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9 点将封侯趁少年

正文 39 点将封侯趁少年

    从许县来的悲讯是陈寔病卒了,从洛阳来的喜讯是朝中给荀贞平定魏郡的封赏总算下来了,朝廷录荀贞前后功,拜为颍阴侯。

    陈芷离家来冀州前,专程回了趟娘家,拜别陈寔,当时陈寔身体尚好,一别两年多,却一病不起,故去了。

    据许县来奔告此悲讯的陈氏族人讲,陈寔是在上个月丙午曰去世的,时年八十三岁。这是高寿了,也算是喜丧。

    陈寔名重海内,他病逝的消息传出后,只豫州境内赴者就有数千人,这个来报讯的陈氏族人在半道上听说大将军何进也遣使吊祭。

    陈芷哭成了泪人,她少年失怙,和陈寔的感情很深,哭得几次晕厥。

    荀贞亦为之伤悲嗟叹。

    他问这个来报讯的陈家族人:“陈公名重天下,赴吊者众,贵族中可人手可够、诸事可备?”

    “君家的家长亲至我家,六龙等先生也去了我家,文若等君家子弟和乐文谦等君之故吏亦纷纷齐至,文若、文谦等并上请郡府遣人协助,多赖君家、鄙县寺和郡府之助,诸事均得以井井有条。”

    “陈公天下望,今亡故,当立碑文,垂范后世,不知碑文欲请谁人做?”

    “陈留蔡伯喈与我家是旧交,我家已遣人赴吴,告之此悲讯,我家少君欲请他书做碑文。”

    蔡邕文字好,书法也好,立在太学门外正定《六经》文字的碑就是他写的。早年间,他因看不起宦官王甫之弟,在酒席上不愿应王甫之弟的旋舞,使王甫之弟因之而惭辱大怒,为保全姓命,不得不亡命江海,远至江南,现在吴郡一带。

    荀贞颔首说道:“亦只有蔡议郎之文、书,方配得上为陈公写碑文。”

    陈芷是陈寔的孙女,当为陈寔守孝一年。荀贞欲诛赵氏,本就打算在动手前送遣陈芷诸女归家,正可趁此机会让她和迟婢、唐儿回去了。

    因见陈芷太过悲伤,荀贞没有马上就派人护送她归家,而是罢朝了几天,每曰陪着她,温言开慰,以解其悲恸,等她的心情好了些后,才选了二百精勇义从,命之护送她归家,以不放心陈芷一人回去为名,又叫唐儿、迟婢陪她回去。

    唐儿、迟婢虽依依不舍,但也不放心陈芷,因接受了荀贞的安排。

    来报讯的这个陈家的人也跟着一块儿返程归乡。

    荀贞亲把陈芷诸女送出邺县,望其远去,直到看不到她们一行的车驾了,方才归县。

    郡县吏民闻陈寔过世,不少人来郡府向荀贞表示悲痛、慰问之情。

    陈寔今年八十三岁了,和荀淑、钟皓是同一代人,是他们这一代名士里硕果仅存的,冀州士子也皆知其高名、重其品行,就在那个来报讯的陈家人来到魏郡后的这几天里就有好些魏郡的士子动身赶去许县赴吊,和陈芷她们一路去许县的便有十几人。

    可以这么说,赶赴许县赴吊的冀州士子的车驾是络绎不绝,相望於道。

    荀贞作为孙女婿,不必辞官服孝,可也得表示一下他的哀痛。

    罢朝是其一,食素、穿粗衣、不饮酒是其一。

    他哀痛,郡府的吏员也得跟着哀痛,就在郡府上下一片哀痛之中,洛阳的诏书到了。

    随着诏书来的还有何顒的一封信。

    诏书录荀贞前后功,拜为颍阴侯,食五千户。

    颍阴侯,荀贞这是被拜为县侯了。

    汉之侯总体而言分为县、乡、亭三等,分别以县、乡、亭为食邑。

    具体到县侯,又分为几个等级,第一等的县侯食数县,第二等的县侯食大县,第三等的县侯食小县,又有一种县侯,虽得封大县,但因功劳不够,所以不能尽食县中全部的民户,而是由朝廷划出部分民户与之,供其“衣食租税”,以为食邑,诏书里规定荀贞“食五千户”,便是这一种了。

    颍阴是大县,最盛时人口数万,现经黄巾之乱,人口虽然减少,却也仍是大县,本朝至今,得封颍阴为食邑的共有两人,一个是梁冀的从子梁马,一个是先帝之女颍阴长公主,不是外戚就是公主,荀贞和他们显是不能比的,所以没有食全县的待遇,然即便只食五千户也不低了,且封地是他家乡,这是格外的优待。

    荀贞不敢相信朝廷对他会这么大方,几疑听错,看过何顒的信后才知,他能被拜为颍阴侯实是走了运,是袁绍、何顒等为他力争的结果。

    就像荀攸此前对荀贞说的:荀贞从皇甫嵩击黄巾,功高;为赵中尉,安定赵郡、击退张飞燕,功又高;为魏太守,到任才几个月又平定於毒之乱,功又高,朝廷不能不再封赏他了。

    可怎么封赏就有说辞了。

    张让以荀贞先击黄巾、复安赵魏,宣扬了汉家天威为名,建议今天子诏拜他为宣威侯。

    宣威侯听起来很威风,宣威也是个县,拜为县侯,侯名又如此威风,似是个很好的建议。

    可问题是荀贞的这个侯又不是名号侯,是封地侯,名号侯讲究侯名的蕴意,如班固经营西域,扬国威於境外,是故得封定远侯,封地侯不讲究这些,封地侯讲究的是美县丰邑,因为这关系到被封侯之人的经济收入。

    宣威属凉州武威郡,地处边陲,往西再过三个郡就是西域,周围都是沙漠,人烟稀少,无所出产,把荀贞的食邑定在这里,和不给他食邑没什么区别。

    从中兴至今,远封在凉州的侯,区区三人而已,而且这三人所封之地也不是像宣威这样的偏远贫瘠之地。

    袁绍等人为荀贞据理力争,最终以“建武元年封功臣,诸将皆占丰邑美县,唯丁綝愿封本乡,建武二年,祭遵得封颍阳,今贞,颍阴人,先击黄巾、复安赵魏,功高军中、平定地方,有功於国家,何不封之於颍阴,以比美世祖,示朝廷之优仁”而说动了今天子,最终定下封荀贞为颍阴侯。

    丁綝和祭遵俱是颍川人,丁綝是定陵新安乡人,他从光武征伐有功,建武元年封功臣,诸将皆欲得县侯,只有他独求封本乡,祭遵是云台二十八将之一,颍阳人,建武二年得封颍阳侯。这两人都是荀贞的同郡人,都得封家乡为食邑。袁绍等以此为例,用“比美世祖”的说辞说动了今天子。

    总而言之,荀贞能得封家乡为食邑,实得感激袁绍、何顒等人。

    荀贞修书一封,感谢了袁绍、何顒等人的帮助,并写信去族中,告之族人此事。

    荀氏族人多是知书守礼的儒生,又有荀衢在家看管,荀贞倒是不忧族人会仗他之势在县中跋扈。

    汉重军功,通常而言,非军功不得以封侯,封侯可以说是两汉名臣、志士在荣誉上的最高追求了,得封颍阴侯这件事传到家乡后,可以想象得到荀绲、荀衢等族人的欢喜。

    得封为列侯,不止是荣誉,不止可以配金印紫绶,经济上也会得到一大笔的收入。

    侯按封地封户所拥有土地的数量和产量,也即封地内封户的实际收入,按三十税一的比例征收地税,称之为“租入”。封户将各种赋税缴纳给县寺,算赋、口赋等留归国家,地税则转归侯私有。封地越丰美、封户越多,侯的收入就越高。

    荀贞这一世生、长颍阴,对颍阴县民的收入很清楚,从封给他的这五千户身上,他每年至少能得钱数十万,多则可至百万。

    荀贞现在的禄秩是“守二千石”,本朝吏员的俸禄在发放时是“半钱半谷”,二千石每月可得俸钱六千、米六十石,守二千石比这个要低,也就是说,即使他明年转正,他一年的俸禄也不过是总共得钱七万余、得米七百余石,当然,现在乱时米贵,七百余石米如折合钱远不止七万余,可就算如此,他一年从封地里得到的钱数却也足能比得上好几年的俸禄了。

    当然,话说回来,荀贞现在“有钱”,他从黄巾、黑山军里缴获所得了很多,对这区区数十万的食邑收入是不大看得上的,况且明知乱世将至,便有封地又如何,钱也不一定能收得上,但是话又说回来,毕竟是得封为列侯了,这是二十等侯中最高的一等,对他的名望会有帮助。

    食邑千户以上的侯可以置家臣两人,一为家丞,一为庶子。

    此二臣职均是主侍侯,理家事。

    这是先秦的遗制了,战国时甘罗就做过文信侯的庶子,因其年少,当时才十二,故称少庶子。

    家丞,荀贞现在没有合适的人选。

    荀攸倒是可以,但用荀攸为家丞,一则大材小用,二来也浪费了“家丞”这个职位。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家丞好比管家,这是一个可以用来笼络人、以示信用的职位。对荀攸,荀贞不需要笼络,既无别的合适人选,这个职位可以暂时空缺,等遇到值得笼络之人再加任命。

    庶子,荀贞有三个人选。

    一个徐福,一个许季,一个文聘。

    如用许季,能更进一步地加强和许仲的关系。

    如用徐福或文聘,可显示对他二人的重视和信爱。

    经过考虑,荀贞决定辟除徐福出任此职。

    许仲、许季兄弟和荀贞的关系很稳定,目前不需要进一步加强。

    文聘是荀衢的弟子,与荀贞又早相识,来投荀贞后,荀贞对他也很重用,先是给他了一个义从里的重用军职,接着又给他数百义从,命他清缴群盗於郡北,这个差事很合文聘之意,他干得很起劲,暂时来说,也不需要对他再进一步的进行“笼络”。

    徐福自来到冀州后,多数时间在学习政、军,现在似可进一步地提拔他,显示对他的重视了。

    徐福现不在郡中,正在外县督察地方上征收算赋、口钱、更赋,荀贞遂手书了除书一道,盖上新鲜出炉的颍阴侯印,命人送去给他,同时,上表朝中谢恩,并把辟用徐福为庶子这件事报了上去。

    徐福已闻荀贞得封颍阴侯,正想和岑竦商量,是不是暂停督察,回郡府一趟,拜贺荀贞,便在此时,荀贞的除书送到。

    他展开一看,惊喜之余,深觉荀贞待他恩深,感动异常。

    荀贞在除书里举了甘罗的例子,说:“甘罗年十二为文信侯少庶子,吾与卿昔识於阳翟时,卿年亦不过十余,今蒙天恩,吾得封颍阴,欲以卿为庶子,以记昔年之遇,可乎”?

    荀贞秩二千石,现又为颍阴侯,对徐福这么一个尚未弱冠的年轻人却这样的情深意重,除书里言语殷殷,不忘旧事,尽是一片真情。

    徐福感动得一塌糊涂,眼眶都红了,泪水差点掉下来。

    他捧着除书,拜倒地上,向着郡府方向叩头,想谢恩,哽咽得说不出话。

    岑竦、许季把他扶起。

    许季是个厚道实在人,只为徐福感到高兴,没甚嫉妒羡慕。

    岑竦叹道:“囊、囊昔在赵郡,杜买、繁氏兄弟投府君,府君不念前嫌,留之厚待,今、今府君拜为侯,怀旧情,除卿为庶子,情深意切,仁义之主也。”

    原本历史中,徐福后改名徐庶,尝与刘备情投意合,去年在赵郡,他救了刘备一次,於今又得荀贞庶子之任,却是两桩巧事,足可传为佳话了,只不过这两个佳话,唯荀贞一人知而已。

    ……

    邺县赵家。

    赵然这些天总觉得有点不安,可想来想去,又找不到缘故,只隐隐觉得似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寻思想道:“莫不是因豫州小儿得封为侯,故我觉不安?……没这个必要啊,一个小小的颍阴侯,又能怎样?”虽然如此,却依旧觉得不对,吩咐奴仆,“去把李鹄叫来。”

    ——

    1,陈寔。

    《后汉书》记载陈寔的去世时间是中平四年,今许昌关帝庙碑廊里存有蔡邕所书之陈太丘碑,碑文里说陈寔的去世时间是“中平三年,八月丙午,遭疾而终”。蔡邕给陈寔写的碑文不会写错,《后汉书》应是记载有误。[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