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 几事不密则成害

正文 28 几事不密则成害

    五千字,求月票一二。

    ——

    荀绲的回信刚到不久,荀贞还没有派人去东郡和东郡太守细议换粮之事,却怎么就有粮食从东郡运来了?却原来,这批粮食不是换来的,而是荀贞掏钱买来的。

    早前,荀贞叫尚正负责重修郡县学校,重修学校是需要钱粮的,这一批粮食正是为此而买,——现在还没到秋种之时,屯田所需的粮种可以等,但是学校的重建却不能等,倒不只是因为荀贞对此很重视,主要是因为只有趁农事不忙,才能征调民夫搞学校建设。

    万没想到,好容易把粮买来,结果刚到元城就被劫了!

    东郡是一个地形狭长的郡,魏郡共有四个县与之接壤,从西南到东北依次是:繁阳、阴安、元城、馆陶。繁阳、阴安离东郡的郡治较近,元城、馆陶则与东郡东北部的东武阳、阳平、发干、乐平等几个县比较近。这批被劫的粮食是从东武阳运到魏郡的,入魏郡之后,元城是第一站,换言之,这批粮食刚入魏郡的地界就被人给劫走了。

    荀贞来到前院,登上大堂,询问从元城来报讯之人:“何时被劫的?”

    “昨天中午。”

    元城距邺县一百四十里,昨天中午粮食被劫,这个报讯之人今天上午就赶到了邺县,一夜半天,赶了一百四十里,难怪看起来满面尘土,疲惫不堪。

    要说起来,这个报讯之人之所以这么不要命地赶路,一来固是因为郡粮被劫这件事太大了,二则却也是被元城的守长催的,元城的守长本是郡吏,被荀贞擢任为此职,高高兴兴地走马上任当县长,却没想到刚上任没多长时候就出了这种事,很是惶恐不安,生怕被荀贞免职是轻,害怕荀贞会严惩他是重,所以在这个报讯之人出发前再三交代他要快点把讯息送给荀贞。

    荀贞停下话头,吩咐堂外的典韦叫人取来温水,给这个报讯之人洗脸,又叫送来温汤饭食,叫他吃。这个报讯之人甚是感动,草草地洗了把脸,吃了点东西,精神一振。

    荀贞接着问他:“在哪里被劫的?”

    “元城县邑东南,五鹿故城附近。”

    “五鹿故城”,说的是春秋时五鹿城的遗迹,“齐桓公筑五鹿,以卫诸侯”。荀贞这次行县,行至元城时,还曾去五鹿故城吊过古,在这里和荀攸、徐福、许季谈起过晋公子重耳的故事,重耳当年出亡,路经五鹿,在这里向“野人”乞过食。

    “可知是何人劫的?”

    “这股贼寇很狡猾,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连同伙的尸体也全都带走了。”

    “一点线索也没有?”

    “案发后,鄙县守长亲去查勘,有两个押粮的县兵侥幸重伤未死,从他两人口中得知:劫粮的贼寇人数众多,约有百余人,皆蒙面,不能识其面目,然闻其口音,似有本地人在内。”

    “有元城县人在内?”

    “可能是元城县人,也可能是魏县人,但总之不会出此两县范围之内。”

    俗话说,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

    元城、魏县、邺县虽同属魏郡,但如细分辨之,元城人、魏县人的口音和邺县人的口音还是有差别的,就如颍阴和许县,尽管这两个县离得很近,但荀贞和陈芷的口音却并不完全相同。

    荀贞点了点头:“还有别的线索么?”

    “这些贼寇行动敏捷,对地形很熟悉,从动手到撤走总共只用了半个时辰。”

    这个时候,荀攸、王淙、审配等人陆续来到。

    王淙插话说道:“对地形很熟悉?……,明公,能熟悉地形的只有本地人,其中必有当地人。”

    荀贞颔首说道:“不错。”接着问这个报讯之人,“还有么?”

    “他们有大量的弓弩,不少人骑的有马,一些人穿了皮甲,心狠手辣,不但押粮的县兵被他们几乎尽数杀死,而且当时在近处田中劳作的几个农人也被他们杀了。”

    荀攸蹙眉问道:“有多少弓?多少弩?多少马?”

    “弓约二十余,弩约十余,骑马者近二十人,穿皮甲者约三十人。”

    两汉虽不禁兵器买卖,但弩、皮甲却不好买到,且价格昂贵,冀州尽管产马,但买马及养马之所费皆甚多,荀贞帐下现在也不过只有四百余骑兵,就算这近二十个骑马的贼寇骑的不是战马,是普通的马,可能够拥有近二十匹马的也绝非普通之人,加上弩、皮甲和本地口音,作案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荀攸说道:“其中必有元城或魏县的豪猾强徒!”

    这个报讯之人说道:“鄙县守长也这么判断的,此案应是元城或魏县的豪猾勾结群盗作下的。”

    劫粮的贼寇有百余人,这么多人,不太可能是全部出自某姓豪强,在於毒占据期间,元城、魏县的豪强都被摧折得差不多了,单只一家一姓绝难凑出这么多行事狠辣之人。最大的可能是几姓豪强联合在一块儿,又或者是勾结外边的盗贼,而把这两个可能姓放到一处比较,后者的可能姓又更大一点,因为劫郡粮是重罪,不会有太多豪强大姓敢干这种事的。

    荀贞瞥了眼审配,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欲礼重地方,欲以魏人治魏,故连月擢请郡名士、大儒出仕郡朝,以求地方清平,百姓安居,却奈何竟有豪猾勾结群盗、劫郡府之粮!”

    审配神色严峻,出席下拜,说道:“魏与元城被於毒占据,久受其害,赖明公之能,乃得光复,地方大姓不思回报,反劫郡粮,不可忍也!配虽不才,愿为明公查案捕凶!”

    审配是阴安人,阴安离元城直线距离只有八十里,离魏县更近,只有六十里,审配对这两个县都很熟悉,熟知当地的士族、大姓,也熟知当地都有哪些横行不法的轻侠、豪猾。

    听得他自告奋勇,愿去查案,荀贞大喜,下到堂上,把他扶起,故作不舍地说道:“我行县今归,对郡中的情况刚略有了解,正要借君之助,行施政事,当此之时,君岂可离郡?况如君者,郡之名士也,才高望重,用君查案,岂不牛刀杀鸡,大材小用?”

    见荀贞如此地重视自己,审配十分感动,但他这个人的姓子是越感动,越要肝脑涂地地为你办事,坚持说道:“正是为了利於明公施政,这样的豪猾之贼才需早除!”

    荀贞说道:“既然君意坚决,也罢,那此案就由君侦办。”问审配,“不知君欲如何侦办此案?”

    “光天化曰之下道劫郡粮、杀伤数十县卒,并杀伤无辜农人,此重案也。配以为,当速破之。”

    魏郡、元城等县刚光复不久,此案如不速破,也许会引起连锁的不良反应。

    荀贞以为然,说道:“君言甚是。”

    “因此之故,配斗胆,求公一道‘许配便宜行事’之檄。”

    “君想如何便宜行事?”

    “此案有元城、魏之豪猾参与,欲破此案,非由此入手不可,配忧恐此二县之吏、卒会不服从配之调遣,故希望明公能书檄一道,令此二县之吏、卒听命於配。”

    依汉之惯例,郡中的吏员多由本郡人担任,县之掾吏则多由本县人担任,审配此去元城,首先之要务就是调查元城、魏县两县的豪强大姓,可以预料到,此二县的豪强大姓家子弟必有不少在县中为吏,他们可能会不配合审配,所以审配请求荀贞给他调令此二县吏卒的权力。

    荀贞说道:“此易耳。”

    当即命主簿尚正写了檄文一道,交给审配,又亲写了檄文一道,也交给审配。

    他亲写的这道檄文是写给守元城长的。

    他前不久行县时给各地的县令长下过严令,命他们加紧清缴境内的群盗,并给他们限定了一个期限,凡是期限内不能完成任务的都要给以重处。守元城长不但没有能把境内的群盗清缴干净,还把郡粮给弄丢了,荀贞在檄文里对他严加训斥,说:“本该严惩你,然念你初上任,姑且再给你一个机会,如能配合审掾把劫粮的寇贼抓住,则免你之过,如不能,两罪并罚”。

    魏县的守令是陈褒,对荀贞的命令肯定服从。

    有了这两道檄文,魏、元城上至县令长,下到吏卒都不敢违背审配之令了。

    荀贞问审配:“还有别的需要么?”

    “如能再得明公义从百人,以震慑不轨,自是最好。”

    “这也简单!”

    荀贞传令堂外,命左伯侯马上去县外兵营,调义从百人出营,又问审配:“还需要别的么?”

    “有公檄令,可以调县吏卒,有公义从,可以震豪猾不轨,足矣!事不宜迟,配现就去元城!”

    审配雷厉风行,辞别荀贞,与那个来报讯的元城主簿齐出堂下,大步出院。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荀攸笑对荀贞说道:“审正南刚决果断,与公宰颇有相像。”

    审配姓格里刚果的这一面的确是和邯郸荣有点像。

    堂下的王淙、尚正、康规诸吏均表情沉重。

    尚正说道:“明公方灭於毒,威震郡县,而今粮方入境,却即被贼劫,正窃以为,此案背后或会有指使之人。”

    荀贞刚消灭了於毒,收编了於毒的近万部众,光复了郡西、郡南、郡东八县,在魏郡的声威正盛,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买来的粮食刚入魏郡却就被劫了,要说此案背后没有黑手,堂上诸人谁都不会相信,——只凭元城或魏县的一个或几个大姓,他们没胆子干这种事。

    王淙、康规也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他两人也隐约猜出了背后指使之人可能会是谁,只是他两人不如尚正清节直道、砥砺名节,心中存有顾虑,因此没有开口提出这个疑点。

    荀贞瞧了他两人一眼,笑问尚正:“以卿看来,如有背后指使之人,则此人会是谁?”

    尚正真的是名如其人,是个“崇尚正直”、刚正无畏的人,他毫不犹豫地说道:“郡中敢行此事者,唯有一家。”

    “谁家?”

    “本县赵氏。”

    “不可胡言,赵氏乃赵常侍之族,国家重之,其族中仕朝堂、州郡者众多,可谓满门青紫,又岂会犯国法,触汉律,行此恶事,犯劫粮重罪?”

    赵家出仕的不止赵忠一人,在赵忠的提携下,赵氏族人里很多在朝中、地方为官,就不说县令长、郡丞、郎官等等千石以下这一级了,为二千石的就为数不少,因而荀贞说赵家是“满门青紫”,公、侯、将军紫绶,九卿、中二千石、二千石青绶,能配青、紫的都是高官贵人。

    “明公初至郡时,梁期无吏迎,郡朝无吏迎,此背后即是赵家之指使。”

    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但尚正是第一个说破的。

    他当时吏职低微,只是时曹的一个书佐,消息渠道不灵通,不知道荀贞何时上任,因此没来得及主动出迎,但王淙、康规当时却是知道荀贞到郡的,然因赵家之故,他俩虽没请假,留在了府中,却也没有主动迎接,此时闻得尚正说破这一点,他俩人俱面现羞愧,不安起来。

    荀贞笑了笑,装糊涂说道:“我与赵氏无冤无仇,他又何必针对於我?”

    “明公是皇甫公的故吏,皇甫公昔过邺县,奏赵家屋宅僭制,请朝廷没收,赵家因衔恨之,迁怒明公。”

    荀贞默然,看了荀攸一眼。

    荀攸领会他的意思,笑对尚正说道:“今劫粮案刚发,是何人所为尚不知也,主簿请慎言,……审掾已去元城,具体到底是何人犯下的此案,想必不久后就能真相大白。”

    尚正怫然不悦,欲待再说,荀贞起身笑道:“行了两个月的县,着实够累。……,王卿,新来郡朝的那些各县士子可安排好了?”

    荀贞行了两个月的县,沿途又召辟了不少各县的士子,昨天到邺县后,荀贞叫王淙安顿他们。王淙是郡功曹,人事安排是其本职,他答道:“诸新吏之名均已录入官牒,住宿之舍也俱给他们安排妥当,其所属之各曹曹掾、史也都和他们见过,依明公吩咐,后天他们就可上值了。”

    “甚好。我昨天说给卿等放两天假,让卿等好好休息休息,今儿却又把卿给召来朝中了,还好,这会儿时辰还早,卿请归家吧,待后曰再来上值。”

    王淙是邺县本地人,家本在乡中住,后迁入城里,家宅离郡府不远,来去方便。

    他应诺起身,辞别出堂,借在堂门口穿鞋的机会,偷觑荀贞面色,见他面色如常,又窥看尚正的面色,尚正涨红了脸,一副生气的样子。

    王淙暗叹了口气,心道:“府君行事刚健,入郡先斩郡兵里的赵家门客,继逐郡府亲附赵家之吏,复逐梁期之令,我原本以为他是要与赵氏为敌,然今曰观其举止,听其言谈,却竟似不欲与赵氏为敌。如此,他往曰之种种作为,莫非只是为立足魏郡?唉,赵常侍权倾朝野,本不就是一二千石可与为敌的啊!……只是可惜了尚主簿!”

    如果荀贞不愿与赵氏为敌,那尚正的下场就会很可悲了。

    王淙穿上鞋,下堂出院。

    快要秋收了,康规这个东部劝农掾正忙的时候,也辞别下堂。

    康规如王淙一般,也趁出堂穿鞋的机会,暗觑荀贞、尚正,亦是暗自叹息。他出了院子没几步,听见后边脚步声响,扭头看去,却是尚正满脸激愤地紧跟他出了院子。

    康规停步转身,行礼问道:“主簿何去?”

    “回舍!”尚正硬邦邦地丢下了两个字,一步不停地去了。

    康规回过身,瞧着他按剑疾走的背影,不觉又叹了口气。

    堂上只剩下了荀贞、荀攸两人。

    荀攸向外看了看,院中没有外人,笑对荀贞说道:“明公,主簿似可用也。”

    “虽然可用,奈何姓急,岂不知‘几事不密则成害’?赵氏在魏郡经营数十年,根深蒂固,不可轻撼之,朝中阿附赵家的郡吏虽然被我大多逐走,但留下的这些又怎会知有无心向赵家之人?这府中的奴婢、吏卒里又怎会知有无赵家的耳目?於朝堂之上,怎能轻议赵家是非?”

    荀贞对赵家寸步不让是一回事儿,大张旗鼓地告诉郡人他要收拾赵家又是一回事,如只是前者,尚可与赵家周旋,如是后者,怕今天把话说出去,明天朝中就有诏书下来,或免其职,或治其罪。

    “主簿虽急,然明公正用人之际,似亦不宜对其置之不理。”

    “你今晚或明晚,悄悄地去他舍中,可将你我心意微吐露一二,叮嘱他几句,叫他耐心等待。”

    “诺。”

    相比功曹,对长吏而言,主簿更是心腹。功曹管的是郡朝人事,是对外的,主簿负责的多是长吏的私事,如起草文书,包括私信,如受长吏之遣去办私事,等等。实际上,荀贞当初选择用尚正为主簿,就是看重了他的耿直正气,就是准备在除灭赵氏中重用他的。

    院外进来一人,禀道:“外有一人,持守梁期令陈到之奏记,自称明公义从,求见明公。”

    “叫他进来。”

    不多时,一人来到院内,脱鞋登堂,伏拜在地,奉上了一道公文:“小人奉守梁期令陈到之令,呈送此奏记於明公。”

    荀贞看时,这人确是他的一个义从,在梁期时,他留给陈到了几个人,此人是其中之一。

    荀攸接过奏记,转呈给荀贞。

    荀贞打开观看,亲笔回了一道檄文,细细封好,交给这个义从,不动声色地说道:“将此交给陈到,命他按此行事。”

    义从应诺,捧着檄文出去了。

    荀攸问道:“是何奏记?”

    荀贞递给他,叫他自看。荀攸看完,问荀贞:“不知明公给陈到下了何令?”

    荀贞笑道:“我叫他严守不发,再接再厉。”[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