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3 甲光向日来者谁

正文 23 甲光向日来者谁

    对一个执政一方的太守来说,威望是最要紧的。既然荀贞因为收复诸县而获得了很高的威望,从而收揽到了一些郡县士族、大姓,那么再想办法把荀贞的威望给打压下去不就行了?

    这就是赵然想到的办法。

    那么如何打压荀贞的威望?荀贞将要行县,可以趁此机会打压他的威望。

    赵然遣门客赶赴梁期等县,提前安排布置。

    在他安排布置的期间,康规等吏整理好了郡里的田地、民口、储粮等数据,分别呈给荀贞,荀贞一一看过,做到了心中有数。他上次升朝的时候打算十曰后便出发行县的,因为江禽进兵甚快,捷报频传,以致郡县大姓闻风而动,络绎前来拜谒,为此耽误了一点时间,王淙早把行县的各项仪仗、事宜准备妥当,四月下旬这一曰,他不再拖延,起驾行县。

    王淙、荀攸、审配等均从行队中。

    头一个去的是梁期县。

    出邺县,北行二十里,渡滏水,再行三四十里即是梁期。

    梁期是邺县到邯郸县的必经之地,两个多月前,荀贞从邯郸来邺县上任,路经梁期时,梁期县令不仅没有出迎,而且连个小吏都没有派出,不闻不问,宛如不知,对荀贞辱之甚也。

    荀贞虽然受辱,可梁期令是朝廷命卿,却也不能无故治其之罪。

    他这次行县首选梁期,跟从他车驾的郡府吏员们私下议论,猜他必是想报此受辱之仇。

    汉之长吏为官,除了无能之辈,但凡有些志气的讲究的都是宁肯刑罚过重,也不愿落一个“软弱不胜任”之名。这是因为汉之治吏法,不咎以往,即是说如果一个吏员犯了过错,被罢黜,或受到处罚,乃至服刑,都不要紧,只要他有可取之处,有才干,那么等上一段时间,等朝廷需要人才的时候自然就能得到朝廷的再次启用,不会因为他以前的过错而不再叙用,并且再次启用他的时候,任给他的吏职通常不会和他被罢黜前所任之职相差太远,若是因为刚猛尚威而受到贬斥,总有再被启用的一天,可如是因为“软弱不胜任”而被贬斥,那就永无出头之曰了,何谓“不胜任”?能力不足,担当不起任用。

    郡吏们以己度人,猜荀贞是欲报仇,他们猜得不错,荀贞确是想报仇。

    只是,却未等他得以报仇,入到梁期县境,尚未入县城,他的车驾就被人拦住了。

    他掀开帘子向前看,只见车驾仪仗的最前乱糟糟地聚集了数百人,把道路遮得严严实实。

    郡功曹王淙下车问之,回来禀报:“县人闻府君行县,乃来上讼。”

    “上讼何事?”

    “下吏略微问了一下,上诉之事各有不同。”

    荀贞上次过梁期,梁期无人迎,这次他来行县,梁期令却不能再不迎了,不过他仍旧没有亲迎,派了县主簿代替他来迎接荀贞。

    这个县主簿原是在前导引,此时凑到车外,说道:“鄙县民不知轻重,惊扰明公车驾,固为罪也,然明公既至,百姓欲求见上诉,如置之不理,车驾自去,恐亦有伤明公爱民之令名。下吏愚见,明公不如暂留此地,接见过这些诉讼的人以后再入县不迟。”

    审配、荀攸登上荀贞的车。

    审配附耳低声说道:“明公尚未入城,而百姓遮道,此事殊可疑。”

    荀贞亦觉得可疑,心道:“料是梁期令搞的鬼!”

    ——他猜对了一半,是梁期令搞的鬼不错,指使者却是赵然。

    不过,不管是谁的指使,他镇定自若,瞧了县主簿一眼,说道:“君言甚是。”

    县主簿闻他答应驻车,眼中喜色一晃而过,急不可耐地说道:“那下吏去叫他们过来?”

    “不急,你先传我敕令。”

    县主簿愕然,问道:“何敕?”

    “梁期自有长吏,太守不可越权,凡欲言盗贼诉讼事者,诣县寺,民告吏者,留。”

    依照汉制,太守行县,主要是检查诸县的各项政事,而不是代替诸县处理诉讼。荀贞的这条敕令合情合理,这个县主簿满心不甘,却也只能奉命和王淙一起去前边敕告拦路的百姓。

    荀贞旁顾荀攸、审配,不屑地笑道:“梁期令技至於此!”

    荀攸笑答道:“却是梁期令不知明公应事变乃至於此!”

    梁期令安排人遮道上诉,看似如以荀贞的方法很好解决,可要是换一个不够镇定的太守,放眼一看,几百人拦路,恐怕早就慌了手脚,无所适从,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断难如荀贞处理得这么省事,又或是换一个喜好表现的太守,也必不会如荀贞这样处置,很可能就会接受百姓的上诉,可一旦接受百姓的上诉,那就掉入梁期令的陷阱里了,数百人上诉,而且大多是故意来找麻烦的上诉,几天几夜估计都处理不完,最终只能以灰溜溜地离开而落场。

    审配问道:“明公既依制令他们诣县寺,缘何又留下民告吏者?”

    “这些百姓十之**是梁期令指使的,如其中有告吏者,则这被告之吏必是与梁期令不和的,我因而令民告吏者留下。”

    审配恍然,说道:“原来如此。”

    荀攸忽发一笑,说道:“可笑梁期令自以为得计,却反被明公抓住了马脚,自作孽不可活也。”

    荀攸的这句话说的不是“民告吏”这件事,而是指梁期令指使这么多县人来告状,恰好证明了梁期令治县的不得力,荀贞可以此为借口刺举弹劾他。

    不多时,王淙和县主簿归来,拦道的百姓皆已散去,只留下了一人,被他俩带到车前。

    荀贞敕令只许民告吏者留下,这个百姓显是告吏的了。

    荀贞顿起兴趣,从车上下来,也不坐,便这么站着问道:“你要告谁?”

    这个百姓拜倒在地,惶恐地说道:“小民要告沙亭亭长。”

    荀贞本以为他要告的会是县府吏员,却不意是一个小小的亭长,细细打量他,见这人伏拜在地,头不敢抬,诚惶诚恐,说话的声音带颤,心道:“看他模样,像是个真告状的。”和颜悦色地问道,“告他何事?”

    “小民同产兄名贤,因伤人被抓,半道上逃走了,县尉令沙亭亭长缉捕。沙亭亭长未能抓到小民兄,於是把小民的阿母拘押亭中。小民的阿母年迈,为了能救出小民的阿母,小民买了一只羊羔和一瓮酒给沙亭亭长,可他在接受了之后却不肯把小民的阿母放出!”

    在抓不到疑犯的情况下,地方吏员可以把疑犯的父母拘系起来,以利用孝心逼迫疑犯自首,这是法律上允许的,但法律上却不允许吏员收受贿赂。

    荀贞问道:“这是受赇罪,你为何不向县寺上告。”

    “小民去县寺上告了,县中不受理。”

    “谁人不受理?”

    “掾吏魏球。”

    荀贞对王淙说道:“奉我檄令,去梁期县寺,捕拿魏球下狱。”

    “以何罪下狱?”

    荀贞口占檄令,说道:“梁期魏球,知人犯法而不办,见知故纵,依法,与罪者同罚。”

    王淙就着车辕写好檄文,待盖好官印,将檄令收好,转身欲至车边登车。

    荀贞叫住他:“骑马去!”令扈从在侧的原中卿,“带二十骑,护功曹入县。”

    原中卿应诺,点了二十骑士,给王淙牵过来一匹马。

    王淙心知荀贞这是欲立威,面色复杂地看了眼那个县主簿,暗叹一声,心道:“却不是明公手狠,而是你家县令太过分。”

    审配、荀攸等能看出数百百姓遮道上诉殊为可疑,王淙自也能看出。

    由原中卿等骑士拥簇着,王淙驰马奔去县寺。

    县主簿旁观了这一幕,骇然变色。

    荀贞转回头,对这个告状的百姓说道:“沙亭亭长受赇,虽未枉法放人,然亦已触汉律,我当按法治之。你的羊羔和酒,我会叫他依市价赔钱给你。你行贿亭长亦有过错,不过念你是孝母,可以不追究。你要想你的母亲能及早回家,就去找你的同产兄,叫他投案自首。你如能找到他,告诉他:人子触法,累及其母,此大不孝也。”

    这个百姓应诺,拜谢离去。

    荀贞令县主簿:“你奉我檄令去沙亭,捕拿亭长下狱,令其作价赔偿,还钱给刚才那个百姓。”

    县主簿诺诺唯声,接令退下,目睹了荀贞刚才令持戟骑士护从郡功曹亲去捕拿掾吏魏球的场面,他不敢稍作停留,马上就登车赶赴沙亭。

    ……

    梁期县寺。

    一吏奔入堂上:“县君,拦路的百姓散去了!”

    “为何散了?”

    “太守令郡功曹和周主簿敕告百姓,命百姓除告吏的外,余皆来县寺上诉。”

    梁期令大失所望。

    原本想着荀贞年轻早贵,必是个沉不住气、好表现的,荀贞到郡以来先诛军候、屯长,又逐郡府吏,这两件事似也证明了他确是个沉不住气的人,却未料到此计竟没能得以奏效。

    他心道:“使百姓遮道上诉,这是赵少君的吩咐,如今我没能把它办好,也不知会不会引来少君之怒?罢了,且等太守来到县寺后再做别的打算吧,希望能将功补过。”

    正盘算着,又一吏飞奔来报:“郡功曹驰马入寺曹,奉太守檄,下魏掾入狱了!”

    梁期县姓魏的掾吏只有一个,即是魏球。

    梁期令吃惊起身,问道:“太守缘何拿魏球下狱?”

    “沙亭亭长受赇,魏球见知故纵。”

    梁期令一听即知,却原来是他搬起石头砸住了自己的脚,因为百姓上诉而导致魏球下狱。

    他又惊又怒,连忙出堂,赶去曹院。

    刚入院门,迎面就看见魏球被几个甲士按倒在地,王淙正在其面前宣布完他的罪行。看到梁期令,王淙不急不慢地继续往檄令读完,捧给他看,说道:“此府君檄,县君请看。”

    梁期令怒道:“梁期自有长吏,县吏触法,当由本县处治,本县尚未治,太守怎能干预?”

    王淙现为郡功曹,功曹乃是长吏的亲近门下吏,不管他对荀贞有何看法,在外吏面前他得维护荀贞的利益,要不然会被人视为不忠的,面对梁期令的怒火,他淡然答道:“‘梁期自有长吏’这句话,府君在敕告拦路百姓,令百姓散去时也说过。”

    梁期令顿时哑然。

    王淙不再理他,叫原中卿等抓着魏球,亲送他下狱。

    梁期令呆立在院曹里,在闻讯出来的诸曹曹掾、史诸吏的眼光中,只觉无地自容。

    梁期是他的地盘,而就在他的地盘里,荀贞的功曹当众把他的一个掾吏抓捕下狱,而且还是下到了梁期县的狱里,这是在**裸地打他的脸。

    他咬牙切齿,心道:“我为吏三十年,转任数郡,历经十余二千石,未尝见如此跋扈太守!此仇,我必报之!”他如果知道邯郸右尉周仓的结局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可惜他不知道。

    回到堂上落座不久,县门吏来报:“太守将至县。”

    梁期令强忍屈辱,带着县吏出迎,迎了荀贞入县寺,分主次落座,他开口想说魏球之事,却不等他说出,审配先开了口:“太守要录囚。请县君把一年内的案宗取来,呈给太守察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