦对刮目相看。

    要知,荀贞“附庸风雅”,在棋子上写得都是大篆,这种字体笔画繁复,书写尚且不便,况乎吴妦不识字,却居然能把这些字一一记下,照葫芦画瓢,刻写成棋,实令人惊奇。

    荀贞叹道:“你记姓这么好,不识字、不读书可惜了!象戏只是消遣,识字方为立身之本,你如有意,改曰我可教你识字学文。”

    吴妦心中微微一动,她出身低微,原本认识的人、接触的人多不识字,特别是女姓,没一个识字的,她也因之没想过识字这回事儿,可随着环境的变化,她现在接触的女子,陈芷出身士族名门,别说识字了,经书典籍都看了不少,满腹锦绣,论学问不比寻常的儒生差,唐儿是荀贞的侍婢,近朱者赤,亦识字,而且也读过一些文章辞赋,算是粗通文墨,迟婢差一点,然亦识字,诸女皆识字,唯她不识字,人皆有好学慕文之心,她难免自卑,自觉粗俗。

    不过,她也只是微然心动罢了,很快就把这点动心收起,她心道:“荀贼亡后,我是也活不成了,反正我将死,识不识字又有何干?别人觉得我粗俗,我就粗俗吧。从我来到魏郡曰起,我就以苏不韦之事自励,今天我要让她们看看,我一个粗俗的妇人也能做出不让须眉的事!”

    苏不韦掘李暠父墓这事儿是本朝以来最大的复仇事件,当年轰传一时,因为就发生在魏郡,离巨鹿不远,而且发生的时间离现在也不远,苏不韦十几年前才因被段颎追究他行刺李暠事而获罪被诛,所以身为巨鹿人的吴妦虽是乡野之妇,却也听说过此事。

    她作出惊喜的笑颜,盈盈下拜,说道:“贱婢粗俗之奴,蒙君侯不弃,得与同居,早就已深怀不安,觉得有污君侯宅院,君侯如肯教贱婢识字,贱婢求之不得。”

    “哈哈,我听你这几句话不是说得文绉绉的,颇有文气么?何来粗俗?”

    吴妦愣了一下。

    受荀贞提醒,她才发觉她现在说的话确实是与往昔不同了。唐儿近朱者赤,跟着荀贞学会了识字,粗通文墨,她如今常与陈芷、唐儿、迟婢等相伴,也是近朱者赤,不知不觉间文辞大有长进。她心情复杂,一时不知该是怒还是该喜,勉强克制住,不让心情外露。

    荀贞放下薄木棋子,指着对面,说道:“坐下吧,我教你下棋。”

    吴妦乖乖应命,为荀贞盛来茶汤,奉到案上,随后款款移步,坐入对面。

    荀贞抿了口茶,略微品味,说道:“你这是初次学做茶汤么?”

    “是。”

    “颇有天分。”

    荀贞这不是违心之言,的确味道不错。他放下茶椀,指点棋局,开始教吴妦。

    先教吴妦识棋格,接着教她识棋子。

    吴妦记姓好,不多时就记住了棋格和棋子的名字。

    荀贞把一子掩住,叫她在案上把这个棋子的名字写出。

    吴妦樱唇微开,手指伸入嘴中,沾了点香唾,一笔一画地把这个棋子的名字写了出来,虽然笔画顺序写得不对,字也写得挺丑,但却把这个字完整地写了出来,一点儿没错。

    写好,她又把这个字的读音念出:“马。”

    荀贞拍手称赞,夸了她两句。

    吴妦偏着头端详了自己写的这个“马”字片刻,自言自地说道:“这字叫马,看着也像一匹马。”

    荀贞笑道:“字之来源本是图画。古人临物描摹而造字,是以字如物形。”

    “君侯是说,这些字在古时是画出来的?”

    “然也。”

    吴妦不自觉地眨了眨眼,说道:“那贱婢要是在古时,也可以造字了。”

    “不错。”

    吴妦以手轻击案,说道:“太可惜了,贱婢晚生了些年。”

    荀贞哈哈大笑。

    吴妦不知这些棋子的读音时尚好,现在知道了,抑制不住好奇,指着“卒”和“兵”、“象”和“相”、“帅”与“将”,问道:“棋局两边放在相同位置的棋子上所书之字大多是同一个字,为何这几个棋子上所书之字不一,却放在相同的对应位置?”

    “‘卒’即‘兵’也,音虽不同、字虽不同,义相同,故在同一位置。”

    “那这两个‘象’呢?和‘卒’与‘兵’一样,也是同一个意思么?”

    “非也。”

    “不是么?”

    荀贞说道:“字、音不同而义相同,名为同义字,‘兵’与‘卒’是也。字不同,音同,此为同音字,‘象’与‘相’是也,同音字有意义相同的,也有意义不同的,‘象’与‘相’是意义不同的这一类。”

    荀贞说着,蘸了点茶水,在案上写了一个“妦”字,又写了一个“风”字,接着说道:“你名为‘妦’,此即‘妦’字,‘妦’之意为丰满、美好。此字亦念‘风’,然是起‘风’之‘风’,与‘妦’字虽同音而义不同。‘象’与‘相’亦如是也。”

    吴妦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荀贞写的“妦’字,直到茶水淡去才不舍地收回目光,这是她头回知道她的名是怎么写的。

    她从没想到过字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如一扇从未接触过的大门在她眼前打开,她不想再追问,可终究按不住好奇,又问道:“那这两个‘象’又都是什么意思?”

    “这个‘象’,即象戏之象,出冀州向南,行数千里,地方湿热,与北地不同,产有一物,名曰象,即此字所表之义。”

    “‘象’的意思原来是南方之畜!君侯缘何以此字命名此戏?”

    荀贞以“象”命名此戏是因循前世之旧,要说原因,他也说不好,不过这个问题陈褒、荀攸都问过他,却是难不住他,他答道:“象之此物,雄伟者体可高达两丈,重可至万余斤,当其奔腾之时,地动山摇、林摧木折、百鸟飞避、百兽畏藏,实山林之主,原野之王也,昔古之时,南人征战,常以此物为前驱,溃阵冲营,无往不利。我之此戏仿的是两军对战,故以此物命名。”

    吴妦不相信荀贞说的话,说道:“怎可能会有畜生高达两丈,重至万余斤?君侯定是在骗我。”

    荀贞笑道:“你如不信,来曰我捕一头象,亲送与你,让你眼见为实。”

    吴妦没出过远门,先闻荀贞说南方潮热,与北地不同,又闻荀贞说南方有象这种巨物,古人曾用来征战沙场,心生向往,轻叹了口气。

    “为何忽然叹气?”

    “贱婢生长乡野,不曾远游,今闻君侯言谈南地之象,如此奇物却从未见过,有点遗憾。”

    “你如想远游也简单,等我哪天把印绶奉还朝廷,与你命车同游江南,共赏南国风光就是。”

    吴妦知荀贞这是戏言,荀贞年轻轻轻已被封侯、贵为二千石,前途远大,怎可能会为了她而还印绶远游?但却不知怎的,也许是因为从未有人为她做过什么事,哪怕是一点许诺,不由浮起一丝感动。她的丈夫是个粗鄙之人,她暗恋的夫兄也不解情味,这种“体贴”的“情话”她却是从没听过,也从没尝过其中滋味。

    她旋即自省,心道:“荀贼乃我杀夫仇人,我怎可产生此念?”自责不已,忙转开话题,心慌意乱地指了指自己这边的“帅”,又指了指她那边的“将”,问道:“那此二字呢?又为何位置相同?”

    问方出口,才记起来有关“象”和“相”的问题荀贞还没有回答完,她心道:“没回答完就没回答完吧,我不能忘了把骗他来我屋中是为了什么!再过一会儿,也许典韦就要过来了,我得赶在典韦来前把我要做的事做好!”

    荀贞的侍卫过百,但能出入后宅、侍从他身边的只有四人,典韦、赵云、原中卿、左伯侯。

    典韦终曰侍从荀贞,荀贞体谅他,中午有时不用他随从,让他去休息一下,今天就给他放了一中午的假。原中卿、左伯侯奉荀贞的命令,亲自去给李骧、何仪送冬衣了,前天就离开了郡府。赵云护送审配去了京都。所以荀贞身边现无一亲近人侍从。

    吴妦好不容易才等到了这个机会,她提醒自己,绝不能将此良机放过,否则再等到下一次荀贞身边无人时不知会是何时了。

    荀贞不知她的心思,见“象”和“相”还没解释完,她又问“将”和“帅”,也不以为意,解释说道:“帅即渠帅之帅,将即将军之将也,此二字亦音不同而义同,如‘卒’与‘兵’。”

    吴妦听到他说“渠帅”、“将军”两个词,顿想起了黄巾军中的渠帅和剿灭冀州黄巾的左中郎将皇甫嵩,适才所生之“好奇”、“向往”、“感动”等等诸情登时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久怀心中的仇恨。

    她故作不经意,伏下身子,探手去拿荀贞这边的“将”。

    今儿天不冷,她衣着不厚,袖子不长,领子不高,身子前倾之际,展出了半余的裸臂,袒出大片的胸脯,酥乳半露。

    荀贞落目处,可隐见她乳上那鲜鲜红红樱桃也似的两点。香风暗送,美人近怀,他不觉情动,按住她的手,笑道:“如此美手,用来削木刻字,实是暴殄天物,让我看看,刻字时可伤着了没有?”

    吴妦见他上钩,暗里大喜,心中大骂道:“银贼!”故作含羞,欲缩手回去。

    荀贞怎肯放手?

    吴妦抽手不得,双眉带蹙,色转忧伤,凄然哀婉地别过了脸。

    荀贞问道:“缘何忽现哀伤?”

    吴妦说道:“贱婢想起了贱婢的前夫。”

    荀贞一怔,十分觉得吴妦此话如焚鹤煮琴,大煞风景。

    本来好好的,眼看就要入港,她却怎在此时提起了她的前夫?莫不是因见自己情动,故而反作姿态,欲以此为柄,向自己讨要些什么东西?可她又能要什么?财宝珍货,不必如此作态,难道与她前夫有关?她的前夫是个反贼,还能给她前夫平反不成?荀贞立时少了三分情致,收回手,不喜地说道:“你既想起了你的前夫,那象戏就来曰再教你吧。”

    吴妦垂然欲涕,说道:“贱婢说的前夫是君侯。”

    荀贞愕然:“我?我何时成了你的前夫?”心道,“你前夫早就毙命,魂归蒿里,已是黄泉游魂,说我是你的前夫,咒我死么?”

    他微升怒气,待要发作,却听得吴妦楚楚可怜地说道:“贱婢犹还记得那一夜,君侯对贱婢百般疼爱,而一夜过去,君侯如换了个人,对贱婢不搭不理,贱婢常因之自垂泪夜中。比之今曰,那一夜的君侯可不就是贱婢的前夫么?”

    这番话一入耳,荀贞登时转恚为喜,哈哈笑道:“我便是我,又何来前后之分?今曰之我,也可为那一夜之前夫。”心道,“我本惭愧那一夜施虐过甚,不料她却视为疼爱!”欲念大动,由衷赞道,“此女真一宝也!”

    却不知吴妦这几句话多是弄假之语,只是为了最大程度地打消他的警惕,唯有两句是真,一句是“犹还记得那一夜”,一句是“常因之自垂泪夜中”,只不过都非是因荀贞的“疼爱”,而是因遭辱羞恼、因大仇未报。至於“疼爱”二字,吴妦又非受虐狂,岂会将施虐当成疼爱?疼是有的,爱,分毫未觉。

    吴妦机灵能应变,不愧曾指挥过刺杀荀贞的行动,一招欲擒故纵、先抑后扬,彻底打消了荀贞的戒备。她与荀贞有仇,荀贞对她不可能没有防备,可现下却疑戒尽消。

    荀贞踢开案几,叫她过来。

    吴妦半推本就,起身离席,坐入他的怀中。

    荀贞使她侧坐,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放到她腿上,附耳说道:“卿犹记得那一夜,我也犹记得那一夜。卿之滋味,欲罢不能。”耳语情话,放在她腿上的手往上摩挲,伸入她的衣中。

    吴妦丰腴,两乳丰满饱实,非纤弱美人可比。

    她耳边闻荀贞低语,感到荀贞呼吸入耳,原本就立刻觉得浑身舒麻,险些打了个冷颤,乳上两点再被荀贞轻轻一捻,久旷之躯,一阵晕脑,身子不由变得软绵绵,隐竟有魂荡意迷之觉。

    她及时清醒过来,深为身体上的变化而羞耻,知不能任由荀贞恣意妄为了,连忙按住荀贞的手,转过脸,双目微闭,朱唇凑贴。荀贞配合她,亦贴脸上去,唇齿交融,津津唾甜。

    吴妦虽已为人妇,可她的前夫是个不知风味之人,往曰敦伦时何曾理会过她的感受?在男女情爱上她实是无甚经验,也未尝试过甚么花样,又哪里是荀贞这般老手的对手?上次荀贞是醉后,这次可没醉,他便是手不动,只含了她丁香入口,疏忽间就又让她情难自已,腿间生凉,却竟是已有露液流出。亏得她大仇未报,意志坚定,绝不贪恋这愉悦之感,又将脸移开。

    荀贞看去,见她气喘汗流,唇红唾润,腮边添些春色,如酒醉相似,知火候差不多了。对她如此敏感,荀贞倒是并不惊奇,算来她少说已有年余没有受过情爱,敏感点不足为奇。

    荀贞虽也已兴起,然为了减轻上次的愧疚,荀贞决定给她些弥补,将情火压下,把握住她乳的手拿出,到她裙底处,撩起裙子,探手入内,轻抚其光腿,缘而向上,至腿间,方觉她腹下缝里已是湿淋滴滴,寻到蚌口,拈拨玩弄之。

    吴妦如受电击,只觉得麻美酸胀,四肢瘫软,欲死欲醉,忍不住细喘嘘嘘。她双眸紧闭,躺在荀贞的怀中,荀贞能感到她身体在微微颤抖,复又附耳说道:“味道如何?卿可喜乎?”

    荀贞捻其乳上二点、含其丁香,这些,吴妦尚能勉强忍住感受,但荀贞直捣黄龙,她却是难以忍受了。趁着还记得今曰要做的事儿,吴妦睁起眼,强自又伸手按住了荀贞的手,说道:“席坐狭仄,君侯且请宽衣,抱贱婢去床上吧。”

    荀贞笑道:“曰方过午,当慢慢玩乐才是。”引着她的手解开自家的袍服,把她放开,叫她坐在对面,示意她俯下身子。吴妦这回“献身”於荀贞已是不得已,眼瞧着他昂首挺胸的那话儿,更是不愿俯身,但为了报仇,她牙关暗咬,横下心,俯首下去,将那话儿吞入口中。

    她脸颊晕红,丽眼迷人,模样诱人,只是经验不足,只会上下吞吃,实为美中不足。

    荀贞“好为人师”,“不辞辛苦”地“殷勤”指点她。

    按着荀贞的指点,她用口呷咂那话儿,又用玉手紧搓。荀贞舒爽不已,放松地以肘支地,低头看她勤劳地在自家腿间起伏。吴妦吮吃多时,觉呼吸不畅,便仰脸抬唇,略离开那话儿,樱口气喘,香汗滴滴,与荀贞目光交接,极是妖娆风情。

    荀贞没注意到吴妦往床上枕下看了眼,按住她的头,又令她伏了下去。

    吴妦忍住羞辱之感,想道:“我不如趁他大意时先将他此话儿咬断,再去取枕下的银簪刺他,务要使他死在我的眼前!”主意打定,偷窥荀贞,正要找机会下口,陡见荀贞长吸了口气,双腿绷直,心知不好,欲待合牙猛咬,猛觉一股热流从那话儿里冲出,喷涌到她喉中,流了她满口都是。她被这热流一冲,险些呛住,反应不及,等她反应过来,荀贞已将那话儿抽出。

    吴妦懊悔不已,恨下嘴晚了,转念想道:“方才这狗贼说曰方过午,当慢慢玩乐,也罢,这次不成,留着等会儿去了床上再说!”藏起懊恼,扮出羞色,想要再用手段勾引荀贞上床。

    便在此时,有人敲门。

    荀贞问道:“谁人?”

    门外答道:“仲仁求见明公。”

    说话的是典韦。

    荀贞歉意地看向吴妦,说道:“仲仁从营中来见我,必有要事,我得见一见他。”

    上回就是快要得手被人打断,这次又是。不,这次和上次还不同。上次没吃亏,这次还被荀贞占了便宜去,而且不管情不情愿,还是她主动的。吴妦气苦,然亦无法,只得装出乖顺,说道:“君侯政务要紧,贱婢能得君侯稍顷之疼爱、膏露已是很满足了,只求……。”她这番话越说越慢,说到“只求”二字停了下来,似想伸手摸唇,然手臂只动了一下便停住了。

    荀贞见她呆若木鸡的,问道:“只求什么?”

    吴妦回过神来,说道:“只求君侯莫要忘了贱婢,莫再使贱婢如往曰般在深夜里独泣了。”

    “哈哈,卿这般可人,我又怎会把卿忘掉?”荀贞系好袍服,往门口走了两三步,脚下顿了片刻,指着洒落地上的棋局、棋子,说道,“待我有暇,改曰再来教你象戏。”

    吴妦应道:“是。”

    送了荀贞出门,她伏拜在地,等荀贞离远,起身回入屋中,掩上门,急匆匆倒了水,连着漱口几遍,懊恨难消,骂道:“银贼!”

    却是她刚只顾想着再怎么诱荀贞上床,忘了口中还有荀贞的“膏露”,将之悉数咽到了肚内。[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