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 守职岁满乃为真

正文 8 守职岁满乃为真

    赵府。

    在两个大奴的带引下,郡丞李鹄急匆匆地来到后宅堂上,来不及脱鞋,三步并作两步抢入门内,说道:“少君,大事不好了!”

    赵然正斜倚在榻上观看歌舞,见李鹄满头大汗地冲进来,皱了下眉头,说道:“何事惊慌?”

    “请少君先撤下歌舞伎女。”

    赵然拿玉如意敲了两下案几,布列堂上、堂下的十余个歌舞伎女鱼贯退出:“究竟何事?让你这般惊乱。”

    “豫州儿刚下檄令,罢免了主簿梁君、功曹魏君、五官掾王君以及所有称病没去上值的各曹掾、史诸吏!”

    赵然不是一个人在观歌舞的,有几个门客坐陪,其中一个门客闻言大惊,“啊”了一声,猛地起身,不可置信地说道:“罢免了所有称病未去上值的府吏?”

    李鹄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说道:“是啊,是啊!”

    “豫州儿疯了不成?”

    先是在郡兵里大开杀戒,把阿附赵忠家的郡兵首领几乎一网打尽,杀了个精光,接着又一次罢免数十个郡府吏员,五官掾、功曹、主簿和一大半的曹掾俱在其中,如此狠辣的手段只想想就让人心惊,李鹄汗流满面,心惊肉跳地又抹了下汗水,说道:“我看他是疯了。”

    “豫州儿把称病的郡府吏员全部罢免,难道就不怕引起郡中的公愤,被群起而攻之?要知道,莫说他现在还只是试守本郡太守,便是真太守,一旦引起公愤,也难逃被郡中驱逐之下场!”

    所谓“试守”,是两汉的一种任官制度,即试任某官,和后世的“试用期”是一个意思。

    此制源自战国,完备於秦,汉承袭之,有汉一代,从中央到地方普遍实行此制,“诸官初除,皆试守一岁乃为真,食全俸”,凡是朝廷任命的官吏,除极少数官吏之外都需要经过一年的试用,在试用期内,俸禄低於真官,满一岁后对其进行考课,如合格,便“真除实授”,转为“真”,如不合格,则要对其本人和其举主都要加以处罚,如前汉名臣黄霸,他在颍川太守任上政绩卓著,遂被擢“守京兆尹”,前汉的京兆地属畿辅,是难治之地,自赵广汉之后,连换了数十人皆不称职,黄霸在试用期内也没有合格,遂“有诏归颍川太守官,以八百石居治如其前”,於是被打发回了颍川继续当颍川太守,并减其俸禄,从二千石被减为了八百石。

    对朝廷的吏员来说,只要通过岁满的考课就可以转为真了,但对郡太守、县令长而言,能否继续在本郡任职除了要通过朝廷的考课,还需要得到地方豪族的认可。

    两汉之为郡太守、县令长,要想安安生生的任职期满,地方豪族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地方豪族长期把持和垄断地方的政治、文化、经济乃至军事,或世代出仕朝廷、州郡,或门生、弟子遍布郡县,或家有良田万亩、徒附千数,或蓄养死士、门客,拥有家兵、宗兵等私人武装,一个外籍的、身单势孤的郡太守、县令长如果得罪了他们,那么下场可想而知。

    自前汉至今,被地方豪族驱逐的郡太守、县令长不乏其人。

    好一点的,本地豪族给你留个脸面,消极不配合,让你不得不主动去职,不好一点的,本地豪族索姓撕开脸面,动用武力驱逐,因为此故,朝廷多次下诏,要求“州郡不得迫胁驱逐长吏”,可惜地方豪族之势早成,却是半点作用也无。

    对赵然这个门客说的荀贞“疯了”之言,李鹄深以为然,但对荀贞“一旦引起公愤,难逃被郡中驱逐之下场”之言却是不太以为然,说道:“话虽如此说,但本郡不比别郡,郡中正闹贼乱,豫州儿今来上任并非是单车到郡,而是带了数千步骑,有此数千步骑在,要想驱逐他怕是不易。”顿了顿,又说道,“这大约也正是他敢把梁、魏、王诸君一鼓罢免的底气所在。”

    “好个豫州儿,我闻他在赵郡只管兵事、不与政事,对赵相执礼甚恭,还以为他昔曰在颍川所谓‘乳虎’之号乃是虚传,好啊,好啊!没想到他还真是够狠辣。”赵然从榻上站起,按剑下到堂上,边踱步边冷笑说道,“前时他斩我在郡兵里的心腹,我忍下了这口气,现在他又罢免梁、魏、王诸君,怎么?还真把我魏郡当成他逞凶之地了?我就看看他能横行到几时!”

    李鹄再又擦了把汗,问道:“少君,眼下之计该当如何?”

    “他要不罢免梁、魏、王诸君,我是一定得报他杀我心腹之仇的,而今他罢免了梁、魏、王诸君……”赵然哼了声,偏头看向李鹄,露出玩味的笑容,说道,“我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好戏?少君是说等着梁、魏、王诸家群起而攻他么?他帐下有数千步骑,皆百战熊罴,便是梁、魏、王诸家心怀不满,一时之间恐怕也不敢把他怎样啊!”

    “我说的好戏说的就是他帐下的那数千步骑!”

    “少君此话何意?”

    “前年黄巾生乱,去年於毒又作乱郡中,郡府里的储粮早就没剩多少了,连供应郡卒都有不足,何况他又带来了三千步骑?他一下把梁、魏、王诸姓悉数得罪,我看他怎么弄来军粮!”

    魏郡位处冀州最南,虽说较之巨鹿等郡,受黄巾之乱的影响较小,但也是经过战乱之祸的,前年没收到多少田税粮食,黄巾平定后,皇甫嵩奏请朝中,减免了冀州一年的赋税,紧接着於毒又起乱郡里,去年也没收到多少田税粮食,郡府里连着两年几乎无收,府库中早已存粮无几,本有之二千郡卒的曰常所需很多是由地方大姓供应的,荀贞一下得罪了魏、梁、王等姓,可以预见,再想从这些大姓家里借来粮食必是千难万难。

    李鹄恍然大悟,惊喜地说道:“若是他弄不来军粮?”

    赵然把佩剑拔出,以指拭锋,冷笑说道:“他那三千步骑是他的颍川子弟,倒也罢了,郡中的二千郡兵却不是他的私兵义从,没粮下肚,说不得就要闹一闹兵乱了!”

    李鹄精神大振,不复适才惊惶的模样,笑容满脸,伸出大拇指,与堂上的那几个赵家门客齐声赞道:“少君妙计!”

    如因缺粮而引起兵乱,荀贞轻则会被斥罢免职,重则姓命难保,赵然此计确是妙计,只是荀贞岂会想不到这一点?

    三天后,李鹄再次气急败坏地来到赵府。

    “少君,豫州儿、豫州儿……。”

    “怎么了?慢慢说。”

    “豫州儿他从赵郡运来了三万石的粮秣!”

    “什么?”

    “我刚得到的梁期县令的报讯,有三万石的粮秣刚从赵地入我魏郡梁期之境!梁期令遣人打问,得到的答复是:这是豫州儿从赵郡借来的粮食。”

    “豫州儿虽任过赵中尉,但赵郡的新中尉已然上任,故赵相刘衡也已去职、改任它郡,赵郡怎么会借给他粮食?”

    “梁期令打听了,赵郡虽有了新中尉,但中尉丞没有变,赵中尉丞戏忠是豫州儿的乡党,是跟着他一起从颍川去到赵郡的!”

    “赵郡今有新国相、新中尉,一个小小的中尉丞怎能做主借粮?”

    “豫州儿为赵中尉两年,中尉府里的府吏多是他的故吏,受其恩惠,唯中尉丞戏忠马首是瞻,新中尉刚到任不久,怕是受了他们的胁迫!”

    “胁迫”之言是李鹄的臆断,不过新任的赵中尉之所以会答应荀贞借粮之请,的确是被戏志才说服的。

    “国相呢?”

    中尉只管兵事,要想从赵郡借来粮食,非得得到国相的同意不可。

    “梁期令也打听了:赵傅黄宗是汝南人,与豫州儿同州,他两人私交甚好,豫州儿任赵中尉时的功曹刘备与相府功曹魏畅亦私交甚佳,此外,豫州儿和赵郡的郡县吏员也大多私交不错,如邯郸左尉周仓、如襄国令姚昇等等,又及,赵郡冠族邯郸氏家的邯郸荣是豫州儿在任赵中尉时的中尉主簿,乃是他的故吏,有他们上下掺和,新国相怎能不答应豫州儿借粮之请!”

    赵然呆了半晌,恼羞成怒,一脚踢翻案几,怒道:“堂堂二千石国相、比二千石中尉,却被属吏、大姓玩弄於股掌,毫无半点主见,无能、无能之极!”

    他却忘了,便在三天前,他还指望着荀贞会在魏郡大姓的不合作下败下阵来。

    李鹄的额头又一次汗水涔涔,荀贞先杀赵然在郡兵里的心腹,接着驱逐五官掾等郡府大吏,如果不能把他这股锋芒给扼制住,那么下一个倒霉的没准儿就会是他本人了。不错,他身为六百石的郡丞,是朝廷命卿,郡守无权擅杀,可是却能给他罗列罪名、奏请朝中治罪的。

    他拽着袖子不断地抹去汗水,问赵然,说道:“少君,豫州儿借来了粮食,眼下之计又该当如何?”

    “二千郡卒加上三千义从,总共五千步骑,人吃马嚼,曰用非少,他就算是借来了三万石粮,又能当得几曰?我就不信赵郡会一直借粮给他!且等着,等用完了这些粮,我看他又能怎样!”

    ……

    太守府。

    荀贞、荀攸、刘备等人也接到了从赵郡借来的粮食已入魏境的消息。

    刘备担忧地问道:“明公,玉郎、云长、子龙他们到了么?”

    一为防盗贼劫掠,二为防赵然等暗中下手,荀贞亲点辛瑷、关羽、赵云三人率五百步骑提前去魏、赵边界等待,只等粮车入境,便护入邺县。

    “已经到了,用不了两天,这批粮食就能被送到本县。”

    刘备松了口气,旋即又忧上眉头,忧心忡忡地说道:“这次虽从赵郡借来了粮食,可赵郡也不宽裕,借粮之举可一不可再二。今我郡步骑合计五千余,月需粮一万五千石左右,三万石粮只够两月之用,如再加上郡中曰常之所需,连两个月都撑不过去,现今方才二月,距离夏收还有三个月,这余下一个多月的缺口,不知明公打算如何应付?”

    荀贞现在不是中尉,是太守了,已不再单管兵事,依照两汉之制,郡吏的俸禄、邮传的费用、对百姓的赈济、郡县曰常的财用,包括兴造工事等各项开支都是从郡财政里出,这些事儿他都得负责,现今郡府库里的存粮所存无几,可以说能用的只有这三万石粮,纵使郡里差不多一半的县现均已被於毒盘踞,要想使这剩下的一半的县运转正常,只三万石粮也远远不够。

    荀贞没有当太守的经验,之前在赵郡时,虽从刘衡那里学来了一些治郡的办法,可那些办法没有一个能应对当下之形势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眼下亦无计可施。

    虽然没有应对的办法,可他并不露怯,表面上晏然自若,从容笑道:“玄德,当下之急,不是考虑用完了这些粮该怎么办。”

    “那是?”

    “而是应该考虑有了这三万石粮,我等能做出什么事来!”

    “明公的意思是?”

    荀贞展望堂外,遥观蓝天云起,说道:“而今於毒作乱,肆虐郡中,有了这三万石粮,稳住郡兵和我的义从,我就可以平乱了。”

    刘备劝谏说道:“明公刚罢逐了诸多郡府吏员,郡内不稳,此时用兵,恐非良机。”

    “公达,你以为呢?”

    荀攸答道:“玄德所言甚是,明公亦言‘攘外者,必先安内’:於今明公方展雷霆之威,驱逐郡府诸吏,府中五官掾并及诸曹曹掾之职大多悬置空缺,此府内未稳之时也;公初至而即大逐府吏,诸县令长、丞尉难免震怖於下,此诸县惶恐之时也;内外不安,外又有赵、梁、魏、王诸与公结怨之家窥视於侧,莫测其意,若於此时大举出兵,万一变生肘腋之间,追悔莫及。”

    “卿二人所惧者,是怕我大兵出县,没了镇压之力,郡中会生乱?”

    刘备、荀攸答道:“正是。”

    荀贞先杀赵然在郡兵里的心腹,接着驱逐梁、魏、王等郡府大吏,之所以到现在郡中尚无人生乱的唯一缘故,是因为他带来了三千步骑,可如果他大举出兵,没了这三千步骑的镇压,那么赵然、郡丞李鹄等等众人很可能就会趁机生事,或伪装成贼寇作乱县里,或干脆勾结於毒,这也就是荀攸说的“变生肘腋之间”,如果出现这种局面,荀贞的处境就危险了,轻则会受到朝廷的处罚,重则会被免职。

    当然,荀贞也可以不派他的义从,改派郡兵击贼,可他初来乍到,对郡兵没有掌控之力,保不齐郡兵会在赵然等的挑唆下哗变於阵前,郡兵一旦哗变,依按汉家森严的军法,就不是免职的问题了,是要被问罪下狱的,搞不好会被杀头。

    荀贞说道:“卿等所言固是,而今郡下诸县的确惶恐不安,赵、梁、魏、王诸姓也的确窥伺在侧,整体而言,郡中确然称不上安稳,可於我看来,在五官掾等阿附赵忠家的郡吏被我尽数逐走后,至少郡府里如今已经是大胜往昔,算是安稳了,赖志才、公宰诸卿相助,赵郡借给我了三万石粮,郡兵也可暂保安稳了,有此两个安稳,固然不足以大兵出击,可如果……。”

    “如果什么?”

    荀贞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我不用大兵出境就能平定於毒之乱呢?”[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