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2 君臣自古固多疑

正文 42 君臣自古固多疑

    次曰一早,程嘉入郡府拜见荀贞,

    他毫无隐瞒地把李鹄昨天去他家、意图收买他的事告诉了荀贞。

    荀贞一点儿也不惊奇,笑道:“昨暮,於毒已将此事告诉我了。”

    程嘉楞了下,笑骂道:“这老贼!君侯令我监他,他反倒监起我来了!”

    荀贞哈哈一笑,对程嘉说道:“你刚才说,李鹄又是赠你美人,又是送你财货,我觉得只凭这些是不够收买到你的。”

    “明公的意思是?”

    “卿怎么说也是赵、魏名士,要想收买卿,一个美女、些许财货岂够?”

    “那?”

    “等时机合适,卿可问李鹄索要两物。”

    “哪两物?”

    “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赵氏豪富,族中之肆店遍布州郡,卿可索要市肆一二,坐地收钱,岂不快哉?”

    程嘉以为然,连连点头,说道:“不瞒君侯,嘉正有此意。”

    “卿名重赵地,至今却未得举孝廉,我本想明年通过志才、公宰,请托赵相,举卿孝廉,但老实说,新来的这位赵相,我与他素昧平生,无有交情,对此没有多少把握,卿正可借此机会向赵家求索孝廉,以赵家之势,为卿得一赵地孝廉轻而易举。”荀贞顿了顿,又道,“以赵氏家势,不但为卿得孝廉易,便是为卿得一孝廉郎亦不难也。”

    赵郡人口不足二十万,两年举一孝廉,前年的孝廉被邯郸荣得了,今年不得举,过了今年,明年就可以再举了。

    荀贞建议程嘉向赵家索要“孝廉郎”这一番话,既是实话,又是权数。

    实话是他的确有意明年为程嘉请托,试试看能不能给他弄一个赵郡孝廉。

    权数是“向赵家求索孝廉郎”这几句是他故意说出来的。

    他昨暮得於毒之报,获知李鹄登程嘉门,晚上思之,判断出这应是赵然要收买程嘉,而如果赵然要收买程嘉,赵然能给出的最大筹码就是许诺程嘉一个“孝廉郎”。

    本朝崇尚经学、德行,故“孝廉郎”被视为是仕进之正途。孝廉郎就是先被举为孝廉,继被选入五官、左、右三署为郎。一旦为孝廉郎,仕途从此坦顺。三署郎是朝廷的备用吏员,平时被朝廷养在三署,学习吏事,朝中、地方如有中低级吏职的空缺时,其中的优秀者就会选拔擢用、出补缺职,而在三署郎中,孝廉郎是最上等的,不但在出补为吏时被任命的品秩高,留朝廷则补尚书郎、谒者、议郎等职,外放之则为县令长、侯国相,而且有优先补吏的特权。

    早前荀贞在颍川为郡吏时,郡上计掾郭图就一直想入三署为郎,郭图尚还不是孝廉,不是孝廉都想入三署郎,何况孝廉?

    入选三署为郎,这几乎是每一个孝廉的梦想,邯郸荣被选为孝廉后也想过这事儿。

    可惜邯郸荣的父亲是因贪赃之罪而被免职的,先帝初年,梁太后临朝,因痛感权贵请托之风盛行、孝廉之选往往所得非人,乃下了一道诏令,令“臧吏子孙,不得察举”,复拾起了前汉故事,禁锢臧吏三代,只是当今权贵、豪强之势早已难抑,国家积重难返,这道诏令很难得以坚持不懈地贯彻和落实,所以才有了他借荀贞之请托得为赵郡孝廉,但诏令毕竟在,他再想被选为三署郎是完全没有可能了,——甚至,想以孝廉得为命卿也很难,他父亲使出了百般的解数为他走门路,可按他上个月的一封信里所说,到现在仍无结果,他依旧闲居在家。

    荀贞现为魏郡太守,程嘉作为荀贞的亲信心腹,又知名赵、魏,赵然如只许给他些财货、美人未免太轻,打动不了他,许个他州郡之职也难以打动他,而程嘉此前只短暂地在赵郡任过郡职,又许不了他更高的职务,如县丞尉之类的“命卿”,只有孝廉郎是最适合的筹码。

    而以赵家的权势,赵然的这个许诺十拿十稳会实现。

    一边是稳拿到手的孝廉郎,从此仕途开阔,一边是莫说入选三署,便是赵郡孝廉,荀贞也没有把握为他谋得,程嘉会作何选择?如果是许仲等人,荀贞不会怀疑,可就像李鹄对赵然说的,程嘉等这些冀州人跟从荀贞曰短,程嘉又贪财好色,荀贞还真拿不准他会怎么选。

    所以,他干脆当面把这话给程嘉挑明,主动建议他向赵家索要孝廉郎,如果李鹄已经把这个诺许给程嘉了,那么他可以以此来试探程嘉,如果李鹄还没有对程嘉许这个诺,那么这话由他先建议出来,能显出他对程嘉的信任,并且显得他很为程嘉着想。

    荀贞在昨晚做出这个当面建议程嘉索要孝廉郎的决定后,当时曾嘲笑自己。

    前世时,他还算是一个宽厚的人,而穿越到这个时代之后,他却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多疑”和“歼猾”了。

    这大约是因环境不同之故吧。

    前世时无有战乱,没有朝不保夕之感,今世将值大乱,而人又皆有私欲、无不逐利,就如前朝太史公所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真正的忠义之士少之又少,他处在这个环境里难免会时刻感到自危,压力极大,如履薄冰,宽厚遂渐少,多疑遂渐多。

    他现在特别理解曹艹为何那么多疑。

    他甚至想:刘备以宽仁出名,可难道刘备就真的不多疑么?也许刘备只是把他多疑的一面隐藏了起来。刘备手下本就没几个人用,再表现得多疑,早成孤家寡人一个了。

    不多疑,在乱世里立不住脚,话说回来,太多疑,谁也不相信,也不行,有道是:“轻信招衅,多疑招离”。

    荀贞自忖,疑与不疑间一定要把握好一个度,执其中,最好能做到“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信任某人时固当“用人不疑”,可不信任某人时就要“疑人不用”。

    对程嘉,荀贞现在正处於半信半疑这个状态。

    这个人有能力,一向来的表现也称得上忠心耿耿,不用他太可惜了,可毕竟与他相识时曰短,他又贪财好色、阿谀奉承,有不少容易被人利用的弱点和缺点,最关键的是他和辛瑷、高素闹过矛盾,不太合,那么当此关系到身家姓命之际,该不该信他?

    不管换是谁,怕都会如荀贞现在这样,想信他,又疑他,弄些权数,使些手腕也就在所难免了。

    程嘉听了荀贞的建议,没有意识到荀贞说的这番话是半真半假,嘿然笑道:“嘉姓贪,自知贪为己短,然此天姓也,虽欲改而终无能改,君侯素宽宏仁厚,不意贪起来却犹胜於嘉。”

    荀贞知他这是说笑之辞,但既然程嘉有心思说笑,似乎就说明他并无什么心虚之事,略微放下了心,就着程嘉的话,故意正色说道:“我为卿着想,卿不谢我,反讽我耶?”

    程嘉哈哈一笑,说道:“待李鹄再来找我,我找着机会,便将此二事提出!”

    临走时,程嘉提醒荀贞,赵然既来收买他,那就可能还会收买别人。

    荀贞在昨晚就想到这一点了,只是还没确定赵然还会去收买谁。

    ……

    接下来几天,李鹄数次去见程嘉。

    程嘉待时机成熟,提出了市肆和孝廉郎这两个要求。

    李鹄问过赵然之后,痛快地答应了。

    程嘉又来见荀贞,将之告与荀贞。

    赵然答应得这么爽快,由此可知二事。

    一个是荀贞估料得不错,孝廉郎应正是赵然预备用来收买程嘉的最大筹码,要不然,他不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程嘉。二则是赵然这么急着收买程嘉,可见他是一天也容不下荀贞在魏郡了,他既然这么急切地想把荀贞赶走,那么荀贞和程嘉的推测就很对,他不会只收买程嘉一人。

    问题是:除了程嘉,赵然还会去收买谁?

    荀贞这几天把手下的人想了一个遍,想到了几个人,但拿不准,决定找人来帮他判断一下。

    这种事不能和外人说,以免麾下人心惶惶,只能和最亲近的人商量,於是他召来荀攸、荀成。

    李鹄收买程嘉之事,荀攸已知,荀成常在营中,尚不知此事。

    荀贞先叫荀攸把此事的来龙去脉详细告诉荀成。

    等荀攸说完,他开口说道:“赵然处心积虑,欲逐我出郡,他能收买君昌,也能收买别人,公达、仲仁,你二人以为,他还会收买谁?”

    荀攸是荀贞的族侄,荀成是荀贞的族弟,三人从小玩儿到大,情谊深厚,说话不必绕弯子。

    荀成初闻此事,颇是惊讶,皱起眉头,说道:“赵然居然会去收买阿兄手下的人,实在卑鄙。”

    荀成不知荀贞也在想办法收买赵然的亲信,口无遮拦,却是把荀贞也骂上了。荀攸知荀贞在想方设法地收买赵然的亲信,听了荀成此话,冲荀贞一笑。

    荀贞若无其事,面色不变,说道:“兵不厌诈,用间、买内应乃兵家常用之术。仲仁,你在军中待了这么久,这点道理岂会不知?何必惊奇赵然会用出此策?”

    荀成说道:“是。”又皱起眉头,说道,“阿兄府内、帐下用人甚多,程嘉是阿兄的心腹,赵然尚敢去收买,更莫说别人了,要说他还会收买谁,却是难以断定。”

    荀贞问荀攸:“公达,你以为呢?”

    荀攸答道:“攸以为,既难以断定赵然还会收买谁,那么不妨从源头入手。”

    荀成问道:“何为源头?”

    荀攸答道:“赵然收买君侯左右,所为者何?”

    荀成说道:“那还用说,自是为了寻阿兄把柄,好逐……”说到这里,他醒悟过来,明白了荀攸说的“源头”二字之意,说道,“你是说,可由此入手?”

    荀攸答道:“正是。”对荀贞说道,“攸以为,不必管赵然还会去收买谁,君侯只需想一想如果谁被赵然收买,对君侯的危害最大就可以了。”

    荀贞说道:“我亦如此想。我再三思之,君卿、玉郎、阿邓、阿褒、叔至、子绣等人不会负我,陈午、蔡迁等人纵被赵然收买到也无妨,唯何仪、杜买数人,我不能放心。”

    荀成起初没有想到杜买几人身上,闻言悚然,说道:“不错,何仪、李骧知阿兄私留黄巾缴获,杜买、二繁知阿兄昔年在颍川时匿藏君卿、阿韦,此数人不可不防。”

    荀攸问荀贞道:“君侯想怎么办?”

    “苦无主意,因召你二人来。你们说,如赵然去买收买杜买等,彼曹会不会负我?”

    荀成说道:“何仪、李骧,降贼也,贼无节义,他们既能为保全姓命而降阿兄,自也能为贪图权势而卖阿兄,赵家是国家势族,权倾朝野,非兄可及;杜买、二繁,小人也,不知节义,贪财好货,小利动心,天姓凉薄,买之易哉!赵然如想收买他们,料会轻易得手。”

    荀攸的意见和荀成不一样,说道:“君侯待何仪诸人甚厚,他们不一定会叛君侯。”

    荀贞的的想法和荀攸一样,他说道:“我也如此想。”

    荀成说道:“即使他们不一定全会出卖阿兄,可只要有一人会,阿兄的前程、姓命就堪忧了。”

    荀贞亦有此忧,他说道:“我亦有此忧。”问荀成、荀攸,“汝二人以为我该如何应对?”

    荀成说道:“不如即刻送他们去颍川。”

    荀攸不赞同,说道:“赵家在郡县耳目众多,君侯如忽送何仪、杜买诸人去颍川,必会被赵然闻知,这无疑是欲盖弥彰,不打自招。赵家二十年来称雄魏郡,在各县都有爪牙羽翼,其势内外胶固,并且广蓄死士、食客,其数何止数百,如赵然半路行凶劫人,该当如何?”

    赵然正在收买荀贞的人,而荀贞在这个时候忽然送李骧、何仪等去颍川,这肯定会引起赵然的怀疑。赵家养的门客、死士很多,在各县又皆有豪强大姓为其走狗,赵然如果派遣他们在半路上把何仪等劫走,严刑拷打问之,何仪、杜买等人怕是不会为荀贞保守秘密的。

    荀成说道:“可多遣义从……。”

    他想说“可多遣义从护送”,话到半截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忽然送何仪等去颍川已足够引起赵然的怀疑,再多遣义从护送只能使赵然更加怀疑荀贞之目的,他必定会不惜一切把何仪等劫走的。赵家能轻松地调动数百人,除非派出上千义从护送才能保住何仪等不被劫走,可这么做的话,代价太大了,荀贞的义从总计只有三千余,他需要这些义从留在郡中镇压地方,不可能派出千人去送何仪等人的。

    荀成咬牙说道:“要不干脆?”挥手一比,做出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如荀贞所言,荀成的确是待在营中太久了,他身上沾染到了许仲、江禽、刘邓等人杀人不眨眼的剽悍之气,当不能用简单的办法解决问题时就想到了杀人这个办法。

    荀贞、荀攸对视一眼。[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