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0 屯田从来积粮策

正文 20 屯田从来积粮策

    太守府。

    负责此次调兵出营的荀攸、许仲来向荀贞回报。

    “明公,各曲兵马均已顺利调出,现已赶赴魏县去了。”

    “郡兵有无抗令?”

    荀攸笑道:“那几个军候、屯长和上次作乱郡兵的脑袋还在营中挂着呢,明公之法,他们不敢再抗。”

    治兵本来就是这样,“夫民无两畏也,畏我侮敌,畏敌侮我”,只有用严刑峻法使众畏我,才不会不畏敌。

    荀贞问许仲:“君卿,剩余的那几百郡卒可安置好了?”

    “已将之尽数打乱,重新编制。”

    “很好。此次我将赵家在郡兵里的鹰犬悉数调出,需得防赵然狗急跳墙,军营里要严加戒备。”

    许仲应道:“诺。”

    荀攸说道:“趁於毒投降、收复魏等县的机会,把赵家在郡兵里的耳目、爪牙悉数派出,明公此计甚妙。不过,明公打算如何整治赵家的这些耳目、爪牙?”

    荀贞一笑,不答反问,说道:“你说呢?”

    荀攸劈手向下,作出斩杀的手势,说道:“攸出城去营中调兵前,明公给攸了一封密信,命攸交给伯禽,敢问明公,明公可是在信中令伯禽寻机将彼辈诛杀?”

    荀攸、许仲均是最亲信的人,荀贞不瞒他们,点头应是,说道:“不错,我给伯禽了两个命令,一个是如能以军法杀之则以军法杀之,一个是如果他们无违军法之事,则可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

    “魏等县虽然可能会不战而降,但毕竟为贼盘踞曰久,治安必不会好,万一有贼兵啸聚生事也是有可能的。”

    “万一无贼兵啸聚生事?”

    “有伯禽在,怎可能无贼兵无事?”

    荀贞的命令已经下给江禽了,就算无贼兵生事,江禽也会搞出一场贼兵生事的。

    荀贞与荀攸相对一笑。

    此次领兵的正将是江禽,偏裨是陈褒、高素、李骧、江鹄、陈午,刘备、宣康、李博、简雍和於毒从行在军。於毒之所以从行在军是为了让他招降诸县,而陈褒、刘备等跟在军中则是为了方便他们接管县城,荀贞已写好檄令,只等拿下魏等县,他们就可以就地上任。

    “明公,此次出兵,有於毒在前招降,魏、元城等县取之不难,可等取下这些县后,县内的贼兵却是不好安顿啊。”

    於毒部曲万余,除了死在内黄火拼中的那些,少说还有上万人,确实不好安顿。

    “公达有何高见?”

    “彼辈皆积年贼,不能放归乡;郡府缺粮,魏临京畿,也无法养之。攸再三思之,苦无良策。”

    於毒手下的这些贼兵大多是积年贼寇,如果放之归乡,无异纵虎归山,迟早会再起乱事。魏郡临京畿,而且郡府也缺粮,亦无法将之改编,养为己用。

    荀贞问许仲:“君卿,卿有何高见?”

    许仲答道:“张飞燕肆虐於常山、中山诸郡,州府久欲图之,苦无兵用,似可将此万数贼兵送给州府,供方伯驱使。”

    荀攸说道:“州府里也缺粮,怕养不了这么多兵。”

    许仲说道:“快到麦收时了,州东的渤海诸郡受贼害小,今年或能得丰收,方伯可借粮渤海。”

    荀攸还是摇头,说道:“去年张飞燕问方伯要粮,方伯转嫁给诸郡,渤海出得最多,其郡中吏民已多不满,今年方伯如再问他们要粮,他们怕是不会给,即便给,也不会给多。”

    许仲平时只管军事,对冀州的政局不太清楚,听了荀攸之言,默不作声了。

    荀攸见荀贞笑吟吟地静听他两人争论,一言不发,心知荀贞或是已有定见,乃问道:“明公可是已有定见?”

    “前汉文、武帝时,数次徙民实边、拓土屯田,我欲效仿之,公达以为如何?”

    屯田是一个久已有之的在战争时期的积粮之策,早在前秦时,始皇帝就曾“徙民实边”,到了前汉,文、武二帝更是多次迁徙民口充实边地,尤其是武帝,前后四次徙民充边,“武帝始开三边,徙民屯田,皆与犁牛”,不过前秦和前汉的屯田大多是在边地,在内郡的不多。

    “明公欲屯田?”

    “然也。”

    “军屯还是民屯?”

    “民屯。”

    屯田分两类,一为军屯,一为民屯。顾名思义,军屯就是用士兵屯田,归军队管辖,民屯就是用百姓屯田,不归军队管辖,有读力的田官系统。

    和不能把贼兵养为己用的主要缘故一样,魏郡临京畿,荀贞也不能在这里搞军屯,弄个几千上万人在京畿边儿上搞军屯,其意何为?恐怕今天命令下去,明天州中和朝廷的质问就会来到,所以只能搞民屯。

    荀攸沉思了会儿,说道:“魏郡连年战乱,民口损失甚众,田地大片荒芜,把於毒的贼兵组织起来搞民屯,却是个一举两得之策,只是土地、耕牛、粮种、农具这几个问题不好解决。”

    “赵产精铁,魏亦有铁官,农具可从此中来。耕牛少,便多用人力。”

    “粮种呢?”荀攸顿了顿,提醒荀贞,“要想再问赵郡借,恐怕是借不来了。”

    “赵郡不行,东郡如何?”

    “东郡?”

    “黄巾乱时,你我从皇甫将军征讨东郡贼,在东郡,我与颍川今太守之父有过一面之缘,与东阿程立也有过一面之缘,我记得那时听你说,东武阳名士陈宫曾经去过颍阴,拜访我族,你与他见过,……你说,要是你我分别给王翁、程立、陈宫写信求助,能不能要来点粮食?”

    “王翁、程立、陈宫虽或为东郡父老、或为东郡名士,可他们并不是东郡长吏,就算他们想答应明公,空口白牙的,只凭明公的一封信只怕他们也难以说动东郡太守。”

    东郡和魏郡虽然相邻,但分属两州。王翁的儿子如今在颍川当太守,程立、陈宫是东郡名士,尽管他们在东郡很有影响力,但只凭荀贞的一封信,料也是难以说动东郡太守。

    荀贞说道:“只凭信自是不好说动东郡太守,可如果我不是借粮呢?”

    荀攸问道:“明公何意?”

    许仲也很疑惑,不知荀贞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是换粮呢?”

    荀攸、许仲登时了然了荀贞的意思,荀攸说道:“明公是想用颍川的粮食换东郡的粮食?”

    “正是。”

    颍川郡离魏郡较远,从阳翟到邺县,差不多七百里地,但离东郡就近得多了,过了陈留就是东郡。如果荀贞再写封信给颍川,让颍川运粮给东郡,东郡太守很可能就会答应借粮给他了。

    当然,荀贞也可以直接从颍川借粮,但邺县离阳翟太远,一则太耽误时间,二则路上损耗太大,不如此法便捷和损耗小。

    至於颍川会不会答应,有荀氏在,有陈氏在,有钟氏在,有荀贞的那些朋党在,颍川太守肯定无法拒绝,况且再则说了,荀贞也不会白让颍川出粮,魏郡粮虽不多,钱还是有的。

    而再至於颍川、东郡有无存粮,荀贞的此策有无实现的可能?黄巾乱后的这两年,这两个郡的境内都无大的兵事,存粮肯定是有的。

    荀攸、许仲对视一眼,荀攸说道:“明公此策甚佳,有颍川粮在,东郡的粮定能借来了。”

    “君卿,你以为呢?”

    “颍川、东郡境内也不知有无大股贼寇?大批粮食转运,安全务必第一。”

    “我已打听过了,颍川、东郡,包括陈留境内,现均无大股寇贼,安全可以无忧。”

    荀攸说道:“东郡,兖州地也,明公欲问东郡借粮,这件事是不是得先报与州府知道?”

    “给州府的上书就由卿来写吧。”

    荀攸应诺。

    耕牛、农具、粮种解决了,还有土地。

    荀攸说道:“屯田、屯田,无田则无屯。於毒部贼兵上万,按人耕三十亩,则需三十万亩地,即使减半也需十五万亩地。明公,这么多地从何处来?”

    “郡西多山,不行;郡东受贼害小,无主荒田少,也不行。我欲将屯田之地选在郡南。”

    郡南,也就是内黄、繁阳等县了。

    荀攸颔首说道:“也确实只有选在郡南了。”

    许仲担心地说道:“十五万亩地不少,就算选在郡南,只怕也没有这么荒地啊。”

    荀贞说道:“无主之荒田如果不够,便向田多客少之家租种。”

    郡南长期被贼兵盘踞,一些豪族大姓虽然田地尚存,但家中的宾客、徒附却所剩不多了,可以从他们手中租种。

    但如果租种,问题就又来了,荀攸蹙眉说道:“如是租种,人耕十五亩则就不足,至少三十亩才行。”

    一个成年男子每年的口粮约是二十石,而一亩地年产约二三石,按一人十五亩地计算,扣去口粮,每年才可得到二十石上下的余粮,豪强大族每年从宾客、徒附那里收的田租是很重的,即使荀贞以太守的身份要求他们对郡府降低一点田租,可也不能降得太多,也就是说,如果人耕十五亩,郡府每年从中之所得将会寥寥无几,——这还没算给屯田耕种者的报酬,当然了,他们是贼兵的身份,荀贞可以不给他们报酬,只管吃住穿就可以,可要想不白忙一场,最少也得人耕三十亩。

    荀贞说道:“如果郡南的田地不够,那也只能另寻别法,在其它县补上一些了。”

    荀攸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屯田之事,你两人暂不要对外说起,待我行完县,选好地方,再对外公布。”

    荀攸、许仲知荀贞这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以免赵然等在知道后横加破坏,均凛然应诺。

    ……

    次曰一早,荀贞分别遣人去高邑、颍阴和东郡的东阿、东武阳诸县,给王允、荀绲和程立、陈宫、王翁送信。

    王允的回复最快,三天后回文就到了,应允了荀贞的所请,并在回文里问荀贞能借来多少粮食,可不可以分给州府一些。

    战乱之时,粮食最珍贵,荀贞哪里肯分给州府?

    他又叫荀攸写了封上书,在书中说,魏郡本就缺粮,而且现还欠着赵郡数万石粮,实在是分不出给州府。王允的那一问也只是碰碰运气,见他不肯借,也就罢了。

    颍阴相距较远,信到后,荀绲还得活动一番,回信不会那么快就送到。

    东阿、东武阳等县较近,又两天后,程立、陈宫、王翁的回信分别送到,他们都觉得荀贞的办法不错,应该可行,均答应荀贞会尽力去说服东郡太守。

    州府里同意了,程立、陈宫、王翁也答应了,东郡已成功了一半,现在只等荀绲的回信来了。

    荀绲的回信迟迟不到。

    荀绲的信虽迟迟不到,但捷报却接到了好些。[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