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 荀家五虎度陈仓(上)

正文 10 荀家五虎度陈仓(上)

    第二更。

    ——

    邺、魏、馆陶俱为魏郡之名县,自前汉设魏郡以来,邺县一直是魏郡的郡治,而魏县这个地方在战国时属魏,魏武侯尝在此处建立别都,这也是魏县县名的由来,至於馆陶,早在春秋晋时就曾作为封邑被封给晋国的大夫,入汉之后,更是多次成为公主的封地,有汉一代共有三个馆陶公主,分别是文帝、宣帝和光武皇帝之女,其中最有名的当是刘瓢,刘瓢是文帝的女儿、景帝的姐姐、武帝的姑姑和岳母,“金屋藏娇”故事里的陈阿娇就是刘瓢之女,——说起刘瓢,倒是有件趣事,前汉时有个功臣也叫陈午,此人就是刘瓢的丈夫,也即阿娇之父。

    这三个县,馆陶在邺县的东北,距邺县约百八十里,魏县在邺县的东南、内黄的东北,距邺县约百二十里,距内黄约八十里,其中邺县、馆陶都还在汉室的治下,魏县则被於毒占据。

    因为魏县是个大县,城坚民多,较为富庶,而且地理位置也比较好,不像内黄那么偏南,所以於毒现就驻兵在此县。

    程嘉、陈午带五十步骑就任内黄市掾后不久,三月下旬的一天,一个斥候从外而来,高举令牌,策马驰入魏县城中,径至县寺,下马奔到堂外,求见於毒。

    堂外的侍卫入堂中通报之后,很快,这个斥候被召入堂上。

    於毒算是个“勤政”的,——魏郡接连两年多兵战不断,经济萧条,大片的良田沃野被荒废,无人耕种,郡县的府库里俱皆空虚,缺粮的不只荀贞,於毒也缺粮,内部缺粮、外有荀贞之威压,这么个严峻的客观背景下,也由不得他不“勤政”。

    去年张飞燕从冀州刺史王芬那里敲诈到了不少粮食,有个谋士建议於毒不妨从张飞燕那里借点粮来,以解燃眉之急,这个斥候来到堂外的时候,他们就正在堂上商议此事。

    把斥候召入堂上,於毒暂停下对借粮之事的讨论,斜倚坐塌,问道:“何事求见?”

    这个斥候是从邺县来的,他拜倒堂上,回禀说道:“昨曰夜间,邺县兵营里发生了兵乱。”

    於毒猛然坐直了身子:“邺县发生了兵乱?”

    “是,大约昨晚四更前后,小人在城中住处遥闻得县外兵营里人喊马嘶,起而登高眺望,见兵营的方向火光冲天,直到五更时火光才灭、人马声方息。”

    “却是何故?”

    “小人今早出外打听,却是郡兵夜半作乱。”

    “噢?是怎么一回事?”

    “荀贼初到本郡时,在抵达邺县的当天就斩了数个郡兵里的军候、屯长。这几个军候、屯长久在郡兵,各有朋党,彼辈朋党对此早怀怨望、心存不满,昨晚他们聚众夜赌,在帐中私下博戏,又被巡营的荀贼义从逮住,荀贼的义从依军法行事,欲斩彼等,彼等因而鼓噪生乱。”

    “原来如此!结果如何?”

    “作乱的郡兵起先只有数十人,后来达到数百人之多,并有不少作乱的郡兵四处放火,整个的郡兵营满营俱乱,要非许仲及时决断,坚卧义从营的中军不动,同时火速调荀贼的义从出营,将郡兵营围住,又遣数百步骑入郡兵营镇压,恐怕早就营啸了!”

    营啸即部队在宿营的时候忽然发生惊乱,这是兵家之大忌。兵营乃肃杀之地,大半夜的忽然起了乱事,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被从梦中惊醒的兵卒必然恐慌骇怕,轻则奔逃惊叫、互相践踏,重则乃至会自相残杀,如果再有兵卒趁机杀伤仇人,那整个营地就算完了。

    於毒扼腕惋惜,说道:“可惜,可惜!可惜没有发生营啸!”

    如果不是许仲处置得宜,邺县兵营中真的发生了营啸,可以预料,不仅郡兵会死伤惨重,包括荀贞的义从在内,即使他们没有和郡兵住在一块儿,但毕竟两个营其实是同处在一个大营之中的,也必然会受到波及,说不定也会连带着出现夜惊,也会受到很大的损失。

    ……

    邺县,太守府。

    许仲披甲带剑,和高甲、苏则等营将伏拜在堂上,向荀贞请罪:“昨晚夜半营乱,此下吏之罪,请明公责罚。”

    荀贞下到堂上,亲自把他扶起,说道:“夜乱之际,多亏卿坚卧义从营中军不动,义从营因而才能避免受到波及,又多亏卿及时遣调义从围住郡兵营并及派步骑入内镇压,这才使得这场夜乱只持续了一个时辰,卿非但无过,而且有功,何来责罚之说!”

    昨晚营乱的时候,正值夜深人静之时,声音远传,城中皆闻,荀贞在太守府里也听到了,虽说他自领兵以来还没有碰到过营啸,可却早从史书中了解到了营啸的可怕,当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甚至准备亲自带亲兵出城,去营中镇压,只是被闻讯赶来的荀攸劝住了。

    荀攸对他说道:“明公的义从军纪森严,生乱者必郡兵是也。许仲,质简而强力,胆勇雄健,陈褒,密静有思,善於机变,玉郎,貌若傥荡不备,然心甚谨密,此数子者,皆良将也,有他们在,合三千义之力,肯定很快就能把乱事平定。现在是半夜,县中宵禁,城门掩闭,县民闻营乱已然受惊,如果明公再带兵出城,势必会使县民更加惊恐,也许会发生不测之祸也。”

    因了荀攸的劝阻,荀贞这才没有出城,在太守府里坐立不安地等了小半个时辰,许仲的第一道报讯送来,却是果如荀攸所言,已经大致控制了局势,又等到快天亮,接到了许仲的第二道报讯:乱事被镇压了下去。接到这道报讯后,荀贞长出了一口气。

    许仲没有马上来见荀贞,而是等把营中的局面彻底稳住之后,直到下午才来府中求见荀贞。陈褒、辛瑷、江禽等没有跟着他来,留在了营里坐镇。

    把许仲扶起,接着又把高家、苏则等扶起,荀贞吩咐他们入席落座,自回到主位坐下,细细询问昨晚生乱的起因、经过。

    许仲一一道来,说罢,问道:“昨夜参与生乱的前后共有三百四十余郡兵,当场被格杀的有一百三十余人,余下的二百余人现都被看管在营中,明公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荀贞转问刘备、荀攸、宣康、徐福等人:“卿等有何高见?”

    刘备答道:“彼辈竖子先夜半聚赌,复哗变生乱,险些引起营啸,当尽斩之,以正军法。”

    昨晚营乱时,刘备也是吓出了一身汗。

    荀贞不置可否,瞥见徐福似有话说,乃问道:“卿有何议?”

    徐福答道:“彼辈固然犯了明公的军法,依军法当斩之,然以福之愚见,公到邺县以来,先斩郡兵军候、屯长数人,又斩於毒信使两人,杀伐甚重,实是兵威已立,《尉缭子》云:‘夫不爱悦其心者,不我用也;不严畏其心者,不我举也。爱在下顺,威在上立,爱故不二,威故不犯。故善将者,爱与威而已’,福窃以为,与其杀之,不如留之,留之,既可示明公之爱,又可待来曰击贼时,用彼辈为陷阵死士,使其戴罪立功。”

    荀贞问荀攸:“阿福之所言,公达以为如何?”

    荀攸以为然,赞同徐福的建议,点头说道:“所言甚是。”

    “既如此,就免彼辈死罪,……君卿,你回去营中后可把他们别编为一曲,由你亲带。”

    许仲恭谨应诺。

    待许仲等人退下,堂中只剩下了荀攸、刘备两人之后,荀攸忽嘿然一笑,对荀贞说道:“於毒在邺县城中必有耳目,昨夜营乱之事,他定会听闻。这场夜乱虽是意外,但对明公擒拿於毒之计却倒是颇有相助。”

    ……

    兵营夜乱之事在邺县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赵然、郡丞等人听闻之后对此均是大喜,不过再震动的事情也有过去的一天,到四月初,兵营夜乱这件事在邺县就少有人再提及了。

    四月的天气已热了起来,郡人多换下了厚衣,穿上了单衣,穷苦的百姓缺衣少食,有的没有单衣可穿,不得不早早地就换上了犊鼻裤,而如赵然这等富贵家的人,则自是不缺罗衫帛衣。

    於毒本是穷人家的子弟,而今身为“一军之主”,占据了魏郡的半壁,收获极丰,却也能像富贵人家的子弟一样绣衣丝履,并也能享受到富贵人家方才能享受的歌舞声乐。

    这一天,他正在堂上装模作样地观赏歌舞,又从邺县来了一个斥候求见。

    他吩咐将之召入,示意歌舞稍停,问道:“何事来报?”

    “邺县又发生大事了!”

    “何事?”

    “荀贼置酒设宴,召请县中的士绅、父老,赴宴的却寥寥无几。”

    “你是说荀贞设办筵席,宴请邺县的士绅、父老,但却没几个人赴宴?”

    “正是。”

    堂下侧席上作陪的一个谋士闻言大喜,离席起身,拜倒堂上,恭贺於毒,说道:“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此话怎讲?”

    “荀贼携三千义从上任,自以为势强,傲慢残酷,到郡之初即先斩军候、屯长数人,又把府中的吏员逐走泰半,不但得罪了郡兵,而且也得罪了郡中的冠族右姓,从此次他设宴召请士绅、父老而赴宴的却寥寥无几即可看出,邺县的大姓、士族对他俱皆是心怀怨恨。先有郡兵生乱,继有大姓怀怨,荀贼此倒行逆施,假以时曰,邺县定然内乱,将军可不攻而坐取也!”

    於毒心怀大畅,一洗被荀贞连斩信使和被逼答应在内黄设市的阴影,哈哈大笑。[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