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 燕赵意气多豪侠(上)

正文 15 燕赵意气多豪侠(上)

    三月的天光亮得已经很早了,到了卯时不久,东方就渐显鱼肚白,夜色渐褪。

    凌晨的春风从南来,吹拂过广袤的原野,从远近的树梢上卷带着春叶的清新扑入辛瑷的怀中。

    从昨天入夜出营到现在,辛瑷带着四百骑兵马不停蹄地赶了近百里地,其间只短暂地休息过一次,按说他应该很累才对,可眼见着内黄在望,他却毫无疲惫之感,只觉晨风入怀,说不出的惬意清爽,他扭头向身后看了眼,——在他身后是纵马奔驰的四百铁骑。

    这四百骑兵是荀贞两年多来的心血,骑士人人精擅骑射,坐骑个个均是良驹,在招展的红旗映衬下,人马精神,奔腾如湍流向前,晨光中,给人以朝气蓬勃之感。

    他们紧紧跟随在辛瑷的马后,沿着大道向内黄前进。

    经过之处,惊起了一树树的宿鸟,留下了翻卷的尘土。

    “苏则!”

    苏则应声策马,奔至辛瑷骑侧,大声应道:“在!”

    辛瑷马鞭前指:“看见了么?”

    他马鞭指处就是内黄,蒙蒙的天光下,可以看到内黄高大的城墙耸立在道路的远方。

    “看见了!”

    “带上一什骑,先去探探路。”

    苏则大声应诺,也不停马,扭身向后打了个唿哨,做了个手势,随即便跃过辛瑷,驰向内黄,十个骑兵从行军的阵列中奔出,紧紧地跟上了他。

    经过辛瑷的时候,这十个骑兵相继在马上行了个军礼,辛瑷点了点头,表示回礼。

    辛瑷虽然不是天生悍勇力沉之人,他现在也还穿不上重甲,身上披挂的依然只是皮甲,可却凭着他的每遇战必身先士卒以及随意天真的自然本姓早就赢得了部曲骑士的尊敬。

    “高甲!”

    高甲在阵列中高声应道:“在!”

    “带上五十骑,绕去东城门,为我侧翼。”

    高甲应道:“诺!”挟戟策马,引五十骑兵脱离了主力,转向东边奔去。

    “高丙!”

    高丙在阵列的右翼,高声应道:“在!”

    “瞧见那片土丘和树林了么?”

    “看见了。”

    “带二十骑去那里,下马休整,等我回来。”

    “诺!”

    高丙一手策马,一手按着马鞍边的强弩,带了二十骑自下了大道,去田野中那片山丘、树林处埋伏。

    辛瑷把他留在这里却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程嘉、陈午事败,於毒、李琼有备,内黄现有五千步骑,只凭他这长途奔驰了一夜的四百骑兵是万万抵不住的,所以得留个后手,以防战不利。事实上,高甲带去东城门的那五十骑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辛瑷现在要去的是内黄的北城门,如果於毒、李琼有备,那么当他率部到达北城门外后,於毒、李琼就很有可能会分兵从东、西二城门出,以两面包抄他,有了高甲在东城门,至少可以削弱於毒、李琼一半的力量。

    辛瑷跟着荀贞打了两年多的仗,算是久经沙场,尤为难能可贵的是见识过种种的大场面,而今也是一个很有经验的骑将了,要不然荀贞也不会放心派他来接应程嘉、陈午等人。

    现今荀贞的骑兵部队里,辛瑷是首将,在他之下有四个偏裨,分别是苏则、苏正、高甲、高丙,俱是荀贞最信任的西乡旧人,而今苏则、高甲、高丙各有任务离去,苏正策马追上辛瑷,落后了一个马头,与他并行道上,远望着内黄县城,带点担忧带点跃跃欲试地说道:“玉郎,你说程嘉、陈午他们成功了没有?”

    辛瑷懒得猜测,没搭理他,自顾自从马鞍上解下面具,腾出手带到脸上,迎风眺望,内黄县城越来越近。

    苏正说道:“万一要是没成功?……程嘉、陈午、李骧也就罢了,关羽、张飞可是与刘功曹情同兄弟,是府君非常看重的人,赵云更是深得府君喜爱,也不知他们会不会陷入贼中?”

    苏正也很喜欢赵云。赵云人年少,身量雄壮,沉稳重义,文武兼备,有着许多的优点而却非常谦虚自退,因此尽管跟着荀贞的曰子尚不长,在荀贞的义从里却已经交到了好些朋友。

    辛瑷对赵云的印象亦很好,回答了苏正一句,说道:“你既知府君喜爱子龙,那么府君又怎会让他身陷险境?”

    “说的也是,……玉郎你看,内黄县里是不是起火了?”

    随着离内黄越来越近,不但内黄县城的城墙越来越能看得清楚,而且也可以看到内黄县内黑烟腾腾,像是起了火。

    辛瑷骑行马上,极目远眺,没有在内黄的城头上看到守兵,侧耳倾听,从南边内黄方向吹来的风中隐约带来了喧哗纷闹之音。

    他提矛在手,说道:“传令下去,命各屯备战!”

    辛瑷的脸上遮掩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但苏正却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喜意,忙大声应诺,兜马回转,奔回阵中,向奔驰中的各屯传达他的军令。

    此时距内黄县城已不足五里,四五里地转瞬即到。

    在抵达内黄北城门前,提前来探路的苏正迎奔了上来,未至近前便高声叫道:“刘、赵诸君大获全胜,严猛生擒住了於毒!”

    “严猛?”

    “便是赵云的那个同乡。”

    “噢!”辛瑷向苏正马后看去,只见到了苏正带来的那十个骑士,未见刘邓、赵云等人,问道,“……阿邓、子龙呢?”

    “他们在西城门,正往这边来。”

    李琼的住宅在县西,刘邓、赵云等人擒获住了於毒之后便从西边出了城。辛瑷来的正是时候,他们才刚出城门不久。

    辛瑷当即下令:“苏正!带上五十骑去接他们。”

    苏正应诺,带五十骑奔去西城门。

    辛瑷举手示意余下近三百骑停下来,自也勒马停下,顾望前后左右,疑惑地说道:“我闻内黄现有五千贼兵屯驻,城上、县外却怎不见一人?”

    “我适才问了阿邓,他说这是程嘉的功劳。”

    “噢?”

    “昨天动手前,程嘉先令人在县内外的贼营中散布谣言,使贼兵军心不稳,待昨晚事起,县中各处起火,杀声四作,於毒、李琼被困宅中,军令不能外发,县外兵营里的贼兵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惶恐不安,乃起火拼,一些死在了乱中,一些散逃掉了,如今只有县内兵营里还有千许人马。”

    县外兵营里驻扎的既有李琼的部属,又有於毒带来的二千人,他们之所以起了火拼,却正是因为程嘉先前所散播之谣言中说:“李琼要杀於毒”。

    跟着於毒来内黄的二千步骑虽然都知道於毒这次来内黄是为了案验李琼有无通敌事,但在起初听到这个谣言时还只是半信半疑,因为於毒没有治李琼的罪,由此看来,李琼似乎是没有通敌的,可等夜半城中火起、杀声大作,他们却不得不相信了,遂在几个小帅的带领下和李琼的部属起了火并,自相残杀了一番后,又有人忽然想起还有个谣言说:“荀贞亲带精锐奔袭魏县去了”,他们的家眷都在魏县,为了家眷,却是连於毒也顾不上了,登时便有不少人散逃出营,回魏县去了。

    於毒麾下万余贼兵,看似人数不少,可一来多是贼寇,二者不乏被裹挟之人,可以说是几无军纪可言的,这种军队,打胜仗时还可以,一旦遇到挫折就会如鸟兽散,县外营中三千余步骑,就这么不到一夜的功夫,连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当然话说回来,这也是於毒运气不好,如果在发生营变的时候他在营中,也许还是有可能把这场营变镇压下去的,只可惜他没营中,不过话再说回来,他如果当时在营中,也不会出现这场乱事了。

    程嘉这个人有优点,如胆气勇、有侠气、守信诺、多智谋,但也有缺点,大约因为身短貌丑、存有自卑之故,他喜好大言,贪图美色财货,并经常公然地拍荀贞的马屁,辛瑷对他没甚好感,但等听完苏正说罢县外贼乱的缘故,却也不得不说一句:“不意冻梨裳亦能出奇计。”

    ——程嘉个矮,肤上有斑,“程君昌,冻梨裳”是赵郡人给他编的歌谣,乃是嘲笑的意思。

    说话间,苏则带着刘邓、赵云等回来了。

    参与今夜之事的共有近二百勇士,此时随着苏则过来的只剩下了不到百人。

    辛瑷摘下面具,从马上跳下,快步迎上。

    只见有一少年甲士跟在赵云身后,他手里牵了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绑着一人。这人发髻凌乱,衣衫不整,满身酒味,垂头丧气,却正是於毒。

    辛瑷瞧了他眼,没怎么在意,很快收回目光,转到刘邓、赵云、陈午、关羽、张飞、李骧诸人身上。刘邓诸人小半都挂了彩,所幸无一折损。辛瑷笑道:“早知君等这么容易得手,我也不必夜驰九十里,餐风吃土地赶来接应君等了。”

    一夜搏杀,於贼巢中擒得贼首,回顾昨夜经历,刘邓等人痛快大笑。

    辛瑷说道:“县外的贼营虽然空了,但县内还有千余贼兵,诸君搏杀一夜辛苦,於毒已被擒获,余下的这点贼兵就交给我等吧!君等且请在此暂歇,容我等入城杀贼,去去就回。”

    辛瑷此次的任务本来只是接应程嘉、刘邓等人,但既然听说县外的贼营贼去营中,而今只余下了千许贼兵在县内,那他自然也不介意入城中把这余下的千许贼兵一扫而光,趁势为荀贞夺下内黄县城。

    刘邓回头往县内望了眼,说道:“也许用不着辛苦玉郎了。”

    “此话怎讲?”

    “程君昌孤身一人,已入县内营中,去劝降李琼了。”

    “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