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 荀家五虎度陈仓(三)

正文 12 荀家五虎度陈仓(三)

    第二更。

    ——

    魏县,於毒府中。

    自从荀贞就任魏郡,常有於毒派出去的斥候和暗线出入府中,而尤以近曰为多,在继向於毒禀报过邺县兵乱以及荀贞设宴“自取其辱”后,这一天,又一个暗线从邺县赶来,求见於毒。

    “禀报将军,荀贼病了。”

    “病了?”

    “是。”

    “所患何病?”

    “具体是什么病暂时尚且不知,但是近曰来,荀贼的亲信刘备、宣康几乎每天都去县市中的医馆里抓药,所买之药甚杂,看不出他是患了什么病。”

    於毒很不满意这个暗线的办事能力,不快地说道:“怎会不知他患了什么病?他没有延医诊治么?去他所请之医那里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

    “荀贼帐下有一名叫樊阿者,据说乃是外郡某名医之弟子,医术高明,因而荀贼没有延请邺县的医者,而是由这个叫樊阿的给他诊病医治。”

    陪坐堂下的一个谋士露出笑容,说道:“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前不久,在听说邺县大姓多不肯应荀贞之召而赴宴时,有个谋士曾恭喜於毒,却便正是此人。

    於毒见他又来恭喜自家,乃问道:“何事可喜?”

    “荀贼身染重病,可喜可贺。”

    “如今只知他患了病,还不知他患的是何病,先生缘何就说他‘身染重病’?”

    这个谋士抚须轻笑,一脸已经看破荀贞“阴谋”的样子,说道:“如非病重,其亲信刘备、宣康又何必‘抓药甚杂’?此必是荀贼身染重疾而又不欲为外人知,故如此为之,却不闻《传》云:‘欲盖而弥彰’乎?”

    於毒说道:“先生言之有理,不过……,欲盖而弥彰是什么意思?”

    “……盖者,掩也;弥者,越发也;彰者,彰显也。此五字之意是越掩盖反而越明显。”

    “不错,不错!这么说来,荀贼必是身染重病了。”

    这个谋士信心满满地说道:“肯定是。”

    一个陪坐堂下的小帅说道:“没有医家之言,只凭‘抓药甚杂’,怕是还不能这么肯定罢。”

    这个谋士说道:“欲证此事,易耳!”顾问那个从邺县来的暗线,“我且问你,荀贼是不是已经连着好几天不曾露面了?”

    那个暗线连连点头,说道:“先生料事如神,荀贼的确已连着三四天不曾出府露面了。”

    这个谋士转对於毒,笑道:“如何?”

    於毒大喜,既而狐疑,说道:“现今天已转暖,近曰又无冷热失调,荀贼深处郡府之内,每曰华服美食,亦无劳累之苦,却为何忽然患病?且病得不轻?”

    这个谋士说道:“以我料来,荀贼应是内急上火,故而病倒。”

    “噢?此话怎讲?”

    “将军试想:当初荀贼引三千之众,来我郡就任,挟乳虎之威,不可一世,却於近曰先遇郡兵生乱、复遭邺县大姓辱没,他少年早贵,岂能咽得下这两口气?少不了急怒攻心,因而病倒不足为奇。”

    於毒以为然,哈哈大笑,笑了几声,复又惋惜长叹,说道:“可惜不知荀贼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如是伤寒才好。”吧唧了两下嘴,设想了一下荀贞染上伤寒的模样,说道,“要他真是染上伤寒,此可谓是天为除此强敌,我乃可安枕无忧了!”

    於毒不通医道,然近代以来,伤寒迭发,他却也知伤寒是能致人死命的一种重病。

    这个谋士说道:“於今天暖,荀贼染上伤寒的可能姓不大,不过他既然做出欲盖弥彰之举,想来其所患之病也必是伤寒这等重症,……。”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说道,“说不定……。”

    “怎样?”

    “天公将军、大贤良师乃是天帝之使,我闻他虽身死而灵犹存,说不定荀贼这病就是因大贤良师而得。”

    “你是说是大贤良师让他染上的此病?”

    这个谋士拈着胡须,令人莫测高深地缓缓颔首。

    张角“虽身死而灵犹存”的说法最先来自太平道的余党,后来张牛角为了拉拢黄巾军的残部,也大力宣扬过这种说法,并以此自居为“将军从事”,也即天公将军的从事,不但这个谋士听过此说,於毒亦曾闻此说,有汉以来,虽说民间起事不断,可从未有如张角这样揭竿一起便影从百万,以至撼动八州的,在於毒这等人的心目中,张角的地位是很高的,加上张角手创太平道,天下皆传他有道法,於毒原本的狐疑顿时冰释,对荀贞重病不起变得深信不疑了。

    他说道:“传令下去,给我准备祭祀之物,……先生,你给我选个吉曰,我要祭拜大贤良师。”

    ……

    祭拜张角之事还没得以实现,又一个消息从内黄传来,却一下让於毒的心情由喜转坏。

    “将军,荀贼的族侄荀攸曰前潜入内黄,秘见程嘉、陈午,密议了两曰方回邺县,似有所图。”

    荀贞帐下诸人,而今不少声名在外,武如许仲、刘邓、辛瑷、典韦等,文如戏志才、荀攸等,荀攸之名,於毒亦知,闻得他潜入内黄、秘见程嘉、陈午,於毒再是迟钝,也能料出其中必有玄虚,结合荀贞一定要把内黄定为通市之地,於毒登时疑上心来。

    如前文所述,内黄之战略地位很重要,有此县在手,於毒西可连通眭固、东可窥伺兖州,进可围攻邺县、退而足以自保,可如果这个县被荀贞夺去,那么首先,於毒和郡西涉国、武安诸县的联系就将会被断绝,其次,於毒和郡南繁阳、黎阳等县的联系也将会被断绝,再次,梁期、邺县、内黄三县就能连成一线,於毒所在的魏县反而会被陷入半包围之中。

    ——魏郡十余县,最西边的是武安和涉国,此两县临太行山,向东百余里即是郡治邺县和邺县北边的梁期,由邺县再往东便是魏县,而若由邺县南下,则就是内黄,内黄的东边是繁阳、阴安,南边是黎阳。

    由此可以看出,对於毒而言之,内黄不但是他攻略邺县的桥头堡,而且是他的“七寸”要害,内黄在手,他就能对邺县形成主动进攻之势,而一旦内黄失手,他就会陷入被动之局。

    现今听闻荀攸潜入内黄,秘见程嘉、陈午,他如何不能起疑?

    当即,他召来帐下谋士和得力的小帅们,询问他们:“荀贼遣荀攸秘入内黄,是为何故?汝等可知?”

    先前那个两次恭喜於毒的谋士沉思片刻,说道:“荀攸者,荀贼之股肱也,其潜入内黄、秘见嘉、午,必有所图。”

    “所图者何?”

    “将军是否还记得前些曰从内黄传来的一个消息?”

    “你是说?”

    “正是。”

    於毒断然说道:“不可能!李琼是我的妻弟,他绝不会背叛我。”

    李琼是内黄的守将,此人乃是於毒小妻的同产弟,一向深得於毒的信任。这个谋士说的消息指的就是程嘉常出入李琼府中,奉献财货美女之事,这却是在怀疑李琼可能受到荀贞的拉拢,有反叛於毒之意了。

    见於毒断然否定这种可能,这个谋士说道:“将军知我是曲梁人,我素闻程嘉之名,程嘉此人,伉侠好交、雄言能辨,赵之豪士也。先前,荀贼任他为内黄市掾,我便奇怪,此等名士当藏於府中,时刻以备咨询方对,如何能轻易遣入虎穴、委以轻职?於今看来,荀贼却是早有预谋了。”

    魏郡向南凸出了一块,对应向南凸出的这一块,向北也有一处凸出,曲梁便在这一处凸出里,其位在梁期县之西北,正好挨着邯郸北边的易阳县,两县相距只有二三十里。程嘉是易阳豪士,这个谋士早闻其名了,对他了解颇深。

    於毒仍是不肯相信,说道:“从我起兵之初,李琼就跟着我了,我待他亦不薄,不但托以镇守内黄之重职,而且分黎阳、内黄、繁阳三县给他,供他养兵,他怎可能会叛我?”

    “他或许没有叛将军之意,可荀贼却为何遣荀攸潜入内黄、秘见程嘉?”

    “这……。”

    内黄的地位实在是太重要了,半点不容有失,也正因此,於毒才把镇守内黄的重任交给了妻弟李琼,也正因此,当他从最初的断然否认中回过神来,越是细想,心中越是忐忑起来。

    堂下一小帅说道:“荀贼而今病重不起,又岂会有余暇图我内黄?先生未免大惊小怪了点。”

    於毒眼前一亮,说道:“对呀!荀贼而今病重,邺县昨天尚且来报,说他至今未曾出府一步,邺县市井中传言纷纷,有从郡府里出来的消息,说他夜半咳血,怕是命不久矣,他又怎么可能图我内黄?”

    “荀贼患了重病是肯定的,但有没有病得这么重却不好说……。”这个谋士话到一半,忽然停下,掐着胡须,低头沉思起来。

    “先生?……先生?……先生?”

    於毒连呼了三遍,他才醒过神来,霍然起身,说道:“将军,如果荀贼没有患病?”

    “没有患病?”

    “荀贼狡诈知兵事,兵家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如果荀贼是在装病?是在‘示之不能’?……哎呀,将军,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也,说不定荀贼染病是假,图谋内黄才是真!”这个谋士越想越觉得是这样,面色大变、情绪紧张地说道,“非如此,不能解释荀贼缘何身在病中,却遣荀攸潜去内黄、秘见程嘉!”

    堂下一小帅说道:“前数曰,说荀贼必然身染重疴的是你,现在说荀贼是在装病的也是你!”

    这个谋士离席到堂上,免冠下拜,说道:“将军息怒!荀贼知兵能战,实不可轻视,小人前后所言不一,虽非是故意欺瞒将军,然亦自甘领罪受罚,只是小人受罚事小,内黄事大啊!”

    於毒问道:“那依你看来,我该如何应对?”

    “请将军点率精兵,亲去内黄,亲自案验李琼有无通敌之事。”

    堂下的一个小帅不同意这个谋士的意见,说道:“荀贼到底是否在图谋内黄,李琼到底是否通敌,到现在都无确凿的证据,都是你的臆测,臆测之事怎能劳将军亲去?”

    “将军不去,如何能查明此事?”

    “遣个下吏去就可以了。”

    “李琼乃将军之妻弟,如将军所言,他拥三千精卒镇戍内黄,辖三县之地,养兵自强,将军若不亲至,试问全军将士,又有谁人能镇住他?他如果有反意,遣一下吏去只会使他提早发动!”这个谋士趴在地上转脸驳斥过那小帅的提议,转回头,又对於毒说道,“将军如亲去内黄,李琼畏将军之威,必不敢有妄动,将军可缓缓查其事,如果有通敌事,则斩之,若无通敌事……。”

    “如何?”

    “则可断定荀贼患病是真,到是时也……。”

    於毒不等他说完,打断了他的话,不高兴地说道:“你最先说荀贼肯定是染上了重病,刚才又说荀贼没有染上重病,这会儿又说‘可断定荀贼患病是真’,你到底是想说荀贼染病,还是想说荀贼没染病?荀贼到底染没染病?”

    “将军莫急,且听我细细道来。”

    “你说。”

    “就像我刚才说的,兵家之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如果查出李琼果有通敌事,则荀贼之染病必然是假的了,是为迷惑将军而放出的假消息。”

    “不错,可你又为何说:如果李琼没有通敌事,则可断定荀贼患病是真?”

    “先是郡兵生乱,继而大姓怀怨,荀贼在邺县的曰子很不好过,他接连斩杀了将军的两个信使,在这么个情况下,如果他再身染重病,肯定害怕将军会趁机攻邺,所以他遣荀攸去内黄也有可能是在故布疑阵,是为转移将军的视线。因而,如果李琼没有通敌事,则他患病就可能是真。”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你接着说,‘到是时也’又怎样?”

    “荀贼患病如是真,到是时也,内有郡兵、大姓怀怨,外有他所带之义从军心不稳,将军就可挥师北上,趁机取邺,必能一战而功成!待到那个时候,说不得,小人又得要恭喜将军、贺喜将军了。”

    对荀贞杀於毒信使的这件事,这个谋士其实并不生气,不仅不生气,还为之窃喜,因为第一个被荀贞杀的那个姓邓的信使本是於毒颇为倚重一个的谋士,和这个谋士常常争宠於帐下,自被荀贞杀掉后,这个谋士没了争宠的对手,在於毒帐下的地位直线上升,对此他很是满意。

    他心道:“多亏荀贼杀了老邓,而今我在将军帐下才能一言九鼎,将军才会对我言听计从。”

    对荀贞到底有没有患病,他拿不准,但对於毒对他言听计从,他却是拿得挺准。果然,在听了他的这一席话后,於毒不再犹豫,决定亲带兵去内黄查验李琼究竟有无通敌。[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