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4 荀家五虎度陈仓(五)

正文 14 荀家五虎度陈仓(五)

    内黄县内,李琼前宅。

    方过三更,堂上饮酒正酣。

    两汉的酒度数远不如后世,善饮者往往能饮酒一石,饮酒既多,加上社会上普遍存在“今曰不作业乐,当待何曰”的及时行乐情绪,故此每当宴饮,尤其是贵族豪富之家常通宵达旦。

    於毒、李琼虽然都是出身寒微,但而今一个是一军之主,一个是军中大将,宴饮的规格自然很高,从入夜起饮,饮到现在,正是方入佳境。

    李琼伏拜地上,高举着酒樽,膝行至於毒席前,口中说着祝福的美辞,殷勤献酒。

    看着他这副恭顺的模样,於毒觉得有点对不住他,起身接过酒樽,好言好语地抚慰了几句,坐回席上,端酒入唇,不觉想起了自家的小妻,发起愁来,一边饮酒,一边寻思想道:“唉,这次因为听信‘谗言’,兴师动众地来案验李琼通敌之事,险些冤枉了他,李琼是个明白事理的,大约应不会因此与我生隙,可是他的姐姐我却该怎么安抚才是呢?”

    李琼的姐姐,也即於毒的小妻,去年底刚给於毒生了大胖小子,虽说於毒已有一个嫡长子了,可儿子谁会嫌多呢?可把他给乐坏了。现如今这个小儿子才刚几个月,於毒小妻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就气势汹汹地来找李琼的麻烦,李琼若真有通敌事倒也罢了,问题是李琼没有通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听信“谗言”而致,如不给他小妻一个交代,确实说不过去。

    於毒斜眼瞧向坐在堂下侧席的一人,这人便是“屡进谗言、蛊惑他来案验李琼通敌事”的那个谋士了。於毒暗骂道:“全因此竖子之错,累我受过!”

    尽管恼怒,他却倒也没有因此而生杀意,毕竟他虽是草莽出身,却也知道谋士对一支部队的重要姓,并且这个谋士不是说了么?如果李琼通敌是假,那么荀贞患病必然就为真,可以趁此机会攻取邺县。相比小妻的哀怨,邺县显然更为重要。

    “罢了!荀贼先击黄巾,又击王当诸辈,缴获必丰,待取下邺县,从他的府库里挑些珍宝罗衣赏给李琼的姐姐,用这些东西来安抚她就是了。”

    “屡进谗言”的这个谋士感觉到了於毒的斜视,也感觉到了参与宴饮的那些李琼的心腹部属们时不时投过来的敌视目光,坐立不安,讪笑着举杯站起,对於毒、李琼说道:“自将军把坐镇内黄的重任委於李君,将军与李君已数月未见了,今夜良宵,难得亲戚相聚,共饮席上,其乐融融,不可无歌。小人不才,愿献歌一曲,以为将军、李君和诸君助兴佐酒。”

    於毒说道:“好,唱一曲。”

    这个谋士出到席外,端着酒杯站到堂上,扭脸望向堂外的夜色,酝酿了会儿情绪,示意堂下的伎女停下歌舞,清了清嗓子,把酒杯高高举起,乃歌曰:“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

    他唱的这是《诗经·小雅》里的一篇,名叫《庭燎》,讲的是君王勤政,诸侯早朝的事情。他把此诗用在此处,却是为了拍於毒的马屁,只可惜於毒不识文字,他这番马屁却是俏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不过,於毒虽不知他是在唱些什么,但因此诗长短杂合,抑扬顿挫,这个谋士又声音清朗,颇擅音律,听起来却甚是好听,半眯起眼,晃着脑袋,用手打着节拍,亦是听得津津有味。

    席上诸人见於毒听得陶醉,渐渐安静了下来,都把目光转向这个谋士,听他继续往下唱。

    得了於毒无声的鼓励,这个谋士抖擞精神、振作劲头,不再呆立着仅仅清唱,改为载歌载舞,举杯旋舞之同时接着往下唱道:“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

    “晣晣”,明亮之意也。“庭燎晣晣”,是说庭院里火炬一片通明。

    他刚唱到这句,席末蓦然起了一阵搔乱,有人惊叫道:“县里起火了么?往外看,红光燎天!”

    这个谋士正唱得起劲,虽然闻声转头向外看去,嘴上的歌却没听下来,依着惯姓继续唱道:“君子至止,鸾声哕哕……。”

    鸾声即銮铃之声,“哕哕”是铃声的象声词。“君子至止”说的是参与早朝的诸侯陆续来到。

    “哕哕”二字方落,猛然一声巨响,宅门被人撞开,两个持矛、挺刀的甲士冲入院中。当先一人用的是矛,不等门后的几个持戟守卫反应过来,挺矛疾刺,挑起一人,抛到一边,随即矛转横扫,把余下几人大多打倒,只有一个守卫身手较为敏捷,避开了过去。

    这个守卫忙双臂用力,想要挥戟反击,却尚未把铁戟挺起,胸腹上便中了一刀,这刀却是来自那个第二个冲入院中的甲士。

    这第二个冲入院中的甲士一刀刺死了这个守卫,足不停步,箭步向上,径奔堂上来。

    於毒、李琼等所在的是宅中正堂,正对着宅门,相距约百余步。

    事起仓促,堂上诸人泰半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於毒瞪大了眼,头一个想到的是“李琼果然通敌”!以为这两个甲士是李琼的刺客。他手中一松,酒樽“啪”的一声掉到案上。

    李琼反应不慢,他虽然没搞清楚这两个甲士是谁派来的,但明白这必是冲於毒和他来的,大呼一声,从席上跳起,反手抽剑出鞘,叫道:“护卫将军!”

    在他的提醒下,席上有几人回过神来,或取剑在手,或艹起案几,欲向前阻拦。

    堂外院中不止门后那几个持戟护卫,回廊上、院墙下俱有卫士,此时纷纷向那两个甲士拥去。

    杀入院中的那第二个甲士奔行如飞,眼看就要冲到堂外,七八个原本戍卫在回廊上的卫士簇拥至前,拦住了他的前路。这个甲士嗔目大喝:“燕人张飞在此!受死者来!”

    喝声宛如霹雳,震动屋瓦。

    这一声大喝未落,紧接着又一声大喝起。

    只听得第一个冲入院中、现今落在张飞后边的那个持矛甲士大呼道:“河东关羽在此,受死者来!”

    喝声未落,四五十个甲士在一个少年军校的带领下从门外蜂拥而入,各持刀兵,如狼似虎。

    这个少年军校边带着这数十甲士向前奔杀,支援关羽、张飞,边大呼叫道:“常山赵云奉檄诛贼!郡将令:只诛首恶,降者免死!”

    郡将,即郡守。

    却是张飞、关羽、赵云三人杀到。

    此三人俱是猛将,有他三人带头,势不可挡、所向披靡,试图拦截他们的卫士尽被斩杀当场,於毒见势不妙,手脚并用地从席上趴起,奔向大堂的侧门,仓皇逃出,奔去后院。

    却还没入后院的门,远远就看到后院里火光冲天,听到杀声四起,闻得喊杀声中有好些人齐声叫道:“贼竖子!岂不闻‘坐铁室’之名?降者不杀!”

    “坐铁室”是刘邓的外号,刘邓乃荀贞帐下有数的猛士之一,於毒久闻其名了。

    於毒不免叫声“苦哉”,却没想到,这些刺客竟然是荀贞派来的!前院的刺客是直接撞开大门杀进来的,至於后院的刺客,不用问,定是翻墙进去的。

    这会儿生死悬於一线,他也没功夫去想“荀贞不是生了重病,却怎么会派刺客来”?

    他转顾左右,见只有十来个卫士跟从着他,他不知道后院里杀进去了多少荀贞的刺客,不敢再去后院,掉头打算回去前院,好歹前院还有李琼等人,没准儿能杀出一条血路,即便杀不出血路,只要能坚持一阵,等得县内营中的援兵赶到便可脱离危险了。

    便在此时,他听见后院里又数十人高声大叫:“抓住於毒了!抓住於毒了!”

    於毒不知道这数十人是在李骧、陈午的指挥下喝叫造谣的,可却不耽误他闻之气苦。

    他恨恨地骂道:“荀贼狡诈,他帐下的贼竖子也这般狡诈!”

    别说於毒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便是他没有带过兵、打过仗,也知道这几声大叫是为了瓦解宅中卫士的斗志。

    他有心澄清,可身边的人太少,而此时前院也好、后宅也罢,俱皆杀声大作,也不知有多少人杀了进来,连带着,宅外的县城远近也传来了不间断地喊杀、鼓噪之声,不知是谁从哪儿搞来了一些鼓角,杀声、鼓噪声中并夹杂着鼓角之声,把内黄的夜空扰得一团乱糟糟,在这么个情况下,恐怕他和他身边的这十来个卫士就算喊破嗓子也没人会听到。

    “罢了,罢了,先去前院,守住大堂,待援兵来救吧!”

    於毒打算得不错,可等他顺着先前逃跑的路线,穿过几道回廊,返回到堂侧门时,却发现堂中已经没有几个活人了。

    堂中案几狼藉,血污满地,地上横七竖八地倒卧了十几人,泰半已然身死,余下的也皆负重创。他大吃一惊,实未料到,那几个自名关羽、张飞、赵云的甲士竟有如此的武勇,不过数刻钟就全歼了前院的卫士,并把堂上诸人杀了个尸横遍地。

    他立在门后,手足冰凉,转身又想往后院逃去,却为时已晚,已被一个正给堂上未死之人补刀的甲士发现。[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